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噴火的慕鈺麒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19

見七七一再維護那個男生,慕鈺麒很生氣,聲音不由自主變冷,說:“我有沒有胡思亂想,你很快就會看出來的,但是我不會讓這種情況出現。”

感覺到慕鈺麒聲音里暗藏殺氣,七七緊張地問:“你要做什么?”

“我看那個男人不順眼,更不喜歡他用各種名義纏著你,自然要讓他沒機會留在這里,離你遠遠的。”

慕鈺麒的不講道理,讓七七渾身都在顫抖,怒道:“慕鈺麒,如果你敢用下三濫的手段對付學長,我就和你翻臉,而且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這還是七七第一次用這樣的態度和慕鈺麒講話,這讓他一愣,繼而眼神陰冷的可怕。

“你為了一個男人,用這樣的語氣和我說話?”

七七被這樣的慕鈺麒嚇到了,可是她不覺得自己有錯,便不想在慕鈺麒面前服軟,便昂著下顎,說:“這和對方是誰沒有關系,我只是不喜歡你胡攪蠻纏,和恃強凌弱!別以為你有錢有勢,就能肆意妄為!”

話音落下,慕鈺麒突然抬起拳頭砸了過來。

七七心中一驚,還以為慕鈺麒要教訓自己,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

可那拳頭并沒有砸在七七的身上。

悄悄睜開眼眸,七七和慕鈺麒噴火的眸子對了個正著。

兩個人離的很近,七七能從慕鈺麒的瞳孔中,看到驚恐的自己。

而慕鈺麒的眼中,憤怒里還摻雜著心痛,讓七七呼吸窒息。

慕鈺麒的手撐在七七的身體兩側,困固著她,眼底有傷,像是一頭憤怒的獅子,怒吼道:“我就是喜歡胡攪蠻纏,恃強凌弱,肆意妄為,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會再廢別的腦筋!”

慕鈺麒的話,讓七七心里一痛,問:“那你對我,也是用這樣的手段嗎?”

“我對你,付出了真心,你明明知道,卻從不肯面對,害得我變成了一個胡攪蠻纏,恃強凌弱,又肆意妄為的人。”

七七本來是應該生氣的,可是當慕鈺麒用憤怒的語氣,訴說自己的無奈和不滿時,讓她突然有些心疼面前的男人。

原來,他都知道……

見七七不說話,慕鈺麒靠的更近了,皺眉問:“怎么不說話了,剛剛不是還有很多話的嗎,將我說的一無是處,我在你心里,就是個人渣吧!”

“不是的。”

“不是什么,覺得我不是個人渣,還是覺得我不夠喜歡你?”

慕鈺麒說的時候,氣息都噴到了她的臉上,讓她渾身都很不自在。

忍不住向后靠了靠,七七錯開了目光,說:“你……你說話就說話,別離我那么近,很熱。”

“先回答我的問題。”

“哎呀,回答什么!”七七用力推開慕鈺麒,皺眉說,“慕鈺麒,戲弄我很有趣是不是!”

見七七還會因為自己的話而臉紅,可見她并不像她表現出來那么不在意自己。

這樣的認知,讓慕鈺麒糟糕的心情好了一點點。

微微拉開二人間的距離,慕鈺麒看向七七的眼神,多了一些無奈和凝重。

他說:“我是認真的,對你也是認真的,所以才無法忍受別的男人在你身邊亂轉,甚至打你的主意。”

七七有些無力,說:“可是我不喜歡他啊,不管他用什么辦法,我都沒辦法動心。”

“真的?”

“騙你干嘛。”

“可是,像你這樣的女孩子,難道會不喜歡那樣干干凈凈,學習好,又待人很溫柔有禮的男孩子?”

聽了慕鈺麒的話,七七沉默了瞬。

而就在等待七七回答的時候,慕鈺麒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原來,慕鈺麒也有不自信的時候,他都想好了,如果七七敢承認她動心,自己肯定會掐死她!

抬眸看向慕鈺麒,七七開了口,說:“在我眼里,他只是很優秀的前輩,值得我尊敬,學習,僅此而已。”

這樣的回答,讓慕鈺麒嘴角忍不住上揚,問:“不會心動嗎,一定都不會?”

“不會,一點也不會。”

“為什么?”

自己都已經否定了慕鈺麒的話,可他還是沒完沒了地追問,真的好好讓人心煩。

七七皺起眉,不耐煩地說:“哎呀,你怎么那么多問題啊,一個又一個,還有沒有完。”

“我當然要問清楚,以確定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神經病啊,我干嘛要說假話浪費時間。”

“是真是假,需要我自己判斷。快回答我,為什么不會動心?”

“不想說!”

“不說,就代表你心虛,在敷衍我。”

“沒有!”

“那就告訴我真相。”

“什么真相啊,還不是因為我喜歡你啊!!”

七七真是被問煩了,一句積壓在心底最深處的話,不受控制地脫口而出。

而這話一處,兩個人都愣住了。

一個,笑容越來越大。而另一個,簡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此刻的慕鈺麒,壞心情一掃而光。他再次貼緊七七,笑問道:“七七,你剛剛說什么?”

七七真是懊惱的要吞掉自己的舌頭。

她還能再蠢一點嗎?什么叫不打自招,她就是啊!

現在好了,本來自己抓了慕鈺麒的把柄,能占據上風。而現在呢,她反倒暴露了自己的弱點,真是買一送一啊。

七七心里懊惱的要吐血,但是表面上還在嘴硬,說:“沒什么,你聽錯了。”

“我沒聽錯,你剛剛說,你喜歡的人是我。這算不算是你接受了我的追求?”

“毛線,我可沒答應,我是學習學傻了,在胡說八道,你別當真。那個,我回去了,考試之前你都別來找我了,浪費時間,還擾的我心煩!”

說完,七七扭頭就跑向宿舍。

看著七七的背影,慕鈺麒勾起嘴角,心想這個丫頭,總算開竅了,自己也算看到曙光了!

雙手插在褲子的口袋里,慕鈺麒高喊道:“七七,考試之后,你必須給我一個答復!”

誰要給你答復!

七七在心里腹誹了一句,然后抬步就跑進宿舍樓。

……

經過那日的事,慕鈺麒的確沒再來打擾七七。

可是七七的心,并沒有因為他的消失,而恢復平靜。

相反,七七總會想到當日脫口而出的話,然后懊惱不已,心煩意亂。

她的異樣,引起了學長的注意,在一次自習結束之后,主動找到她談話。

“你這兩天,怎么心神不寧的?”

七七一愣,笑容有些尷尬,問:“啊,有嗎。”

“背單詞的時候,總是走神,聽課的時候也注意力不集中,這可不是什么好現象。”

學長的話,讓七七有些自責。

她低下頭,說:“我知道了,我會調整自己的心態。”

“馬上就要考試了,沒什么比全力以赴備考,更重要了。”

“是,我知道。”

“你也和你那位朋友商量商量,在你考試之前別來打擾你。我看他一來,你就有幾天恍恍惚惚的,這可不行。”

聽了這話,七七沉默了片刻,而后說:“我已經和他說了,他不會再來了。”

學長點點頭,說:“我倒不是想干涉你的私人生活,只是覺得……那個人不適合你。”

對方的話,讓七七抬眸看著學長,略帶詫異,問:“你知道他了?”

“雖然我對財經不感興趣,但只要稍加留意,就會知道那個男人的身份。”

七七自嘲的笑笑,說:“你說的對,我和慕鈺麒,的確是兩個世界的人,”

學長一反常態,認真地看著七七,言辭犀利地問:“那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準備好,進行一場豪賭嗎?你可知道,賭輸的代價,會是什么?”

“豪賭?”

“沒錯,你們之間的感情,就是一場豪賭。賭贏了,自然皆大歡喜,從此以后,你們兩個幸福的羨煞旁人,從此傳為一段佳話。可若輸了呢?你能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七七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后搖搖頭,說:“我……我沒什么能輸掉的啊。”

“錯了,你有。”

“是什么?”

“你的一片真心,”學長神色認真道,“相信你也經歷過痛徹心扉的時候,不被理解,甚至被拋棄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是吧?”

學長的話,讓七七陷入了沉思,眼底神色多變,最后化為一抹痛色。

看七七這樣子,學長放軟了語氣,說:“我說這些沒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好好考慮,別沖動行事。像慕鈺麒那種人,口才極佳,看中了你,就會用各種辦法將你圈住,讓你沒有掙脫的機會。看似給你選擇,其實也是以退為進,逼著你,心甘情愿地走到他懷里。”

學長的話,讓七七整個人都呆住,心里突然有一種不太好的念頭。

難道說,慕鈺麒是故意做這些事?是他一步步引導自己,說出了那句不該說的話?

若真是如此,若真是如此……

七七突然慌了,她臉色蒼白,一副無助的模樣。

學長知道,有些事的真相就是那么讓人難堪,但必須一個人面對,別人除了吶喊助威,幫不上什么忙。

如果是別人,學長還會若無其事。可她是七七,一個單純又快樂的姑娘,他真是不忍心。

“七七,你后悔嗎?”

聽到學長莫名其妙的話,七七一愣,問:“后悔什么?”

“后悔,和那樣一個人認識。”

七七沉默了下,然后笑笑,說:“我不會后悔,因為不和他認識,我也沒辦法認識那么多的好朋友。這經歷,有苦也有甜,都是命運的安排吧。”

七七的話,讓學長看向她的眼神,深沉了不少。

眼波之下,似乎有什么情緒在涌動。但最后,也只是說了句:“你倒是樂觀。”

“哈,這是我最后剩下的技能了。”

“那就繼續樂觀下去吧,不管如何,都要堅持到考試之后,別為這些虛無縹緲的事,影響了你的前途。”

七七鄭重點頭,說:“我知道,多謝學長提點。”

“別嫌我啰嗦就好。”

“哪會,學長是真的關心我,我明白。”

“明白就好,去忙吧。”

七七點了點頭,然后轉身離開。

可是剛一轉身,她臉上若無其事的笑便慢慢消散。

哎,連一個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自己怎么還存有僥幸的心思呢?就算她喜歡慕鈺麒又如何,他們兩個,真的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想著想著,七七又開始自怨自艾起來。

但這樣的失落沒過三分鐘,七七站在原地,緊緊握著拳,努力給自己打氣。

好了好了,一切都打住,先將這些心思統統忘記,搞定這次告示再說。

從現在開始,真正的閉關開始了!

……

經過昏天暗地的復習,終于到了考試那天。

七七在考場里奮筆疾書,而她的朋友們也很緊張。

到第二天下午,葉初雪和謝安娜、段依瑤坐在咖啡店里,一面漫不經心的閑聊,一面等著七七考試結束。

時間一點點過去,葉初雪抬手看著時間,眉頭微微皺著,說:“考試結束了吧,真不知道七七那邊怎么樣了。”

謝安娜剛剛給七七打了電話,可是那邊一直是關機的狀態。

不過她也不著急,說:“我還沒聯系上她呢,估計要再等一會兒,才能開機吧。”

葉初雪懶懶伸了個懶腰,說:“準備了那么久,終于考完了,今天應該幫七七安排一個慶祝儀式,好好開心一下。”

“可是我想,七七現在還是需要一頓大餐犒賞下自己。”

葉初雪想了下,表示贊同,道:“嗯,以七七的吃貨屬性來看,這個可能性比較大。那我來訂位置,晚上我做東,請七七和大家吃飯。”

聽了這話,段依瑤問:“要叫上其他人嗎?”

雖然段依瑤并沒有明確說,但葉初雪知道,她指的其他人是誰。

微微抿了下唇,葉初雪聳肩說:“我是不在意多一個人兩個人的,但七七今天最大,如果誰找她的不痛快,可就別怪我翻臉了。”

“嗯,你說的,大家也都知道,聚到一起,不過是圖個開心,不會鬧的過分。”

既然段依瑤都如此說,葉初雪也不好回絕,只好點頭,低頭喝著咖啡。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