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針尖對麥芒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18

提起班長,謝安娜皺起眉,說:“那個班長一向小心眼,也沒少找我的麻煩,沒想到還敢對你動心思。若是讓我遇到了,一定會讓她好看!”

“不需要你動手,她已經很慘了。那天我在咖啡店碰到了班長,她那么有抱負的人,竟然在咖啡店里擦桌子掃地,相信這件事對她,是毀滅性的打擊。”

七七說起這件事,很是唏噓。

但謝安娜卻覺得這根本不算什么。

“那又如何,莫名其妙的中傷你,就應該得到懲罰。”

謝安娜義正言辭,七七卻在旁邊插科打諢。

“哎呀,不愧是做了豪門貴婦的人,說話都這么有氣勢。嗯,有人給你撐腰的感覺肯定很不錯吧?”

“臭丫頭,說什么呢,我都快替你急死了,你還消遣我。”

七七擺了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都已經過去的事了,就不要浪費感情了。雖然莫名其妙經歷了一次磨難,但我不是減肥成功了嗎?你看我現在,可以穿上小碼的衣服了哦。”

說著,七七還在謝安娜面前轉了一圈,展示自己的身材。

七七蹦跳著,還以為謝安娜又會說自己神經病。

可謝安娜什么都沒說,就那樣看著七七,直到,紅了眼眶。

她的反應嚇到了七七,她忙坐在謝安娜的身邊,小心翼翼地說:“安娜,你怎么哭了?”

謝安娜深呼吸了下,然后側過頭,表情有些悲傷。

“臭丫頭,你能不能別說話了,看你這樣子,真的很讓人心疼。”

七七收斂笑意,難得認真道:“安娜,我沒你想的那么軟弱,”

“是,你的確很堅強。可是能將你擊倒,甚至需要依靠藥物調理心緒,會是多么恐怖的回憶。”

謝安娜的話,讓七七語塞。

的確,她是有一段痛苦的經歷,在她失魂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差一點就要永遠沉淪在晦暗的夢境里,一輩子都走不出來。

還好有葉初雪的黑暗料理,讓愛吃的七七避無可避,只能沖破夢魘,走到現實中,告訴葉初雪的手藝究竟有多糟糕。

想起葉初雪的黑暗料理,七七突然笑了下,說:“我不是一個人面對這些,慕鈺麒事后幫我處理后續的事,初雪一直陪著我,給我做稀奇古怪的東西吃。”

提起葉初雪,七七這才發現,從早上起來之后,她還沒看到過葉初雪呢。

四處看了看,七七喃喃道:“咦,初雪人呢?”

謝安娜雖然也想念葉初雪,但現在要先解決七七的事。

“先不說這些,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你為什么不走?”

走?七七也想走啊,可是……

見七七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謝安娜眉頭皺起,問:“是不是慕鈺麒不許?”

七七想了下,點點頭。

謝安娜面露氣憤的神色,怒道:“哼,我就說他沒那么好心,肯幫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就說這家伙怎么那么慘無人道,外面那么多妖冶賤貨不去找,偏偏對你這樣單純無害的姑娘,狠心下手!”

謝安娜的話,讓七七直扶額。

“這是什么話……”

叮叮——

七七的話還沒說完,門鈴再次響起。

這一刻,七七突然有種想要流淚的沖動。

“肯定是我的披薩到了!”

七七晃悠地走去開門。卻在打開門的一剎那,笑容僵在臉上。

葉初雪忘帶鑰匙了,按了門鈴,卻看到七七那副生無可戀的臉。

從七七身邊走過去,謝安娜戲謔道:“七七你這什么表情,怎么好像很失望似的。”

沒有披薩吃,七七很不開心。

但是她還不死心,追問道:“初雪,你出去干嘛去了,是買吃的了嗎?”

“沒,我去店里一趟。”

“那有帶點心回來嗎?”

“沒有。”

“那你身上有吃的嗎?”

“也沒有。”

各種否定的回答,讓七七滿心失落。

初雪回頭,看著走路都快飄起來的七七,笑問:“你怎么好餓的樣子,冰箱里沒吃的嗎?”

“沒有,都吃光了,只剩下啤酒和牛奶。”

“吃的這么干凈?那咱們一會去采買食物吧。”

“去哪里采買,也帶上我一個吧。”

聽到聲音,葉初雪這才發現客廳里還有一個人。

“安娜!?”

看到謝安娜,葉初雪很開心,也很驚喜。

面露淺淺的笑,謝安娜說:“初雪,你也在這里啊,真巧。”

“我最近就住在這,也不算巧啦。”

這樣的回答,讓那個謝安娜表情微變。

“你,住在這里?”

葉初雪點頭,說:“對啊,方便照顧七七嘛。”

葉初雪在說這話之前,七七一直在旁邊給她做暗示,要她不要胡言亂語。

可是葉初雪明白晚了,話已經說出口,讓謝安娜眼睛瞇起。

“七七生龍活虎的,有什么好照顧的?”

“呃……”

葉初雪發現自己說漏嘴,開始絞盡腦汁想辦法圓謊。

而七七則有氣無力地說:“沒什么好顧忌的,我剛剛和盤托出了。”

聽了七七的話,葉初雪反而松了口氣。

謝安娜出現的太突然,如果要瞞著她什么事,那很是一點準備都沒有。

就在葉初雪放松的時候,謝安娜語氣幽幽地說:“原來你也都知道啊。”

謝安娜臉上帶這淺淺的笑,卻讓人感覺有點威脅的味道。

“呵,呵呵。”

葉初雪干笑了兩聲,腦袋開始死機,沒辦法工作了。

“七七不讓我知道,是耽誤我會影響蜜月。那你呢,你是什么原因?”

葉初雪忙道:“我和七七是一樣的顧慮,不想影響你的好心情。”

謝安娜點了點頭,臉上帶著笑,可聲音里,卻帶著幾分薄怒。

“難道在你們心里,我是那種寧愿在外面玩,也不管朋友的生死的人?”

葉初雪連連擺手,說:“安娜,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你們關心我,但如果因為這個原因,讓我錯過了什么,我會一輩子都沒辦法原諒自己。而且,你們也不應該替我做決定,不是嗎?”

“好好好,是我們的錯,別氣了,好不好?你剛剛度蜜月回來,應該開開心心的啊,別板著臉。”

葉初雪一面說著,一面暗示七七快說點什么,別再讓謝安娜計較下去。

可是七七現在好餓好餓,都要眼冒金星了,腦子也不會轉了,連嘴巴都變笨了。

“我們知道錯了,下次絕不會再瞞著你了。”

眉頭一皺,謝安娜看著七七,說:“竟然還敢有下次?”

擔心七七再胡言亂語,葉初雪忙替其解釋說:“啊,七七的意思是,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一定會向你老實坦白,絕無隱瞞。”

“這還差不多。”

謝安娜說完,便和七七一起去了她的房間,開始收拾行李。

葉初雪一臉莫名地問:“安娜,你在干嘛?”

謝安娜一面收拾,一面說:“七七現在的情況,的確不適合回學校。但讓她留在這里,更不合適,我決定給她找處住所,搬出去!”

葉初雪的表情有些為難,說:“這個,慕鈺麒恐怕不會同意呢。”

“我做的決定,干嘛要經過他的允許!?七七和他有什么關系!?”

謝安娜的反問讓葉初雪笑容訕訕,說:“的確,沒什么關系。”

“那不就得了。七七,你現在就收拾東西,我們走。”

七七靠在墻壁上,根本沒有行動。

這讓謝安娜不滿地皺起眉,問:“七七你怎么不收拾啊,該不會是不想走吧!”

慢悠悠地抬起頭,七七氣若游絲地說:“我想走,可是我現在餓的根本沒有力氣了。”

“你……”

叮叮——

門鈴聲再次響起,七七眼神亮了亮,用盡渾身的力氣,走向門口。

“這次肯定是我的披薩到了!!”

可是,葉初雪打開門,門外站著的人卻并不是送披薩的外賣小哥,而是一身西裝的慕鈺麒。

哎,真是天要亡我!

七七失去了最后的信念支持,直接癱在沙發上。

慕鈺麒一進門,就看到面色不善的謝安娜,正冷冷盯著自己。

揚起一抹客氣的笑,慕鈺麒說:“安娜回來了。”

謝安娜端著臂膀,哼道:“是啊,某些人可能希望我一輩子都不要回來。”

慕鈺麒并沒有理會謝安娜糟糕的態度,依舊好脾氣的笑,說:“對了,我已經和蕭鈺麟見過面了,看樣子,你們在外面玩的不錯。”

雖然慕鈺麒在笑,可是他這話可隱藏了不少含義。

眼睛瞇了瞇,謝安娜冷哼了一聲,說:“這家伙行動倒是迅速,有本事,就一直別回家!”

見氣氛不太對勁兒,葉初雪就打著哈哈,說:“那個,大家都口渴了吧,我去給大家倒茶。”

葉初雪剛一離開,謝安娜便對身后的七七命令道:“七七,我去幫你收拾東西。”

還未等七七回應,慕鈺麒先發問:“收拾什么東西?”

“我要帶她走,當然要將她的隨身之物整理一下了。”

慕鈺麒的笑容中,多了一絲危險的味道,問:“走?”

“是啊,之前你幫了七七,很感謝你。但是讓她一直住下來,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只是幫朋友一把,有什么名不正言不順的?”

謝安娜不想再和慕鈺麒廢話,拽著七七的手,說:“從朋友的角度來看,你做的已經足夠多了,接下來,就不勞你操心了。”

可是慕鈺麒卻擋住了她們的去路,不死心地質問道:“你是七七的朋友,可以名正言順的幫她,為什么我就不可以?”

好吧,既然慕鈺麒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那自己就和他說個清清楚楚好了。

直視著慕鈺麒,謝安娜不在留情,質問道:“我是發自肺腑地想要幫七七,且不求回報。你呢,你又在盤算什么,會以為別人不知道?”

“我有什么盤算的?我又能從七七身上得到什么?”

“你想得到她這個人,你敢說,你不奢求七七給你回應嗎?”

面對謝安娜直白的話,慕鈺麒不吱聲了。

謝安娜冷笑了一聲,又說:“不說話,就當你承認了。那么現在,我可以帶七七走了嗎?”

“我是以真心待七七的。”

“是否真心,不是靠你一句話,而是看你究竟做了什么。你需要用你的行動,讓我們放心將七七交到你手上。”

慕鈺麒一直好言好語,可謝安娜卻態度強硬,屢次頂撞他,這讓慕鈺麒耐心漸失,皺著眉說:“什么都是在你做主,你為什么不問問七七的意見?”

“好啊,問就問,”回頭看著七七,謝安娜挑眉問,“七七,你到底是走還是留?”

“我……我……”

七七身子晃了晃,在慕鈺麒和謝安娜殷切的注視下,竟然眼前一黑,暈倒了!

眾人一驚,也沒心思打嘴架了,扛著七七就送去醫院。

經過各種檢查,在大家焦急的注視下,檢查結果送出來了。

七七的身體并沒有大礙,她只是餓暈了,打了針葡萄糖和營養針,就沒事了。

得到這個結果,謝安娜一面慶幸,一面又很憤怒。

七七那么愛吃的一個姑娘,竟然被餓暈了,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酷刑啊!

這個慕鈺麒,口口聲聲說對七七好,可是究竟好在哪里了,她怎么一點都沒看到?

不行,七七萬萬不能留在他身邊,繼續留下去,那就要忍受身體和精神上雙重折磨!

七七幽幽轉醒,一醒過來,就看到謝安娜和慕鈺麒,一左一右地站在自己身邊,虎視眈眈地看著自己。

哎,怎么還是這種情況,自己還是再睡會兒吧!

七七又閉上了眼,可是謝安娜已經發現她清醒了,起身便說:“七七啊,我已經給你找好了住所,咱們現在走吧。”

“我不準七七走!”

挑眉看著慕鈺麒,謝安娜根本沒將他的話放在眼里。

“你不準?你沒有說不準的權利!”

“我怎么沒有權利了,我是七七的……”

有三個字,差一點就要脫口而出。

可在最后關頭,慕鈺麒卻將這三個字咽了回去。

謝安娜冷笑了下,問:“七七的什么,男朋友?七七你承認了嗎?”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