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錯打錯著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75

該死,大蔥的汁液弄到眼睛里了!

葉初雪真是要被自己蠢哭了,起身就要去洗手間去洗眼睛。

可抬步的時候,被放在地上的籃子絆了下,身子踉蹌了下。

下意識地用手撐著桌面,好巧不巧,葉初雪的手掌就扎到剪刀上。

“啊,好痛!!!”

葉初雪的手掌流了很多血,可是她的眼睛也很痛,弄的她已經不知道該先處理哪一邊了,只能站在那里哇哇大叫。

慕鈺麒回到公寓取資料,剛一進門,就聽到葉初雪震耳欲聾的喊叫聲,當下眸子一瞇,抬步就跑了過去。

開門的瞬間,慕鈺麒先是被刺鼻的味道辣了眼睛,待他看到渾身狼狽的葉初雪時,瞬間明白發生了什么。

這女人,是豬嗎!?

慕鈺麒拿起葉初雪的手掌看了下,然后就準備去找藥箱。

但葉初雪的另一手卻抓住他,哭哭啼啼的說:“我眼睛好痛,快幫我處理一下。”

此刻,葉初雪的眼睛已經紅腫起來,淚眼婆娑的,睜也睜不開。

慕鈺麒真是無語了,只好先帶著葉初雪去洗手間,幫她清洗眼睛,然后再取來藥箱,幫葉初雪處理傷口。

“啊,好痛!”

慕鈺麒下手很重,疼的葉初雪臉都變形了。

消毒之后,慕鈺麒便要給葉初雪包扎。

可每次一包扎,繃帶總是綁不好,傷口的血很快就滲了出來。

葉初雪忍著痛,問:“你到底會不會包扎啊,怎么血流的更多了呢?”

慕鈺麒皺著眉,神色凝重,說:“我也沒學過,當然不能和專業的比。”

“就算你不專業,也不能害人啊。慕鈺麒,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想擠走我,這樣你就可以對七七為所欲為了!”

再次解開打結的紗布,慕鈺麒額頭都流汗了,說:“紗布不夠了,我再去拿一些。”

好吧,從慕鈺麒的表現來看,他根本不會包扎。等他處理明白了,可能自己的小命也就沒了。

葉初雪很悲觀,她覺得自己很有可能要命喪在此了。

可就在葉初雪準備擬遺囑的時候,有人坐在她的對面,然后用冰冷的手,然后握住葉初雪的手,動作熟練地幫她包扎好。

整個過程,快速又果斷,看的葉初雪都呆住了。

“七七……”

包扎完傷口,七七便坐在椅子上,微垂著頭,好像一尊雕塑。

看了看七七,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繃帶,葉初雪覺得,剛剛是不是初選幻覺了啊?

就在葉初雪錯愕不已的時候,慕鈺麒再次推門走進來。

看到葉初雪的傷口已經被處理好,慕鈺麒皺起眉,說:“既然你自己會包扎,干嘛還讓我跑來跑去的,你是在戲弄我嗎?”

一點點轉過頭,葉初雪說:“你是不是傻,如果我真的會包扎,干嘛還讓你蹂躪我的傷口啊!”

心思一凜,慕鈺麒忙問:“你這話什么意思?”

葉初雪的下巴,向七七的方向抬了抬,眼睛里的光,亮晶晶的。

就在那一瞬間,慕鈺麒明白過來了,立刻握住七七的手,緊張地說:“七七,七七你看到我了嗎?你是不是已經恢復正常了,你說句話好不好?”

“哪能那么快就恢復正常,我猜,是我剛剛的狼哭鬼嚎又吵到她了,所以,才會出手幫忙,只為快些讓我閉嘴。”

葉初雪的話,讓慕鈺麒將信將疑。

他伸手在七七面前揮了揮,果然,七七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哎!

慕鈺麒沉沉嘆了一聲,有種希望幻滅的感覺。

而葉初雪用沒受傷的那只手托著腮,沉思了會兒,說:“我怎么覺得,你不在的時候,七七就會有進步呢。”

希望破滅,慕鈺麒本來心情就不好,聽了葉初雪略帶嫌棄的話,心里立刻生氣一團無名火。

“這是巧合,能代表什么!”

慕鈺麒的氣急敗壞,并沒有打消葉初雪的猜想。

她盯著慕鈺麒,挑眉問:“難道說,你就是七七心里最大的介懷?若是如此,或許可以以你為藥,刺激七七。說不準,會有很好的效果呢。”

“什么藥引,你說什么呢?”

“哎呀,就是讓你也受傷一下,這樣一來,就能讓七七為你擔心。然后她一著急,就會從房子里走出來,恢復正常了!”

葉初雪越想越開心,越想越覺得這個計策可行,轉身就拿起剪刀,面泛寒光地看著慕鈺麒。

她這幅瘋狂的樣子,讓慕鈺麒皺了皺眉,問:“你要干嘛?”

葉初雪晃了晃剪刀,笑容中充滿誘惑,說:“來吧,我會輕一點,不會弄疼你的。”

這次,慕鈺麒總算弄懂葉初雪的意圖,不由皺著眉,斥道:“葉初雪,你肯定是瘋了!”

說著,慕鈺麒起身就跑。

葉初雪在后面不甘心地跟上,道:“別這么說,只是讓你有個小傷口而已,然后全靠你的演技,讓七七信服了。”

“你那架勢,怎么可能就是個小傷口,非死即傷啊!”

“我說你口口聲聲說喜歡七七,怎么做的事,都那么沒種啊!流血流淚怕什么,只要能讓七七恢復正常就好啊。”

“那你也先把那東西放下,該怎么受傷,我自己權衡,才不要把自己的生死交到你手上!”

“你這是信不著我的技術?哎呀,放心吧,有了剛剛的經驗,我肯定能掌握好分寸,不讓你受太多苦的!”

說著,葉初雪還晃了晃手上的剪刀,并露出白到瘆人的牙齒。

“你們,好吵!”

就在葉初雪和慕鈺麒互相對峙的時候,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讓兩個人均是如遭電擊。

一點點轉過頭,慕鈺麒看著七七,眼中盡是不敢置信。

葉初雪先一步沖到七七的身邊,滿目殷切地說:“七七,你終于肯說話了!你知不知道我們這兩天有多擔心你啊!你……”

葉初雪還想再說什么,可是慕鈺麒一下就將葉初雪擠到一旁,雙目殷切地看著她。

“七七,你看看我,還知道我是誰嗎?”

黝黑的眸子,總算有了反應。

七七看著慕鈺麒,又好像穿過他,在看一個虛無的時空。

“你知道我有多討厭你嗎?”

因為太久沒有說話,七七的聲音沙啞而凜冽,聽得人很心疼。

慕鈺麒想要張口說話,可是葉初雪卻攔住他,給他做了個暗示。

此刻的葉初雪,并沒有和任何人談話,她好像陷在自己的回憶里,在和回憶里的慕鈺麒控訴著什么。

現在,他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聽著七七的宣泄,弄明白每個細節。

“我明明和你沒有關系,卻被所有人誤會,還被人那樣羞辱,連本該屬于我的名譽也被剝奪,這不公平!”

“我認真復習,努力工作,就是想讓自己的未來光明一片,怎么能因為這樣可笑的借口就背負一輩子的罵名!?”

“還要那些嘲諷我的人,他們連真相都沒弄清楚,就一味地指責我,他們有什么資格!!”

“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一個人快要承受不住了,怎么辦……”

七七說著,眼淚開始止也止不住地流下來,而且越哭越兇,到最后,哭的嗓子都啞了。

聽著七七的控訴,慕鈺麒覺得心很痛,伸手就將七七摟進懷里,無聲地給她安慰。

而旁邊的葉初雪也紅了眼眶,覺得七七真是不容易,一個女孩子要面對這么多謾罵和指責,身邊卻連個能夠安慰她的人都沒有。

這樣的痛哭也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七七的哭聲慢慢減弱,她抬手擦著淚珠,這小動作,和以前一模一樣。

感受到懷里的人突然平靜下來,慕鈺麒輕輕松開她,并抬手幫她擦掉臉上的淚痕。

溫柔的觸碰,好像在七七堅硬的外殼上敲出一條裂紋,讓七七慢慢鉆出壁壘,睜開眼,重新打量著這個世界。

純粹的目光,猶如心生嬰兒,七七好奇地盯著慕鈺麒,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慕鈺麒!?”

再次從七七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慕鈺麒覺得自己何其幸運。而這份幸運,遠比他獲得任何名譽都要來的強烈。

握住七七的手,慕鈺麒聲音輕柔,好像生怕會嚇壞七七似的。

“是我。”

抬頭,七七又看到眼圈發紅的葉初雪,歪頭問:“初雪你怎么哭了,是有人欺負你了嗎?”

葉初雪忙搖著頭,一邊笑一邊流著淚,說:“不是,是這里的味道太熏人。”

七七聽言,深呼吸了下,立刻皺眉,說:“真的哦,有大蔥的味道,我不喜歡。”

聽了她的話,慕鈺麒忍不住緊緊抱住七七。

在這一刻,慕鈺麒才敢相信,七七真的回來了。

可是慕鈺麒的舉動卻讓七七覺得很突兀,臉色還有些發紅,忙用力推著慕鈺麒。

“慕鈺麒你干嘛,這樣會嚇到七七的!”

葉初雪忙用力分開兩個人,心想慕鈺麒就算真情流露,也不急于這一時啊,萬一七七被他的熱情又嚇回去怎么辦?

七七還有些不自在,她只覺得今天的慕鈺麒和葉初雪都好奇怪。

抬頭環視一圈,七七露出訝異的表情。

“咦,這里是慕先生的家啊,我怎么會在這里?”

葉初雪直視著七七的眼睛,問:“七七,之前都發生了什么,你都不記得了?”

“之前的事……好像做夢一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你說說看,我幫你判斷一下。”

七七努力回想著,說:“在學校的宣傳欄里,有一張公告,說要取消我的獲獎資格,還公開批評,以儆效尤……”

七七越說,腦子越清晰,臉色也愈發蒼白。

她看著葉初雪,有些難過的問:“這是真的,不是夢,對嗎?”

葉初雪忙解釋說:“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委屈。但那都過去了,現在大家都知道你沒做那些事,一切,都是你那兩個同學在搗鬼。而且已經找出證據,證明他們散布謠言,詆毀中傷你,不但被學校開除,還被拘留了,他們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

這樣的處理結果讓七七一愣,問:“班長和眼鏡男被拘留了?”

提起這件事,慕鈺麒渾身煞氣,說:“是,當然,這樣的處罰遠遠不夠,我會讓他們很痛苦,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

“哎呀,這種時候就不要說這種煞風景的話了,總之,七七肯恢復意識,這是天大的好事,我們一起吃點好吃的,慶祝一下吧!”

嘴唇動了下,七七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么。

可她并不想替那兩個人求情,做了什么事,就應該為之付出代價,否則,自己所受的委屈又算什么?

既然有人愿意去處理這件麻煩事,那七七樂得輕松。她受夠了被人誤會的日子,她現在只想重歸平靜。

葉初雪為七七倒了杯水,七七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那我是怎么到這里的?”

和慕鈺麒對視了一眼,葉初雪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七七實情。

“這些不愉快的事對你刺激很大,讓你封閉自我,不肯說話。這段時間,你真是嚇死我們了,還好你現在恢復正常,不然啊,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啊?”

七七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像鴕鳥一樣,逃避事實,不由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那這段時間,都是你們在照顧我吧。”

“嗯,親力親為呢。”

七七撓撓頭,說:“真是麻煩你們了。”

“客氣什么,只要你能康復就好。哎,為了照顧你,我真是十八般武藝都練出來了,廚藝也是大為長進呢!”

聽了葉初雪的話,慕鈺麒不由回頭看了她一眼,心想這樣昧著良心說話,她的良心不會痛嗎?

葉初雪當然不會痛,因為她根本不承認那是黑暗料理,相反,若不是發現七七會抗拒,他們肯定還找不到合適的方法刺激七七呢。

這么想來,自己還是個大功臣呢,嘿嘿嘿!

就在葉初雪沾沾自喜的時候,七七再次開了口。

“我記得,在我意識不清的時候,有人喂給我奇奇怪怪的東西。”

葉初雪笑容一凝。

“呃,奇怪的東西?”

“那個家伙,該不會喂我吃了狗屎吧?”

聽了這話,葉初雪的臉色才比較像吃了狗屎。

而慕鈺麒則在旁邊忍不住笑出了聲。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