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我想和你團團圓圓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74

出租車在路上飛馳,可是葉景琰還是一個勁的催促,現在段依瑤已經穩定了下來,沒有說任何的話,因此還是讓他著急。? ?

到醫院門口,葉景琰二話不說,抱著段依瑤就醫院走,他們已經預約好了醫生,沒有像別人一樣排長隊。

辦公室里坐著一個年邁的老人,臉上一大把濃密的胡子,抬頭看到葉景琰推門而入,嘴角微微有了笑意。

“你好。”老者用生硬的中文說道。

葉景琰對這個情景習以為常,扶著段依瑤坐在凳子上,“路易斯,先看看她的耳朵吧!”

路易斯疑惑的盯著段依瑤看了一會,才點頭,伸手示意讓她靠近自己一點。

他專注的再段依瑤耳邊邊看了好一會,面色凝重,“她的耳朵已經非常嚴重,剛才又受了刺激,要完全治愈非常難。”

葉景琰想起機場段依瑤的情況,問道,“剛才她能聽到我說話,現在又聽不見了,是怎么回事?”

“人的身體受到外界的刺激可能會恢復一些身體機能,她先后受了兩次的驚嚇,所以聽覺已經近乎完全閉合。”

“那要怎么樣才能治好她?”

路易斯攤手,“我不知道。”

“但是用我們最新研究出來的助聽器,她應該會聽到一些聲音,只是跟她說話要用吼叫的方式。”

葉景琰看了一眼迷惑的段依瑤,“先拿來試試吧!”

路易斯禮貌的向他點頭,獨自退出辦公室,段依瑤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有些擔憂的盯著葉景琰。

葉景琰替她順了順頭,自言自語的說,“我一定會把你治好的,依瑤……”

段依瑤似懂非懂的點頭,對于她的病她已經看得很通透了,只是她擔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以后孩子生下來,自己是不是連他的哭聲都聽不到,也沒有辦法陪他牙牙學語?

他們對視了一會,路易斯就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進來,兩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他身上。

路易斯沒有說話,當著他們的面把盒子拆開,一個透明的小型機器出現在他手里。

“給她戴上試試。”

葉景琰接過助聽器,小心翼翼地給段依瑤戴上,“聽得到嗎?”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夾雜著連他自己都沒有聽出來的忐忑。

段依瑤戴著助聽器,周圍仍舊是一片安靜,他看著葉景琰期待的目光,茫然地搖頭。

葉景琰挫敗的垂頭,果然還是不行,怎么會這樣?

路易斯擺手,“不是這樣,大聲,大聲!”

“助聽器只是幫助她恢復一點聽力,必須要再大點聲才能讓她真正聽到。”

葉景琰會意,加大了聲音,“依瑤!”

段依瑤只覺得耳朵邊有一絲細微的聲音在呼喚她,她輕輕點頭,抬頭就看見葉景琰沖她激動的笑。

等再回神,已經撞進一個厚實的懷抱,她動了動手指,最終還是伸手在他背上輕輕拍著。

眼前的男人,為了她強忍住了悲傷,經歷過幾次絕望,終于換回她的一絲聽覺。

段依瑤只覺得肩膀上的衣服被沁濕,她找不到安慰他的話,此刻,他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脆弱的一面。

好不容易等他緩過神來,路易斯從文件中抬頭,“這個助聽器只能是一段時間的改善她的情況,應該盡快準備手術。”

“不……不……”不要!

段依瑤驚恐的擺手,如果她現在做手術,會不會影響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的身體本就虛弱,如此折騰,對孩子真的沒有事嗎?

葉景琰知道她的擔憂,問道,“必須要盡快手術嗎?能等一段時間嗎?或許一年以后……”

“一年?”路易斯連連搖頭,“no,no!這樣情況會更加惡化,手術只會讓她更加危險。”

葉景琰猶豫的看著段依瑤,見她一直向自己搖頭,還抿著唇。

“依瑤,你累嗎?”

段依瑤一愣,沒想到他會這么快妥協,自己坐了大半天的飛機,又受了驚嚇,的確有些累了,便誠實的對他點頭。

“那我帶你去休息吧。”

葉景琰一臉誠懇,他說得很用力,望著段依瑤,讓她放下了戒心。

直到那人點頭說道,“好。”

他松了一口氣,扶起段依瑤,等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路易斯。

路易斯自然懂了他眼中的含義,回以他放心的一笑,便低頭開始看起文件來。

他們沒有走多遠,隔壁就是一個病房,里面正好沒人,葉景琰就將段依瑤抱了進去。

壓好她身側的被子,葉景琰用充滿磁性的聲音伏在她耳邊說道,“你先睡會,我去給你買吃的。”

段依瑤點頭,聽話的閉上眼睛,均勻的呼吸打在葉景琰的手背上。

他試探性的碰了一下她的額頭,見她沒有任何反應,放心挪開手,轉身離開。

病房的門“咔嚓”一聲,段依瑤就在這是睜開眼睛,她緊隨這葉景琰的腳步飛身下床,將門打開一條縫隙。

葉景琰的背影漸行漸遠,最后進了電梯。

見他沒有騙她,段依瑤終于放心,關上門回到床上。

可她不知道的是,電梯在她關上門的一瞬間,又被打開,葉景琰氣定神閑的從里面走出來。

葉景琰出門的時候,就有所察覺,床上有輕微的動靜,只是她的耳朵不夠靈敏,以為自己隱瞞得夠好。

索性他就將錯就錯,故意走進電梯,等到她確認放心后,再原路返回。

葉景琰無奈的搖頭,他們就好像是一個諜戰片,為了隱瞞對方,而互相周旋。

他回到路易斯的辦公室,順手鎖上了背后的門。

路易斯抬頭,看見葉景琰神經緊張的樣子,提醒到,“放心吧,我這個辦公室隔音很好,更何況她的耳朵也不是很靈敏了。”

葉景琰這才放心的回到位置上,“路易斯,我找你是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問吧。”路易斯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他早就預料到他會回來問他,所以看見他轉頭,才會明了地對他點頭,并且等在辦公室沒有離開。

“手術有風險嗎?”

路易斯手指交叉,與葉景琰面對面,“任何手術都有風險,而我們之所以被別人信賴,是因為把風險降到了最低。”

“依瑤她……她懷了孩子。”葉景琰有些不確定的說。

“對,這個你之前給我郵寄的資料上已經說明了,不過,她的子宮壁薄,并不適合生育一個孩子呀!”

路易斯看到那份數據的時候就遲疑了,像段依瑤這種體質能懷孕肯定是奇跡,但把這孩子生下來,有可能因為母體子宮的原因,孩子長成畸形,他并沒有把后邊這些說出來。

“什么?”

葉景琰吃驚的看了看他,沒人跟他說這些。

“我的意思是,她現在身體很弱,孩子會吸收她的養分,讓她變得虛弱從而催化她的病情。”

路易斯找了一個自認為合理的借口。

只是,葉景琰猶豫了。

孩子也是他的親生骨肉,讓他放棄孩子,他自然舍不得,可是如果跟依瑤比起來,他毫不猶豫,會選擇她。

路易斯挑眉,“如何?”

葉景琰沒有說話。

路易斯陷入沉默,他的胡子隨著他的呼吸輕輕顫動,看起來顯得格外可愛。

“如果要等到孩子生下來,她或許會會錯過最佳治療時間。”

路易斯沒有直接說明,只是給了他一個選擇,他知道他的心里已經有了打算,只是一時間不敢正視。

“我再想想。”

葉景琰起身,被路易斯叫住,“五個月之內,她如果不能做手術,恢復的幾率幾乎是沒有了。”

他沉默的點頭,拖著沉重的步伐往門外走去,盡管仍舊是筆挺著身子,但或許他自己都沒有現,他腳下的步伐稍顯凌亂。

路易斯搖頭嘆息,這世界上的事沒有兩全其美的,一旦讓人做出選擇,必定是血淋淋的殘酷。

葉景琰獨自走在大街上,他腦子中亂入麻團,為什么總是拋給他這么棘手的選擇題,每次都是不得不選。

“湯圓,賣湯圓。”

突然,幾聲親切的中文圍繞在葉景琰的耳邊,他抬頭,不由得好奇,在這異國街頭怎么會有中國人的叫賣聲。

一輛推車向他緩緩推來,后面是一個單薄小喬的女子,葉景琰更加好奇。

走過去,問道,“湯圓多少錢?”

“十塊。”

那個小姑娘抬頭,想知道這么好聽的聲音會是個什么樣的人。等看到葉景琰的樣子后,怔愣在原地。

她從來沒在現實生活中見過五官這么完美無瑕的男人,盡管國外都是高鼻梁大眼睛的外國帥哥,可是她還是對中國相貌更加青睞些。

葉景琰見她愣神,不由的皺眉,“給我一碗湯圓。”

“哦……好,好。”

小姑娘連忙利落的幫他盛好湯圓,“先生,給您。”

葉景琰接過湯圓,給了她十塊錢,正準備離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兩三個黑人,圍住了湯圓攤車。

“你們要干什么?”小姑娘心里害怕,可是嘴上卻一點也沒有求饒。

她說的是中文,那幾個黑人聽不懂她在說什么,只是呵呵笑的包圍住她,將一旁的葉景琰忽略到底。

小姑娘怯生生的往后退,抬頭可憐巴巴的望著葉景琰,希望他能出手相救。

可是葉景琰卻不打算惹這個麻煩,想趕緊將湯圓帶回去,給段依瑤嘗一嘗。

幾個黑人,捂嘴的捂嘴,拽胳膊的拽胳膊,幾下就把小姑娘制服。

“唔唔唔唔……”

小姑娘死命掙扎,一口咬在捂她嘴巴的男人手上,他吃痛,連忙放開了小姑娘。

“救命啊!”

正在行走的葉景琰一愣,回神看見一個黑人正罵罵咧咧的揚起手要去扇那個小姑娘。

葉景琰皺眉,他可以忍受別人背著他虐待女人,可是當著他的面,卻讓他覺得莫名刺眼。

他提著湯圓走了回去,在幾個黑人注視的目光下,放下手里的湯圓。

他用異常流利英語問他們要干什么,卻被人誤以為是挑釁,他們心有靈犀的對視一眼,紛紛放棄圍攻的小女孩,轉而面對葉景琰。

“你是干什么的?”一個聽得懂中文的黑人搶先問道。

葉景琰嗤笑一聲,“我是干什么的?”

“買湯圓的啊!”說完朝他們揚起手里打包好的湯圓。

黑人以為他還是故意找茬,冷哼一聲,招呼著一旁的黑人,漸漸靠攏他。

葉景琰往后退了半步,問那個會聽中文的黑人,“你們為什么要欺負那個女人?”

黑人以為他怕了,見他的樣子,也不想跟他動手,便說道,“我們已經很久沒碰過女人了,兄弟,要不然我們一起?”

葉景琰皺眉,瞥到湯圓攤車后躲著的女人,她正用楚楚可憐的眼睛盯著他。

“要我答應你們……可以。”

葉景琰沉寂了幾分鐘后回答,“但是我必須是第一個。”

那幾個非洲男人聽見后知道他已經放下戒備的心,會意的看著葉景琰笑,“好,聽你的。”

葉景琰無動于衷,直到那個女人將求救的目光對著他一直不肯停歇。

黑人聽自己的同伴解釋了一聲,連忙都離開了葉景琰,繼續去按住賣湯圓的姑娘。

“不要,救救我。”那個女人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葉景琰身上,可是葉景琰卻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

賣湯圓姑娘眼里熊熊燃燒的火焰,瞬間熄滅,她兩眼無神的跌坐在地上。

葉景琰聽見她歇斯底里的呼喊,心頭一陣,終于忍不住,回身跑了回去,一拳打在離他最近的黑人身上。

黑人也惱羞成怒,質問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看不慣而已。”葉景琰攤手,趁他不注意又給了他一圈。

這時候兩個火爆脾氣的黑人,終于忍不住,團團圍住葉景琰。

兩人互相對視,不約而同的向他揮拳。

都被葉景琰一閃而過,他后退幾步以免被他們的拳頭劃到,順手提了一個身側的人擋在自己面前。

一系列動作讓那幾個黑人看得傻眼,他們雖然力氣很大,但是腦子不轉彎,以為只有正面迎拳或者是只打對自己動手的人。

萬萬沒想到,葉景琰會拉出身邊不動的人,他反而沒有一絲受傷。

“你……”那個黑人氣的說不出話,指著葉景琰對自己同伴說了幾句英語,便看見他們熱血的打起精神。

又對自己身側的一個人小聲說了幾句話,便開始展開報復。

賣湯圓的姑娘見已經沒人管她,連忙躲了起來,開始撥通報警電話。

葉景琰跟兩個人周旋,一手一個抓住了他們的胳膊,沒曾想,那兩個黑人對視一眼,一個回轉,雙手死死拽住他的胳膊不放手。

他掙扎了一會,抬起腳準備踢開離他最近的人,卻感覺后面一陣涼風,轉頭,只見另一個黑人正拿著破碎的啤酒瓶子,向他欺身而來。

“小心!”賣湯圓的姑娘心跳提到了嗓子眼,目不轉睛地盯著葉景琰。

他現在雙手被人控制住,沒有辦法避開,而酒瓶又是直直朝他頭上打過來。

葉景琰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他站在原地不動,等酒瓶離他只有一個拳頭,突然偏頭,用盡全力往左側挪動了一步。

酒瓶落下,玻璃碎渣子嵌入葉景琰的手臂,血水瞬時涓涓流出。

那人見一擊不成,拔出啤酒瓶,正想著再下手,卻聽到遠方警笛鳴響,連忙扔掉手中的瓶子,匆匆逃走。

其余的人也都看清現狀,逃離現場,葉景琰失血過多,兩人剛放下他的胳膊,就倒在血泊中。

“先生?先生?”賣湯圓的姑娘連忙過去扶著他,可是憑她的力量根本拉不住葉景琰。

他勉強支撐著站起來,眼前模糊一片,隱隱約約看見周圍有人哄鬧,他被人抬上了病床。

“湯圓……依……依瑤……”

葉景琰一直記掛著段依瑤還沒有吃飯,他如果就這樣被送進醫院,她該怎么辦?

“湯圓?等你好了,我每天都給你送!”

葉景琰的聲音模糊,賣湯圓的姑娘只聽見湯圓兩個字,心里有些感動,連忙跟他許諾道。

葉景琰搖頭,他不是這個意思,可是他的頭暈得厲害,雖然強壓住困意,可是眼前一黑,他什么也想不起來,陷入深深的黑夜。

……

段依瑤醒來,葉景琰沒有預期中那樣坐在她身側,她突然心跳加,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終于她耐不住性子,起身出去尋找葉景琰,剛站在大街上,竟然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她茫然的看向周圍,現街邊有一個賣湯圓推車的推車散落在邊上,無人認領。

耳邊有細微的吵鬧聲,她分辨不出是哪個方位,轉頭茫然四顧,一輛病床車映入眼簾。

她疑惑,難道剛才生了什么重大傷人事件?難怪空氣中一直彌漫著一股血腥味。

站了半晌,她決定不再浪費時間,也許回去,葉景琰已經站在她的病房里。

這樣想著,她便轉身進了電梯,電梯里還有一個姑娘,她滿手是血,茫然地看著她走進電梯。

段依瑤心里一猝,做好了防備姿態,她這個樣子,還沒有受傷,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

電梯停下,是那個女人的樓層,她恍惚地走出去,卻一個不注意,撞到了身邊的段依瑤。

白色的短袖瞬間被血染紅一片。

“對不起,對不起。”

還沒等段依瑤火,那女人就搶先道歉,這時,電梯的門已經快要關上。

段依瑤揮手,“沒事。”

那女人對她輕輕一笑,段依瑤透過電梯關上的門縫中看到了用英文寫的“急救室”三個字,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回到病房,不出所料,葉景琰還沒有回來,她在床邊坐了一會,腦袋里總是出現“急救室”那三個字的畫面。

眼皮也有種不詳的預感,一直在沒有規律的跳動。

她坐立不安,腦子中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難道……葉景琰出事了?

不可能不可能!

她搖了搖腦袋,就出去買個吃的怎么會出事?

可是……

她又在心里反駁自己:路上車輛來往匆匆,他沒注意,被撞到也是有可能的。

段依瑤無奈,她怎么老是想他出事,難道就這么恨他?

越想越不對勁,她決定去隔壁找路易斯問一下,看他們熟悉的程度,應該是早就認識的。

路易斯在辦公室不知道忙些什么,聽到聲音抬頭,教室段依瑤,對她和煦地一笑。

“葉景琰一直沒回來,他去哪了?”段依瑤見到他就開門見山地問。

路易斯攤手,“我也不知道。”

預料之中的答案,段依瑤沒有過于大的情緒起伏,她來的時候已經想好了。

要讓路易斯幫她查一下新進來的病人,不然她的心總是懸著的,那個“急救室”一直在她眼前晃。

“路易斯,你幫查一下新進來的急救病人。”段依瑤表現得異常鎮定。

路易斯驚奇,“你查這個要干什么?”

“我懷疑新進來急救室的病人可能有葉景琰。”

段依瑤也毫不避諱的跟他坦白了自己心里的猜想。

這一猜想讓路易斯更加摸不著頭腦,他認認真真的看了一眼段依瑤,見她不像是開玩笑的,便忍住了心里要說的話。

起身對她說道,“那我去看看。”

雖然已經同意,但他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幾分鐘前葉景琰還好好地站在他面前,怎么會突然就進了急救室?

路易斯來到管理急救室病人記錄的地方,“給我看一看最近進急救室的病人名單。”

整理名單的人轉頭詫異的看向路易斯,見到是院長,猶豫了一下,將手里的名單遞給了他。

路易斯接過來剛一打開,一個熟悉的名字映入眼簾。

葉景琰!

他覺得不可思議,竟然真的有他,這才分開不到一個小時,怎么會進了急救室?

路易斯合上本子,轉身,卻與段依瑤四目相對,她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自己身后,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

可是路易斯知道她肯定已經看見了名單。

她的眼神沉痛,平靜地問道,“他在哪個病房?”

路易斯清了清嗓子,大聲對她說,“現在還在急救室,等轉到病房我再告訴你?”

段依瑤像是沒聽見似的,仍舊問他,“葉景琰在哪里?”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