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失去的滋味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05

“住口!”

輕聲笑了下,那笑容中,有同情,有憐憫,還有不屑一顧。

“在你眼里,反正我們也是將死之人,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倒不如痛痛快快的說出來,也算讓我們知道,為誰而死。”

段依瑤在激怒六哥,有那么一瞬間,六哥的確失去了理智。

但是他很快就恢復冷靜,語帶嘲諷,說:“狡猾的女人,我知道,你在套取秘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還有,你說你是為了謝安娜而來,但我怎么看,都覺得你是在利用她,為你們葉家掩蓋丑聞。”

笑容玩味地看著謝安娜,六哥道:“說真的,當你發現了真相,會不會選擇殺了謝安娜,來遮蓋真相?”

這次,還沒等段依瑤開口,謝安娜先說:“你別挑撥離間了,和你這種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比起來,我會完全相信依瑤姐。”

六哥搖搖頭,似乎還帶著惋惜,說:“你呀,還真是天真,這個世界遠比你想象中惡毒,你這樣善待他人,卻未必會得到同樣的回報。”

謝安娜哼了一聲,說:“真是好笑,一個惡人,竟然還教別人善良和回報。”

“有些人的惡,是在表面上的。而有些人的惡,卻藏在正直之下,更讓人覺得惡心!”

“你的意思是,葉家人,比你還要壞?”

“沒錯,也許你們現在還無法理解,但是很快,你們就會大開眼界。到時候,你們才知道,我根本算不上壞人。”

六哥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神色認真,一向陰冷的眸子里,透著一股超塵絕世的味道。

這讓謝安娜愣住了,她就那樣盯著六哥的眼睛,好像被人定了心魂。

突然,有人推了謝安娜一把,將她的理智拉了回來。

“安娜,別被他蠱惑了,這個家伙現在就是在唯恐天下不亂,所有人都為他陪葬才最好呢。”

六哥無所謂地聳聳肩,說:“為你們好,提點你們幾句,卻還在誤會我。算了,我不會再說什么話游說你們,就讓真相給你們上一課好了。”

說完,六哥轉身離開。

見六哥離開,段依瑤扭頭握著謝安娜的手,說:“安娜,別聽那個瘋子的。”

“我當然不會信了,可是……”謝安娜微微蹙眉,道,“當年到底發生什么了,讓他這樣憎恨葉家。”

“這些事,不需要我們操心,葉家的長輩們不是擺設,知道該如何做。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平平安安地回家。”

提起這事,謝安娜惆悵地嘆了一聲,有些絕望,說:“你來這些天,也都看到了。這周圍全是海水,除非六哥放行,不然我們是出不去的。”

“辦法有千千萬,如果你自己放棄了,那可真就沒有勝算了。”

仔細想想,這話很有道理,謝安娜摸摸自己的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嗯,是我太悲觀了。”

段依瑤捏緊謝安娜的手,說:“安娜,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葉家,這里絕不會是我們的最終歸宿!”

看著段依瑤堅定的眼神,謝安娜點點頭,但心里的不安感,卻越來越濃。

……

追捕六哥的行蹤,再次失敗。

這幾乎逼瘋了蕭鈺麟,讓他行事越來越瘋狂。

他知道,自己的某些行動,絕不會被周圍人允許,所以他開始自己密謀行事,不同葉家人合作。

慢慢的,大家發現了蕭鈺麟的異常,在他又一次,準備私自行動的時候,攔住了他。

“蕭鈺麟,你在干嘛?”

“安排人手,準備強攻。”

“你瘋了嗎,那周圍全是海水,沒有遮擋物,只要你的人一冒頭,就會被瘋狂攻擊,全軍覆沒!”

“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就這樣一直耗下去啊!”蕭鈺麟揉著自己的頭發,像個瘋子一樣,喃喃道,“已經很多天過去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蕭鈺麟,你冷靜一點!”葉景琰皺眉,握住蕭鈺麟的肩膀,說,“依瑤也在里面,我的擔心,絕不會比你少。但如果我們貿然行動,就辜負了她們此刻所承受的危險!”

神色頹廢地坐在沙發上,蕭鈺麟聲音沙啞,道:“道理我都明白,但是我做不到坐以待斃。”

“我們已經確認了時間,準備同六哥攤牌。”

這個決定,讓蕭鈺麟一愣。

他抬頭看著葉景琰,問:“阿姨和姨夫,已經同意了?”

“是,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別在這個時候添亂。”

這句話,讓蕭鈺麟恍惚了瞬,喃喃問道:“我能做的,就只是添亂嗎?”

“關心則亂,現在的你,已經方寸大亂,沒辦法做出正常的判斷。我們面對的,不是普通的敵人,而是對葉家恨之入骨,卻對我們了解很深的六哥。而且,我們還有至親在他手上,更不能失敗。”

葉景琰直視著蕭鈺麟的眼睛,說:“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但這種關鍵時刻,我們沒有失敗的資格,你,真的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葉景琰深痛的眼神,觸動了蕭鈺麟心底的神經。

抿了抿唇,蕭鈺麟點頭,語氣鄭重道:“你說的對,我會盡快調整好自己。”

“我給你幾天時間,你先調整一下自己,覺得自己OK了,再加入我們。”

“好。”

這邊,安撫好了蕭鈺麟,葉景琰就將見面的時間和地點,托人告知給段依瑤。

段依瑤一刻也沒耽誤,找到六哥,將寫有時間和地點的紙條,放到六哥的桌上。

斜目瞟了一眼,六哥問:“這是什么?”

“同葉家人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六哥眉毛挑了下,辨不出喜怒,問:“葉少辰已經來英國了?”

“是。”

“很好,”六哥的笑容,突然變得很邪氣,問,“你們就不拍,我一氣之下,殺了葉少辰嗎?”

段依瑤表情冷漠,連嘲諷都懶得嘲諷,說:“你也要有那個本事才行。”

“我會讓你們看看,我有沒有這個本事。”

不愿多說廢話,段依瑤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

此刻,謝安娜正眺望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娜,做好準備,這兩天,我們就有機會離開這里!”

謝安娜愣了片刻,臉上已經分辨不出是悲還是喜,顫巍巍地問:“真的?”

“當然,離開這里,你就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謝安娜先是一喜,緊接著,又換上一副愁容。

望著海天一色,謝安娜說:“可是我們要怎么離開呢,這周圍全是海水,想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很難。”

“六哥離開小島,這個島就完全在我們的掌控之下,想離開,也易如反掌。只要,他離開的時間足夠久。”

六哥之前也離開過,但段依瑤從未開始行動。

現在如此決定,莫非是……

眸子一亮,謝安娜問:“難到,葉先生和葉夫人來英國了?”

“沒錯。”

這樣的回答,讓謝安娜既緊張,又有些擔心。

看出謝安娜的情緒波動,段依瑤安撫道:“別多想,我們的任務,就是平安離開這里,讓景琰他們沒有后顧之憂。”

“我知道了。”

“到時候需要如何做,我會再給你安排,聽我的指揮就好,不要有太多的心理壓力。”

“好。”

終于有機會可以離開,謝安娜的心情,很亢奮。

等她見到蕭鈺麟的時候,一定用力抱住他,告訴他,自己這段時間,有多么想他……

另一邊——

雖然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但是葉景琰卻并不放心。

他找到自己的父親,有事要商量。

“爸爸。”

“什么事?”

“我的意見是,找個替身去和六哥見面吧。”

葉少辰抬眸看著自己的兒子,問:“為什么?”

“那個人陰晴不定,又心狠手辣,我擔心您會受傷。”

對此,葉少辰也有自己的堅持。

“既然那個年輕人和葉家有心結,那也只有我能來解開這個結,不然,互相傷害就永不會停止。而且,這是我應該承擔的責任,不需要別人插手。”

葉景琰無奈,看著旁邊的慕薇薇,問:“媽媽,您不勸勸爸爸嗎?”

慕薇薇滿面焦急,卻也是無可奈何。

“如果我的話有效果,他此刻就不會站在這里了。”

見自己的妻子和兒子,都是幅愁眉苦臉的樣子,葉少辰來了倔脾氣,質問道:“你們這是不相信我的實力嗎?不過是個年輕人罷了,我能夠應付。”

慕薇薇嘆了一聲,說:“你都已經做了決定,我再否決也毫無意義。按著你的想法去做吧,反正,我已經為你擔心了一輩子,不少這一次的。”

環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葉少辰用下顎蹭了蹭慕薇薇的發頂,說:“我回來,我們繼續環球旅行,不管這些孩子鬧出多少幺蛾子,都不管他們了。”

“希望你這次能說到做到。”

“當然,我什么時候不守信用了?都這么多年,你應該相信我才對。”

夫妻二人,回憶著往西歲月,葉景琰適時離開房間,給他們二人獨處的機會。

見葉景琰走出來,葉初雪忙問:“怎么樣,游說成功了嗎?”

葉景琰搖搖頭。

葉初雪嘆了一聲,滿面優色,道:“此去必定險象環生,怎么辦,我不想讓爸爸冒險。”

“爸爸不會貿然行事,我們就相信他吧。而且,這次還有我們從旁協助,事情,不要往壞的方面想。”

葉初雪無奈一嘆,喃喃說:“現在也只能希望如此了。”

……

天色陰沉,海浪翻滾,看樣子,要有一場暴雨。

謝安娜站在窗前,緊張地拽著自己的衣領,難掩眸底的焦慮。

行動之日,就定在今天,六哥已經坐船出發,此刻,應該同葉家人見面。

真不知道,兩方人馬見面,會是什么場面。

就在謝安娜惴惴不安的時候,有人闖了進來。

聽到聲音,謝安娜嚇了一跳。

回身,她瞳孔一縮,聲音都開始顫抖。

“依瑤姐,你身上怎么都是血?”

“這不是我的血,”段依瑤動作干脆利落,扔了一套衣服給謝安娜,吩咐道,“給你,把衣服換上!”

雖然心里有很多疑問,但現在可不是詢問的好時機,謝安娜只能將疑問都放在心里,手腳麻利地換上衣服,跟在段依瑤身后,走出了房間。

走到外面,謝安娜才心驚的發現,地面上盡然橫七豎八地躺著尸體,看樣子,剛剛經歷了一場慘烈的對戰。

只是,她為什么沒聽到任何聲音呢?

看來,段依瑤他們早就謀劃好,就等時機成熟,一舉反擊。

段依瑤他們一直在忙碌奔走,而她呢?只是傻傻地等待,什么都上忙。

想到這些,謝安娜覺得很懊惱。腳下的步伐,也愈發沉重。

跑到海邊,立刻有人小跑過來,向段依瑤躬了躬身。

“少夫人!”

“船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好。”

“現在就走!”

在海邊,死尸的數量比剛剛更甚,死狀恐怖。

謝安娜臉色白了幾分,腿開始打顫。

突然,一只手伸到她面前。

“如果害怕,就閉上眼,牽著我的手。”

深呼吸了下,謝安娜抬頭,對段依瑤笑笑,說:“我沒關系,會堅持住的,先離開這里吧。”

說著,謝安娜故作冷靜,率先走了出去。

不用看也知道,謝安娜心底肯定害怕得不行。

但她不想再成為別人的累贅,故作堅強的樣子,讓人看著有些心疼。

還好,一切都要結束了,謝安娜很快就會回到屬于她的生活中,順風順水,風平浪靜。

眸色沉了沉,段依瑤也跟上去。

可是還沒上船,有人慌慌張張地跑回來,神色驚恐。

“少夫人,六哥回來了!!!”

眉頭微不可及地皺了下,段依瑤喃喃道:“他怎么在這個時候回來,難道,他發現什么了?”

“那我們怎么辦,是硬拼,還是躲起來?”

段依瑤想了下,說:“我去拖住六哥,你們把這里的軍火庫據為己有。如若不能,就炸掉!”

“是!”

安排完畢,段依瑤就要讓謝安娜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