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解悶的路人甲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15

七七閉了閉眼睛,強忍著不耐,說:“我再說一遍,我從來沒有承諾過要做你的女朋友,都是你一廂情愿的。而且,我和什么人交朋友,那是我的自由,和你沒有關系。最后,你玷污我的名譽,我可以告你的!”

眼鏡男露出不屑的笑容,說:“哼,賤女人,你朝三暮四,你還有道理了?我就是要搞臭你的名聲,讓別人都看看,你發騷發浪的樣子!”

側頭看向別處,七七的臉上掛著不屑的笑,說:“你會不會成功,我不知道,但是從今以后,不許再找我麻煩,也不許再糾纏我,不然,你就死定了。”

七七的恐嚇,讓眼鏡男笑出了聲,說:“哈,誰給你的勇氣,竟然敢大放厥詞。”

從包里拿出手機,七七一面低頭擺弄,一面說:“真是不巧,我剛剛按了手機的錄音健,你說了什么,我都錄在手機里了。如果我把錄音公布,我倒是要看看哪個學校還敢要你這樣有污點的學生。”

眼鏡男沒想到七七會如此狡詐,當下氣的直哆嗦,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七七還反過來“安慰”他,說,“你別惱羞成怒,明明是我比較倒霉好嗎?如果你肯放手,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如果你一意孤行,那就別怪我不顧同學情面了,讓大家都見識見識,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都做了些什么事!”

“你敢!”

“如果你還不肯放手,那就只好魚死網破了。你不讓我好過,我自然也不會放過你。”

七七神色認真,好像她真的會把剛剛那段錄音公布與之似的。

這事可大可小,沒被發現就算了,若是被學校記過,那他這一輩子也就完了。

眼鏡男還以為七七會被自己牢牢踩死,卻沒想到給了她機會翻身,不由氣得牙癢癢。

“我還是小看你了,我警告你,不許讓別人聽到不該聽的東西,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你放心,你不來找我麻煩,我自然也不會找你的晦氣。以后你和班長海誓山盟都和我沒關系,只要別再傳些不三不四的話。哦,順便把論壇上的爆料帖子全都刪了,再解釋一下,你和我從始至終,都沒有關系。”

眼鏡男目光陰冷,道:“七七,你的要求有點太多了!”

七七一聳肩,說:“我只是讓事情回歸到本來的樣子,有什么錯?如果你覺得太麻煩,不想做,那也沒關系,大不了,我把錄音給老師送過去。”

七七的威脅,讓眼鏡男很暴躁,他盯著七七的手機,說:“我可以刪,但誰知道你會不會用錄音繼續要挾我。”

“我可不像你那么無聊,只要你不來煩我,我自然不想自找麻煩。好了,就這樣吧,希望們兩個,再也不要碰面了。”

說完,七七從眼鏡男身邊走過去,頭也不回地離開。

眼鏡男幽幽轉過身,看著七七的背影,眼底寒光盡現。

“哼,你害得我丟臉,還以為事情會就這樣算了?沒有我,照樣有人收拾你!”

其實剛剛和眼鏡男對峙的時候,七七就很不舒服,頭很暈,幾次身子都微微晃動了。

還好眼鏡男在氣頭上,沒有發現七七的異樣。不然,他一定會下手搶手機的。

靠在墻壁上,七七緩了緩,然后腳步緩慢的走上臺階,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請進。”

得到許可,七七推門走進去,向老師說明實情,并將假條遞了過去。

老師并不知道學生之間的八卦,他接過紙條,笑容和藹,說:“以后這種事,讓你的同學代勞就好了,沒必要硬撐著來送假條。”

哎,七七也想讓人幫忙,可這個時候,身邊的人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怎么可能會出手相助。

七七內心輕嘆了一聲,抬頭,對老師說:“我知道了,多謝老師。”

“嗯,那就回去吧。”

聽了老師的話,七七轉身就要走。

可老師又突然叫住她。

“對了,你上學期表現不錯,成績也很好,綜合素質也是名列前茅,老師舉薦你參加優秀青年的選拔比賽。”

一聽這話,七七覺得自己的世界又亮起來了。

如果能評選上優秀青年,那就可以加分,對自己的考研成績大有裨益呢。

臉上掛著燦爛的笑,七七好像又變成那個愛笑的姑娘。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準備的!”

“好,去吧。”

七七嘴角掛著笑,離開了辦公室。

站在陽光下,雖然還會有人對著七七指指點點,但是她已經不在乎了。

果然,只要堅持,就會有轉機。

七七的腦袋還會暈暈的,四肢也綿軟無力。可她的笑容溫暖,一如過往。

……

班長風風火火地趕到圖書館,找了一圈,最后在角落里發現了眼鏡男。

坐在眼鏡男對面,班長問:“為什么要刪帖子?”

圖書館里很安靜,班長的一句話顯得很突兀,同時,也讓眼鏡男皺起眉。

他起身,示意班長和他到外面說。

走到圖書館后面的小花壇,眼鏡男不耐地說:“剛剛你瘋了嗎,說那么大聲,你是唯恐別人不知道是咱們在論壇上爆料嗎!”

別看班長整日里風風火火的,好像個女漢子。但是在眼鏡男面前,她從來都是低姿態,哪怕被眼鏡男訓斥了,她也不敢反駁。

“我……我只是著急,一時忘記了。對不起啦,別生氣。”

班長說著,晃了晃眼鏡男的袖子。

眼鏡男扶了下眼鏡,一本正經地說:“下次小心一點。”

“嗯嗯,”見眼鏡男沒追究,班長笑的很開心,“不過,好好的,你干嘛要刪帖子啊,難道,你原諒七七了?”

其實,這才是班長的顧慮。她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眼鏡男,如果他這個時候心軟,又被七七迷惑的話,那她該怎么辦?

眼鏡男冷哼了一聲,說:“那女人帶給我的羞辱,我是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她的!”

聽了眼鏡男的話,班長輕輕松了口氣。

但既然不原諒,為何要刪帖?她還有好多內容要寫呢,保證七七沒辦法在學校呆下去。

班長不解地看著眼鏡男,眼鏡男眉頭緊皺,說:“我也不想刪帖,可是七七太狡詐,她設計讓我說了不該說的話,并將其錄下來,拿其威脅我,如果不聽她的話,就要給我曝光。雖然我也恨她,但我的名聲更重要,我總不能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這番解釋,讓班長捏緊了拳,氣哼哼地說:“這女人真是狡猾,可是就這樣放過她,好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

班長眼珠轉了一圈,突然露出狡猾的笑。

“收拾七七的事,就交給我吧。”

“你有好主意了?”

班長點頭,說:“沒錯,這次,我一定要讓七七出丑!”

“這是你自己的行為,和我可沒有關系。”

“放心放心,絕不會連累到你身上,她甚至不會看出是我們動的手腳,學校里看不慣七七的人有很多。”

聽了這話,眼鏡男點點頭,然后握住班長的手,說:“還好我及時醒悟,選擇了你,有你在,我也省心不少。”

被眼鏡男深情注視著,班長覺得身體都要蘇了。

那種幸福的感覺,讓她覺得不管為了眼鏡男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此刻,還不知道被人算計的七七,正在甜品店里打工。

看著七七愈發瘦弱的小臉,葉初雪有些不忍心,說:“七七啊,要不你休兩天,我算你工錢,好好休息一下吧。”

七七一愣,忙問:“怎么,是我做錯什么了嗎?”

“不是,只是覺得你最近好像很辛苦,都累瘦了。”

七七笑笑,說:“哎呀,沒關系沒關系的,現在雖然苦了一點,但總會苦盡甘來的。”

雖然七七臉色蒼白,但是她的笑容很有活力,讓葉初雪微微放了心。

看著七七的笑臉,葉初雪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說:“你啊,真是我見過,最樂觀的姑娘了。”

“只要經常笑,就會有好運氣的,這是我的經驗之談哦。”

“嗯,我也是這樣認為的。”葉初雪握著七七的手腕,說,“來,先別忙了,嘗嘗我新做的披薩。”

跟著葉初雪走到桌前,七七舔了下嘴唇,說:“這披薩看著就很好吃呢。”

葉初雪遞了一塊給七七,說:“你多吃一點,快點吃胖起來。不然等安娜回來,還以為我怎么虐待你了。”

想起謝安娜,七七忍不住吐槽,道:“說起來,安娜也出去玩了快一個月了,怎么還沒有回來的意思。”

“我猜啊,他們要過些日子再回來。你想,蕭鈺麟不用工作,還能帶著嬌妻在外面游山玩水,當然要多享受一些日子了。”

七七想象著謝安娜快樂的樣子,笑說:“這些天,安娜一定會很幸福。”

“這倒是,所以,我們也沒有催他們,就在我外面繼續浪吧。”

說起蕭鈺麟,七七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慕鈺麒。

那日之后,慕鈺麒沒有再找自己,好像,他們不曾認識過一樣。

兩個人沒有交集,也挺好的,可七七不明白,為什么心里有個位置,空蕩蕩的。

見七七舉著個披薩,半天也沒有咬一口,葉初雪不由說:“七七,吃啊,要不然該涼了。”

“哦,好。”

七七回過神來,立刻咬了一口。

可不知道為什么,剛剛還覺得香噴噴的披薩,此刻卻突然失去了味道,讓七七如同嚼蠟。

就在七七機械的拒絕時,后面一桌客人突然尖叫了一聲。

“呀,電視上面的人是誰啊,好帥。”

甜品店里有一臺液晶電視,會播放一些新聞或者是電影之類的。

此刻,正播放著財經新聞。

七七聽到她們的談論,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

而這一刻,就愣住了。

此刻的電視里,正是慕鈺麒。

他穿著一身高級定制的西裝,面色平靜地坐在主持人對面,針對某個問題,在侃侃而談。

這樣的他,那么迷人,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可那又的他,卻離七七很遙遠,也很陌生。

住在七七腦子里的慕鈺麒,是穿著居家服給她煮粥吃的男人,是毫無形象,和她一起吃麻辣串的男人,是知道她身體不舒服,會抱著她在醫院里狂奔的男人……

想到這些,七七忍不住低下頭,心里酸酸的。

究竟在什么時候,她會記住慕鈺麒的一舉一動了呢?想忘,都忘不掉。

七七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理智告訴她,不要再聽任何關于慕鈺麒的消息,讓一切慢慢變淡,是對自己的救贖。

可她就是忍不住去聽聽關于他的只言片語,哪怕,毫無營養。

女孩們繼續聊著慕鈺麒,絲毫沒有發現,她們熱火朝天聊的人物,會經常在這里出沒。

“你連他都不知道嗎,這是慕氏集團的公子,慕鈺麒。”

“原來他就是慕鈺麒,真是太帥了,比明星都帥呢。”

“不止帥,還很有錢。聽說他還沒有女朋友,如果能嫁給他,那就是少奶奶了。”

“哈,那豈不是和電視里演的一樣?哎呀,好希望能和他認識一下呢。”

“你就算了吧,人家喜歡的都是小明星,之前的緋聞女友,都是那種風格的,要么冷艷高貴,要么就性感火辣,你這樣的清湯寡水的,就算了吧。”

“討厭,干嘛這樣說人家,萬一他突然變了性子,就喜歡我這樣的呢。”

“那也不過是玩玩而已,不會扶正的。”

“哎呀,真討厭!”

女孩們所說的話,七七一字不漏地聽著,然后手掌輕輕捏緊。

對慕鈺麒來說,自己也就是個解悶的路人甲,根本不會住在他的心里吧。

哎,明知道這樣的結果,可七七還是會覺得很難受,那感覺,就好像有什么東西從心底剝離,鮮血淋漓。

“噯,怎么突然沒有內容了?”

七七正低頭神傷,就聽到女孩們突然傳來一陣驚呼。

抬頭,七七看到葉初雪站在電視那里,抱歉的笑笑,說:“不好意思,線路故障。七七啊,去給兩位客人倒杯水。”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