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騙你也得受著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17

南宮昭失望的沉默了下來,葉初雪聽他這個聲音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初雪,你騙我!”南宮昭耳朵也非常尖,聽見葉初雪的笑聲,立刻反應過來。

葉初雪停下了笑聲,“是啊,我騙你怎么了?”

“誒……”南宮昭嘆了一口氣,他能怎么辦?只能受著了。

“說真的,初雪你今天晚上有空嗎?”

“你到底有什么事?”葉初雪抬頭,看到慕薇薇已經停下朝她的地方回望,不自覺的壓低了聲音。

“那個……”南宮昭有些猶豫,過了幾秒鐘,像是突然想到了,“晚上有一個宴會,挺好玩的,你要來嗎?”

“不去。”葉初雪想沒想就拒絕了,剛取消婚禮,她再出去招搖,肯定不好!

南宮昭的心像是被澆了一盆水,拔涼拔涼的,“為什么啊?”

“人太多了。”

“不不不,人一點也不多,就幾個熟人!”

怕葉初雪不信,他咬咬牙搬出最后的殺手锏,“真的,慕鈺麟兩兄弟也回來,你不信可以打電話問他們!”

“什么?宴會?慕鈺麟他倆也去?”葉初雪見慕薇薇朝自己走過來,立刻掛斷電話,肯定會很奇怪,索性提高聲音,讓她聽到。

南宮昭絲毫沒覺得有異常,連忙說,“對啊對啊!”

“行吧,我不去了,就這樣吧!”說完,也不等南宮昭回話,毫不猶豫就掛斷了電話。

這時候正好慕薇薇走到了葉初雪對面,聽到了她剛才說的話,問道,“是誰給你打的電話?”

葉初雪做出一幅無所謂的樣子,“沒有,一個玩的還可以的姐妹,說晚上有個宴會,我是不想去,不過慕鈺麟他們倒是很熱衷這種事情。”

“宴會?”慕薇薇想了想,好像沒有什么正式的宴會,“是你們年輕人自己舉辦的?”

“大概是吧。”葉初雪攤手,連她都不知道,當然是他們自己舉辦的。

“那是不是還有男的?”

慕薇薇突然兩眼冒光,看得葉初雪一身雞皮疙瘩,她在手臂手搓了搓,“有……有吧,怎么了?”

慕薇薇握住她的手腕,惋惜的問道,“那你怎么不去?”

“沒什么好玩的啊,去了有什么用?”

“你這孩子……”慕薇薇一幅孺子不可教也的樣子,又在她的額頭上戳了一下。

“你不去怎么知道不好玩?整天待在家里,怎么認識男人,還嫁不嫁了你?”

“媽……”葉初雪嬌嗔的叫道,她現在才多大啊,就想到這個了!

“我說的是實話!”

慕薇薇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對,轉頭看見葉少辰,問道,“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葉少辰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發,看都沒看葉初雪一眼。

“你……你們……”葉初雪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哼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卻被慕薇薇抓住了手,“等等,你今天一定要去!”

“啊啊啊啊,媽,我真的不想去!”

可是慕薇薇卻不聽她的辯解,剛才走出病房,她就強烈的覺得應該要給她找一個男朋友,否則她什么也不懂。

……

現在慕鈺麟發的地址會場,葉初雪滿臉黑線,送她過來的黑色勞斯萊斯很快就消失在她眼前,隱約還看見慕薇薇在朝她招手。

最后她還是被慕薇薇拖著去買了一身小禮服,還隆重的做了個頭發。

按照慕薇薇的話來說:她的女兒不能丟了面子,她代表的可不是她自己,而是整個葉家。

盡管葉初雪對這套說辭很不以為然,但還是拗不過她,跟在慕薇薇身后忙上忙下。

會場不是在平常的禮堂里面,而是面朝大海,有點像他們之前去度假的場景,但是比起之前的簡單裝飾,這個可以說是非常隆重了。

到處都是雪白的紗幔,是她最喜歡的樣子,不得不說主持裝飾的這個人,品味很不錯!

她進去的時候,里面才兩三個人,沒有找到慕鈺麟他們,她只好百無聊賴的坐在長桌邊上,喝著果汁。

她媽也真是,這么著急,現在好了,沒有一個認識的人,害得她尷尬的坐在這里。

葉初雪掏出手機,隨意的看著新聞,雖然都是關于她身邊人的八卦,但是無聊時,偶爾拿出來消遣一下,當個笑話看看也不錯。

翻了翻,其中一條就是關于葉景琰、段依瑤和段子瑩三角戀的。

上面寫到,段子瑩本來是葉景琰的原配,在她和葉景琰的婚禮上,被段依瑤截胡,后來不知不覺和葉景琰修成正果,準備結婚。

后來又因為段子瑩回歸,推遲了婚禮,最后還大膽預測了一下,說段依瑤和葉景琰也不會有后續了。

葉初雪看完,只是嗤笑一聲,退出去,然后轉眼就忘到腦后。

也不知過了多久,身邊漸漸多起了人,葉初雪看得脖子疼,抬頭活動了一下頸腕。

“初雪?”

身后一個驚喜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動作,她皺眉轉頭,南宮昭正對著她傻笑。

“你怎么來了?”南宮昭跑過去想要去握住她的手,但是伸到一半看到葉初雪的眼神,忍不住停了下來。

“怎么?我不能來?”南宮昭的問話讓葉初雪非常不爽,恨聲嗆了回去。

南宮昭知道她誤會了,連忙擺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我是太高興了,不小心說錯了話!”

“你當然能來,這就是為你開的!”

一個聲音又插了進來,這次葉初雪都不用抬頭,就猜出了說話的人,當然是慕鈺麟那個超級不會說話的男人。

但是她還是抬頭,想問個究竟,“什么是為我開的?你們想要找個機會聚一聚,也不要扯上我啊,我可是不想來的,要不是……”

“要不是什么?”慕鈺麟奇怪。

葉初雪搖頭,“沒什么,你倒是說說你剛才那句話什么意思。”

“這個嘛……”慕鈺麟看了眼向自己投來祈求目光的南宮昭,伸出手指,“不可說不可說!”

葉初雪狠狠瞪了他一眼,當他隨口說說,現在沒有理由了,才逃避著不說。

“誒,初雪,這里都沒什么人,我們去那邊吧!”南宮昭怕她繼續追問,連忙轉移了話題。

葉初雪朝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那邊的確是人多,俊男美女互相寒暄,一幅其樂融融的樣子。

她搖了搖頭,“你們去吧,我不去了。”

人太多的地方她其實是不喜歡的,雖然總是能在一眾人當中脫穎而出,但是卻沒有實實在在的享受那種感覺。

“別啊,初雪,你一個人在這里多無聊,我們可以一起去啊!”

南宮昭看了一眼慕鈺麒,對他使了一個眼色,后者立刻會意,連忙插話道,“初雪,那邊好吃的可比這邊多多了,你難道就甘心在這里吃這么簡單的食物?”

“我能像你嗎?”葉初雪鄙夷的給了慕鈺麒一個大白眼,“什么好吃的,我想吃還能吃不到?”

“那可不一定。”

慕鈺麒一幅胸有成竹的樣子,“城北有一家甜品店做的東西那叫一個好吃,每天光是排隊的人都有好幾條街,賣完就關門,多少錢都不頂用,這次要不是南宮昭早上四五點在那里排隊,怎么可能會有那幾塊甜品。”

“就算你這么說,那我來得這么晚,這么搶手的甜品放在那里,早就被人一掃而空了!”

葉初雪半信半疑的看著人頭涌動的地方,她之前是聽說話這家店,才開沒多久,人氣火爆的程度難以想象,她雖然也想過去買,但是奈何四五點正是她睡得正香的時候,所以每次都不了了之。

“沒有沒有,我放在那邊的車里,還沒拿出來呢,誰都不知道!”南宮昭聽到葉初雪失望的語氣,連忙插話說道。

慕鈺麒見他這么沒出息,忍不住對他一番擠眉弄眼,怎么會這么沒出息呢,人家詐他一下,就全盤托出了,那要他后面怎么幫他?

果然,葉初雪一聽,立刻興高采烈的笑了,“那你去給我拿過來,那邊人太多,我獨享可能會被人唾棄的。”

“啊?”南宮昭撓著頭,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被葉初雪套路了。

“快去啊!”葉初雪期待的對他使眼色,能吃到美味的食物是個女人都會很高興吧!

南宮昭慢慢轉頭看向慕鈺麒,見他一臉無奈的攤手,只好認栽,“那好吧,初雪,你在這里等我!”

葉初雪連連點頭,像是一個乖巧的小花貓。

“誒……”慕鈺麒嘆息,“有的人吶……明明知道那個男人的心思,還故意裝作懵懂的樣子,扮豬吃老虎。”

“喂,你說有的人是誰?”葉初雪昂頭,怒氣沖沖的看著慕鈺麒。

“誰問我,我就說的是誰咯。”

“你……”葉初雪指著他,氣得說不出話來,最后狠狠的哼了一聲。

蕭鈺麟本來離他們還有段距離,見到葉初雪氣不打一處來,整個人都想只隨時準備戰斗的公雞,連忙走過來打圓場。

“你們在這干什么,那邊的活動馬上就要開始了,快過去吧!”

“哼!”葉初雪也為自己找了一個臺階下,向慕鈺麒拋了一個白眼,然后親熱挽著蕭鈺麟,“表哥,我們走!”

“誒?”慕鈺麒見她故意氣自己,有點自討沒趣,他才是盡心盡力撮合她和南宮昭的人,怎么到頭來,卻變成罪人?

南宮昭拿著好幾個盒子跑過來,正對上要往那邊過去的葉初雪和蕭鈺麟,連忙在他們面前停了下來。

“初雪,你怎么……”

“怎么?我不能過來么?”還沒等南宮昭說完話,葉初雪已經猜到他要說什么,連忙截住他的話題反問道。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南宮昭急得抓耳撓腮,讓對面的葉初雪忍不住想笑。

“行了,給我看看有什么吃的吧?”

葉初雪轉移了話題,順勢就伸手去接他手上的紙盒子,剛才跟慕鈺麒斗嘴,一時間忘了堅定,便過來了,走到這里,她才反應過來,但是再回去又太沒面子,所以她只好先聲奪人,壓住南宮昭的問題。

拿到甜點后,她就忍不住想要找個地方去把它們都拆開,一個一個慢慢品嘗。

“這里人多,你該不會想要在這就把它們都吃了吧?”蕭鈺麟攔住了葉初雪的動作,連忙詢問道。

葉初雪茫然抬頭,“有什么不可以的嗎?”

“那邊有個酒店,你在大廳的椅子上去坐著吃吧。”

“為什么要去那里?”葉初雪總覺得今天所有人都怪怪的,像是要支開她來做某件壞事一樣。

“你看這么多人,還有大半都是女人,你好意思在這里吃嗎?”蕭鈺麟白了她一眼,“真是越長大越不帶腦子!”

葉初雪仔細想想,又好像沒有什么不對的,“那好吧,但是就我一個人過去?”

說完她看了一眼南宮昭,慕鈺麒和蕭鈺麟不陪她很正常,畢竟現在這么多女子,他們能給她找一個表嫂也無可厚非。可是南宮昭他可是看上去像是要追自己的人,怎么能放下她跟別的女孩子打情罵俏?

“啊!那個……”南宮昭見葉初雪將目光對準了自己,就想找個借口推脫,可是說到一半,又沒有想好。

“你真的不和我過去?”

雖然是反問,但是葉初雪已經有點生氣了,她能給他這么好個機會,但是他卻不珍惜,還要找理由拒絕!

南宮昭連忙擺手,他當然想同意,但是后面還有好多事,沒有他來組織是不行的!

這時候,慕鈺麒又跳了出來,拍了一下葉初雪的肩膀,“喲,還真拿到了啊!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你干嘛?”葉初雪像被惹怒的刺猬,立刻樹起了刺,將甜品護在身后。

“哎呀,那么小氣干嘛?走走走,我們一起去那邊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

說著,慕鈺麒就拉著葉初雪一起往遠處的酒店走去,走出幾步后,又回頭對南宮昭使了一個眼神。

“哎呀,你干嘛!”葉初雪氣憤的甩開他的手,她剛才還在生他的氣呢,可沒有跟他何解!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