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意外的再遇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5997

約定好兩個小時后集合,幾個人在各自的房間里休息一會,收拾好東西,換了清涼的衣服聚集在大廳。

慕鈺麒,葉初雪,段子瑩和小明星早早等在大廳,卻怎么也沒見到葉景琰。

他們在車明明說好是這個時候,葉景琰也沒有反對,怎么還沒有出來呢?

“哎呀,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葉初雪終于耐不住,從椅子“蹭”地站了起來。

“還是我去吧。”段子瑩也跟著站了起來。

其余的三個人滿臉黑線,你去才更嚴重好吧!

慕鈺麒和葉初雪連忙將她攔住,葉初雪想起剛才的事,心有余悸,“還是我去吧!”

說完,生怕她再不懂看人顏色,立刻躥到樓梯口。

葉景琰的房門緊閉,葉初雪站在門口,卻忐忑的不敢敲門,她回頭望了一眼樓下,見慕鈺麒正在朝自己擠眉弄眼。

她吐出一口氣,閉著眼睛飛快的敲了三下。

葉初雪趴在門仔細聽著,里面沒有任何的聲音,她心里更加好,不由的加重了敲門的力道。

見里面還是沒有動靜,提高了聲音大叫,“大哥!”

“干嘛?”

葉初雪舒氣,終于有人回應了,她還以為他心里不舒坦自己走了呢!

“下午慕鈺麒準備了一個海灘派對,你也來參加吧。”

“我不去了。”

他隨口的一句讓葉初雪后面的話盡數哽在了喉嚨。

“大哥,你去吧!我都跟他們說好了,你會去,要是沒見到,我肯定要被他們嘲笑的!”慕鈺麒不知道何時也了樓。

葉初雪一驚,下意識的往樓下看去,在看到段子瑩站在樓下,才放了心。

慕鈺麒向葉初雪使了個眼神,葉初雪立刻會意,連忙接口,“是啊,你一個人待在房間也很無聊。”

他們等了一會,知道葉景琰不會再出來,頹然著準備往樓梯口走去。

突然,門鎖轉動,慕鈺麒和葉初雪齊齊回頭,看見葉景琰正在站在門口,一身休閑打扮。

他徑直掠過他們,見他們沒有移動,“不是說要走嗎?”

“哦哦,走走走。”

他們回過神來,匆匆跟葉景琰的步伐,兩人對視一眼,都沒想到他為什么會突然改變主意。

段子瑩破天荒的沒有跟在葉景琰身邊,她知道一直黏著他,肯定是會煩的。

她必須改變方式,讓景琰哥哥漸漸接受她!

黃昏的沙灘,太陽已經沒有那么毒辣,葉景琰一行人到達的時候,已經聚集了許多年輕人,有說有笑的喝酒,見到葉景琰,都圍了過去。

……

段依瑤幫著把大嬸的椰子挑選好后,院子里的大門被敲得震響。

“李大嬸,李大嬸!”

“來了來了,別叫了!”李大嬸放下手里的椰子,慢吞吞的去開門。

門開,段依瑤好的朝門外看了一眼,一個年男人搓著手,面色焦急。

“怎么了?”李大嬸皺眉,“你以前不是個急性子。”

“這不著急么……”

那個年男子跺了一下腳,“北海那邊有人要一車椰子,可我這幾天生意好,沒留下多少,再加剛才回來,這該死的腳又不爭氣的崴了……”

“你別著急!掙錢是重要,身體也要保重好啊!”李大嬸一聽他的腳崴了,再看他跺腳,忍不住說了他幾句。

“這不,是個大客戶么,之前也給他送過幾次,現在出了這事……”

“哎呀,我當是什么大事,我幫你送過去!”李大嬸側身,讓他看見自己身后的一車椰子,“我剛挑選好的,回來我把錢算給你是!”

“李大嬸,你說的是哪里的話,這椰子是你的,賺的錢當然也是你的,你能幫我送,我已經很感謝了!”

在年男子的再三感謝下,李大嬸拍著胸脯保證給他送到。

等那人走后,李大嬸開始忙碌,這一車的椰子自然不輕,她一個了年歲的女人,當然是非常吃力。

出院子時有個門檻,李大嬸嘗試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眼看拖車要拽著李大嬸一起往后摔,段依瑤連忙從后面幫忙扶住。

“閨女……”出了院子,李大嬸忍不住回頭,見段依瑤的手還沒來得及從拖車抽開,叫了她一聲。

段依瑤從車尾繞到車頭,接過一邊的把手,“大嬸,我們一起吧。”

其實她完全可以一個人拉這輛車,可是畢竟懷孕,而且那醫生說自己子宮虛,她當然要注意一些。

縱使是這樣,李大嬸也非常驚了,現在的女子手無縛雞之力,更別說這幾百斤的拖車了。

兩人靠著馬路緩緩挪動,北海的位置離她們說遠不遠,說近又不進,可是要拉著幾百斤的拖車前進,也是相當費力。

年男人沒有說具體地址,只說沙灘邊有人在來party,是那群人要的。

可海灘這么遠,是哪一片她們卻不知道,段依瑤停下車,揉了揉胳膊,“大嬸,要不你在這里看著,休息休息,我去找找,這樣拖著找也太費勁了!”

“那辛苦你了,閨女。”李大嬸拍著肩膀,坐在草坪直呼氣,她年紀的確是大了,之前拖著車雖然也累,但是卻不想現在,竟有些呼吸困難。

段依瑤理解李大嬸,抬頭望了一眼四周,沒有見到一個人影,實際遠處有輕微的調笑聲,只是她的耳朵已經不甚靈敏,所以聽不見聲音。

她隨便找了一條路,順著路一直走,漸漸的,眼前出現了燈光,遠處,有幾個白色的蓬,幾排長桌,面擺滿了酒水和糕點,三三兩兩的人執著酒杯,談笑風生。

段依瑤看了好一會,大致確定了是送貨的地點,轉身回去找李大嬸。

“大哥,這個香檳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來!”

葉景琰接過香檳,揚眸正要灌進口,一個熟悉的背影,映入眼簾,他連忙放下手里的杯子,快步追了出去。

無論多么巧合他都不愿意放過一絲機會,之前的花店相遇他沒有仔細追究,可是現在……

他必須要去看一看究竟。

段依瑤正要轉彎,路邊的反射鏡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她一怔,等看到他的的樣子,眼皮忍不住跳動。

葉景琰!

她不敢再停留,加快了腳步,轉過彎,前面有一片樹林,段依瑤心里一喜,連忙跑了進去。

葉景琰緊隨其后,可是過了彎,卻沒有看見段依瑤,他在原地轉了幾圈,看到遠處有一個賣椰子的大嬸,抬步走過去。

“大嬸,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年輕的女人從這里路過?”

李大嬸正拿手絹抹著汗,聽到聲音抬頭,“年輕女人?沒有啊,這里我一個人。”

葉景琰懷疑的看了李大嬸良久,才禮貌的鞠躬,“那打擾了。”

李大嬸連忙擺手,“沒事沒事,舉手之勞。”

葉景琰仍舊猶疑,但是沒有辦法,臨走前又看了李大嬸一眼,見她沖自己笑瞇瞇的點頭,他心里的疑惑被完全打消。

樹林里,段依瑤躲在最近的一顆樹后,見葉景琰和李大嬸聊了幾句轉身離開,她懸著的心掉了下來。

“閨女,你怎么從樹林里出來?”李大嬸眼光本來是看著葉景琰離開的方向,突然覺得眼角一黑,轉頭看見段依瑤從樹林里走出來。

“大嬸,我找到了,往那條路走。”段依瑤不知道如何回答,指著她剛才看的方向轉移話題。

李大嬸聽見找到了送貨的地方,果然沒有再追究,“我們再歇一會,出發吧。”

段依瑤沉默的點頭,她得想一個辦法,不能這樣去,否則肯定會被認出來。

她四處望了望,看見路邊栽滿了芭蕉樹,她腦子一閃,走過去擰了芭蕉汁,將臉涂得蠟黃又,抹了幾把泥,直到看不出人樣才回到李大嬸邊。

“大嬸,晚天涼,這個披肩先給你擋擋風。”

李大嬸推拒著,“我穿得厚,你身子骨這么瘦弱,早晚又溫差大,著涼可有得受了。”

“沒事,大嬸,我拖車已經很熱了。”她如果不把披肩卸掉,肯定會引起葉景琰的注意,打扮的跟他方才追的人一模一樣,他肯定會多看幾眼。

李大嬸接過披肩,猶疑了好一會,才問道,“閨女,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在躲什么人?”

段依瑤條件反射的回到,“沒有……”

可李大嬸卻不相信,“大嬸是過來人,那個人要是沒有那么重要,你也不會費盡心思的倒騰。”

段依瑤還想反駁,可是張開嘴卻無從說起,她心里在不停的說著她:如果不是很重要,她的也不會這么痛。

段依瑤又抹了半晌,才和李大嬸拖著車,一步一步的朝party會場走過去。

越是走近她的心跳越是跳得沒有規律,段依瑤深呼吸一口,一鼓作氣的拖到party現場。

“閨女,你在這等著,我去問問是誰定的!”

段依瑤點了點頭,背對著會場坐在沙灘,她身污泥點點,帶著一個帽子,剛好遮住了臉部大部分面積,皮膚是一層又一層的污漬。

“你干嘛坐這?”

段依瑤聽見聲音,轉頭看見段子瑩握著高腳杯,居高臨下的顰睨著她。

“對不起。”段依瑤從地站起來,誠懇的對她道歉,可是起得太急,身子撞到椰子車,震蕩得幾顆椰子掉了出來。

段依瑤連忙彎腰去撿,手剛碰到椰子,段子瑩卻嫌棄的“咦”了一聲,“你用這雙手撿椰子?”

“怎么了?”

她茫然的轉頭,將手里的椰子放在車,白白的椰子立刻有了五個手指印。

“你……”段依瑤指著她,胸口下起伏,“你這樣讓我們怎么喝?”

“都是土,我的手剛碰黑了!”

“不會的,泥土已經沾了進去,不會再弄到手。”

“到里面了!那我們還怎么喝?”段子瑩覺得不可思議,指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段依瑤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將地的椰子全部都撿起來。

這一動作,讓段子瑩更加怒不可遏,“你還碰!這車椰子我們不要了!”

“不要了?”段依瑤的目光立刻變得犀利,“你說不要了不要了?”

“當然,我是買主,我說不要是不要了!”

段依瑤捏了捏的手指,十根手指“咔咔”作響,嚇得段子瑩后退幾步,“你……你你要干什么?”

“再給你一個機會,買還是不買?”

“你……你敢!”

段子瑩退了一步,回頭見有人往自己這邊走過來,立刻有了底氣。

她們的吵鬧聲已經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意,段依瑤見人群的心,便是她最熟悉的身影,她急忙低頭,把帽子壓了壓。

“怎么?怕了吧?”段子瑩高傲的仰起頭,天鵝般的脖頸顯示在眾人面前。

“閨女,發生什么事了?”

李大嬸見兩人這幅樣子,擔憂的拉著她的手下打量。

段依瑤在李大嬸的手背拍了拍,示意她安心,“我沒事,大嬸你問的怎么樣了?是這嗎?”

“是這里,是這里……”

“喂,什么是這里,我們不買了!”

段子瑩出聲打斷她們,這時候葉景琰一行人也到了她們跟前。

“發生什么事了?”

頭頂是充滿磁性的聲音,段依瑤卻再也不敢抬頭,她沒有回話,看在眾人眼里,她好像犯了錯,正在悔恨。

“景琰哥哥,你來了!”段子瑩順勢纏他的胳膊,向他告狀,“這個女人用她的臟手碰了椰子,你看面都是泥。”

葉景琰偏頭皺眉看了段子瑩一眼,忍住要抽出的手,“你不喝那幾個是了,這有什么值得爭執的?”

“這……總有人要喝到……”

她抬頭,正好對葉景琰冷凌的雙眼,連忙改口,“景琰哥哥你說的對,把這一車留下吧,你們可以走了!”

“等等。”段依瑤正要轉身,頭頂卻再次傳來葉景琰的聲音。

段依瑤腳步暫停,啞著嗓子問,“有事嗎?先生?”

“轉過身來。”

她的頭腦一片混亂,以為他已經看出了自己,只好硬著頭皮轉身。

“你的東西掉了。”

段依瑤還有些恍惚,“東……東西?”

眼睛在地掃了一圈,卻沒有發現任何東西,她磨蹭了半天,才問道,“什么東西?”

“我有那么可怕嗎?”葉景琰不答反問。

段依瑤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樣問,盡量挑選好聽的話回道,“先生您是貴人,當然不可怕。”

“那你為什么不敢看我?”

葉景琰能夠感受到這人故意壓低的帽子。

面對他的咄咄逼人,段依瑤一時回答不來,李大嬸感受到她的緊張,替她解圍道,“先生,我家閨女臉天生有缺陷,怕嚇到你們,這不才帶著帽子不敢見人。”

“是嗎?”葉景琰不以為然。

“那把帽子摘下來,給我們看看,到底有多嚇人?”

段依瑤心跳如雷,她的臉沒有什么傷口,抬頭肯定會露餡。

李大嬸也沒想到葉景琰這么執著,一般人這么一說便不再追究了,可是他怎么打破沙鍋問到底!

“先生,還是不要了,我家閨女怕生。”李大嬸看在段依瑤面前,目光有些不悅。

葉景琰皺眉,“大嬸,我沒有惡意,只是覺得她有點像我的一個朋友。”

“閨女一直跟在我左右,哪有時間結交先生這樣的貴人!”

葉景琰想想也是,依瑤怎么會跑到這個海邊小城,當一個農女呢?

他擺手轉身,“你們走吧,這車椰子我要了。”

李大嬸連聲道謝,伸手去接慕鈺麒遞給她的錢。

段依瑤舒了一口氣,回神去卸車的椰子,葉景琰正巧轉身,出聲制止了她,“不用你卸。”

他朝周圍看了一圈,“你們要喝的自己去拿。”

眾人聽到葉景琰發話,紛紛挑選了自己的意的椰子,段子瑩看了一眼現在邊的段依瑤,也去挑了兩個,快步跟葉景琰。

“景琰哥哥,我給你拿了一個,你也常常吧。”

“不用。”

段子瑩也不氣餒,一直圍在葉景琰身邊。

車子很快只剩下幾個被段依瑤弄臟的椰子,慕鈺麒和小明星猶豫了一下,沒有去拿。

“先生!”

李大嬸攔住要離去的慕鈺麒,他停下來,好整以暇的看著李大嬸,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我們拿了你的錢,這些都應該是你們的!”

“我們不要了,這幾個也幾塊錢。”

慕鈺麒丟下一句話,摟著小明星的腰走了幾步,卻發現有人拽住了他的衣擺。

“你……”慕鈺麒氣極,縱使他脾氣再好也耐不住這么死纏爛打,可是轉頭卻沒了聲音。

小明星有些怪,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原來段依瑤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把帽子抬起了頭。

臉黑乎乎的一片,有泥也有不知名的液體,粘糊粘糊的,看起來莫名的讓人惡心。

可慕鈺麒卻一直盯著那張臉,目不轉睛,小明星忍不住推了他幾下,“鈺麒。”

慕鈺麒回過神來,從她懷里抽出手臂,“你先過去,我有些事要處理。”

小明星扭捏了一會,最后還是妥協,“那你早點過來,我等你!”

慕鈺麒在她臉親了一口,“去吧。”

小明星回頭,目光幽怨的看著段依瑤,看她臉的惡心的東西,轉頭忍不住惡心干嘔。

等周圍只剩下他們三個人,慕鈺麒遲疑的看了一眼李大嬸,段依瑤搖頭,“大嬸是我的恩人。”

慕鈺麒這才放心,瞥了一眼葉景琰的位置,已經見不到他的身影。

“依瑤姐,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而且還不愿意讓大哥知道她的身份。

段依瑤愣神,突然記起除了葉景琰,他們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離開他了。

“慕鈺麒,你別跟景琰說我來過。”

“為什么啊!大哥一定很想你!”慕鈺麒再一次回頭,葉景琰已經站在餐桌前,往他們這邊撇了一眼。

段依瑤連忙轉頭,“總之不要說見過我,否則我可能會離開這座城市。”

慕鈺麒不知道到底是為什么,但是見段依瑤這么堅決,便對她點了點頭。

段依瑤將剩下的幾個椰子放在離自己最近的長桌,而后和李大嬸推著車緩緩離開。

走一步,腳下緩一步,她的心一陣一陣抽痛,明明兩個人離得這么近,可是卻互不能相認。

段依瑤忍不住回頭,葉景琰已經沒有注意她這邊了,不知道段子瑩湊到他耳邊說了些什么,兩人臉都有點點笑意。

段依瑤頹然轉身,原來是她想多了,他算沒有了她,也一樣活得多姿多彩,身邊總是不缺女人。

那個段子瑩他應該是真的喜歡吧!不然又怎么會一次又一次的將她留在自己身邊?

“閨女?”李大嬸看她失魂落魄,擔憂的叫了一聲。

段依瑤從自己的情緒抽離,“怎么了?大嬸?”

“我看你有心事,如果實在是放不下,回去找他吧,我看他也是個不錯的小伙子。”

段依瑤被她戳破了心事,嬌嗔一聲,“你說什么呢!大嬸!”

“別以為大嬸老了,大嬸看得出來,你很愛那個小伙子。”李大嬸一臉睿智地盯著段依瑤,讓她無所遁形。

“我跟他……”段依瑤說到一半,意識到后面要說出的話,突然哽在不知道怎么開口。

緩了好半晌才接了一句,“不可能了。”

李大嬸嘆了一口氣,“年輕人啊……”

她老了,的確不知道年輕人都在想些什么,兩個人相愛,為什么又不能在一起呢?

難道非要等到老了之后才開始后悔?

……

葉景琰把吸管插進一顆有泥土的椰子里,喝了一口,忍不住皺眉。

“剛才你跟那個賣椰子的說了什么?”

慕鈺麒走到他身邊,他狀似無意的隨口問道。

慕鈺麒拿杯子的手一頓,笑道,“我看這椰子很不錯,讓她過幾天也送點到我們的度假別墅。”

“酒店里難道沒有椰子?”葉景琰狐疑。

“有是有,可那老大嬸年紀也不輕了,還要出來賣椰子,想來家里很窘迫,給她錢她又有些氣節,所以我才想出這個辦法來。”

葉景琰想了想,好像說得沒錯,那個女人渾身臟兮兮的,不像是有錢的人。

本書來自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