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又被綁架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04

女兒是真的長大了,她的悲傷再也不是他來哄,代替他的事她身邊的那個男人,他會把一切事情都準備好,他再也不用擔心她過的不好。? ?

這本該是一件高興的事,可是他為什么覺得那么難受呢?就好像自己身上的一塊肉,割給了別人,他不僅不能悲傷,還要微笑以對。

段依瑤擦干濕潤的眼眶,對葉景琰笑了笑,她從小就很少表達各式各樣的情感,今天是情之所至,才忍不住自己的情緒。

“等一下。”三人快走到車邊,段依瑤突然叫停,段軍和葉景琰都疑惑的望著她。

段依瑤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你們上去吧,我得去一趟廁所。”

她這樣一說,兩人都明白過來,葉景琰離得近,囑咐了一句,“早點回來。”

段依瑤來到洗手間,里面空蕩蕩的,跟外面的喧嘩形成了鮮明的對此。

她覺得奇怪,這么多人怎么會沒有一個人來廁所,但是肚子的驅使讓她顧不上想那么多,匆匆就這樣跑了進去。

等到她解決完,還是沒有見到一個人,段依瑤來到洗手池邊上,突然覺得眼前有什么一晃而過。

她再定睛看時,卻沒有人影,段依瑤以為是自己這幾天太累,以至于出現了幻覺,甩了甩頭,打開水龍頭。

突然,她眼前一黑,感覺有一塊布捂住了自己的視線,段依瑤反應過來,動作迅的想要轉身,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竟然全身無力。

她聽到有人在指揮,想努力聽清她在說什么,可是最后整個人都陷入了黑暗。

葉景琰在車里等了幾十分鐘,始終沒有見到段依瑤的影子,他不由得皺眉。

“怎么了?”段軍當軍人的敏銳也讓他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我去看看吧。”葉景琰解開安全帶,下車邊打電話邊朝廁所的門口走過去。

電話無人接聽,他等在門外,看著進進出出的人,眉頭皺得更加緊了。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里面還有人嗎?”

被他拉住的阿姨怪異的看了他一眼,“沒人了。”

說著便搖了搖頭,“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機場的廁所人竟然會這么少。”

葉景琰卻在聽完她說的話后瞳孔一縮,放開她的手腕,毫不猶豫的一頭扎進廁所。

“喂,喂!”阿姨在葉景琰身后大喊,可是葉景琰卻充耳不聞。

阿姨一臉震驚的看著葉景琰消失的地方,搖頭,現在得年輕人癖好是越來越新奇了。

還好她出來的時候特意檢查了一下,廁所里面的確是沒有人,不然他就這樣進去,不知道要出什么大事。

葉景琰走進廁所,里面果然是空蕩蕩的一片。

“依瑤?”他試探性的叫了一聲,得來的卻是無聲的回答。

葉景琰心里隱隱不安,一間一間推開門搜尋,每打開一間門,沒有見到段依瑤的身影,他的心里就失望一次。

到最后,只剩下一間,葉景琰卻停了下來,他不敢打開,怕里面沒有人,他會失望,又怕里面躺著段依瑤。

他希望這時候,段依瑤能從他背后出現,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盡管這件事她會一直嘲笑他,可是只要她好好的,他無論如何都愿意。

想了許久,葉景琰還是下定決心打開最后一間廁所的門。

里面空無一人,冷冰冰的,他知道段依瑤沒有來過這里,那她究竟去哪里了,難道在路上他們錯過了?

懷著最后一絲希望,葉景琰連忙往車里跑去。

“怎么了?人呢?”打開車門,里面除了段軍,也沒我段依瑤的影子,段軍也察覺到了什么,見他回來,立刻問道。

面對他疑惑的眼神,葉景琰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默默掏出手機又給段依瑤打了一個電話,這次卻是已關機。

“依瑤呢?”段軍下車,目光如炬,如果仔細看,還夾雜著一絲不安。

葉景琰搖頭,“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內心有一個答案越來越清晰,那就是:依瑤她可能出事了!

段軍也猜到了這一點,可是他卻不肯承認,他把她訓練的這么強大,普通人怎么可能抓的住她?

“我去看看。”段軍不死心,也去了一趟廁所。

葉景琰守在門口,把所有可能傷害段依瑤的人一一過濾,最后剩下的只有一個名字——段子瑩!

這幾天他總覺得心神不寧,原來是因為這個。

想到這點后,段軍一出來,他就立刻跟他講了自己的猜測,帶著他上車。

他不想再浪費多余的時間,直接開車到了段子瑩住的酒店。

“對不起先生,我們不能幫你查詢。”酒店前臺抱歉的看著他,眼里有些惋惜,雖然是個帥哥,但是她也不能為了他丟掉工作啊!

葉景琰沒有在多說話,直接從包里掏出了一疊鈔票,“現在了可以說了吧?”

酒店前臺看見白來的這么多錢,不禁有些傻眼,“我幫您查一查吧。”

說著就低頭,在電腦上出“段子瑩”三個字,“的確有這個人,但是她今天上午已經退房了。”

又查了一遍段父,也是退房狀態,葉景琰額頭的青筋忍不住凸起,看來段父應該是知情的,既然這樣還退了方,很難說他沒有參與。

葉景琰扔下手里的鈔票,邊往外走邊打電話。

他要動用所有的人,來查出他們的下落!

……

段依瑤從昏迷中醒過來,這一次,她躺在一個床上,手里被綁的結結實實,但是眼睛和嘴巴卻沒有被堵住。

她大略看了一下周邊的裝修,看上去不像是誰的家,倒像是一個酒店。

段依瑤正思考,到底是誰綁架了她,一個人從外廳走了進來。

“醒了?”

段依瑤尋著聲音去找到底是誰綁架了她,整個人在床上扭曲成了一個怪異的弧度。

段子瑩!

她的出現沒有出乎段依瑤的意料,這個地方,她的仇人不多,而現在能最直接的威脅到她的,只有段子瑩一個人。

段依瑤既然知道了綁架她的人,就沒有那么害怕,硬氣的問道,“你要干什么?”

“我?”段子瑩指了指自己,“我不干什么,只是想跟你談談。”

“我們能有什么好談的?”

“兩天后,是你們的婚禮吧?”段子瑩也不管她說什么,直接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

見她這樣,段依瑤索性不說話,盯著她,等她繼續說后面的話。

“你愛景琰哥哥嗎?”

“當然。”段依瑤覺得好笑,她如果不愛,怎么會跟他結婚。

“不,你沒有我愛他!”

段依瑤挑眉,“是嗎?”

這種事怎么能比較,到底是誰愛的多一點,她們只能在心里默默比較,都以為自己的愛會多一點。

段子瑩見她不在意的表情,忍不住憤怒,“你別以為景琰哥哥跟你結婚就是因為愛你!”

“我當然是這樣以為的。”段依瑤淡然的看著她,跟她臉上的猙獰截然不同。

“你……”段子瑩被她說的氣結,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刻笑了起來。

“你現在還是在嘴硬,過一會我看你還能怎么說話。”

段子瑩拍了拍手,從外面進來兩個大漢,她雙手抱胸,吩咐道,“把她帶到我的車里,不能被別人現了!”

大漢點頭,而后給段依瑤塞了一團塑料,這才拖著她走出了酒店。

一路上,段依瑤拼命掙扎,奈何雙手被綁住,只能任人拖拽。

地下車庫,段依瑤只覺得眼前漆黑,到了一輛車面前,要帶著段依瑤往上爬去。

“唔唔唔……”放開我!

段依瑤怎么都不愿意上車,就在門口僵持不上。

段子瑩緊隨其后,看見她在掙扎,對大漢罵了一句,“你們是廢物嗎?直接抬進去不就行了!”

她這一提醒,大漢恍然大悟,直接將段依瑤拖了進去,段依瑤只覺得肚子疼痛,卻叫不出來。

掙扎中,她的助聽器也掉落在地上,耳朵里聽不見任何聲音,她恐慌的抓住安全帶,小腹的疼痛卻沒有減輕。

……

這邊,葉景琰正在尋找段子瑩的下落,他們前腳剛一離開,他就到了那個酒店。

得知自己晚了一步,葉景琰一拳重重打在墻壁上,這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喂?”葉景琰絲毫不壓制自己的怒氣,聲音低沉刺骨。

電話那頭,段子瑩沉淀了好一會,才張嘴撒嬌道,“景琰哥哥……”

“依瑤是哪里?”聽到是她的聲音,葉景琰絲毫不掩飾自己,直接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問題。

如果之前都是猜測,那么他剛一到這個酒店,人就離開。便讓他已經無比確信是她做的了。

“景琰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依瑤姐不是跟你在一起么?”段子瑩無辜的開口,與此同時,她轉頭挑釁的看了一眼段依瑤。

段依瑤沒有任何表情,這讓她又有了些憤怒。

她不知道的是,段依瑤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所以無論她說的多么曖昧,她也是無動于衷。

葉景琰對旁邊的段軍做了一個手勢,讓人去搜索手機信號在哪里,自己則耐著性子跟她說話。

“在郊區。”段軍看了一眼自己手里過來的定位,低聲說道。

葉景琰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來著車往他們的方向追去。

而段子瑩卻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仍舊興致勃勃的跟段依瑤搭話,只不過這一次成了她的獨角戲。

她也不甚在意,因為段依瑤的嘴里還塞著一團塑料紙。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段依瑤已經疼得失去知覺,只能麻木的任他們擺布。

“她就交給你們了,想做什么都可以。”段子瑩對跟她一起來的兩個大漢曖昧的一笑,自己鉆進車里。

很快就聽到大漢激動的聲音,她啟動車子的動作一頓,手從方向盤放了下來。

這么精彩的一幕,她應該記錄下來,不然怎么對得起自己出了一次手。

她拿著手機,開門下了車,見廢棄的沒有了他們三個人的影子,不悅的皺眉。

等靜下心來,聽到聲音從樓上傳來,連忙“咚咚咚”的上了樓。

到的時候,大漢正在脫段依瑤的衣服,聽到身后的動靜連忙回頭,見到段子瑩去而復返,有些不耐,但還是忍住性子。

問道,“還有什么事嗎?”

段子瑩揮了揮手,“你們做你們的,別管我。”

話雖然是這么說,但是誰做這種事,想讓第三者旁觀,但是就算沒有她,他們也是三個人的角逐,這樣想想,似乎更加刺激。

兩個大漢對視一眼,繼續向段依瑤走過去,逼得段依瑤連連后退,她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么,但是看他們的動作卻已經明白了幾分。

段子瑩找了一個好位置,坐在墻角用手機拍攝,他沒有看過這樣的活春宮,但是卻表現出比當事人還要興奮的樣子。

“刺啦!”

段依瑤的裙子被扯破,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膚,兩個大漢看著樣子,更加欲火難耐。

拽住段依瑤的手腕,順著地上就往回拖,段依瑤的肚子疼得越加厲害。

她支支吾吾只能出破碎的音節,一個大漢皺眉,“這樣玩有什么意思,還是把她嘴里的塑料紙拿出來吧。”

另一個自然也同意,回頭看了一眼段子瑩,段子瑩正在認真的拍攝,“你們別管我,想干嘛自己決定。”

于是,一個大漢直接上前,扯下段依瑤嘴巴里的東西,想聽她呼喊,可是依然沒有聽到她說話。

“嘀嘀……”遠處有車的鳴笛聲,段子瑩立刻敏感的起身,往樓下望去,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向他們的方向行駛過來。

“停下,停下,快停下,把她給我帶到頂樓,快!快啊!!!”

段子瑩連忙慌亂的往樓上跑,兩個大漢雖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拿了她的錢,也不得不穿好衣服,將段依瑤往樓上拖。

段依瑤只覺得下肚一陣一陣的絞痛,小腹似乎有溫熱的液體流出,她伸手一探,只覺得天旋地轉。

是……血!!!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