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蘇醒,他的照顧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34

害得他都不得不相信天意了……

“真的,我從來不騙人,我們店長看你的眼神,分明是喜歡上你了!”服務員見南宮昭不可置信的眼神,有些急了,一直在向他解釋。

南宮昭腦子里迷迷糊糊的,服務員一直在他耳朵邊嘰嘰喳喳,他也聽不清她到底在講什么。

只是腦海中一直在回蕩著一個聲音,初雪喜歡他,初雪原來喜歡他!

他想起初雪出車禍那天,她的確是跟自己表白了,可是他沒有想過在那么久遠之前初雪就已經喜歡上了他!

他們互相相愛,為什么要分開?這讓剛準備放棄的他,越來越不甘心,就像一團小小的火苗,逐漸燃燒成熊熊大火。

……

葉景琰在葉初雪的病房里守了一會,見慕薇薇和葉少辰一直不肯離開,也就不再逗留,直接去了段依瑤的病房。

進去的時候,天已經很晚了,段依瑤一個人坐在床沿上,望著墻壁發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葉景琰走路的聲音故意放重,走到一半果然引起段依瑤的注意,她茫然的回頭,見是葉景琰,瞳仁才慢慢開始聚焦。

“初雪怎么樣了?”段依瑤記起葉景琰離開是因為葉初雪出了車禍,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她知道葉少辰和慕薇薇是不會讓他過去的。

葉景琰嘆了一口氣,“說是脫離生命危險了,但是一直高燒不退……”

說不擔憂是假的,但是他也不是醫生,只能干著急。

段依瑤聽他這么說,心也懸了起來,“那你怎么過來了?不在那里守著,萬一……”

段依瑤不敢再講下去,為什么最近總是發生這些事?一波接著一波,讓人猝不及防!

葉景琰搖了搖頭,“爸媽在那守著,人太多了反而不好,我過來看看你。”

段依瑤一愣,“我已經沒事了……”

她肚子上的傷忍忍也就沒那么疼了,耳朵雖然偶爾會聽不清聲音,但是已經沒什么大礙,能正常跟人溝通。

葉景琰點了點頭,走過去抱住段依瑤,她身上傳來溫暖的溫度讓葉景琰安心。

“別動!”感受到懷里女人的掙扎,葉景琰出聲制止道,“讓我抱一會……”

段依瑤在聽見他開口的時候就已經不敢動彈,僵著身子任由他抱著。

他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展現過這么脆弱的自己,段依瑤的心如同被刀片劃了一道,然后一滴一滴的淌著血。

不久前他的孩子沒了,緊接著他的老婆也面臨著傷殘,現在他的妹妹又出了車禍,生死未卜……

……

經過了三天漫長的煎熬,慕薇薇終于堅持不下去,幾夜不睡覺,加上沒胃口吃東西,她站起來的一剎那,眼前一黑,暈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葉少辰端著洗漱用的水進來,見她倒在地上,連忙扔掉自己手里的東西,抱起慕薇薇。

“醫生,醫生!”

葉少辰抱著慕薇薇在走廊上大叫,不一會就有人聽到,打開辦公室的門。

“怎么了?”

葉少辰連忙看了一眼懷里的慕薇薇,“你看看她怎么了?”

人都到中年了,還這么膩歪,醫生對這種事已經見怪不怪,用下巴示意,“把她抱到那間病房。”

葉少辰猶疑了一下,最后走了進去,將慕薇薇平放在病床上,等著醫生拿著醫藥箱進門。

他在慕薇薇周圍觀察了好一會,最后抽了一小瓶的血,“十分鐘后,檢查結果就出來了,你先等等。”

可是葉初雪那里怎么能等?病房里沒有一個人,如果這期間她醒過來了怎么辦?

慕薇薇也是昏迷的,這讓他更加走不開!葉少辰終于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就跟媽媽和老婆同時掉進水里,你選擇救誰一樣。

最終他選擇了慕薇薇,而后又給葉景琰打了一個電話,但是聽到的卻是已關機。

放下手機,葉少辰有些心神不寧,但是轉念又一想,不就是十幾二十來分鐘,應該不會發生什么事吧……

這樣想著他也就心安理得的等著醫生將檢查報告拿過來。

……

南宮昭一杯藍山咖啡還沒有喝完,就放下幾張紅色鈔票,匆匆跑到醫院,依著記憶里的路線,找到了葉初雪所在的病房。

他忐忑的推開門,做好了被慕薇薇和葉少辰冷眼相對的準備,但是眼睛在病房里掃了一圈,竟然沒有見到他們兩人的影子。

他心里驚奇,但還是松了一口氣,他不想在這種時候跟別人爭吵,讓初雪都不能好好休息。

走近,葉初雪安靜的閉著眼睛,眼睫毛在空中被風吹動,他伸手把她額前的碎發撩在耳后。

南宮昭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她,這是第一次,他們兩人在同一個空間,沒有吵吵鬧鬧,安靜平和的呼吸著同一塊空氣。

想到過去,葉初雪總是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指著他的鼻子說話,每次他都是又氣又無可奈何。

當時,他恨不得找個東西給她的嘴巴堵住,可是現在聽不見她的聲音,他卻更加難過。

這就是犯賤吧!南宮昭心想。

自己先前有的不好好珍惜,現在又這么的渴望,哪怕她起來打他一頓也好,可是這也是奢望……

他揉了揉額頭,苦笑,這樣守著她,心中的苦澀更甚。

“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南宮昭伸手在葉初雪的鼻子上輕輕刮了一下,“不早點告訴我你喜歡我,我怎么會猶豫這么久,害得和你錯過了這么多的時間。”

說完,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可笑,跟一個昏迷的人說這些,她又怎么可能會回應自己?

他垂下手,努力不讓自己去看她,低著頭定定地發呆,只要感受到身邊有她,心里就安心了許多。

看了看時間,猜想慕薇薇他們應該會回來了,他控制住自己跳的沒有規律的心跳,低頭在葉初雪的額頭親了一下。

嘴唇碰到她額頭,他就舍不得再離開,鼻尖都是她特有的香味,不刺鼻,也不濃烈,只是一股淡淡的味道,卻奇跡般地讓人瞬間平復了躁動的心。

南宮昭停了好久,直到感覺身下的人微微有了動作,他連忙彈了起來,再低頭,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自己。

“那個……”南宮昭尷尬的撓了撓后腦勺,不知道該怎么解釋自己剛才的行為。

“少廢話!”葉初雪咬牙,輕輕拽了一下南宮昭的手臂,他起的太快,本就沒站穩,被這么一拉,整個人都倒在了葉初雪身上。

“嘶!”

她的傷口也正好被南宮昭按住,“你謀殺啊!”

南宮昭連忙用手在她周圍撐起一個安全范圍,低頭看見葉初雪的眼神,有些不自然的開口,“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廢話!”葉初雪被他的樣子逗笑,雙手摟住南宮昭的脖子,微微一用力,兩人的嘴唇輕而易舉就貼在了一起。

南宮昭怕再次碰到她傷口,只好用力撐著,但是嘴唇上溫潤的觸感讓他震驚。

他瞪大了眼睛,忘記了下一步的動作。

相對于他,葉初雪就自然了很多,主動的攻城略池,直接伸進他的嘴里,迫使他和自己糾纏在一起。

南宮昭被她大膽的動作驚到了,但是也只有一剎那,畢竟是過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很快就掌握了主動權。

兩人纏綿糾纏,渾然忘我,葉初雪剛醒就經歷了一場缺氧的運動,險些再次暈倒過去。

南宮昭見狀,立刻離開葉初雪的唇,擔憂的看著葉初雪,“你還好嗎?初雪。”

葉初雪得到自由,大口大口呼吸,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想憋死我啊?”

“不是……”

“行了,敢偷親我還以為你膽子有多大呢!原來也是個膽小鬼!”

南宮昭額頭黑線,這哪里看出他膽小了?他只是怕她太難受了,沒想到這小妮子理解成自己怕了。

他勾唇一笑,“是不是膽小鬼,你現在下結論還有點早了!”

葉初雪也不敢示弱,冷哼,“是嗎?”

話音剛落,葉初雪還沒反應過來,嘴唇就就被人堵住。

“唔唔唔……”

她試圖掙扎了幾下,南宮昭輕柔的將她的雙手控制住,而后纏綿悱惻了好一會。

門突然被從外面推開,嚇得兩人雙雙分開,南宮昭轉頭,頭被一陣發麻,門口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葉少辰和剛剛蘇醒的慕薇薇。

他們兩個人還處在震驚之中,誰都沒有先開口,南宮昭張了張嘴,以后也不知道說什么,索性閉上了嘴巴。

“那個……爸,媽。”葉初雪最先開了口,聲音輕弱和無力,她昏迷了好幾天,本來是虛弱的時候,誰知道遇見南宮昭占她便宜,才勉強打起精神跟他逗趣。

現在受了這么大的驚嚇,又有些疲勞,躺在床上有些無力。

慕薇薇聽出了她的虛弱,跨出好幾步,跑到了葉初雪的床頭,她的臉色蒼白,額頭也有幾滴汗水。

慕薇薇擔憂的摸了摸她的額頭,已經不那么燙了,“為什么皺眉?是哪里痛嗎?”

“嗯,全身都痛!”葉初雪抓住這個機會,連忙轉移話題。

可葉少辰不是那么好敷衍的,他始終站在門口,冷眼的看著南宮昭,葉初雪見到這種樣子,想了會,撒嬌道,“我好難受啊,想喝水……”

慕薇薇立刻就不忍心了,吩咐葉少辰,“你去給她打點水吧,這里面的水都不熱了。”

葉少辰點了點頭,走到門口又看了一眼南宮昭,仍舊有些不放心,張了張嘴,轉身離開。

屋子里只剩下慕薇薇,葉初雪和南宮昭,慕薇薇放開葉初雪的手,一本正經的說,“別裝了,我還能看不出來。”

痛肯定是有的,只是不可能變化的那么快,剛才兩人還如膠似漆的糾纏在一起,他們一進門,葉初雪就快不行了,是她太天真?還是覺得他們像傻子?

“媽~”葉初雪蠕囁了一聲,“還是媽最聰明了!”

“別貧嘴,你爸也早就看出來了,只是不想揭穿你而已,還真以為自己能瞞天過海?”

“那你們為什么都不說?”葉初雪挫敗,害得她以為自己的演技爐火純青,完全可以拿奧斯卡了!

原來這都是她自己一廂情愿的以為而已!

慕薇薇無所謂的聳肩,“你要演就演唄,戳穿了多沒意思?”

葉初雪哼了一聲,他們兩個人都是腹黑的類型,自己還是沒有到能跟他們斗的程度。

“倒是你……”慕薇薇突然將目光轉向了南宮昭,上下打量了一會。

“誘拐我女兒,還這么一幅肆無忌憚的樣子,不覺得心虛嗎?”

“媽!”葉初雪羞惱,什么叫誘拐,她也不是很傻好吧?

而且他們來的根本不是時候,第一次明明是她主動勾引他的,要是他們看見了自己英勇的身姿,肯定不會這么說了!

慕薇薇頭都沒有轉,“你別搗亂,后面再找你好好算賬!”

南宮昭其實是有些意外的,比起前幾次的偏激,這一次可以說是心平氣和的在跟他談話,就好像在問今天天氣怎么樣。

比起前幾次,這次,他明明占了葉初雪的便宜,為什么偏偏這次的態度好了起來呢?難道是在考驗他?

想到這,南宮昭也不敢怠慢,恭謹的回慕薇薇,“阿姨,我會好好對初雪的,這次占了她的便宜,我一定會對她負責,不讓她吃苦!”

慕薇薇面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只是繼續問道,“我還沒答應,你怎么就肯定我會把初雪交給你?”

這句話說的非常強勢,連床上的葉初雪都躺不住了,掙扎著想要起來,被慕薇薇一把按住,“你乖乖躺著,別給我搗亂!”

“不是,媽,怎么聽你們兩個的對話,是想把我按斤論兩的賣了啊!”

慕薇薇這次總算看了葉初雪一眼,“這次倒是聰明了一回,如果他出不起我心里的價位,你們兩個就算是沒戲了。”

“不是吧,我好歹是你的女兒,你……怎么忍心!”葉初雪躺在床上,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看得南宮昭忍不住笑了起來。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