第二十九章 我不喜歡別人對我指手畫腳

更新時間:2018-03-29 16:13:38字數:2018

“也許,來南會送她禮服呢。”江念微笑著說。

“不會,我表哥不會輕易送別人東西,除非是很重要的人。”樂紫馨說完拉起她的手,“你看他不是只送你這條手鏈么?其他女人根本沒有!”樂紫馨自以為是的說,以顧茶沫那個姿色充其量只能算漂亮,之前樂來南身邊的女人她都見過。有哪一個不是絕色美女,那個些個鶯鶯燕燕憑心而論,真的可以甩顧茶沫十八條街。

除非來南表哥審美觀下降,不然顧茶沫想上位,想都別想!

江念微笑著挽起樂紫馨的手臂,“好啦,難得出來,一起去吃飯吧。”兩個人走在街上,亦然一對亮眼的姐妹花。

公司午餐時要別往常更熱鬧,顧茶沫坐的位置被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圍的嚴嚴實實,一個個七嘴八舌的問問題,顧茶沫一臉淡定的吃午餐。

“茶沫,你什么時候和經理混這么好啦?他怎么會把去晚宴的機會給你啊?”a女同事挺著傲人的雙峰擠了擠顧茶沫的肩膀。

“不知道。”顧茶沫喝了一口湯,平靜的回答。

可憐的人事部經理分分鐘躺槍,晚宴的人選名單早就定好,他只不過趁早上時間在大家面前宣布,沒想到引起這么大的轟動。總裁定下的人選,他有資格更改么?

“原來這里這么熱鬧,看來以后我考慮下在這里用午餐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劈蓋而下,一眾女同事的熱情高漲瞬間覆滅,紛紛拿上餐盒走人。

樂來南穿的是一件干凈的白色襯衣,紐扣解開上面三顆,迷人的鎖骨若隱若現,看起來似乎不太莊重,但有種說不出的野性美。

顧茶沫瞥他一眼,端起餐盒就要走,樂來南叫住她,顧茶沫端著餐盒頭也不回。

樂來南坐在餐桌前淺淺的笑,看來她還在為那天看流星雨的事情生氣。

梅登大廈三樓,顧茶沫穿著湖藍色禮服,端著餐盤在長桌上挑選自己喜歡的甜品。完全忘記自己是代表冠霖人事部過來參加晚宴的。吃到半飽后,她拿起桌上的香檳酒和客人交談。

“這位小姐是哪個公司的?”肥胖的男人端著一杯紅酒不懷好意的盯著她看,顧茶沫禮貌的回應,端著笑容拒人于千里之外。

男人看到她手上端著香檳,讓服務生送上一杯紅酒硬塞到她手上,“顧小姐怎么能不喝紅酒呢?”

“抱歉,我不會......”顧茶沫反抗的推著那杯紅酒,看到肥胖的男人臉色一變,只好硬著頭皮把香檳換成紅酒。

“嗯,這才像樣嘛。”肥胖的男人滿意的點頭,手上的酒杯和她的酒杯碰了碰,“顧小姐干了這杯酒吧。”

肥胖男人笑起來,帶著種猥瑣的油膩感。他死死的盯著顧茶沫,目光中充斥著強烈的渴望。仿佛,顧茶沫是一只等待被分割的羔羊一般。

“我不會喝酒。”顧茶沫面有難色的拒絕道。

“就喝一杯,冠霖公司的人怎么能不會喝酒呢?”

顧茶沫這才注意到這個肥胖男人就是這次晚宴的主辦方,如果拒絕,會讓媒體報道的很難看的。不能因為她而連累公司!顧茶沫將紅酒一杯飲盡,喝完一杯酒,腦袋已經開始暈眩,紅紅的臉頰帶著醉意。

肥胖男人重新倒一杯紅酒放她面前,“顧小姐果真海量!來,我們再喝一杯!”

顧茶沫阻擋那杯酒,扶著額頭皺眉道:“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哪有人喝酒只喝一杯的,來,再喝一杯!”肥胖男人沒有放過顧茶沫的意思,環住顧茶沫纖細的腰,酒杯堵到她唇邊,逼她喝下去。顧茶沫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向這邊投射,她拿過那杯紅酒,忍著喝了下去。

這杯酒一下肚,胃像火燒一樣難受,顧茶沫臉紅的更厲害,站不穩的身體只能用手扶著身后的長桌支撐。肥胖男人又遞上一杯酒,壞笑的看她,“顧小姐果真讓我佩服,這是最后一杯......”

“我不喝!”顧茶沫幾欲打翻他手上的紅酒,肥胖男人的手上的力道越發狠了些,箍著的腰,紅酒直接灌進她嘴里。顧茶沫痛苦的掙扎,被嘴里的紅酒嗆的咳了幾聲,紅酒順著光潔的脖頸滑落到禮服上,十分狼狽不堪。

“她的酒,我代她喝。”

顧茶沫緩緩睜開眼睛,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面前,猶如神降臨般耀眼。肥胖男人松開顧茶沫直視面前的樂來南,臉上堆著笑重新遞上一杯紅酒,“原來是樂總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失禮失禮。”

“龐總真是客氣。”樂來南不動聲色的攬過顧茶沫的腰到懷中,顧茶沫感動的抬頭看他,可當另一個女人走過來環住他的手臂時,什么樣的感覺都完全破滅。

“來南,你怎么突然就走了?”江念微穿著下午樂紫馨為她挑選的禮服,高挑的身材映著聚光燈如高傲的白天鵝優雅美麗。

江念微看到樂來南懷中的顧茶沫,眸色一緊的盯著她,又面不改色的看向樂來南。

“有些事要處理,你先過去坐吧。”樂來南沒有注意到顧茶沫臉上的神情,繼續和面前的龐總說話。

顧茶沫離開樂來南的懷抱,步子不穩的轉身離開,江念微叫住她,顧茶沫提著晚禮服裙角跑的更快。江念微追了上去,看到顧茶沫正在洗手間擦被弄臟的晚禮服,江念微靠在墻邊看她,“顧小姐,你沒事吧?”

“謝謝關心,我沒事。”顧茶沫低頭擦晚禮服,沒有看她臉上倨傲的樣子。

“其實你很好的,只是不適合呆在來南身邊。”江念微柔柔的笑,給她一個由心的忠告。

顧茶沫覺得一陣寒冷,這種話說的還真是輕松呢,她原本就不想呆在他身邊,可是有的選么?她沒的選。

顧茶沫抬頭一步步走到她面前,黑亮的眼睛冷如寒冰,直擊江念微的心底,“江小姐,你真的了解所有的事情么?我不喜歡別人對我的事,指手畫腳!”

精品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