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除非她活過來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5999

“你之前不是說想吃紅燒排骨,今天正好沒什么事,我去幫你做吧。 ”

段依瑤承認她是心軟了,面對一個全心全意都她好的男人,愧疚永遠會戰勝理智。

果然,白瑾逸聽后,驚喜非常,“真的?”

他一直想融入進段依瑤的生活,奈何總是沒有機會,這次她主動提出來,完全是他沒想到的。

“我們待會去市買點東西吧,我那里沒什么菜。”

白瑾逸不好意思地摸著頭,他雖然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但是一個人總是將就著在外面吃飯,家里的冰箱自從父親、母親走后,就再也沒有添過東西。

“嗯,那現在就去吧。”段依瑤倒是沒覺得有什么要緊的,廚藝有人擅長有人不會很正常,就像要她去教大學生,她也做不來。

走到車邊,白瑾逸又犯了難,按理說這輛車早就該放在4s店維修了,只是在花店打不到車才勉強用了一下,現在沒有必要一定要用,為了他們的安全,還是打車的好。

大街上的出租車來來往往,白瑾逸隨手一攔,就有一輛車停在他們面前。

可是那輛車卻不是出租車,停下來的片刻,駕駛座就有一個青年走了下來,打扮得流里流氣,嘴里還叼著一根煙,手里擺弄著一根細長的鐵棍。

隨后,后座也跟著下來兩三個青年,帶頭的人圍在白瑾逸和段依瑤身邊轉了一圈,“你就是那什么……白老師?”

白瑾逸皺眉,將段依瑤攔在身后,“我的確姓白。”

“少廢話,老子管你姓白還是姓黑。”那個青年打斷他的話,“你惹得筱楓流眼淚,老子是不會放過你的!”

青年一魯衣袖,吐了一口痰,手里的鐵棒有一搭沒一搭的上下晃動,“你還有什么要說的話嗎?”

白瑾逸心頭一緊,“你們是什么人?”他可不記得學校里還有這樣的學生。

青年輕嗤道,“怎么?怕了?筱楓是我的女人,你把她弄哭了,早就應該有所覺悟!”

他的耐心被用盡,退后一步,讓身后的人上去將白瑾逸和段依瑤團團圍住。

白瑾逸皺眉,一只手攔在胸前,“這件事是我不對,但是和我身后的女人沒有關系,你們放過她。”

聽到他的話,正要動手的人一齊望向身后的青年,那青年擺擺手,“老子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讓那女人自己出來,我們不動她。”

白瑾逸放下了少許戒備,轉頭對段依瑤說,“依瑤你先出去。”

段依瑤微微笑了笑,揉著手腕,“按理說,這件事主要還是因為我,你才是無辜的,我怎么可能退出去?”

脖子轉了一圈,目光咻地冰冷了下來,“要動手就早點動手,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依瑤!”白瑾逸壓沉聲音叫了她一聲。

“喲呵,這女人還有點脾氣,既然是這樣,可就別怪我欺負女人了!”

他對那幾個人一壓手,“動手!”

幾個青年聽見他的吩咐,不再猶豫,最靠前的一個人舉著鐵棍,對準白瑾逸,想當頭給他一棒。

說時遲那時快,段依瑤突然從白瑾逸身后躥了出來,接住落下的鐵棍,回神一個左旋踢,將他踢倒在地。

“啊!”

那人慘叫一聲,眾人才回過神來,目光看到地上躺著的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你你,好你個臭娘們,別以為我不敢打女人!”本來退到后面的青年立刻沖了出來,動作迅地揮動著手里的鐵棒,對準段依瑤額頭。

段依瑤冷笑一聲,移動腳步,輕松的避開,以腳為圓心,在地上一掃,那人就摔倒在地上。

“還有誰?”段依瑤從地上站起來,掃視了一圈,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退后一步。

她回身走到白瑾逸身邊,伸手推了一下他,“怎么?被我嚇到了?”

白瑾逸如夢方醒,搖頭,“我沒想到你會這么厲害。”

“之前在部隊訓練強度比較大,因此要比常人的力氣大些。”

“依瑤!”白瑾逸睜大眼睛,看著她身后,段依瑤有些莫名其妙,緩緩轉身,看到的卻是一個后腦勺。

白瑾逸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擋在了他們面前,那個受傷的青年咬著牙,將手里的鐵棒扔了出去。

白瑾逸閉著眼睛,正準備接受當頭一棒,身體卻被一股力道推開,等他睜開眼睛,現兩人已經躺在了地上。

段依瑤氣急敗壞的推了一下他,“你傻啊,看見鐵棒還擋在我面前!”

見到段依瑤生龍活虎的,他長舒了一口氣,“你沒事就好!”

段依瑤心中一軟,眉頭緩緩松開,原來他都是為了她才……

門口的保安聽見動靜都趕了過來,那人見偷襲不成,連忙拖著受傷的腳往車上爬,他的一群兄弟見狀也都嚇得扔下武器跟了上去。

保安巡查了一圈,現白瑾逸和段依瑤躺在地上,連忙圍過來,“白老師,你還好吧?”

白瑾逸擺了擺手,剛要說話,腰間一陣劇痛,“嘶……”

“怎么了?”段依瑤擔憂的看著她,見他委屈地望著自己,這才現她還躺在他身上。

她連忙撐地站了起來,伸手去拉白瑾逸,白瑾逸卻皺著眉拒絕了她,“不用了,我自己慢……慢起來。”

“你怎么了?”段依瑤驚覺不對,重新蹲下身子,在他周圍察看。

見他一直用手捂著腰,她抿著唇拉開他的手,白瑾逸眉頭皺成了八字形,卻沒有出一絲聲音。

“你的腰扭傷了?”

白瑾逸艱難地點頭,“我沒事,也不是很疼。”

段依瑤揉了揉眉心,是她疏忽了,她一個大活人,用這么大的力氣躺在他身上,姿勢怪異,竟然也沒覺得異樣,他的腰下面明明有一塊方形大石頭。

在保安的幫助下,段依瑤將白瑾逸帶上了出租車,他這樣的情況,動一下都是很艱難的,更別說去逛什么市了,當務之急就是去醫院。

段依瑤站在醫院門口,忍不住感嘆,這段時間她似乎跟醫院很有緣,總是往這里跑。

“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不能有大幅度的運動。”

醫生在單子上簽了幾筆,一抬頭,看見段依瑤,“怎么又是你們?”

段依瑤也尷尬的摸著鼻子,這個女醫生不是婦科醫生嗎?怎么又跑到骨科了?

女醫生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想法,淡淡地解釋道,“我主修的是骨科,當然婦科我也學的不錯,前幾天我的恩師出去演講,我替她幾天。”

說完,在他們兩個人身上來回看了一會,“你們也應該克制一點,例假才剛好,就這么迫不及待了,要知道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

段依瑤的臉立刻紅到了脖子根,“我們沒有……”

“我知道你們小兩口熱情似火,但是從醫學角度來講,床上運動太多,也不利于身體健康。”

這下連白瑾逸都害羞了,低著頭不敢說話,怕越解釋誤會得越深。

段依瑤無語凝噎,現在的醫生都這么開放嗎?

見他們不說話,女醫生以為就是默認了,“我說對了吧,今天回去后,千萬不要再做了,腰如果治不好,可是一輩子的事。”

話音未落,眼神朝曖昧的對段依瑤眨了眨,同是女人她怎么會不懂呢?真是苦了這個小伙子。

段依瑤真想一腦袋撞上墻壁,什么一輩子的事,她根本聽不懂!

從醫院出來后,段依瑤和白瑾逸都莫名的有些尷尬,剛才女醫生的囑咐仿佛就在耳邊:房事一周兩到三次最佳,多了傷身,少了你們也耐不住……

兩人都不敢看對方,但奈何白瑾逸的腰還是需要一個人幫忙扶著,段依瑤伸手去幫忙,卻在剛觸碰到他的手腕時,瑟縮了一下。

“那個……那個……回去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給你買菜做晚飯,補補身體。”段依瑤為了不尷尬打著哈哈說了一句話。

可是她這一句的補身子,卻更加讓人浮想聯翩了,白瑾逸臉紅得像火燒,聲音細如蚊子,“沒事,我們去外面吃吧。”

段依瑤皺眉,“你這個樣子怎么還是少奔波的好。”

“那……那辛苦你了。”

兩人的對話到了這又陷入了沉默,好在出租車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段依瑤將他送到樓上,自己則單獨下樓。問了附近的居民,去菜市場買了許多蔬菜水果。

回到白瑾逸的家里,他正躺在床上看書,段依瑤跟他打過招呼后就走回了廚房。

她打開冰箱,現里面真的是空無一物,只剩下兩瓶沒有喝完的礦泉水,她嘆息一聲,將袋子里的食物一樣一樣拿了出來,整整齊齊的擺在冰箱里。

回身,廚具都整潔的擺在臺上,她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麻利地開始動手處理排骨。

“叮咚……”

火才剛剛打開,門鈴就傳來了,段依瑤連忙將手在圍裙上擦了擦,跑過去開門。

“你好……”

段依瑤剛一大開門,一個中年男人就站在門口,見到段依瑤明顯一愣,退出去重新看了一眼門牌號,喃喃自語地說,“沒走錯啊!”

“你好,請問找誰?”段依瑤拿著鍋鏟,見那個男人退后一步,連忙收到身后。

“我找白敬。”

段依瑤在腦子里搜尋了半天,才猛地想起,白瑾逸好像提過,白敬好像是他的父親。

“你先請進,我馬上幫你叫人過來。”

段父溫和的笑了笑,“那謝謝你了。”

段依瑤走進白瑾逸的臥室,白瑾逸聽到動靜,從書中抬頭,“怎么了?”

“外面有一個中年男人,說是要找你爸爸,你出去看看吧。”

白瑾逸點頭,吃力地撐起身子,腰上的疼痛加劇,他軟躺在床上。

段依瑤見狀忍不住皺眉,放下手中的勺子,“你先別動,我來扶你。”

她走過去手拖住白瑾逸兩邊的手臂,正要往上提,但是腳下的拖鞋一滑,白瑾逸又躺在了床上,晚上的劇痛讓他的眼角有了些水光。

段依瑤的兩手撐在白瑾逸的兩側,頭離他只有一個手掌的厚度,段依瑤皺眉正要起身,身后卻傳來腳步聲。

她來不及做出反應,段父已經站在了門口,“你……你們繼續,我只是路過。”

段父尷尬的轉身,他原本只是想去上個廁所,聽見有人輕呼才過來一探究竟,沒想到竟然……

客廳里,段父坐立不安的望著地板,讓白瑾逸和段依瑤有些無語,他們已經解釋過好幾遍了,那只是個意外,可段父嘴上說著相信,但是表現的卻是另一種樣子。

“哦,對了!段伯父,您來這里找我父親,是有什么事嗎?”白瑾逸已經懶得解釋,隨口問他來這里是為了什么事。

段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在公文包里找了半天,拿出一個紅色的折子。

“這是喜帖,小女下個月初就要結婚了,想邀請恩師屆時光臨。”

白瑾逸皺眉,“結婚?可我父親出去開研討會了,下個月估計是趕不回來了!”

“研討會?”段父皺眉,抬頭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突然笑道,“那沒關系,你們兩個到時候到場就行了。”

“我們?”段依瑤驚呼,指著自己,他確定沒有說錯?怎么是他們?他邀請白瑾逸她可以理解,但是怎么還加上了她?

段父憨厚的笑了笑,“你們小兩口一個人來也不是個事,還是兩個人一起吧。”

段依瑤張張嘴想要解釋,但是余光瞥到白瑾逸笑的燦爛,忍住沒有說什么。

“那我就替父親提前祝您的女兒新婚快樂了。”白瑾逸溫和的勾著唇,接過喜帖。

他的心情大好,一直想找個機會將他和段依瑤的事公諸于世,這無疑是個好機會。

段父見他手下喜帖,起身就要告辭,“那我先走了,還有下一家要送呢!”

白瑾逸連忙起身想送他,但是腰卻不聽使喚,段父曖昧地看了他一眼,“不用送我了,你們小兩口還干嘛就干嘛吧。”

他是過來人,知道年輕人這方面需求比較多,腳步加快離開了他們的二人世界。

留下二人大眼瞪小眼,這又讓他們想起了醫院里女醫生說的話,臉上有一絲紅潤。

“什么味道?”白瑾逸皺眉嗅了嗅,“好像是從廚房里傳來的!”

段依瑤突然想起廚房里剛下鍋的魚,“糟了,我忘記鍋里還煮著菜!”

她慌忙跑進廚房,里面的油煙嗆得她睜不開眼睛,鍋里面燃起熊熊的火焰,段依瑤眼尖瞥見右手邊的鍋蓋,快的取了過來,蓋在上面,才敢靠近,將火關掉。

“怎么樣了……?”白瑾逸站在門口,幾縷殘煙飄進他的鼻子里,剩下的話留在了喉嚨里。

段依瑤將他帶了出去,看了眼窗外,夜幕降臨,現在出去吃飯已經訂不到位置了,“你先去看會書吧,晚飯估計得在等會了。”

白瑾逸坐在沙上,隨手接了一杯水遞給她,“實在不行,就吃面吧。”

“對不起……”

“這事兒也不能怪你,有什么好對不起的?”

白瑾逸趁著段依瑤接水的時候,伸手在她的頭上摸了摸,見她表情微怔,忍不住綻開笑容。

“還有排骨,魚吃不成了,我們還可以吃肉。”段依瑤將水倒進嘴里,一飲而盡,果斷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轉身進了廚房。

從小到大沒有什么能打倒她,她就不信今天晚上不能吃飯一頓滿足的晚飯!

白瑾逸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搖頭,她的性格也正是吸引他的地方,果敢獨立,這樣的人估計真的沒有什么事能難倒她。

一個小時后,段依瑤端出她的成果,一盤色香味俱全的紅燒排骨,她把筷子遞給白瑾逸,向他示意,“嘗嘗。”

白瑾逸也不多說,接過筷子隨手夾了一塊,放進嘴里,隨著咀嚼的次數,眼睛緩緩睜大,最后放出異常明亮的光芒。

“怎么樣?”

在段依瑤期待的目光下,白瑾逸給她做了一個豎起大拇指的手勢。

段依瑤滿足的笑開,“還有一個湯,我去給你端出來。”

出來時,她兩只手上都有不同的盤子,左邊是一盤西紅柿炒蛋,右邊則是一碗清透的湯。

“時間有限,再做估計得到夜宵時間了。”

段依瑤放下手里的盤子,連忙在手指上吹了幾下,盛湯的盤子不隔熱,她忍了好一會,等放下盤子,手已經開始紅腫。

她的樣子讓白瑾逸忍不住起身察看,待看到她手指冒泡,語氣都沉了幾分,“一次不能端過來就分兩次,我們又不差那么幾分鐘。”

段依瑤吐著舌頭干笑道,“這不是想著一次性端過來省事么。”

白瑾逸嘆息,但卻拿她沒什么辦法,只好自己親自去找治燙傷的藥。

“不用了,我過來就是為了減輕你的麻煩,怎么現在反而讓你更奔波了?”

段依瑤伸手攔在他面前,見白瑾逸不為所動,妥協道,“藥在哪?我自己去拿。”

“在我臥室的抽屜里,應該有燙傷的藥。”白瑾逸想到之前為了學做飯給段依瑤吃,也受了不少苦,但是至今還沒有學會一樣像樣的菜。

臥室的門大開,段依瑤徑直走了進去,臨到門口囑咐道,“你先坐回去,我自己的傷我會處理的!”

白瑾逸無聲點頭,坐回身后的沙,眼光瞥見喜帖,百無聊賴的取了出來。

“葉景琰?”

他總是覺得這個名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但仔細想,又想不起來。

也對,他就連段伯父的女兒都沒見過,怎么會知道他女婿的名字,搖搖頭,將喜帖又重新合上。

“你怎么不吃?”段依瑤撫弄著手上的紗布,抬頭見白瑾逸端坐在椅子上,不禁皺眉。

白瑾逸讓出半塊位置,接過她的手看了看,“一個人吃沒什么意思,所以還是等你一起比較好。”

手指相握,段依瑤有些不自在,但還是勉強勾起唇角,余光看到他身旁的請帖,不禁好奇,“剛才那個是你父親的……?”

“是我父親的學生,過年過節經常會送些吃的用的。”

段依瑤對他未見面的父親又多了幾分敬重,想必是極好的老師,不然學生怎么會到現在這個年紀,還一直記掛著他。

經她這么一提醒,白瑾逸的腦海中又想起剛才的那個名字,他腦中精光一閃,那個人不就是今天撞自己車的人嗎?他還有他的名片!

“你在笑什么?”段依瑤狐疑地盯著白瑾逸,她好像沒有講什么笑話吧?

白瑾逸搖頭,“沒有,我只是覺得這世界真是太小了。”

突然說出這么一句話,段依瑤有些摸不著頭腦,什么叫太小了?難道是在說他們的相遇?

“沒事了,我們吃飯吧!”

……

葉家帝都的別墅里。

葉景琰坐在沙上看著最新的財經新聞,任憑葉初雪怎么說話,也不搭理一聲。

“大哥,你真的想好了嗎?這可是你一輩子的幸福啊!”葉初雪契而不舍地趴在葉景琰的耳邊嚷嚷。

葉景琰側頭,躲過她的轟炸,但是葉初雪哪里是那么容易放棄的主,她躲在沙上直視他。

“依瑤姐要是在的話,你肯定不會這么做的,你要分清楚她是段子瑩,不是依瑤姐!”

葉景琰終于有了反應,“你之前不是希望我忘掉過去么?怎么還一直提她?”

“我這不是怕你沖動嗎?你這樣是不會快樂的,段子瑩也不會快樂。”

“行了,好好管你自己吧,我快不快樂,我自己能判斷。”葉景琰合上報紙,起身走進自己的臥室。

“誒……”葉初雪也跟著起身,卻在門口處被攔了下來,只聽“砰”的一聲,臥室的門從里面反鎖。

葉初雪氣得直跺腳,“我不管你了,以后你要是后悔了,我可不會幫你!”

她停下來聽了一會動靜,沒有聽到他對自己回應,“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而屋里的葉景琰躺在床上,眼里卻滿是受傷。后悔?怎么可能。除非……

除非依瑤能活過來!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