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二十朵玫瑰花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40

段依瑤手一抖,緊張的掛斷電話,眼角的那滴淚凝結在眼眶中。? ?

那聲音,不是葉初雪,也不是她認識的任何人。

她喚他景琰哥哥,那么親昵,還親自喂他食物吃……

段依瑤突然不知是該釋然還是悲傷,將手機扔在柜臺上,躺在涼椅上呆。

心里像是壓了一塊石頭,讓人喘不過氣來。

良久,段依瑤重重的吐口氣,心里苦笑,這樣也好,他總不能一直等著毫無消息的人,沒有她,還會有更多比自己適合的女孩陪著他。

“依瑤姐,吃飯了。”花小翠帶著飯回來,段依瑤快的擦干眼角的淚水,打起精神說,“買的什么?”

“過橋米線,還有一份蛋炒飯,我讓加了辣椒,你想吃什么?”花小翠沒有現她的不對勁,還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

“蛋炒飯吧。”

段依瑤吃著帶有辣椒的蛋炒飯,覺得比往常難吃了許多,或許,是自己的心情不好。

“小翠,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呀。”段依瑤八卦的問。

“在一家小公司當職員。”

“你們平時吃飯……你會喂他嗎?”段依瑤對男女朋友相處不是很懂,還是忍不住問。

花小翠嗆了一下,哈哈笑道,“怎么會?太肉麻了。依瑤姐,你怎么會問這種問題?”

“哦,在網上看到一個視頻,隨便問問。”段依瑤一顆心碎成了玻璃渣,連小翠都覺得肉麻,那他們……

古鎮。

葉景琰聽著那邊的嘟嘟聲,愣了下,心中莫名覺得好像有什么東西偷偷溜走了。

“景琰哥哥,再吃一個,”段子瑩又戳了一個糯米團子喂他,他倒退了一步,淡聲說,“我不喜歡吃甜的。”

剛才沒有注意被段子瑩塞進嘴里,到現在還難受呢。

“誰打的電話呀,這么出神?”

“應該打錯了,初雪他們幾個人呢?”葉景琰抬頭張望,他還是不太習慣和剛認識幾天的女人單獨相處,盡管她長得如此像依瑤。

段子瑩小小的失落,指著前面的巷子說,“他們去那邊了。”

“那我們也過去吧。”說完,葉景琰抬腳就走,段子瑩連忙跟上。

周末,古鎮的人較多,大都是放了暑假的學生,段子瑩故意擠在葉景琰身邊,手和他的手碰來碰去,她好想去牽他的手,但又怕他甩開,那太沒有面子了。

葉景琰似乎察覺到了這一點,直接將手插進了褲兜,閑庭漫步。對此段子瑩表示懊惱,如果剛才勇敢點直接拉住,沒準還有一絲希望。

“哥,就在這里吃吧。現在熱死了,休息會兒。”葉初雪站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酒樓門口,她戴著一頂大大帽子,鼻梁上還架了一副墨鏡,卻還是擋不住她絕美出塵的容貌,一路上有不少人看過來。

“嗯,就在這里吧。”

要了個二樓靠窗的包間,窗外是小橋流水,水里偶爾有成群的鯉魚游過,涼風襲來,很是愜意。

點了幾道菜,服務員美女臉紅心跳的添完茶水便一步三回頭的走了,從來沒有見過顏值如此高的一桌人。

“小麟子,你什么時侯去歐洲?”葉景琰一手搭在窗欞上,一手搖晃著手中的茶杯問。

蕭鈺麟笑道,“快了,我們商量過了,想把歐洲的產業慢慢撤回來,外婆和爸媽年紀大了,我們想多陪陪他們。”

葉初雪忙說,“噯,歐洲的那幾個城堡你可要留著,我還挺喜歡的,以后有空可以過去住一段時間。”

“知道知道,外婆特意交待的,英國那個最豪華的城堡是留給你的。”

葉初雪眼睛放光,“還是外婆對我最好,我明天就親手做點蛋糕給她送去。”

“大哥,聽說你過段時間要去帝都,干嘛去呀。”慕鈺麒笑嘻嘻的問。

葉景琰抿了口茶水,挑眉道,“誰告訴你我要去帝都開會的?”

慕鈺麒不自覺瞄了眼在場的某人,葉初雪立刻跳出來,指著他喊道,“你敢出賣我?”

“我什么都沒說啊。”慕鈺麒攤手。

葉景琰盯了妹妹一眼,“得了得了,除了你還有誰?早知道就不告訴你們了。”

“大哥,什么會議啊,這么保密。”

“商務部的一個會議,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半個月前,葉景琰接到了帝都的一個電話,是商務部部長親自打來的,說是領導點名要他要來參加一個會議。葉景琰還以為是詐騙電話,看到正式的邀請函時才知道是真的,但會議內容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對方只說來了就知道了。

“你要去帝都?什么時侯?”段子瑩欣喜的問。

“再有一周時間吧。”

段子瑩自告奉勇,“我和你一起回去,到時候我當導游,帶你在帝都好好玩玩。”

葉景琰很敷衍的說,“到時候再說吧,不知道有沒有時間。”

“大哥,你帶我去好不好?我也想見見世面。”慕鈺麒好心求他。

葉景琰失笑,“這個我怎么帶?”

慕鈺麒拍著胸膛說,“我可以當你的助理,什么粗活累活都交給我。”

“你這么貴的助理我可請不起。”

“大哥,我求你了,你帶我去好不好?”

葉景琰有些疑惑,“你為什么非要去啊?”

蕭鈺麟搶著替哥哥回答,“大哥,你不知道,他喜歡上一女明星,這段時間在北京拍戲,我爸媽不同意他和娛樂圈的女孩交往,禁止他去北京,但如果你帶去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什么?女明星?”葉景琰和葉初雪異口同聲,后者尤為驚詫,“哪個?你居然沒有告訴我?”

“唉呀,別問了,這事八字還沒一撇呢,等有結果了告訴你們不遲。”慕鈺麒有些不好意思,“大哥,你就幫我這一回,以后任你差遣。”

“可是如果舅舅舅媽知道,要罵死我的。”葉景琰有些為難。

“我們不說誰知道?再說,我爸媽最愛你了,舍不得罵你的。”

葉景琰遲疑了一會兒,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又想到自己想找也無處可找的心境,于是說,“好吧好吧,答應你了,但是別說漏嘴了。”

“我也想去。”

“不行!”葉景琰和慕鈺麒同時說。

葉初雪“嘁”一聲,“不去就不去嘛,有什么了不起。”

葉景琰嚴肅的對慕鈺麒說,“你可悠著點,別鬧出什么緋聞來,到時候舅舅打斷你的腿。”

“不會的,我有分寸。”

段子瑩還沉浸在葉景琰要去帝都的喜悅中,到時候她一定要把他拉去自己家住。

又是一年七夕節。

段依瑤和花小翠為了迎接今天的好生意,八點剛過就開門營業了,半個小時后,就來了一個大訂單。

“老板,我要二十束玫瑰花。”一個身穿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微笑著說。

段依瑤怔住了,“你要這么多干什么?”

年輕男子解釋道,“今天七夕,老板給公司女職工福利,每人一束玫瑰花。”

“好的,每束多少支呢?”

男子很爽快的說,“你看著辦吧。”

“啊?”

“哦,我的意思是,這個我也不是很懂,你們是內行,你們決定吧。”男子心中暗暗叫苦,老板只說在這里訂2o束玫瑰,可沒有交待這個啊。

“那就2o支一束,寓意青春美麗。”段依瑤現在對這些花語也是信手拈來。

“可以可以。”

段依瑤笑著說,“2o束玫瑰數量可不小,你開車了嗎?”

男子指了下門口的小皮卡,“專門借的車。”

“哈哈,你們老板也是有趣。你可以先去別處逛逛,一個多小時后再來取花。”

“好的。我把錢先給你。總共多少?”

“6ooo塊。”這種節日玫瑰花向來很貴。一只賣15塊錢很正常。

男子很爽快,價錢也不講,從帶著黑色皮包里拿出一疊錢數了數遞給她,“6ooo塊。”

段依瑤拿過錢也沒點,直接扔進抽屜里,這種大顧客是不會坑人的。

等男子走后,段依瑤和花小翠就開始忙開了,這段時間她也學會了如何包裝花束,雖然度比不上花小翠,但也能幫把手。

“早上好啊,”白瑾逸信步走進來,“哇,今天生意果然好,這么早就來大生意了。”

段依瑤扭頭一看,白瑾逸穿著白色的T恤,外面搭了件青色的夾克,腿上是一條泛藍的牛仔褲,配了一雙白色帆布鞋,很青春洋溢的模樣。

“剛才有公司來訂了2o束玫瑰,幸虧那天訂的貨多,不然今天肯定不夠。”段依瑤一邊修剪著花枝,一邊說。

白瑾逸攤手,“我今天很閑,有什么能幫忙的嗎?”

“那我就不客氣了,你把那邊的玫瑰花往這邊挪一挪,小心刺。”

“沒問題。”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白瑾逸聰明又幽默,說話很好聽,時常逗得兩個姑娘開懷大笑。

趁段依瑤不注意,白瑾逸小聲問花小翠,“你晚上有沒有約會?”

“有約。”花小翠還沒有蠢到以為白瑾逸喜歡上了她,眼睛滴溜溜轉了半圈說,“白大哥,你想約我們老板啊。”

“聰明!”白瑾逸也不避諱。

“放心,我不會當電燈泡的。我和我男朋友早就約好了,晚上去吃大餐。”

白瑾逸終于放下心來,他還準備收買花小翠,讓她晚上自己去玩呢。

“那就祝你和你男朋友玩的開心。”

花小翠嘻嘻一笑去忙了。

白瑾逸一邊幫忙一邊心里籌劃著等忙完了如何約段依瑤才顯得自然,沒想到一群人的到來徹底打破了他的念頭。

下午五點多,店里的玫瑰花全都賣完了,營業額也翻了好幾倍,就在幾人做掃尾工作的時侯,門口傳來洪亮的聲音。

“老大!”

花小翠和白瑾逸嚇了一跳,轉頭看去,黃昏中,十多個剃著板寸的魁梧漢子站在門口,一個個精神的不得了。

段依瑤沒有聽見聲音,還在整理手中的花,這時又有人喊了一聲,“老大!”

隱約聽到聲響,段依瑤扭頭一看,眼眶瞬間就濕了。

放下手中的花快步走出去,還未開口,就聽青龍幾人連聲說,“老大,我們來看你了……老大,你還好嗎?”

段依瑤笑的很燦爛,聲音有些哽咽,“你們怎么來了?”

白瑾逸和花小翠震驚無比,他們還在納悶這幫人為什么把段依瑤叫“老大”的時侯,就看十多個漢子恭恭敬敬的“啪”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段依瑤淚目,也回了他們一個軍禮,這時花小翠二人才恍然大悟,原來段依瑤以前是當兵的。

“老大,你的傷怎么樣了?耳朵的聽力恢復了嗎?”朱雀率先問道,一米八的漢子眼淚汪汪的,很有反差萌。

段依瑤哭笑著踢了他一腳,“哭什么哭?老子還沒有死呢。”

朱雀硬是把眼淚憋回去,咧嘴嘿嘿一笑,“老大,你還能打我,那就說明沒把我當外人。”

“你們怎么一塊兒來了?長這次這么大度?”

朱雀解釋道,“這不是快到國慶閱兵了嘛,我們大隊是來參加閱兵訓練的,今天下午剛到,明天開始訓練了。”

“不錯不錯,”段依瑤一個個看過去,曾經一起戰斗的畫面浮現在腦海中,感覺恍若隔世。

青龍紅著眼睛說,“老大,我們能幫忙干點什么嗎?”

“對對,老大,有什么活盡管交給我們……”一陣吵吵聲快把整個花店鬧翻了。

段依瑤做了個暫停的手勢,大家立刻息聲,她笑著說,“都忙完了,正準備關店呢。”

“老大,那我們幫你收拾收拾去吃飯吧,我們大伙有好多話想和你說。”

“對,大家都好想你。”

段依瑤點點頭說,“也好”,然后轉頭喊道,“小翠,你和白大哥來一下。”

兩個震驚了許久的吃瓜群眾來到店門口,白瑾逸見過大世面,表面看上去很淡定,花小翠卻睜著大眼睛,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荷爾蒙爆棚的一群漢子。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花小翠,我店里的員工。”

花小翠羞澀沖大伙招招手,“你們好。”

“這是我新認識的朋友,白瑾逸,是大學老師,今天過來幫忙的。”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