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不可描述的事情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08

“喂,你笑什么?”謝安娜本就被蕭鈺麟盯得有些不自在,現在蕭鈺麟卻又放聲大笑,謝安娜自然而然的就把蕭鈺麟的笑當成了嘲笑。

可是謝安娜忘了,蕭鈺麟現在的笑,是真的發自內心的笑,并無半點嘲笑的意思。

蕭鈺麟噙著笑,嘴角扯了扯,“不去沖一下嗎?”并沒有回答謝安娜的問題,而是問謝安娜要不要去洗洗。

謝安娜聽著蕭鈺麟的話,想到昨晚的不可描述的事情,耳根紅了紅,謝安娜瞪著好看的大眼,看著蕭鈺麟,心想你的的言外之意其實就是昨天剛完了事,你今天不進去洗洗嗎?怪臟的。

“我……我……”謝安娜本只有耳根處的紅暈,逐漸蔓延到了整個臉龐。原本想反駁蕭鈺麟的話一句沒有說出來。

看著謝安娜紅紅的臉蛋,蕭鈺麟邪魅一笑,感覺謝安娜這小妮子真是越來越好玩了。

蕭鈺麟心中不知怎么看著謝安娜害羞的樣子就忍不住的想要去逗逗她。

也許蕭鈺麟也沒有發現自己此時臉上洋溢著的笑容,與因為謝安娜而越來越愉悅的心情。

“你你你……你什么你?結巴了嗎?還是說是覺得本少長得太帥,被本少的俊顏所征服了?”

蕭鈺麟扯著嘴角,眼神中閃過一絲揶揄,等待著那個顯得笨笨的謝安娜的反應。

“你……你才結巴了。”謝安娜瞪著眼睛,腮幫子氣鼓鼓的,有些好氣的看向蕭鈺麟。

“還有,你真自戀。我才不會被你那張皮囊迷惑。”謝安娜說完,看了看蕭鈺麟的俊顏,確實,長得非常完美,讓常人看了都會非常羨慕。

“那就是說本少的皮囊還是很誘人的,是嗎?”蕭鈺麟站起,從床邊一步一步的走到墻角處,好看的眸子定定的看著謝安娜。

蕭鈺麟一步一步逼近,謝安娜的臉又不自覺的紅了起來,“沒,沒有。”

“哦?真的沒有?那你緊張什么?”蕭鈺麟低頭,朝著謝安娜的方向慢慢移動,謝安娜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那張蕭鈺麟的俊顏。

謝安娜下意識的向后靠去,發現后面只剩一面墻,無處可躲。只能努力的把頭偏向一處。

蕭鈺麟并沒有因為謝安娜的躲避而不在靠近反而是繼續向前靠近,直至兩人之間只剩下一根針的距離。

謝安娜微紅的臉此時已經宛如是一個蘋果般。

謝安娜以為蕭鈺麟會強吻她,她都已經做好了反抗蕭鈺麟的心理,可是誰想蕭鈺麟突然嗤笑出聲,“還不快去浴室沖洗一下?難道還要我親自抱著你進群嗎?”

好看的眸子中閃爍著光芒,謝安娜看不懂,蕭鈺麟更是不知道自己此時眼中的光芒代表何意義。

“我,你……你先起開。”謝安娜紅著小臉,有些不自在的開口。

蕭鈺麟聞言笑了笑,看著謝安娜,隨后挪開了抵在墻上的雙手,轉身快步走向柔軟的大床上。

撲通一聲撲倒在床上,滿眼笑意,看著還未有動作的謝安娜,蹙了蹙眉,“真要我抱你進去洗嗎?”

謝安娜只是有些害怕,害怕蕭鈺麟會對自己做什么過分的事情,可是看現在這樣,蕭鈺麟應該是不會對自己什么的吧?

心中抱著僥幸的心理,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謝安娜,不要害怕,大膽一些。

“喂,在哪里等著我和你一起洗鴛鴦浴嗎?”這丫頭怎么畏畏縮縮的,搞得好像自己會把她怎么樣一樣。

“啊,不是不是,我這就去。”謝安娜聽到蕭鈺麟這么說,趕忙一溜煙的跑去了浴室。

立馬關起門來,反鎖,做完這些,謝安娜才微微嘆了口氣,靠在門上沉思起來。

“我只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蕭鈺麟的聲音再度傳來,嚇得謝安娜趕緊把自己剛穿上額的衣服悉數脫掉。

“好了嗎?”真是,怎么洗這么久?這謝安娜這個本丫頭會不會暈倒在里面了?蕭鈺麟心中想了很多,本想著再過兩分鐘如果謝安娜在沒有出來,他就直接進去的時候,謝安娜終于走了出來。

看見謝安娜出來了,蕭鈺麟心中微微松了口氣,還好這丫頭沒有暈倒在浴室,不然自己就得進去救她了。

“喂,我說十分鐘,你怎么現在才出來?”即使是謝安娜已經平安出來,可是蕭鈺麟的心中卻還是有些別扭,害自己白白擔心了一番,這丫頭到底干嘛了這么慢。

什么啊,他以為女孩子洗澡和男孩子一樣快嗎?女孩子總是很慢的好嗎,而且……而且昨晚還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洗起來會慢不是正常的嗎?

“我已經很快啦,真的。”謝安娜睜著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看著蕭鈺麟,小聲的為自己解釋著。

剛洗完澡的謝安娜,頭發還是濕漉漉的,頭頂的水珠沿著發絲到發尖,慢慢的滴落在潔白的地板上。

蕭鈺麟突然眼睛一瞇,對著謝安娜說:“去浴室里的抽屜里拿出吹風機來。”

“快點!”口氣不用質疑,近似乎命令的口氣對著謝安娜說。

謝安娜覺得現在蕭鈺麟簡直過分,居然這么命令自己。心里被蕭鈺麟吼的有些難受,就是不知道怎么了,反正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

“愣著干什么?是不是趕緊去?”蕭鈺麟見謝安娜呆愣在原地,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想到剛剛自己說的話,謝安娜可能沒有聽見蕭鈺麟就有些懊惱。

謝安娜心中覺得難過,慢慢吞吞道“不去。要用為什么不自己去拿?”

急忙催促道:“快去,是不是想我把你就地正法?嗯?”蕭鈺麟眼神瞇起,故意裝成很生氣的樣子看著謝安娜。

謝安娜嘟著嘴,眼睛瞪著大大的,本想在說什么,可是又一想到蕭鈺麟說的話,就又去浴室里去拿吹風機給蕭鈺麟。

謝安娜快速的去了浴室,找到唯一的抽屜從里面拿出了吹風機,邊走邊碎碎念的遞給了蕭鈺麟。

蕭鈺麟看著謝安娜一路碎碎念的走過來,心中憋著笑,忍住讓自己不笑出來。這丫頭真是太可愛了,一邊走一邊碎碎念的說著話。

可是又不得不把吹風機拿給自己的別扭樣子,真是可愛。

蕭鈺麟心里樂了。“過來,坐在這里。”指著床邊讓謝安娜坐過來,謝安娜不愿意,可是在看到蕭鈺麟那一臉嚴肅隨時可能會做出奇怪舉動的樣子,心里就害怕。

最后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坐在蕭鈺麟的旁邊。

謝安娜心里奇怪,讓自己過來干嘛啊?真是,會不會是又要對自己做什么事情?不會因為昨天的事情而自己做什么吧?

謝安娜心中越想越害怕,但是她又不敢動彈,因為蕭鈺麟就在她的背后。

蕭鈺麟把吹風機的連上電,拿起吹風機直直對著謝安娜的頭頂。

謝安娜感覺到蕭鈺麟給自己吹頭發,身體一僵,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柔軟的地方被蕭鈺麟現在的舉動輕輕的撓了下,癢癢的。

原來,他讓自己拿吹風機不是他自己用而是要給自己吹頭發。

可是,他為什么要給自己吹頭發?為什么?

“為什么?”謝安娜不自覺的說出了聲。

蕭鈺麟原本拿著吹風機的手頓了頓,是啊,為什么?

剛開始只是純粹的覺得謝安娜的頭發濕漉漉的,對身體不好,如果一會出去被風吹到,很有可能會頭疼。

所以想也沒有想,就直接讓謝安娜去把吹風機拿出來,然后自己也就自然而然的幫她吹著頭發。

可是現在謝安娜問自己做為什么?是啊,為什么?難道……

不會,自己怎么可能會動情,怎么可能會喜歡上這個臭丫頭,這個乳臭未干的笨丫頭?不可能!

一定是昨天的事情讓他有些難過,而恰巧謝安娜也正好分手,自己也正是遭遇失戀,所以可能只是同情吧。

“為什么……只是覺得你這樣出去太丑了。我不忍直視。”蕭鈺麟看著謝安娜的頭頂一臉嫌棄的說道。

“哦。”謝安娜也覺得是,看來自己是多心了,蕭鈺麟怎么可能會關心自己呢?

“好了,頭發干了,趕緊去收拾下,丑死了。”蕭鈺麟丟掉手中的吹風機對著謝安娜說著。

謝安娜點點頭,起身走到浴室,照了照鏡子,確實,自己現在的樣子怪丑的。

想到徐薇昨天艷麗的樣子再看看現在自己這個丑樣子,心想,蕭鈺麟一定是喜歡徐薇那樣的人吧。

像自己這樣的女人,應該,沒有人會喜歡的,所以才會被那個渣男騙了。

謝安娜越想越自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只想要立馬離開這個地方,立馬離開蕭鈺麟。希望以后不再見面沒有交集。

但是這一切,都是已經注定了的,她和蕭鈺麟注定會有糾纏。

謝安娜隨意收拾了下頭發,便出了浴室對著蕭鈺麟說“我好了,那個……我想要先回去了。”

蕭鈺麟蹙了蹙眉,語氣不悅的問道,“現在回去干嘛?”她這么緊張干嘛?好像我會對她做什么一樣?用得著這樣急著逃走嗎?真是的!

謝安娜小心翼翼的說,“我要回去學校了,你,你就不用送我了,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的。”

“不行。”蕭鈺麟覺得謝安娜就是討厭自己,所以才會急切的想要逃走,遠離自己。

一想到這里,蕭鈺麟心里就生出一團火焰,這股無名火來的莫名其妙,沒有緣由。

“為什么?”謝安娜看著蕭鈺麟那張逐漸變黑的臉,小心翼翼的問著。

蕭鈺麟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轉,“好啊,你想回去也可以。那你走吧。”說完,還真的是直接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不在看謝安娜。

謝安娜聽到蕭鈺麟的話,心里說不上是什么感覺,似乎還有些難過。好像心中有個聲音在抱怨著,為什么蕭鈺麟不繼續挽留我?

算了,反正……反正我以后也不會和他再有什么交集了,所以現在這樣也是好的。

謝安娜沒有什么東西,只是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就匆匆的出了房間,下了樓。

謝安娜下了樓才發現這里是個別墅區,似乎,沒有出租車可以坐。

可惡,蕭鈺麟一定是知道這里打不到出租車所以才輕易讓自己走的。謝安娜氣的原地跺了跺腳。

蕭鈺麟在謝安娜身后看著謝安娜的表現,心中笑到,這丫頭,真是可愛。

蕭鈺麟自顧自的走了過去,看著謝安娜,笑道“呦,怎么還沒走?”

“剛剛好像有人急著要走來著,哦,對了,這里打不到車。等很久了吧?”蕭鈺麟欠扁的說道。

謝安娜看著蕭鈺麟欠扁的樣子,怒瞪著眼睛看向蕭鈺麟,氣鼓鼓的腮幫子,可愛至極。

“哼,你管我?反正你又不會載我。”謝安娜看著一旁笑的蕭鈺麟,簡直氣壞了,先是讓自己走,然后自己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車,現在卻是又來這里和自己嘚瑟。

蕭鈺麟眉峰一挑,“說不定我大發善心,帶你一路了。”看著謝安娜瞪著眼睛的樣子,蕭鈺麟心里就樂。

好像逗謝安娜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一樣。看謝安娜吃癟,他就非常開心。“走吧,本少爺開恩,帶你一路吧。”

謝安娜雖然真的很不想在坐蕭鈺麟的車,但是現在除了坐他的車,她也沒有其他的選擇,謝安娜咬唇想了想,最后還是點點頭跟著蕭鈺麟走了。

還是那輛黃色法拉利,還是那么的惹人眼球,那么騷包。

謝安娜坐在車上,手指絞著衣服,心中思緒萬千,她不想在和蕭鈺麟有什么糾葛。

可是現在卻是坐在蕭鈺麟的車上,還是他送自己回學校。上車以后兩人誰都沒有在說話,甚至都沒有問謝安娜去哪里。

蕭鈺麟沒有問,因為就算謝安娜不說,他也知道,她只能回學校。

謝安娜覺得非常尷尬,以后不想再和蕭鈺麟有什么糾葛,她不用蕭鈺麟為自己負責,本就是因為醉酒之后的意外,所以兩人都沒有錯的。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