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團圓,家人齊聚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08

“你帶著這個很好看。? ”

段依瑤昏昏沉沉的放下手,扯出一個笑容,“謝謝你,瑾逸。”

“不用謝我。”白瑾逸眼里盛滿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他深深看了一眼段依瑤,低頭掩飾道,“我們去吃飯吧。”

段依瑤無聲點頭,她知道他失望了,一個人表達愛意最希望的便是愛人的回應,而她是不可能回應的,她愛的人跟別人在一起,終究不是面前這個溫柔的男子。

白瑾逸的車被撞了一個缺口,但是花店位置很難打到出租車,他們只好將就著坐上車。

自從剛才段依瑤說了謝謝,兩人就一直處于尷尬的氛圍,段依瑤百無聊賴在載物臺上拿了一本雜志,雜志上的名片順著她的手滑落。

膝蓋上是一張熟悉的黑色名片,段依瑤瞳孔微縮,手指顫抖的拾起來,映入眼簾的果然是“葉景琰”三個字。

他……跟白瑾逸認識!

“瑾逸……”她聽見自己顫抖著聲音叫了白瑾逸一聲。

“怎么了?”白瑾逸疑惑的轉過頭,方才兩人還都不說話,他以為待會吃飯也會保持這個樣子,沒想到她卻突然找他說話了,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段依瑤將名片遞到他面前,“這個人……是誰啊?”

白瑾逸正聚精會神的開著車,眼前冷不防出現了一張名片,他騰出空看了一眼,在腦海中搜尋著這個名片的記憶。

“哦,這個啊……”

他記起是剛才有輛車撞到自己的別,這個名片是一個英俊男子遞給他的,當時他沒收,他就隨便遞到載物臺上了。

“我也不認識,應該是個挺有錢的人吧。”因為他開的是勞斯奈斯限量版,他再不懂車也還是有所了解的。

段依瑤手指一松,名片從指尖滑落,白瑾逸見她有些失神,追問到,“怎么,你認識他?”

段依瑤收起失魂落魄的表情,搖了搖頭,“不認識。”

不知道怎么了,在她下定決心要忘記他的時候,他卻總是無時無刻不出現在自己的生活里,這幾天,多多少少都碰到關于他的事,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抬頭,撞入白瑾逸的眸光,她反射性地躲了一下,解釋道,“我……我只是覺得這名片挺特別的,看起來很有趣。”

“原來是這樣啊。”

白瑾逸將目光移向對面的馬路,眼中的失落一閃而過,她還是不想直面他……

……

段家。

葉景琰接了葉少辰和穆微微,本想直接到酒店,但是段母卻執意要讓他們去段家吃飯。

葉景琰無奈之下征得三人的看法,見大家都沒什么意見,就徑直開車到了葉家樓下。

“親家!”

葉少辰剛踏進房門,就看見有人迎了出來,他微微側身,禮貌性得伸出手,“你好。”

段父一愣,隨即伸手握上,回以一句,“你好。”

尷尬的見面后,葉景琰四人一同走進了客廳,正在廚房觀望的段子瑩聽見動靜,連忙奔了出來,“景琰哥哥,你回來了!”

葉景琰想往后退一步,但是顧及客廳里的人,便硬生生站在原地任憑她抱著。

段父高興的哈哈大笑,“親家你別見怪,我們家子瑩從小就是這么個性子。”

葉少辰皺起眉頭,身旁的穆微微握著他的手緊了緊,微笑道,“女孩子,坦率天真點才最可愛。”

一句話惹得段父笑容滿面,對穆微微說了許多話,一旁的葉少辰忍不住攬上穆微微的腰,宣示自己的主權。

段父的笑容一下就僵在了臉上,穆微微連忙解釋,“他就是這樣,很粘人,你別介意,他沒有別的意思。”

“是這樣啊,親家你們的感情真好。”段父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坐在沙上感受到葉少辰壓迫的目光。

葉少辰趁著沒人看見,頭壓低到穆微微耳邊,“不準對別的男人太熱情。”

穆微微耳根一紅,雙手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暗罵了一聲,“老不正經。”

傳入邊上葉景琰的耳朵里,他全身忍不住升起雞皮疙瘩,這么久了,沒想到老爸老媽還是這么肉麻。

“景琰哥哥你怎么了?為什么在抖?”

段子瑩抱著葉景琰,感受到他的異樣便出聲問道,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傳遍客廳。

大家本來都各懷心思,聽到段子瑩驚呼,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葉景琰。

“我沒事,沒事。”葉景琰面帶微笑,卻暗暗叫苦。他只不過是聽了爸媽的打情罵俏,但說出來卻不妥。

可段子瑩不懂他的心,刨根究底,“你剛才明明抖了!你哪里不舒服要說啊!”

眼看著葉少辰看自己的目光越來越犀利,葉景琰額頭直冒冷汗,“我沒有不舒服,可能是冷氣太低了,一時沒反應過來。”

這個說法雖然牽強,但是好歹讓葉少辰轉移了目光,回到了穆微微身上,溫柔繾卷。

葉景琰深深的吐出一口氣,總算是瞞過去了。

這時候飯也好的差不多了,段母呼和了一聲,大家都起身坐到了餐桌上。

“景琰哥哥……”

段子瑩夾了一塊排骨,正要往葉景琰碗里放,被他的目光阻得一頓,想到飯桌上還有葉景琰的父母,連忙收回了筷子。

葉初雪見了,眼珠子骨碌地一轉,“大哥,我想吃塊排骨,它離得太遠了,我夾不上!”

葉景琰瞪了她一眼,不一語的給她夾了一塊,葉初雪埋頭在碗里吃了一會,又抬起頭,“還要吃茄子。”

“番茄炒蛋。”

“豬蹄。”

……

滿桌子上都是葉初雪指揮葉景琰的聲音,一邊的葉少辰和穆微微都已經習以為常,可段父卻慢慢黑了臉。

這是下馬威?他女兒還沒嫁過去,就遇上這么個難纏的小姨子,那以后可怎么辦?畢竟是要過一輩子的人,他可得替她把好關。

這么想著,段父將手中的筷子放下,靜靜地看著葉初雪要這要那,然而,葉初雪卻想是沒看到似的,繼續喋喋不休。

段父忍不住捂著嘴咳嗽一聲,飯桌上的動靜都停了下來,段子瑩憋了一肚子氣,剛才不好作,但是有了父親撐腰,也就噬無忌憚地瞪大眼睛盯著葉初雪。

她沒想到原本對她還算好的葉初雪今天怎么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葉景琰也感受到了餐桌上的氣氛異常怪異,但有沒有覺得哪里不對,他從小就被教育要好好對妹妹,這些事情早已經習慣,也沒有覺得哪里不對。

段父看了一眼葉少辰,見他冷冷淡淡,只在看見穆微微的時候,目光有所緩和,他心里不打一氣。

可一想到女兒那么喜歡葉景琰,他又只能收斂了怒氣,和顏悅色的問,“景琰啊,給親家定好住的地方了嗎?”

葉景琰沒想到他會問這樣的問題,微一愣神,“已經訂好了,就在我住的那家酒店。”

段父沉吟,“怎么能住酒店呢,我們在市里還有一套公寓,要叫人收拾一下,暫時住那里?”

“不用了。”

葉景琰正準備說話,卻被葉少辰開口打斷,“之前我在三環買了一套別墅,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段父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僵硬地笑了笑,他這是明擺著嫌棄他們,別墅就了不起了?

穆微微眼看氣氛僵硬,連忙來打圓場,“比起這些小事,我們是不是應該商量一下選什么日子?”

這個話題倒是吸引住了一直沒有說話的段母,她輕聲柔和的說,“日子我倒是看了幾個,但是要數最好的就只能是下個月初的那一天。”

“下個月初?”穆微微驚呼,“那樣會不會太趕?”

段母搖頭,“如果從現在開始準備,倒也不至于趕。”

穆微微轉頭望向一旁的兒子,這是他的終身大事,她不想太過專權。

葉景琰本來也是湊合著結結婚,自然對這種事不熱絡,他身邊的段子瑩倒是很積極,見穆微微望著她這邊,就以為是在征求她的意見。

連忙仰起頭甩了甩,這樣似乎還覺得不夠,開口接到,“我和景琰哥哥都沒有意見!”

穆微微皺眉,這個女孩子還真是主動過了頭,她問的是自己的兒子,怎么就變成了她,還沒結婚就……

穆微微與葉少辰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滿意,但又不好當面說破,只能笑著應承了下來。

兩家分開的時候,段子瑩依依不舍的拉著葉景琰的衣角,直到把他送到電梯口,才緩緩松開他的衣角。

回去的車上,穆微微問前面哼著流行歌曲的葉初雪,“你今天怎么這么多事了?我可記得你是不愛吃豬蹄的。”

葉初雪的聲音一頓,討好似的地轉頭,“嘿嘿……媽,你也看到了,段子瑩他爸那個樣子,真是讓人看不慣!”

“誰讓你這么說長輩了?”穆微微皺眉沉聲問道。

她從來沒有這樣對葉初雪說話,一時間,葉初雪笑不出來了,她悻悻地摸著鼻子坐回副駕駛,眼角盈著淚水。

穆微微也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些重了,張了張嘴,最后卻沒有說出半個字。

葉景琰一直在開車,但注意力卻一直往葉初雪那邊瞥,見她要哭不哭的樣子,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遞給她一張紙巾。

“拿開!我才沒有哭!”葉初雪帶著鼻音推開面前的紙巾,眼淚卻在不注意的時候流了下來。

原本在閉目養神的葉少辰緩緩睜開眼里,皺眉問道,“這又是怎么了?”

目光掃了一圈停在葉景琰身上,葉景琰開著車,突然感受到背后一股涼意,連忙否認,“不是我!”

“行了,你別看他了,是我……”穆微微坐在車窗邊幽幽開口。

葉少辰輕笑了一聲,將她摟在懷里,“剛才吃飯的時候就看你不滿意那一家子,現在又在置什么氣?”

“我不滿意有什么辦法?你兒子滿意啊!”

穆微微聲音有些嗔怪,說著便看向葉景琰,“你到底滿意她什么?”

葉景琰搖頭,“我也不知道……”

“胡說,大哥你明明還記掛這依瑤姐!”

葉景琰冷笑一聲,“你這么了解我?”

葉初雪說不出話來,只覺得有什么堵在心里,悶悶的,說不上難受,卻也算不上自在。

他的一聲冷笑讓人徹底明白,他不是還記掛著段依瑤,他……還深愛著她!

穆微微嘆息,既然是他的選擇,那便配合他好了,經過那件事,他還要結婚,已經讓人謝天謝地了!

四人沉默,二十分鐘后,他們回到了別墅,葉初雪最先下車,挑了一個房間,進去關上了門。

接下去是要討論結婚的瑣事,她幫不上忙,也不想幫忙。

……

白瑾逸用毛巾擦嘴,目光不經意掃到段依瑤低頭垂目的樣子,長長的睫毛不時扇動,他的心被撩撥地泛起了漣漪。

“你一直看著我干嘛?”段依瑤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目光與他對視的剎那,立刻移開。

白瑾逸眸光癡迷,但還是克制住了自己,微微笑道,“你這幾天似乎睡得不好,不僅有黑眼圈還瘦了許多。”

手一頓,摸上眼睛,段依瑤有些茫然,“是嗎?”

她這兩天都過得很高興,每天有好吃的,好玩的,只是到了晚上……

她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個人,一想到他溫柔地看著別人,對別人好,心就隱隱作痛。

“我帶你去個地方吧。”

“昂?”

段依瑤還沒反應過來,手已經被牽住,“我們要去哪?”

白瑾逸轉過頭,神秘兮兮地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可我的花還沒有配。”

“小翠會幫忙的。”

他們步行了十來分鐘,最后停在一顆大樹前。

回想起剛才進來的時候,她抬頭看了一眼大門,“這是你工作的學校。”

白瑾逸在仔細看樹上掛著的名字,聽到她問,便轉頭彎著嘴角,“這棵樹據說能保人姻緣,雖然不能全信,但是我還是想要帶你來看看。”

段依瑤一愣,再次打量這棵樹的時候已經變了眼光,樹傘很低,她踮起腳剛好能夠到,上面掛了許多布條,布條花樣繁多,但是墜著的牌子都寫了兩個名字。

“這東西真的有用嗎?”段依瑤忍不住喃喃自語。她們的姻緣真的是老天在做主?

白瑾逸拍拍手上的灰塵,耳朵飄進她的疑問,回道,“沒有人知道,但是人人都寧愿選擇相信,因為他們實在太愛身邊的那個人了……”

猝不及防聽到白瑾逸變相的表白,段依瑤有些不自在,連忙轉移話題,“你是這個學校的老師,門衛怎么好像不認識你的樣子。”

“我才剛來沒多久,大門大多認識我父親。”白瑾逸也不在意她轉移話題,仔細地解釋給她聽。

段依瑤點頭,卻不知道該接什么話,到現在為止在他面前還無法完全放開。

白瑾逸溫柔的看著她,從衣兜里摸出一塊桃木板,“我特意問了許愿的儀式,不如我們也來試試?”

“好啊!”段依瑤故作高興地點頭,饒有興味的打量著桃木板。

“許愿的時候要心誠,你閉上眼睛,心里想著那個要與你共度一生的人。”

段依瑤聽話的閉上眼睛,想著白瑾逸的名字,聽到“共度一生”四個字,腦海中的畫面一轉,換成了葉景琰的背影。

這種關鍵時刻怎么能想起他,可是一想起來,她的大腦就不由她控制,他的臉,他的笑,都像烙印一樣刻在她心里。

她一愣,趕忙睜開眼睛,偷偷瞥了一眼白瑾逸,見他仔細的閉上眼。

幾秒鐘后,突然睜開眼睛,與段依瑤四目相對,他的身體微怔,對她綻開笑容。

段依瑤連忙移開眼睛,“我……我們還是先掛牌子吧。”

“對了,還沒刻字呢!”

白瑾逸將木牌轉向她,“我已經刻好了。”

段依瑤見到兩人的名字端端正正刻在上面,心里有一種無形的壓迫。

“我怕你不愿意來,所以提前刻好了,你不來,我就把它掛上去就好。”

“這樣啊……”段依瑤尷尬的笑了笑,原來他早就察覺到她的疏離,一直貼心的沒有說。

“白老師!”

段依瑤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身后突然傳來一個女生的招呼聲,聲音由遠及近,轉眼間,她已經走到兩人面前。

“白老師,這幾天的課你為什么都沒來啊?是生病了嗎?”那個女生自動忽略了段依瑤,目光熱切的盯著白瑾逸。

見他手上握著個牌子,異常驚訝,“白老師你要在樹上掛牌子,上面寫了什么呢?”

這棵樹下掛的是姻緣,所有這所學校的學生都知道,她之所以這么問,是想看一下牌子上的名字。

白瑾逸避開她的觸碰,溫和地笑了笑,“這兩天有些要緊事要處理。”

“什么要緊事啊?”

白瑾逸抬頭看了一眼段依瑤,那個女生也跟著他的目光轉頭,在看見段依瑤的剎那,目光逼人。

“白老師,她的誰啊?”

“她是我的女朋友。”白瑾逸牽起段依瑤的手。

“什么?”那個女生像是不敢置信,“白老師你什么時候有女朋友的?”

白瑾逸好整以暇的盯著段依瑤,示意該她出場了。段依瑤咳嗽一聲,戰場上的是她沒怕過,可是女人的現場,她還是不太行。

“那個……我跟你們白老師在一起也就三四天吧,是他窮追不舍我才考慮了一下的。”

“你……”

那個女生被氣的說不出話來,幽怨的看著白瑾逸,“白老師,你前幾天,天天找我是什么意思呢?”

段依瑤眉心一跳,又用相同的目光看向白瑾逸,原來他還有過這樣一段。

手被握得緊了幾分,白瑾逸面帶微笑的解釋道,“筱楓同學,前幾天是什么時候?”

“大概是剛開學沒多久吧……”

“那就對了。”白瑾逸面色稍微有了些改變,“你上學期的期末考試掛了好幾科,我每天找你是因為不讓你逃課。”

筱楓估計沒想到白瑾逸這么解釋,一時間所有的熱情都散去,只剩下點點淚水,啪嗒啪嗒往下落。

白瑾逸從來沒有熱哭過一個女生,這讓他手足無措,求助似的看向段依瑤,卻見段依瑤攤手,也是一臉無奈。

“那個……筱楓同學……?”

筱楓沒有搭理他,自顧自的抹著眼淚,白瑾逸和段依瑤也不好走開。

段依瑤偷偷用胳膊撞了一下白瑾逸,小聲問道,“怎么辦?”

白瑾逸拿出一塊手帕遞給她,故作不懂,“筱楓同學,生了什么事?”

“白老師,我喜歡你!”筱楓接過手帕,擦干眼淚,仰頭對他表白。

一句話讓白瑾逸的手頓住,他求助的望向段依瑤,這樣的場面他們還真沒有遇到過。

想了想,他正色道,“筱楓同學,可能我讓你有些誤解了,我對你的確只有師生情誼。我不想讓你誤會,這樣對你,對我……”

說著,轉頭看向段依瑤,“還有對她,都好!”

筱楓淚眼婆娑的抬頭,看了一眼段依瑤,見她沒有任何表情,哭著離開這個讓她傷心的地方。

她不喜歡段依瑤,不是因為她搶走了白瑾逸,沒由來的,她覺得她不喜歡白瑾逸……

等筱楓再也見不到身影,白瑾逸才收回目光,段依瑤一直在一旁看著,等他看向自己,才調侃道,“怎么?舍不得?”

“依瑤,你明明知道……”

段依瑤見他氣急敗壞,淘氣地笑笑,“好啦,開個玩笑而已。”

目光掠過他手上的紅絲帶,“再不掛,我可要走了。”

白瑾逸這才意識到手上還拿著個東西,他在樹下轉悠了一圈,找到比別處稍微高一點的枝椏。

雖然那上面也有幾塊牌子,但是卻不如下面挨得緊實。以他的高度剛好夠到。

段依瑤雙手抱胸,看著他吃力的往最高處掛牌子,心中像是打翻了柴米油鹽醬醋茶,五味陳雜。

原來每個人都對自己珍愛的人小心翼翼……

“好了!”

白瑾逸轉頭,陽光透過濃密的枝葉照在他臉上,溫潤暖光,像是從漫畫里走出來的模樣。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