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找到她,出國尋醫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94

段依瑤走到一半覺得頭暈目眩,手上的拖車從手中滑落,耳邊傳來李大嬸關切的呼喊。

她倒在柏油馬路上,耳朵嗡嗡作響,也不知過了多久,身體漸漸失去意識。

李大嬸焦急的圍在段依瑤身邊,向路邊開過的車輛求救,可是沒有一個人愿意停下。

他們不知道段依瑤是死是活,看她們穿得臟兮兮的樣子,怕她們訛詐自己,都匆匆轉彎開走。

李大嬸沒有手機,又在段依瑤身上翻找了半天,也沒有現她的手機。

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干脆站在馬路中間,雙手攤開,攔截過路的車子。

……

葉景琰異常煩躁,他在路口處撿到了段依瑤的手機,知道了剛才出現在他面前的女人就是段依瑤。

她們拖著木車應該走得不遠,他飛快的跑回別墅,提出一輛車。

“大哥,你要去哪?”慕鈺麒覺得不對勁,也跟著他跑了回來,見葉景琰二話不說就坐上駕駛位置,立刻攔在車前面。

“讓開!”

葉景琰懶得解釋,多耽擱一秒鐘他就離段依瑤更遠一些,腳下沒有猶豫,踩下油門。

慕鈺麒見他是來真的,連忙避開車子,等再回過神來,車已經絕塵而去。

海邊的道路寬廣平坦,葉景琰一路開,路旁的景物飛馳而過,中途,看見一老一少前后拖著拖車走在馬路邊上。

葉景琰一個急剎車,擋在她們面前,匆匆下車掰開年輕女子,“依瑤?”

那個女子驚愕地抬頭,見到葉景琰英俊的臉龐,連忙低下頭,“先生,你認錯人了!”

葉景琰怔愣,他沒想到自己過于著急,竟然把路邊的人認成了段依瑤,對她道了幾句歉,轉身回到車里。

他點了一根煙,繼續握著方向盤尋找,一個急轉彎的地方,他清楚的看見那里躺了一個人,圍在她身邊的是個大嬸。

大嬸在焦急的求救,可不是旅游旺季,沒有一個人來幫助她們,葉景琰在大嬸的阻撓下停了車。

打開車門,看見李大嬸滿臉淚痕,剛才還煩躁的他被擔心所取代。

他快步跑到躺在地上的人,雖然她臉上都是泥土,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依瑤!

“她怎么了?”葉景琰一邊抱起段依瑤,一邊問跟在自己身邊的李大嬸。

李大嬸抹著眼淚,“我也不知道,走著走著就暈倒了,估計是拖車讓她太累了。”

太累還讓她拖!

葉景琰心里責怪,面上冷凌著臉,讓離他不到一米的李大嬸不由得打了個抖。

將段依瑤放到后面的位置,李大嬸也跟著爬了上來,葉景琰動了動嘴角,沒有說話。

腳下油門踩到最高,李大嬸只覺得頭暈目眩,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停在了醫院門口。

葉景琰不等她緩神,抱著段依瑤就往醫院里面跑,途中遇見了許多阻攔他的護士,都被他的目光嚇退。

“醫生,你看看她是怎么回事?”

他把段依瑤帶到病房,早有醫生得了通知急急忙忙的趕來,聽到葉景琰詢問,連忙將聽診器放在段依瑤胸口。

隨著時間的流逝,醫生不由得皺眉,“這個問題恐怕很棘手,我們得為她做手術。”

“她怎么了?”

醫生皺了皺眉。

“她耳朵的問題已經極度惡化,我只有盡力試一試了?”

“什么耳朵?惡化是什么意思?聾了嗎?什么叫試一試!”葉景琰雙眼通紅,拽著醫生的領子,大聲地咆哮。

“葉先生,請你冷靜一點!”

醫生哆哆嗦嗦的看著他,“她的耳疾至少已經有三個月了,這段時間她不僅沒有變好,反而極度惡化,甚至影響到另一只耳朵的正常工作,可以斷定的是,她的雙耳都將面臨失聰。”

“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我要一個完整的她!”

“還……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一個月,她的子宮壁非常薄,而且因為身體原因,胎盤不穩,估計……估計……”

“估計什么?”葉景琰又一次的被打擊,她已經有了孩子!

她什么都沒告訴自己!

而且,為什么要離開自己?難道就因為耳疾?

“估計是保不住了……”

“說什么?”葉景琰陰狠的盯著他,眼里寒光四射,“你說什么保不住了?再說一遍!”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盡量……”

“我不要你盡量,我要你保證,他們都不能出事!”

“好……好好。”

醫生擔憂的看了他一眼,指揮著人進來推床上的人。

葉景琰站在原地,看著病床離他漸漸遠去,心里升起一股無力,意識到自己跟段依瑤將會有長達幾個小時的分離,她與病魔斗爭,自己無能為力。

他終究是忍不住追了上去。

“葉先生,你不能進去!”幾位護士攔在急救室門口,不讓葉景琰跟進去。

葉景琰管也不管,直接推開擋在面前的人,可是急救室的大門卻在那一剎那關住。

他頹然無力,從門上滑落在地上,大手捂住自己的臉,心里止不住的懊惱。

為什么?他這么后知后覺,她那么多次的異常,他都不放在心上,要是早點現……

李大嬸此時也姍姍來遲,看見葉景琰跪坐在地上,她知道段依瑤的情況不容樂觀,偷偷的站在一旁抹眼淚。

閨女挺好的一個姑娘,怎么就過得這么坎坷呢?

門外等了大半天,手術室緩緩打開,病床從里面推了出來。

葉景琰聽到動靜,連忙從地上站起來,圍到病床邊上,焦急的問,“她怎么樣了?”

“暫時脫離危險了,孩子,算是保住了。”醫生長噓一口氣,這也算奇跡了。

他總算是保住飯碗了。

“那她呢?”

“患者的一只耳朵已經惡化得很難治愈,另一只,雖然可以使用,但也不能算上正常。我們仔細檢查過了,但是一切還要等她醒過來才知道。”

“什么意思?”葉景琰按耐住心情,“你的意思是她有可能醒不過來?”

“那倒不會!”醫生怕自己再一次被他拽住,連忙解釋道,“患者的耳朵,我們目前是不知道情況的,只有等她醒過來,才能知道到底已經是什么程度了。”

葉景琰沒有再為難他,跟著護士一起回到病房,護士有眼色的退了出去,諾大的病房里面只剩下他和段依瑤。

李大嬸徘徊在門外,她雖然想進去,但是又覺得不該打擾他們兩個。

病房里,葉景琰坐在病床前,伸手撩去段依瑤額頭上的碎,她安靜熟睡的面孔讓他心里一軟。

之前他是怪她的,怪她不告而別,怪她心如鐵石,可是現在……讓他怎么質問她?

她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自己要來找她算賬,才故意裝睡讓他心軟?

葉景琰輕聲笑了笑,“依瑤,你要是再不起來,我可就忍不住要親你了!”

空蕩蕩的病房沒有人回應他,可他并不氣餒,伏低了一點身子,“我說的是真的哦!”

“要親了!”

葉景琰見她沒有動靜,忍住心里的酸澀,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他的期待完全落空了,放在以往,段依瑤肯定會跳起來推開他,可是現在她躺在病床上,沒有一絲情緒。

葉景琰頹敗的垂下頭,眼角濕潤,在他沒有注意的瞬間,段依瑤的睫毛眨了一下。

她早就恢復了意識,也知道葉景琰在自己身邊,可是他的聲音太小,她根本聽不清他在說什么,直到額頭上溫潤的觸感,才反應過來。

從那一刻起,她的心墜入谷底,耳朵的聽覺就此離他遠去。

她能聽到的聲音小之又小,甚至想張口說話,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出口。

葉景琰像是感受到身邊人的悲傷,抬頭望向病床,段依瑤已經睜開眼睛,里面盛滿悲傷。

“依瑤,你醒了?感覺怎么樣?”葉景琰急切的握上她的手。

段依瑤往回縮了縮,在喉嚨里擠出一聲,“嗯。”

她的聲音低沉,可是她自己卻很難聽見,她碰了碰自己的耳朵,“我……”我的孩子怎么樣了?

后面的話她說不出來,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她甚至連自己沒出聲調都不知道。

葉景琰見她摸著自己的耳朵,以為她問的是耳朵情況,連筆帶畫跟她解釋道,“你的耳朵沒事,過幾天就會好了!”

段依瑤看見他比劃著無關緊要的事,心里更加焦急,摸著肚子,感到那里沒有疼痛,心稍稍放下些許。

她的動作終于引起了葉景琰的注意,連忙說道,“孩子沒事,他命大著呢!”

說完后,才想到段依瑤可能聽不見,低下頭苦思冥想,該怎樣向她表達。

段依瑤卻讀懂了他的唇語,驚奇于他竟然知道了孩子的事。

李大嬸聽到病房里的動靜,趕忙走進去,看到段依瑤坐在病床上,臉色蒼白,忍不住淚眼婆娑。

“閨女,你好些了嗎?”李大嬸上前,握住她的手,“都怪大嬸,大嬸不該讓你跟我拖車。你也是!一個年輕女人,怎么能這么逞強!”

段依瑤急了,張嘴卻不出聲音,喉嚨里幾個破碎的音節,讓她誤以為自己已經說出了個大概。

李大嬸說不出話,眼淚順著臉上呢褶皺流了下來。

“你這是怎么了?”

李大嬸搞不清狀況,將目光轉移到葉景琰身上,葉景琰苦笑道,“她的耳朵聽不見聲音了。”

“什么!”李大嬸驚奇,一個拖車竟然毀了她余下的大半輩子,原來只是以為她暈倒了,可是……

李大嬸更加自責,而床上的段依瑤卻吚吚啞啞的想要跟她解釋,奈何她出的聲音沒有人能聽懂。

葉景琰卻懂了她的意思,伸手安撫她的情緒,“你別激動,安心養病。”

說完,轉頭對李大嬸說,“不是因為拖車,是另有原因。”

李大嬸聽見后,沒有停止自責,“就算不是因為拖車,但是也是因為太累才倒下的。”

她在段依瑤頭上揉了揉,將她抱進自己的懷里,“我苦命的閨女……”

段依瑤趴在李大嬸的肩頭,心里升起無限的感動,她們本來互不相識,認識了幾天,她卻待她像親生女兒……

這種來自于母親的溫暖,讓她不想從中抽離。

“噔噔噔”

外面突然響起敲門聲,打破了三個人的悲傷。

“進來。”葉景琰見她們兩個人處在悲傷當中,他便出聲讓人進來。

先前的醫生從門外走進來,他抱著一疊文件,“我來給患者檢查一下。”

葉景琰沒有搭話,側身讓出一個位置,李大嬸見到醫生過來,也放開了段依瑤,“醫生,你過來看看,我們閨女的耳朵怎么了?”

醫生對她點了點頭,坐下來拿出醫藥用具在她耳朵周圍看了看,時而皺眉,時而嘆氣,惹得葉景琰和李大嬸心跳懸在半空中。

良久,醫生才收回手,整理散亂的用具。

李大嬸最先沉不住氣,問道,“醫生,她的耳朵怎么樣了?”

醫生嘆了一口氣,“她的聽力弱化了很多,我們平常說話她已經聽不清了?”

李大嬸的手從醫生邊上的袖子滑落,眼里都是絕望,但還是忍住淚水,對段依瑤笑笑。

一字一句的對她做著口型,“閨女別怕,醫生說你的很快就會好起來!”

段依瑤回以溫柔的一笑,她心里知道自己的病情,李大嬸這樣對她說實際上是在安慰她。

“助聽器呢?”

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葉景琰問出了聲,他沒有指名問誰,但是醫生卻自覺地抬頭。

“助聽器,對她而言效果甚微,很難說,也許……”

“也許什么?”

葉景琰心情本來就緊張,聽到他停頓,立刻有些憤怒。

“葉先生,你別著急,也許可以去世界上最好的耳科圣伊斯大醫院買來他們最新研制的助聽器,據我所知,那個醫院是世界上治療耳疾最好的醫院。。”

“這樣她的聽力就會好?”

“她的病情有太多不確定因素,所以我也不敢確定,但是至少能聽清我們平常說的話。”

醫生說完,向葉景琰點頭,而后匆匆離開病房,比起段依瑤病情的不確定因素,他更怕的是葉景琰情緒的不確定,隨時都有可能爆,而不自知。

在醫院休息了幾天,葉景琰就帶著段依瑤向李大嬸告了別,多拖一分鐘就危險一分鐘,他不敢再耽擱。

李大嬸依依不舍的握著段依瑤的手,囑咐道,“保重好身體,以后記得來看我這個老婆子!”

段依瑤涕淚橫流,她有很多話想說,到最后都化成一個“嗯”字。

葉景琰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經十點了,約了那邊的醫生下午兩點見面,知道不能再拖了,他只得捂嘴咳嗽一聲。

李大嬸會意,放開段依瑤的手,“你們去吧。”

段依瑤點頭,跟著葉景琰上了車,從玻璃窗邊,看見離她遠去的李大嬸,她佝僂著背,向段依瑤他們揮手。

她的眼角濕潤,葉景琰騰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等你好了,我們就回來。”

說完才想起段依瑤聽不見他說的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握著她的手,開車到機場。

幾個小時的等待,段依瑤異常沉默,葉景琰一直試圖打破這樣尷尬的氣氛,奈何總是被她無視。

登記的這段時間,葉景琰總是與段依瑤寸步不離,緊緊握住她的手,生怕他一個不注意,又把她丟了。

對于他的擔憂,段依瑤不是不知道,但是她選擇無視,在party遇見他之前,她或許會為這些舉動而感動。

可是,party現場,她清清楚楚看見他和段子瑩親密無間的互動,也讓她對葉景琰最后一絲幻想徹底破滅。

那時候,她離開才幾天,他就著急著去找別人代替,怎么能不讓她心寒。

正好她也聽不見,索性就不跟他對話。

飛機平穩前行,突然,半途中一股氣流波動,將昏昏欲睡的他們震得清醒過來。

葉景琰抓住一個匆匆而過的空姐問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先生,請您稍安毋躁,我們已經出了國界,現在遇到寒流,飛機會有些震動。”

葉景琰聽完后,微微皺眉,轉身對段依瑤解釋道,“不要怕,有我在,沒事的!”

可是段依瑤聽不見他剛才與空姐的對話,只見他一臉凝重,握著的雙手忍不住顫抖。

葉景琰將她一把擁入懷中,手輕輕拍著她的頭頂。

他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現在他說什么,她都聽不見,只會讓她心情更加惡劣。

段依瑤見他反常的溫柔,心里更加篤定是出事了,她伸手緩緩抱住葉景琰的腰,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也不放開。

這時候,飛機又是一陣偏斜,機身在氣流中翻滾,段依瑤只覺得耳朵轟鳴,身體隨著機身倒掛。

段依瑤終于忍不住全身開始顫抖,她的手也逐漸麻木,但仍舊死命抓住葉景琰的腰。

“依瑤,不要害怕!”葉景琰拍著她的背,大聲吼著,由于飛機的聲音太大,他自己都聽不清楚他說出的話。

可是段依瑤卻聽清楚了,雖然耳朵嗡嗡作響,她還是聽見了……

飛機翻涌地越來越厲害,段依瑤感覺機身俯沖而下,她閉上眼睛,心想:就這樣結束了吧,生命最后的時刻還有葉景琰在身邊,老天待她不薄。

他們一家三口在今天總算是團聚了……

飛機聲音停歇,段依瑤沒有感受到身體的疼痛,她覺得奇怪,但是仔細一想,又似乎有些道理。

飛機爆炸是一瞬間的事,她還沒來的及感受,人就已經四分五裂,怎么會感覺到疼痛。

現在她還有自己的思想,應該是她的靈魂吧。

“依瑤,依瑤?”

頭頂傳來溫柔的呼喚,段依瑤緩緩睜開眼睛,正對上葉景琰良善的目光。

“該起來了!”葉景琰拍拍她的腦袋,笑眼彎彎。

段依瑤有一瞬間的愣神,她竟然聽到了一絲聲音。

她呆愣了好一會,才啞著聲音問,“我們……到天堂了嗎?”

不然她怎么能聽見細微的聲音呢?

葉景琰也沒想到她會說話,等理解了她的意思之后,哈哈大笑。

“我們已經安全著6了,怎么會去天堂呢?”

段依瑤兩眼迷茫,直到有人來催促,“先生,飛機已經到達目的地,祝你們旅途愉快。”

葉景琰點頭,隨后替段依瑤解開安全帶,“我們下去吧!”

等她回應后,葉景琰就牽起她的手,走出了頭等艙。

段依瑤踩在水泥地上,還覺得有些不真實,整個人都非常無力,要不是有葉景琰托著,她恐怕已經跌坐在地上。

耳邊是不同人的交談,她極其不自在,好幾天都是一片安靜的世界,突然有了聲音,讓她很不適應。

葉景琰也許是察覺到她的反常,攬過她的腰,緊緊箍住她,“別怕,有我在。”

他的聲音沉穩,讓原本害怕的段依瑤安下心來。

他們兩人的動作,時不時吸引著周圍的目光,俊男美女讓人不由的眼前一亮。

段依瑤有些怕生,自從失鳴后,她總是害怕別人的目光,因為他們無論多么和善,她都認為是在嘲笑自己。

她往后退了一步,掙開了葉景琰的手臂,卻沒有注意腳下,一顆小石子將她絆倒在地上。

段依瑤急忙抬頭,見已經有人朝他們圍觀過來,耳旁議論紛紛,她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只是感覺他們闔嘴的樣子,都充滿了嘲笑。

“依瑤!”

她聽見有人從遙遠的時空在叫她,眼睛一陣陣困意向她襲來,但是她還不想睡,也不能睡!

段依瑤強睜開眼睛,葉景琰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蹲在她身邊,嘴里張張合合,她卻又聽不見他在說什么了。

葉景琰見她目光呆滯,將她攔腰抱起,“讓開,都讓開!”

他失去了理智,剛才還有說有笑的女人,此刻卻呆呆的躺在他懷里,讓他怎么能不著急!

這個女人到底怎么了?

她不能變成這樣!絕不能!

周圍的人本來想要幫忙,可是聽見這個男人的咆哮,都忍不住退來半步,給他讓出一條路來。

有好心人幫他打了出租車,葉景琰道了一聲謝,抱著段依瑤鉆進了車里。

司機正在猶豫該怎么問他去目的地,葉景琰就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說了要到的地方。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