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流言四起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23

第二天——

當謝安娜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謝安娜睡眼惺忪的走下樓,發現蕭鈺麟正坐在桌前,在喝咖啡看報紙。

“睡醒了?”

笑著點點頭,謝安娜說:“好久沒睡這么香了。”

“以后天天和我一起睡,保證你天天都能睡的很香甜。”

臉色一紅,謝安娜道:“蕭鈺麟,你就不能正經一點。”

“我很正經啊,你考慮一下吧。”

“我……不理你了,我要回學校了。”

說著,謝安娜轉過身就要走。

蕭鈺麟攔住她,說:“別急,吃過早飯,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不餓。”

話音剛落,謝安娜的肚子就不合時宜地叫喚起來。

臉上的神色很尷尬,謝安娜真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嘴角勾起,蕭鈺麟握著謝安娜的手,帶她坐在餐桌前,說:“既然餓了,就快吃吧。”

抬眸,謝安娜看到一桌子的美味,色香味俱佳。

蕭鈺麟的廚藝水平,是以光速發展的嗎?

嘗了口餛飩,謝安娜由衷贊道:“真好吃,又香又鮮。蕭鈺麟,你進步好快啊。”

不自在的笑笑,蕭鈺麟說:“這些是訂的外賣。”

啊?

見謝安娜滿面不解,蕭鈺麟忙解釋道:“那個,我本來是要親手做給你吃的。但是家里的鍋突然壞了,沒辦法,只能讓你簡單吃點了,下次再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以蕭鈺麟的消費實力,他買的鍋具肯定都是高檔貨,怎么能煮個餛飩就把鍋弄漏了呢?

謝安娜想過去看看,可蕭鈺麟卻攔住了她。

“別看熱鬧,快點吃。還是,覺得外面買來的不好吃?”

“不會,不論是你做的,還是你買的,都是你的一片心意,我都很喜歡。”

謝安娜笑容柔美,如同一汪冰泉,讓蕭鈺麟通體舒暢。

嗯,蕭鈺麟決定了,就沖謝安娜的支持,他要好好練習廚藝,讓謝安娜慢慢變成一個幸福的小胖子!

吃過早飯,謝安娜決定回學校。

失蹤了這幾天,還不知道學校要給自己什么處分呢。

懷著忐忑的心情,謝安娜回了學校。

余光看到謝安娜惴惴不安的樣子,蕭鈺麟問:“你這是回學校,還是去火坑啊?看你那表情,好像要英勇就義一樣。”

沉沉嘆了一聲,謝安娜說:“我失蹤這幾天,都沒有請過假。老師聯絡不到我,又夜不歸寢,肯定會處罰我的。”

“別擔心,我已經幫你向老師請過假了,你這兩天不舒服,在醫院看病,連假條都交上去了。”

眼睛眨了眨,謝安娜看著身邊的男人,心里劃過暖意。

他竟然連這種小事也替自己想到了,真的很貼心。

別看蕭鈺麟玩世不恭,但他認真起來,會讓所有人都驚掉下巴。

見謝安娜盯著自己,也不說話,蕭鈺麟笑著在她面前擺擺手,問:“又想什么呢?”

收回目光,謝安娜由衷地說:“謝謝你。”

“要謝我,可不能只是說說那么簡單哦。”

才在心里夸過蕭鈺麟,轉眼間,這家伙就笑的那么露骨,讓謝安娜不由紅了臉。

不想再和蕭鈺麟糾纏,謝安娜打開車門就走了下去。

看著謝安娜的背影,蕭鈺麟彎起了嘴角。

……

雖說有蕭鈺麟幫忙請假,但在同學之間,還是傳起了風言風語。

大家都說謝安娜被蕭鈺麟包養,兩個人在外面廝混,過著糜爛不堪的生活。

什么SM啊,多P啊,換妻啊,怎么亂怎么玩,這個謝安娜是照單全收。

正是如此,謝安娜已經變成了上流社會的公交車,誰都能玩玩。

那些不堪的流言被傳的跟真事似的,眾人看著她,就覺得這個女人很臟。

上公開課的時候,除了七七,都沒有人愿意和她坐在一起,好像離得近一點,都會被玷污。

在上課之前,有幾個女生聚在一起,毫無禁忌地聊著謝安娜。

“真看不出來,那女生表面清純,實際上那么風騷浪蕩。”

“這就叫人不可貌相,人家公子哥就喜歡這種口味的。不然,憑她謝安娜怎么能爬到蕭鈺麟的床上呢。”

“哎,就算攀上高枝又如何,人家也只當她是只雞,玩玩而已。”

“人家覺得無所為,能用身體換個名牌包包,覺得很劃算啊。”

女生們越聊,聲音越大,連周圍人,看謝安娜的眼神都多了幾分不屑。

七七聽不下去了,她拍著桌子,回身吼道:“喂,你們幾個有完沒有,在別人身后嚼舌根,就很光彩了嗎!”

七七這樣一吼,直接變成了焦點。

謝安娜暗暗拽著七七的衣角,小聲說:“算了七七。”

“不能讓他們這樣胡說八道,這根本是無中生有!”

對面的幾個女生還有恃無恐的回道:“如果真是無中生有,又怎么會有那么多人都在傳?無風不起浪!”

“就是,為什么我們不說別人,偏偏說謝安娜?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要堵住別人的口,真是笑死人了!”

“你們……”

七七被氣得眼睛都紅了,但是因為嘴笨,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反駁。

謝安娜則淡定了很多,將七七拽回自己身邊,低頭繼續看書。

面對流言,最好的反擊就是無視。

他們傳來傳去,都是那些內容。自己說膩歪了,自然就會偃旗息鼓。

她行得正坐得直,時間久了,大家就會知道的。

見謝安娜不為所動,吳靜不由哼道:“這女人還真是厚臉皮,都被罵成這樣了,還跟沒事人一樣。”

蘇巧巧不急不緩地說:“每個人都是有自尊心的,那個女人更甚。她現在表現出來的,不過是強弩之末罷了。很快,她就會崩潰。”

雙目邪惡地盯著謝安娜,吳靜道:“說真的,我倒是真的很期待那一天呢!”

下課之后,七七本來是想和謝安娜一起去食堂吃飯。

但老師找她有事,謝安娜只好一個人去食堂。

食堂那地方,人多口雜,謝安娜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坐在那吃飯,肯定變成眾人談論的對象,到時候,多美味的食物都會難以下咽。

所以,謝安娜決定回寢室吃泡面。

不過在穿過寢室前的小樹林時,有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看到表哥,謝安娜臉色變得鐵青。

她不想理他,從其身邊就要繞過去。

可是對方卻拽住了謝安娜,連拖帶拽地去了偏僻的地方。

一把甩開了表哥的手,謝安娜吼道:“你竟然還敢來找我?”

“安娜,你最善良了,你肯定不會對表哥見死不救的。”表哥厚顏無恥的表情,真的讓人想吐。可他卻偏偏自我感覺良好,還在對謝安娜做出無禮的要求,“你拍戲肯定賺了不少錢,給我點吧。”

她還以為表哥找自己,是求她的原諒。

沒想到這家伙見了面就是要錢,真是無藥可救了!

謝安娜氣的身體都在顫抖,怒道:“你竟然還來找我借錢,我之前已經借給你不少了。”

“哎呀,這次是真的有急用。”

“什么急用,不就是去賭博嗎。表哥,你不能繼續下去了,不然會家破人亡的!”

好說好商量不管用,表哥撕掉了偽裝,不耐煩地說:“少廢話,你就說你借不借吧!”

“不借!”

“你……”

表哥本想上前揪住這丫頭的頭發,狠狠教訓一頓。

但是一想到她背后的“金主”,只能忍氣吞聲,客客氣氣地說:“表妹,你不是和蕭鈺麟好上了嗎,他肯定給你買了不少好東西,隨便給我一個,就能讓我渡過難關。”

“抱歉,讓你失望了,他沒給我買過貴重東西。”

“怎么可能。”

“不管你信不信,就是沒有。”

“你還真是冷血啊,我可是你的表哥。”

抬頭怒視著表哥,謝安娜質問道:“把我賣給那個變態的時候,你可想過我是你的表妹?”

表哥語塞,哼哼唧唧地說:“我……我當時也是身不由己,被人騙了。你看,知道你沒事,我第一時間就來看看你。”

“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說完,謝安娜轉身就走。

把謝安娜給賣了,表哥心里也很不安。

但她現在不是沒事了嘛,干嘛總揪著那件事不放?

哦,肯定是她不愿意借錢給自己,這個小氣鬼!

謝安娜是表哥最后的希望,現在她都撒手不管,這讓表哥非常生氣。

揪住了謝安娜的手臂,表哥表情陰狠,恐嚇道:“謝安娜,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好說好商量不行是吧,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你想干嘛?”

“哼,你不是要做演員嗎?如果我向記者給你曝點黑料,你覺得你還能在娛樂圈里混下去嗎?”

看著表哥那張丑惡的嘴臉,謝安娜覺得自己很悲哀。

曾經最親密的親人,現在反而要想方設法傷害自己,這個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強忍著眼圈中的眼淚,謝安娜故作堅強,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我這種十八線的小藝人,就算你想爆料,誰又想看呢?表哥,有時間算計我,倒不如想辦法賺錢去。”

甩開了表哥的手,謝安娜走得決絕。

“臭丫頭,還弄不了你了是吧!”

表哥狠狠啐了一口,轉身離開學校,同時,心里還在盤算著,如何能從謝安娜那里弄出點錢來。

好不容易找到一只肥鴨子,可不能讓她輕易跑嘍。

就在表哥想得專心的時候,身后有三個人跟上了他。

轉彎走到無人處,后面三人突然沖上前,用黑布袋子罩住了男人的頭,將他推搡著上了車。

“饒命啊,饒命啊,欠你們的錢我會想辦法補上的,絕不會拖欠!”

表哥也不問對方的身份,趴在地上就開始求饒。

用一塊干凈的布擦拭著匕首,蕭鈺麟對著匕首吹了口氣,漫不經心地問:“欠了那么多錢,你用什么辦法補啊?”

“我……我有個表妹,漂亮又性感,你們看看值多少錢。”

表哥不說這話還好,或許蕭鈺麟還能網開一面。

可一聽這話,蕭鈺麟的身上立刻泛出殺氣。

“真是死性不改!”一把摘掉表哥的面罩,蕭鈺麟語氣陰森,道,“你這種人渣,活在世上也沒什么用,不如死掉算了。”

“什么,有錢你們還不要?”

東子在旁哼了一聲,說:“我們不是放高利貸的。”

“那你們是誰?”

“謝安娜的朋友。”

表哥反應了瞬,然后突然站起身,咒罵道:“那個賤人讓你們來找我的麻煩?真是反了天了!以為攀上高枝,就對我各種嫌棄,她不就是個有錢人的玩物嗎!你們說,她是不是也伺候過你們,伺候舒服了,才心甘情愿替她賣命!?”

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下,蕭鈺麟緩緩抬眸,神色陰冷而嚇人。

表哥身子哆嗦了下,突然有種感覺,他好像惹了不該惹的人物。

舔了下干裂的嘴唇,表哥向后縮了縮。

可車內的空間就那么大,表哥就算想躲,也沒地方躲。

一把揪住了表哥的領子,蕭鈺麟勾著嘴角,笑容嗜血,說:“今天,老子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真的反了天。”

說著,蕭鈺麟拽住表哥的手,放在地面上,另一手握著匕首,就對著他的手砍了下去。

瞬間,車內響起殺豬般的叫聲。

東子揉了揉耳朵,暗想這家伙膽子跟老鼠似的,嗓門倒是不小。

看著地上滾落的一小根手指,表哥臉色煞白,差點昏厥。

“記住,如果以后還敢找安娜的麻煩,就不是切手指那么簡單了。”

說完,蕭鈺麟命令司機停車,然后像丟垃圾一樣,將表哥扔了出去。

哦,還有他的那根手指。

車廂內重回安靜,東子靠在車窗上,問:“對安娜做出那種事,只割了一根手指,還真是便宜了他。”

“不能做的太過分,免得安娜夾在中間為難。”

這話讓東子詫異的瞪圓了眼睛,說:“這可不像是你會說的話。咱們京城第一少,說話辦事從來都只顧自己爽快,什么時候顧忌過身邊的人?”

斜睨著東子,蕭鈺麟說:“我怎么感覺這話是在抱怨呢。”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