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選擇原諒他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04

葉景琰在客廳里坐了一會,沒有聽見廚房的動靜,他耐不住好奇,起身走向廚房。

“嘩啦……”

廚房的玻璃門被推開,段依瑤圍著圍裙專注地和面,沒有抬頭看他。披肩的長被她用一根細皮筋攏了起來,脖子白嫩的完全展現在葉景琰面前。

“咳咳……”葉景琰捂著咳嗽了一聲,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段依瑤早就已經知道他來了,只是剛才瞞著他做了虧心事,才故意不理他。

聽到他咳嗽,她的心跳已經平復了大半,若無其事的抬頭,“你怎么來了?”

“在做什么?”

段依瑤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準備包餃子。”

“我需要幫什么忙嗎?”葉景琰走過去從后面抱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膀上。

段依瑤一個翻身,同他面對面,“你不用幫忙,出去好好坐著就是幫忙了。”

她連哄帶騙,將葉景琰推出了廚房,關上玻璃門的時候囑咐道,“別進來,里面油煙太重了。”

目光直勾勾地盯著葉景琰,直到他點頭才放心地關上門,將里面的胡蘿卜碎末端了出來,和肉一起混合攪拌。

她靜靜聽了一會,知道葉景琰不會再進來,便麻利的開始搟皮包餃子。

葉景琰仔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屋里的陳設都是她的氣息,他每一樣都看的非常仔細,把這幾個月與她錯過的時光全都捕捉起來。

正在癡迷的時候,廚房門口一陣開門聲,他轉頭,段依瑤正端著一盤熱騰騰的餃子出現在他眼前。

“開飯了!”

段依瑤放下餃子,回身又進廚房搗鼓了一會,小碗,筷子,也到了桌子上。

她雙手交叉,放在桌面,期待的看著他,“嘗嘗?”

葉景琰無法拒絕她迫切的眼神,夾了一個餃子放進嘴里。

“怎么樣?”還沒等他嘗出個味道,段依瑤就迫不及待的問他。

葉景琰嚼了兩口,皺眉說道,“挺好吃的。”

他不是敷衍,這餃子的確很好吃,但是總覺得加的調味料稍微重了些,大概是依瑤的口味變了吧。

段依瑤看他沒有什么感覺,才舒了一口氣,還好他沒吃出胡蘿卜的味道。

葉景琰又接連吃了好幾個,早就過了中午的飯點,他的肚子已經極餓了,再加上是依瑤做的餃子,更是食欲大開。

四分之三的餃子都被他吃進了肚子,飯后,他撫著肚子躺坐在沙上,一臉饜足的看著段依瑤收拾碗筷。

不多久,段依瑤就洗完回到他身邊,還沒在他面前停穩,就被一個使勁,拽進了葉景琰的懷里。

“別動,讓我抱會。”葉景琰阻止她亂動的雙手,緊緊將她擁進懷中。

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有愛的人,吃她做的飯,將她擁抱在懷里。

突然,葉景琰皺起眉頭,他手臂上有點細小的癢,吃完飯也沒在意,隨意的撓了撓,沒想到現在越加癢了起來。

“你怎么了?”段依瑤也后知后覺,現他不大對勁,立刻拉起他的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起著紅疹子,到處都是紅紅的一片。

葉景琰皺眉,收回手臂,不讓她看見,“不知道,突然就癢起來了,待會就會好的。”

段依瑤那肯相信,將他從沙上拽起來,“跟我去醫院!”

“我沒事……”

說話時,喉嚨一片沙啞,他突然醒悟過來,“剛才餃子里的是什么餡兒?”

“青菜,肉和胡蘿卜,怎么了?”

她不明白這種時候為什么要問自己這種問題,但是還是老老實實回答。

葉景琰感覺他的呼吸沉重,過了好一會才勉強睜開眼,“我……對胡蘿卜過敏。”

過敏!

段依瑤如遭晴天霹靂,她怎么從來沒聽說過有人會對這種東西過敏。

她的心跳很快,拍了拍快要閉眼的葉景琰,“你別睡,我帶你去醫院!”

雖然不知道嚴不嚴重,但是她知道過敏是會死人的,而他剛剛又吃了那么多,恐怕不會太輕。

“好……”葉景琰雖然嘴上答應著,但是眼睛卻緩緩閉上。

段依瑤手一震,顫抖著找到自己的手機,撥出12o。

“喂,12o嗎?你們快過來,救命,救命……”

她語無倫次的形容著,但是對面的人卻沒能從她說的話中捕捉到一絲有用的信息。

“女士,您找別急,冷靜一下,告訴我們病患有什么癥狀,你們的地址……”

“他……他他過敏,我們在……”

段依瑤艱難的掛斷電話,按照醫生說的方法,找到家里的過敏藥給他吃了一點,可葉景琰還是沒有好轉,她又找了熱水給他敷上。

等到醫生趕到的時候,段依瑤已經全身無力,癱倒在地上,但還是強撐著一絲力氣,共同上了救護車。

“醫生,救他!”

臨進急救室,段依瑤拉住主治醫生的手,就像是拽著一根救命稻草,眼神中全都是祈求。

主治醫生掰開她的手,慎重的說,“我一定會盡力的!請你放心!”

段依瑤頹然的放開手,站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看急救室的門緩緩關上。

她身后是得到消息趕過來的葉家人,穆微微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段依瑤終于忍不住哭出了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除了道歉,再沒有其他的話,穆微微原本不滿的心卻漸漸平緩了下來。

“沒事的,我相信景琰不會讓我們擔心,你也別太自責,不知者無罪。”

段依瑤本以為穆微微會狠狠臭罵她一頓,但事實是她卻反過來安慰自己,這更讓她的心里難受了。

抬頭,見周圍都是人,她躲在地上落魄難堪,連忙拭去淚水,站了起來。

“依瑤姐,不會有事的!”葉初雪抱住段依瑤,她的眼角紅紅的,顯然也是剛剛哭過,說的話還帶著一絲鼻音。

他們都知道過敏可大可小,也既然已經進了急救室,肯定是不小的。

每個人臉上的心情都不輕松,直到葉景琰被推出來的那一刻,看到他面色平常,的躺在床上均勻地呼吸,才微微放心。

主治醫生看到穆微微和葉少辰,眉頭緊皺,“你們不是一早就知道他過敏嗎?怎么會給他吃胡蘿卜?”

“可能忘記了,是我們太大意……”穆微微搶在段依瑤前面將罪過都攬在了自己身上。

聽得一旁的段依瑤臉紅耳赤,都怪她自作聰明,否則也會不會鬧出這么一出。

“命是撿回來了,身上的紅疹,估計要好些時候才消,這么好看的臉……哎~”主治醫生在葉少辰肩膀上拍了拍,嘆息著離開。

到了病房,葉景琰已經醒過來,他睜開眼,看見白色的天花板,默默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這幾天怎么老是跟醫院有不解之緣……

“醒了?”穆微微給他身后墊了一個枕頭,好讓他能坐起來。

葉景琰看到穆微微有些驚訝,但很快就適應了,目光在病房掃了一圈。

“依瑤了?”

穆微微冷哼一聲,“好啊,有了媳婦兒忘了娘!”

葉景琰怕她生氣,連忙解釋,“不是,我的意思是……”

“噗嗤……”

還沒等他解釋完,穆微微先忍不住笑了出來,側過身子,“喏,你的媳婦兒在這。”

葉景琰滿臉黑線,他又被捉摸了!

可是目光在看到段依瑤的一霎那,他的不滿就消失殆盡,只剩下一腔溫柔。

他用手輕輕碰著段依瑤的眼角,紅腫的樣子,像是才哭過,“不要哭!”

段依瑤苦著臉笑了一下,“你怎么那么傻!”

“我覺得很好吃啊!”

……

段依瑤無言,他竟然說的這么理所當然。

身后的三人見再待下去就是明晃晃的電燈泡了,便給葉景琰做了一個手勢,帶著不愿意離開的葉初雪走出病房。

這一切段依瑤當然都不知道,她只顧著擔心葉景琰的病。

在穆微微關門的那一剎那,葉景琰故作傷痛,讓段依瑤趴下去察看。

“你哪里痛?”段依瑤離葉景琰只有一片薄紙的距離,焦急的抬眼。

只見與她近在咫尺的男人,笑眼彎彎,完全不是一副難受的樣子,她氣怒地打了他的胸膛。

“哎喲!”

葉景琰驚叫一聲,捂住胸口,段依瑤再一次上當,“怎么了?我打滕你了?”

“是有點疼。”葉景琰皺眉,隱忍的別過眼。

這讓段依瑤越加愧疚,“對……”

她剛吐出一個字,葉景琰就連忙轉頭穩住她的嘴唇。

“唔,甜甜的。”

片刻,他躺在床上,臉上笑得痞氣十足。

段依瑤覺自己被他戲弄,臉氣的通紅,“你……你……混蛋!”

葉景琰一臉得逞,“我就是混蛋,有本事你也親回來?”

“你……”

她氣憤地別過頭,決定不再跟他講話。

可有人卻偏偏不讓她如愿,湊近她的臉龐,得了便宜還賣乖,“剛才明明是你占了便宜,我得親一口利息。”

“走開!”

葉景琰笑得燦爛,臉上的紅疹在他硬朗的五官上,沒由來的增添了幾分俏皮。

段依瑤與他對視,不一會就敗下陣,害羞地低頭,這個人都多大了,怎么還是一臉孩子氣。

她不知道,葉景琰只有面對她的時候被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

復診了好幾次,葉景琰實在是在醫院待不下去了,跟段依瑤提出出院。

段依瑤一邊幫他切水果,一邊回應,“再觀察幾天吧!萬一有什么后遺癥呢?”

葉景琰盯著滿臉的逗,接過一塊蘋果啃得清脆,“能有什么后遺癥,不對……有后遺癥,我想到餃子就想吐!”

段依瑤沒料到他還會提這一茬,切水果的動作一頓,差點切到自己的手指。

“我開玩笑的,你……”葉景琰焦急地扔開刀,掰著她的手指來回看,見沒有流血才放下心。

“你做的什么都好吃,真的!”怕她不信,還特別誠懇的點頭。

段依瑤被他的動作逗的笑開,“我以后肯定很好害你,不高興就直接在飯菜里下藥!”

葉景琰眸光暗了一下,“只要你愿意,我就吃。”

她雖然是開玩笑,但是還是讓他聯想到了段子瑩的事,她不說,他卻懂,無論如何,她的心里還是介意著的……

“幫我辦出院手續吧!”葉景琰把吃剩的蘋果扔進垃圾桶,重新躺回到床上。

段依瑤應了一聲,帶上他的證件走了出去。

兩人出院時都心照不宣的沒有提起先前的談話,段依瑤扶著葉景琰朝大門口走,那里已經等著慕鈺麒。

轉過兩道彎,迎面卻撞上一個人,結結實實闖進葉景琰的懷里。

“景琰哥哥……”

葉景琰驚愕的低頭,才現環住自己腰的人是段子瑩。他條件反射的看向身邊的段依瑤,見她面無表情,反而讓他有些局促。

“景琰哥哥,你的臉怎么了?”段子瑩見她不回應自己,抬頭望著他,見他滿臉的痘,驚訝的瞪大眼睛。

葉景琰推開她,又看了段依瑤一眼,皺眉問她,“你怎么在這?”

“我爸爸出院了啊!”段子瑩側身,路口處段母正扶著段父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

“伯父伯母好。”葉景琰禮貌的對他們點頭,同時將段依瑤護在身后。

這一動作段子瑩沒注意到,仍舊抱著葉景琰的手臂不放,但是段父段母卻已經看得透徹。

“子瑩,你給我過來。”段父站不穩,扶著墻重重的拍了一下墻壁。

段子瑩等了好幾天才見到葉景琰,不愿意放開他,“爸爸……景琰哥哥都來醫院看你了,你就不要再生氣了!”

段父胸中起伏,捂著嘴唇猛烈的咳嗽,“你……我怎么會有你這么沒臉沒皮的女兒!”

他身邊站著的女人,她難道看不到嗎?

段依瑤見情況不對,連忙退后幾步,讓出一個空間給段子瑩。

她剛退出一步,葉景琰就有所感應,連忙拽住她的手腕,動作弧度卻撞開了一旁的段子瑩。

“葉小子!”段父猛地上前幾步,護住段子瑩,“你別欺人太甚!”

他的身體還沒大好,虛弱的說完話,已經氣喘吁吁,可眼神卻仍舊兇狠。

葉景琰轉頭,禮貌的對段父說,“那幾天的鬧劇我一定會給您一個解釋,請您保重好身體。”

說完帶著段依瑤離開,他不想讓她在他們怨憤的目光中局促不安。

可段子瑩卻不想如他的愿,跑到他們面前張開手攔住,“景琰哥哥,我們……你不是答應過我要和我結婚嗎?”

她委屈巴巴的皺眉,難道現在有了段依瑤,就說話不算話了嗎?

葉景琰無奈,他揉著眉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以前他的確是答應過她。

那時候他的心早就死了,跟誰結婚都一樣,反正都不會幸福,反正都不是她。

可現在他最愛的人回來了,他又怎么會不負責任的跟別人結婚。

“子瑩?”段依瑤疑惑的偏頭,見她錯愕的盯著自己,不禁笑了笑,“我沒有惡意,只是你踩到我的腳了。”

段依瑤不相信她沒有看見,從一開始她就準確無誤的屏蔽她,現在更是一直沒離開過她的腳。

幸好她沒有穿高跟鞋,否則腳趾頭恐怕已經廢了……

段子瑩故作驚慌的移開腳,“啊,對不起對不起!”目光在葉景琰看不見的死角,刷的陰暗了下來。

“依瑤,你沒事吧?”葉景琰看了段子瑩一眼,語氣雖然平淡,但是仔細聽卻有一絲焦急。

段依瑤無所謂的笑笑,“沒事,這點痛我還不在乎。”

“依瑤姐,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段子瑩碰到葉景琰的目光,忍不住打了個顫,道歉的語氣更加誠懇。

“沒事。”段依瑤擺手,她都說了不介意了,可是她還死纏爛打的道歉,煩悶的很。

奈何擺手的弧度沒有掌握好,不小心碰到了段子瑩的肩膀。

她“哎喲”一聲,斜斜倒在地上。段母見狀,連忙放下段父,彎腰去扶起段子瑩。

“你這個女人!”

段父怒不可遏,揮手就向段依瑤的臉上打去,半空中,段依瑤輕松的截住他的手腕。

“我沒有打她。”段依瑤說的一臉誠懇,她做人的原則就是,做過的她可以承認,但是沒做過的她絕對不會承認。

段父冷哼一聲,“你當我們的眼睛瞎了?”

“這么多人,四五雙眼睛,任憑你瞎說?”

段父氣怒,想把手腕收回來,動了動,段依瑤卻沒有松手。

段依瑤冷哼,“我沒有動過她。”

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睛只看想葉景琰,別人信不信她不在乎,可是葉景琰也不相信她的話,那她便連解釋也懶得解釋了。

葉景琰淡然一笑,眼里完全沒有懷疑,他甚至連道歉都不說,因為他相信她,她沒有錯,為什么要道歉?

“如果你要訛錢,我可以給你,但是我沒有推你,摔傷摔斷都是你自找的。”

段依瑤沒有過多的生氣,只是為她感到悲哀,一個女人要用傷害自己來挽留一個男人本身就是一種可憐。

她也不管段父段母如何看她,放開段父的手,直直的往前與他們擦肩而過。

臨到段子瑩的身前,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對她說,“你讓我刮目相看了,真可憐。”

說完毫不猶豫的離開,葉景琰對段父一行人點過頭,也快步追上了段依瑤。

……

車上,段依瑤疲憊的躺在后背上,腦子里一片放空,有些事很簡單,但他們總是要往復雜的方向想,讓人覺得很累。

“依瑤,我……”

“你不用說了,我現在很難全部原諒你。”段依瑤揉了揉額頭,打斷葉景琰的話。

她聽過太多解釋,可以理解但是不想原諒,為什么她才離開沒多久,他轉身就找了別人。

葉景琰失落的低頭,知道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便開始專注的開車。

車很快就停在了段依瑤的公寓樓下,他熟練的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

段依瑤伸手攔住他,“等等,你怎么也要下去?”

“我送你上去啊!”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你回去養傷吧。”

“我還是送你上去,不然我不放心。”

葉景琰固執的下車,送段依瑤上樓,在她打開門的瞬間,推門溜了進去。

“喂!”段依瑤沒注意,被他鉆了空,怒氣沖沖的叉著腰。

“現在已經送到了,該回去了吧!”

“我是病人,需要一個好的環境才能養好傷。”葉景琰翻身躺在沙上,悠閑地翹起二郎腿。

段依瑤握拳,“那你覺得什么是好環境呢?”

“有你的地方。”

段依瑤一愣,促急不防的撞進他的眼簾,心里猛地極跳動。

但很快就平復了心情,問道,“你要在這里住下?”

“對。”

“行,那我走。”段依瑤走進臥室,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部都撈在了床上,仔細疊好放進箱子里。

“依瑤,你來真的啊!”葉景琰慢吞吞的走進臥室,見到裝好的箱子,懊惱的在墻上拍了一下。

“你需要安靜的養傷。”

葉景琰抱住她,“但我更需要你!”

“如果有你在,我寧愿自己的傷一直都不好。”

段依瑤手僵在原地,自從見面后,他放下了高傲一直在卑微的祈求她,求她原諒,求她留下。

盡管她對他冷淡,他也從來沒有抱怨過,低姿態的模樣,讓她心疼。

原諒他吧!

她心里有個聲音在回蕩:他已經為此受夠了傷,再不原諒,難道要等到他離開自己才來后悔?

段依瑤的手開始動搖,輕輕攀附在他背后,“我原諒你了。”

“你說什么?”葉景琰驚喜的問到,手收的越緊了幾分,“依瑤,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段依瑤感受到他猛烈的心跳,“我原諒你了!”

“再說一遍!”

“我說,我原諒你了!”

段依瑤配合的大喊出聲,讓葉景琰歡呼雀躍,將她攔腰抱起,你終于肯原諒我了!”

“嗯,我原諒你,那不是你的錯。”

段依瑤扣住他的脖子,主動送上自己的香唇,葉景琰一愣,隨即火熱的開始回應,兩人心靈交融,跟上一次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