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安插內應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29

單純的七七沒辦法理解謝安娜,謝安娜也沒打算讓七七了解這些糟心事。

鐺鐺——

聽到有人敲門,謝安娜側頭說:“請進。”

常婆婆端著果汁杯走進來,笑道:“丫頭們,來喝點果汁吧。”

“謝謝婆婆。”

將果汁放下,常婆婆打量著七七,問:“你是安娜的同學?”

“嗯,我們是室友。”

“哎,看你們如花的年紀,還真好啊。”

聽了這話,七七摸著自己的后腦,憨厚地笑笑。

伸手握著七七的手,常婆婆說:“如果你沒事的話,就多來陪陪安娜。這里很安靜,你們可以一起看書。雖然這里偏了點,但是會有司機去接送你。”

一聽這話,七七臉上樂開了花。

她以前可沒享受過這么好的環境,如果能體驗體驗,那一定會爽翻了。

但身為謝安娜的好友,七七也要表現得有骨氣一點,不能讓別人小瞧了謝安娜。

所以,七七象征性地客氣了下,說:“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呢。”

“沒關系的,你能陪著安娜,她也能高興一點,這樣,病也會好的快一些。安娜,你說是不是?”

安娜想的是,病好了,蕭鈺麟可能就沒有借口留下她,便也出言勸道:“七七,如果你有時間,就一起過來自習吧。這里的蛋糕,很好吃哦。”

七七本來就心動了,現在一聽說有好吃的,忙不迭地點著頭,笑說:“好呀好呀,這里環境可比圖書館好多了,省著提前去占座位。”

見七七松了口,常婆婆忙說:“那就說好了,明天讓司機去接你。”

“那倒不用,我坐公交車就好。”

“從這里走到公交站很遠的,很不方便。既然你是來陪著安娜,我們就不能讓你不方便,你就聽婆婆的安排吧。”

“那,好吧。”

……

在常婆婆的盛情邀請下,七七成了這棟公寓里的常客。

兩個人將公寓當做了自習室,看書,學習,吃零食,聊八卦,好像生活沒什么大的變化。

但是在謝安娜身上,卻有濃到化不開的憂傷。

看著書,謝安娜扭頭看向窗外,又開始發呆了。

七七咬著筆頭,盯著謝安娜瞅。

過了會兒,謝安娜回過神,正好和七七的視線對了個正著。

謝安娜一愣,而后笑道:“你看什么呢,我臉上有復習重點嗎?”

七七皺著眉,面帶不解,問:“安娜,你怎么好像不開心呢?”

眼神閃爍了下,謝安娜一面翻著書,一面說:“快考試了,我還沒復習完,當然不開心了。”

身子前傾,七七的臉都快貼上謝安娜的臉了,認真道:“我不是指這方面,而是,感覺你的眼睛里有愁緒。這和為了學習著急,不一樣”

伸手點著七七的額頭,謝安娜將她推了回去,說:“我怎么沒發現,你還是個情感分析大師啊?”

“我的直覺很準的,安娜,和我說說,你在想什么。”

謝安娜垂下眼睫,語氣平淡道:“我在想,要怎么樣,才能和蕭鈺麟保持距離。”

“你們兩個是男女……”

七七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謝安娜眼神警告。

硬生生將后半句話咽了回去,七七又改口,道:“呃,我的意思是,你們兩個都是單身,試著接觸一下,有什么問題嗎?”

“誰說單身的人,就一定要試著在一起?我和他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還是不要亂了秩序比較好。”

這番言論讓七七很無語。

“我說安娜,你是從哪個世紀跑來的老古董,怎么腦子里還會有這種迂腐的念頭?如果喜歡,就要勇敢去追啊,自己的幸福,自己都不爭取,難不成還想讓別人讓給你啊。”

“可是,我不喜歡蕭鈺麟。”

哼笑兩聲,七七說:“這話你可以騙過別人,卻騙不過我。”

“我說的是真的。”

“算了吧,我成天和你在一起,會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雖然蕭鈺麟有時候不太靠譜,但是看他處處維護你,為你解決風波問題,我覺得這個男人還不錯,考慮一下啦。”

“誰說他對我好,就是喜歡我?也可能……”語氣停頓了片刻,謝安娜神色落寞,說,“也可能只是無聊的時候,一個消遣的游戲。”

看著謝安娜的側臉,七七歪著頭,困惑道:“安娜,以前的你,不會這樣悲觀。”

是啊,以前的她,勇往直前,天不怕地不怕。

可自從認識了蕭鈺麟,一切都變了。

她害怕守不住自己的心,那樣,她真的會萬劫不復的。

所以,謝安娜一再告訴自己,不能動心,不能心軟,她和蕭鈺麟不合適,一切,就慢慢淡了吧。

輕輕垂下眸子,謝安娜掩蓋住眼底的決絕,說:“可能最近發生的事情有點多,讓我對人產生了戒備。”

“這樣可不行,你會將真心關心你的人,也拒之門外。”

謝安娜不想再繼續聊這個話題,便抬頭,對七七笑笑,說:“算了七七,我們還是看書吧。”

“哦。”

七七見謝安娜不愿再聊,只好低頭看書,眼睛卻不實在瞄著謝安娜。

完成了今日的復習計劃,七七收拾書包離開。

走到門口,七七碰到了常婆婆,便笑著和她打招呼。

“常婆婆,我要回去啦。”

“啊,今天辛苦了。”

“不會,這里有吃有喝,還有空調,很舒服。”

“但是,你們學習這么辛苦,會不會影響安娜的身體?”

“還好啦。”

常婆婆突然嘆了一聲,面帶憂色,說:“我看安娜這兩天總是很嚴肅,還以為,她的病情又嚴重了呢。”

聽了這話,七七忙道:“婆婆你也發現安娜不開心了?”

“是啊是啊,”常婆婆皺著眉,臉上的皺紋都深了不少,問,“你是安娜的同學,知不知道她為什么會這樣?”

七七想了下,說:“安娜沒有明說,我感覺,安娜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隱。”

“這樣啊,那咱們要幫安娜解開心結,免得郁結在心,會讓身體狀況更糟糕的。”

一聽說情況會這么嚴重,七七忙不迭地點著頭,說:“我會和安娜好好聊聊的。”

“其實,最好還是能讓安娜自己想清楚,這比咱們說一百句安慰的空話都有效果。”

“這我也懂,可是想說服安娜,很難。”

“哎呀,這不是有婆婆在嗎,我能幫忙,只要,你能幫忙問出安娜究竟在介意什么,就可以對癥下藥。”

在常婆婆殷切的注視下,七七點頭,說:“那我試試看。”

“安娜和蕭少爺的幸福,可都拜托給你啦。”

“啊,這怎么還和蕭鈺麟有關系呢?”

“安娜開心,蕭少爺就開心。若是安娜整日郁郁寡歡,你說蕭少爺還能開心的起來嗎?”

“說的也是。”七七扯著書包袋,望天說,“哎,我就覺得蕭鈺麟對安娜已經很不錯了,那丫頭非說這和感情無關。如果這都無關,那什么才算有關系呢?”

“這些問題的答案,就只有安娜能給我們了。七七啊,要加油哦。”

“好,我會的。”

七七轉身離開,而常婆婆則笑瞇了眼。

有了七七這個助攻,常婆婆肯定能弄明白謝安娜的心思。

唯有這樣,才能讓這個兩個年輕慢慢走到一起。

哎,現在這些年輕人啊,感情發展的快讓人擔心,感情發展的慢也讓人擔心,他們就不能自覺一點,自覺掌握好速度嗎?

常婆婆雙手負在身后,緩步往回走。

走了沒幾步,常婆婆便看到柱子后面,一個身影漸行漸遠。

輕聲笑了下,常婆婆嘆道:“這個臭小子,什么時候學會偷聽了。”

……

按著常婆婆的計劃,她是想讓七七幫忙,弄清謝安娜對蕭鈺麟究竟是什么態度。

可還沒等她找到答案,七七這邊就出了狀況。

這日,七七本該在上午就到公寓復習。

可是都中午了,謝安娜都沒能等到七七,便想給她打個電話。

“謝小姐,有人找您。”

聽到傭人的話,謝安娜放下手機,走到房間的門口。

看到一個人的影子,謝安娜便開口說:“你這丫頭怎么才來,我剛剛就要給你打電話……”

話還沒說完,站在前面的人就轉過了身,含笑看向謝安娜。

看著對面打扮得體的女孩,謝安娜皺起眉,問:“你怎么來了?”

原來,站在謝安娜對面的人,并不是七七,而是蘇巧巧。

露出得體的笑,蘇巧巧說:“七七突然有事,就拜托我來。”

謝安娜還記得蘇巧巧和吳靜對自己的奚落,便端著臂膀,說:“貌似,我和你并不熟吧。”

“別這么說,大家都是同學,知道你生病了,我一直都想看看,只是沒什么機會。”

“正巧今天碰到七七,她臨時有事,來不了,我就自告奮勇,替她來了。安娜,你,該不會不歡迎我吧。”

“我……”

還沒等謝安娜說完,常婆婆便興沖沖地走過來。

“安娜啊,聽說你的同學來了,我給你們準備水果,還有她最愛吃的點心。”

將托盤放到桌上,常婆婆轉身,正好和蘇巧巧對上了視線。

露出乖巧的笑,蘇巧巧說:“謝謝您。”

常婆婆一愣,道:“咦,這位不是七七啊。”

“七七有事,我替她來陪著安娜。”

“哦哦。”

常婆婆心里還是有些失落的,畢竟,七七在,才能幫她打探出謝安娜的心里話。

淡淡瞥了眼蘇巧巧,謝安娜回到書桌前,低頭看書,沒有過多的交流。

但蘇巧巧卻很主動,還和謝安娜一起探討問題。

而謝安娜,始終是不冷不熱的態度。

這讓蘇巧巧咬碎了銀牙。

她謝安娜算個什么東西,不過是仗著蕭鈺麟喜歡她,就開起染坊來。

若是蕭鈺麟不喜歡她,她算個什么玩意兒!

抿了抿唇,蘇巧巧拿起旁邊的點心吃了一口,然后眉眼彎彎,轉頭對常婆婆說:“這個點心真好吃,里面的抹茶味道很濃,好像是北海道的一個牌子。”

“你這丫頭,舌頭可真靈,讓你猜對啦。”

蘇巧巧一副驚喜的樣子,說:“真的嗎?我也只是隨便說說。”

“隨便說說就能猜對,看來你對吃這方面,也算有研究。”

“是啊,我比較喜歡吃,就比較喜歡琢磨這些東西。常婆婆,這些東西是您做的嗎?”

“是啊。”

蘇巧巧露出驚詫的表情,說:“您可真厲害,有時間,想向您討教討教。”

“當然沒問題,只要你這丫頭別嫌棄我這老婆子啰嗦就好。”

“怎么會,您可是前輩,我對您只有尊敬。”

雖然蘇巧巧態度謙卑,放低了姿態,還在刻意討好常婆婆,但常婆婆卻并不喜歡蘇巧巧。

像蘇巧巧這樣的女孩子,常婆婆見多了。她們年輕漂亮,聰明有禮,但目的性很強,做什么,都別有用心。

相比之下,謝安娜的單純就顯得特別可貴,讓人忍不住想呵護、保護。

不管蘇巧巧如何爭取,恐怕都是鏡花水月了。

可蘇巧巧并不這樣想,她覺得謝安娜只是運氣比較好,若是有她在,這些好事,就沒謝安娜什么事了。

待蘇巧巧吃的差不多了,常婆婆端著點心盤子離開。

房間里沒有外人在,謝安娜也不再偽裝,神色冷冷的問:“你來,究竟有什么目的?”

“自然是來探望你的。我說,同學一場,沒必要對我那么疏遠吧。”

默默垂下眼睫,謝安娜說:“我還沒忘記,你和吳靜如何奚落我的。”

“哎呀,吳靜就是個沒腦子的,人云亦云,我已經說過她了,以后她不敢再找你麻煩的。”

起身走到窗邊,在那里,能夠看到這里一片花海,讓人賞心悅目。

瞇了瞇眼,蘇巧巧說:“如今,你也算是飛上枝頭作鳳凰,當了人上人,說話都有底氣了呢。”

隨手翻著書,謝安娜漫不經心地說:“你是怎么看出我做了人上人?說是階下囚還差不多。”

“怎么這么說呢,蕭鈺麟對你多好,為了讓你安心養病,還特意給讓安排這樣安靜的地方。哎,你呀,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