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一如既往的騷包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82

“你現在出來,在學校門口等我十分鐘。”蕭鈺麟用命令的口氣對謝安娜說道。

該死,謝安娜那死丫頭如果敢不過去,看自己怎么收拾她。

蕭鈺麟咒罵一聲,便開著一輛嶄新的蘭博基尼,絕塵而去。

……

謝安娜真是覺得自己有受虐傾向,蕭鈺麟讓自己來學校門口等著他,自己居然就這么乖乖的聽他的話出來了。

不行,自己得回去,不能讓蕭鈺麟覺得自己好欺負。

“呦?這不就是謝安娜嗎?咱們學校的頭條新聞,勾搭總裁?腳踏兩只船的風云人物!”

謝安娜抬頭,入眼的是穿著高檔的衣服,今年最流行的流蘇拼圖裙,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學校的校花蘇巧巧。

蘇巧巧身邊的女子見謝安娜沒有理自己而是看了看蘇巧巧以后有些生氣了,她這是在看不起自己嗎?

什么時候輪的到她謝安娜來看不起自己了,“我跟你說話呢,勾搭總裁的小賤人!”

謝安娜不想和她們糾纏,便沒有理,只是安靜的站在一邊,拿著手機把玩著。

“喂小賤人。”說話的女子見謝安娜不理她,覺得有些拉不下面子,便走上前,推了一把謝安娜。

謝安娜在軟弱,在笨,她也是會反抗的,“你干嘛,吳靜。”謝安娜被推的險些跌倒,怒瞪著。

吳靜叉腰,昂著頭,俯視著比她矮許多的謝安娜,驕傲的說著:“哼,我想干嘛就干嘛,怎么你有意見?勾引總裁的小賤人。”

“你才是勾引總裁的小賤人,天天跟在人家蘇巧巧的身邊,跟屁蟲!”謝安娜瞪著眼睛吵著潑婦罵街的吳靜說。

“你……”吳靜頓時就怒了,她知道在學校同學的眼睛里她就是蘇巧巧的跟屁蟲,這是她最討厭的。

吳靜伸手就要打謝安娜,就快要打到謝安娜時,手腕別人抓住,用力甩開。

“你沒事吧?”真是,謝安娜這個笨丫頭,真是不安生,自己剛剛來了就看到這個想潑婦一樣的女子,要伸手打謝安娜。

而謝安娜這個笨蛋真的就這么一動不動的,難道她要等著被眼前這個丑女人打嗎?

“我沒事。”謝安娜看到蕭鈺麟,頓時眼圈一紅,心中似乎是有無限的委屈,撲面而來。充斥著謝安娜的大腦。

謝安娜猛的抱住蕭鈺麟,委屈的巴巴的。

“蕭鈺麟,你怎么才來,怎么才來啊。”蕭鈺麟說好的十分鐘,你怎么才來,謝安娜心里委屈,難過。

抱著蕭鈺麟,發泄著她從昨天到現在的委屈……

“沒事,沒事,別怕。”蕭鈺麟被謝安娜突如其來的擁抱弄的有些不欣喜。

沒錯,蕭鈺麟在謝安娜第一反應是抱住他時,內心是欣喜的,開心的。

“別怕,我在。”蕭鈺麟瞇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三人,用和謝安娜說話時完全不同口氣吐出三個字,“給我滾!”

吳靜被蕭鈺麟的眼神嚇到了,結巴這說:“哼,別以為有人護著你,就可以肆意妄為。”

“不好意思,我朋友可能是有些激動,看到自己最愛的男子被別人搶走多少是有些失去理智的。”從一開始就沒有說話的蘇巧巧微笑著說道。

一切,都那么的落落大方,純潔的像個高傲的公主一般,從頭到尾一直掛著微笑,在蕭鈺麟來之前從未開口,只是一直看著吳靜的無理取鬧。

說出的話,完全是一個大家閨秀應該說出的話,蕭鈺麟皺眉,看著蘇巧巧,再看看自己懷中的謝安娜。

“滾。”

蕭鈺麟本來欣喜的心情,被蘇巧巧的一句話,打敗了,心情一落千丈。

蕭鈺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好像最近只要是謝安娜的事情,他總會有意無意的聽著看著。

就像剛剛站在這里替朋友道歉的蘇巧巧,無意間說的一句話,她說,她朋友最心愛的男人被人搶走了,是謝安娜搶走的嗎?

如果不是那剛剛那個想潑婦一樣的女生為什么要針對謝安娜,還說謝安娜是勾引總裁的小賤人。

蕭鈺麟被蘇巧巧這么一句隨意的道歉,引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

謝安娜揉了揉頭,抬頭問蕭鈺麟:“不好意思,我……”

謝安娜結巴著,臉上有些微紅,“我……我好像把鼻子蹭到你衣服上了……”

手指對著手指,一臉糾結不好意思的模樣。

蕭鈺麟額頭一黑,蕭鈺麟真是被這小丫頭氣壞了,剛剛的不悅也被謝安娜的這一句話煙消云散。

是啊,他差點忘記了。謝安娜這個笨丫頭,怎么會和別人搶男朋友?想想,謝安娜這個又傻又笨的人是不會的。

而且……那場面蕭鈺麟不敢想。

“走,給我買衣服去。”蕭鈺麟嘴角噙著笑意,揉了揉謝安娜的頭頂。看著頭微低的謝安娜說道。

額,蕭鈺麟的衣服,一定很貴吧,謝安娜看了看蕭鈺麟的衣服,好看的眉頭皺起。

“走啊,還愣著干嘛?”已經走在車旁的蕭鈺麟說道。

“哦,好。”謝安娜看著蕭鈺麟嶄新的新車,真心覺得蕭鈺麟是個敗家的公子哥。

“你怎么又換新車了?”謝安娜在副駕駛上好奇的問著蕭鈺麟。

哼?怎么又換?還不是因為你謝安娜。“我想換就換,小爺有的是錢。”可是蕭鈺麟這么驕傲的一個人,是不會把昨天晚上自己瘋了似的找她的事情說出來的。

“切!”有錢就有錢唄,嘚瑟啥。

不過,這新車還真是好看,不過有一點就是這車一如既往的騷包,惹人注目。

……

“哇,我……我……從來沒有來過這里啊”謝安娜跟著蕭鈺麟來到城市最繁華的地帶,最奢侈的商城。

謝安娜還記得曾經有個同學在這里打過工,回去跟她們吹噓說這里的咖啡都是最好的咖啡,而且都是免費的不要錢,因為在這里消費的人都是這座城市最有錢的人。

隨便買一件衣服,就夠她們這些學生吃一年的。

現在第一次來了這里,謝安娜第一反應就是大……好大……然后就是有些晃眼,到處都是燈光,金晃晃的。

“跟著我別亂跑。”謝安娜這死丫頭,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蕭鈺麟不僅沒有覺得丟臉,反而覺得挺可愛的?蕭鈺麟真的是覺得自己瘋了。

“好嘞。”謝安娜四處打量著,這個同學和她吹噓了好久的地方。

蕭鈺麟走在前面,面帶著笑,謝安娜還是自己的開心果。

男裝區。

在店門口的導購小姐老早就看到蕭鈺麟,微笑著看著蕭鈺麟。

謝安娜就覺得這些導購小姐看蕭鈺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人民幣一樣。

放著光,赤裸裸的,沒有任何掩飾。

蕭鈺麟挑了一件襯衫,還未開口就被一旁眼尖的導購員,殷勤的接了話題,“先生,這是最新款的襯衫,請問需要幫您包起來嗎?”

標準的微笑,標準的服務,讓謝安娜挑不出一絲缺點,可謝安娜就算覺得那個導購員小姐笑的非常丑,而且人也丑。

就是不喜歡她用那么赤裸裸的眼神看著蕭鈺麟。

“不包。”謝安娜鬼使神差的走過去一把拿過蕭鈺麟手中的衣服,瞪著眼放回了回去。

額……導購員愣了,這個穿著土里土氣的,渾身上下沒有一件過百的丑女人是誰?

蕭鈺麟笑,“不好看嗎?”

“不好看,丑死了……我們走,去那邊看看。”說著就拉著蕭鈺麟的胳膊直接離開了那個導購員的區域。

謝安娜板著臉,蕭鈺麟不知道謝安娜是怎么了,“怎么了?”笑著揉了揉謝安娜的頭頂。

“沒事,就是覺得自己把你的衣服弄臟了,總該是自己給你挑一件吧。”謝安娜語氣有些別扭的說道。

“好啊,那我等著你買一件衣服給我。”蕭鈺麟笑哈哈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剛有看到那邊有個特別好看的衣服,過去看看。”謝安娜看著右邊的店里說著。

謝安娜帶著蕭鈺麟去了以后,興高采烈的跑過去,拿起衣服看了看,一看……

我靠?這……這一件衣服……是在搶錢嗎?這比搶錢還恐怖……

一件衣服就要一萬多……真是……

謝安娜看著這筆天文數字,一動不動不知道該怎么辦。

剛剛還說要自己買一件衣服給蕭鈺麟,現在就被這天價的衣服直接嚇到。

轉過頭看了蕭鈺麟,笑著的俊臉,謝安娜就覺得有些打臉……,感覺自己被自己打了一巴掌一樣。

“內個……內個什么,這里的衣服怎么都這么丑?不好看。”謝安娜朝著蕭鈺麟別扭的說著,說完揮了揮手,拉著蕭鈺麟就走了。

導購員小姐在一旁愣住,剛剛那個穿著地攤貨的小姐說啥?說這里的衣服不好看?

拜托,放眼出去,整個地方,這里的衣服款式都是最新的,最好的布料,她居然說這里的衣服不好。

“剛剛那個和蕭少一起的女孩是誰啊?”一名導購員好奇的問著離自己不遠處的一人說。

“她啊,不知道第一次見。”旁邊的導購員回答。

這個女孩以前從來沒有見過,而且看蕭少對她那么縱容,想來是對蕭少很重要吧。

……

蕭鈺麟從來不知道,還有這種地方,人來人往,人擠人,什么人都有,街邊小攤,賣煎餅的,烤紅薯的,水果的……幾乎要什么有什么。

完全可以和大型的超市媲美,但是……

唯一的缺點就是……看著怎么那么的不衛生呢?

蕭鈺麟皺著眉,看著這些食物,真不衛生,嫌棄的看著各種人從他身邊走過。

“喂,你干嘛去?”蕭鈺麟看著身邊的謝安娜,“嗯?我去買個煎餅吃啊,你要不要吃?”蕭鈺麟看了看那個賣煎餅的小車……真是慘不忍睹。

“不吃。”蕭鈺麟皺眉。

“那我吃。”謝安娜走到攤前和老板要了一個煎餅。“老板,兩個雞蛋,一根腸,要多點辣椒,蔥花香菜我都要。”

“好嘞。”

蕭鈺麟真是皺著眉,一刻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呆下去了。

驕傲如他,什么時候來過這種地方了?雜亂,喧嘩,讓他看著心里特別的煩躁。

可是謝安娜喜歡這里,似乎是這里的常客,對這里很了解,蕭鈺麟不知道,謝安娜現在拿在手里,吃的美滋滋的,那個袋子里裝的東西,他從來沒有見過。

“咱們來這里干嘛啊?”蕭鈺麟皺著眉問吃的一嘴油的謝安娜。

“買衣服啊。”謝安娜睜著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說道。

“這地方?有賣衣服的?能穿嗎?”蕭鈺麟皺眉,疑惑的問道。

謝安娜發現蕭鈺麟自從來了集貿市場就一直在皺著眉頭。

“嗯嗯,有啊。走,我帶你去。”謝安娜說完便扭頭直接走了。

謝安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來,笑著說:“跟緊我,別走丟了,這地方很大的。”

確實,這里非常大,如果只是來了幾次的人來這里,肯定是找不到路的,容易迷路,所以謝安娜才這么說道。

她確實是怕蕭鈺麟這個公子哥在這里給走丟了。

蕭鈺麟聽到謝安娜說這句話的時候,愣了,從來只有他這么和別人說,從來沒有人這么和他說過,但是這種感覺,似乎很不錯。

蕭鈺麟一直皺著的眉頭,終于放開,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快點。”謝安娜催促道。

集貿市場一層大都是賣書包的,二層才是賣衣服的地方。

“到了,就是這里,你去挑一件你喜歡的衣服,我買給你。”謝安娜昂首挺胸,驕傲的看著蕭鈺麟。

蕭鈺麟好像很受用,美滋滋的進了一家店鋪,開始認真的挑起了衣服。

從來都是蕭鈺麟這么和別人說,從來沒有哪個人這么和他說過。

想起以前跟過他的女人,從來都是他和那些女人說,隨便挑,現在卻是換了一下。

自己身后的這個吃的滿嘴是油的女生對自己說:“你隨便挑,挑好了和我說,我買給你。”

這種感覺,似乎還不錯,這個有些笨的女孩,總是帶給自己一些意料之外的驚喜。

“咦?我覺得這個不錯啊。”謝安娜拿著一件藍色的襯衫,詢問著蕭鈺麟。

蕭鈺麟看著謝安娜手中的襯衫……良久:“確實……很獨特。”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