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我要你娶我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04

葉景琰此時顧不及什么,麻木的將她摟了摟。

“孩子保不住了是嗎?”趙璇眼角滑下一滴淚,她是真的難過,畢竟她真心實意的愛過這個孩子。

葉景琰聲音干澀,安慰她,“別亂想,馬上就到醫院了。”

他的大腦現在已經停止思考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親手把趙璇推了下去。

趙璇眼淚越來越多,“我真的好喜歡我們的孩子,真的好喜歡……”

葉景琰覺得自己的心被人插了一刀,鈍疼。

他是不喜歡趙璇,不喜歡孩子,但是……那好歹是他的孩子,現在生這樣的事情,他怎么會好受?

到了醫院,急診室的醫生和護士都在嚴正以待,車一到,就有擔架把趙璇推了進去。

“什么情況?”醫生問跟隨而來的葉景琰。

“她懷孕兩個多月,剛從樓梯上摔下去了。”

“怎么這么不小心?”醫生埋怨了一句疾步跟了進去。

葉景琰站在急診室門口,感覺手上黏糊糊的,低頭一看,上面全是血……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葉景琰在心里說了一聲,去不知道是對誰說的。

葉少辰和慕薇薇隨后趕了過來,看兒子呆呆傻傻著,忙上去關心的問,“趙璇呢?”

“在里面。”

“到底生什么事情了?”慕薇薇怒聲問。

葉景琰張張嘴,良久才木木的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喝她煮的咖啡,隨手推了一下,她就……我沒有想要孩子的性命……”

慕薇薇憤憤的瞪著兒子,又氣又傷心,不假思索的說,“你由始至終都不喜歡這個孩子,現在好了,遂了你的心愿。”

“平安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別說他了。”葉少辰替兒子說話,“你看他也挺難過的。”

“難過有用嗎?難過我的孫子就會回來嗎?”慕薇薇怒急,恨不得打兒子兩下才解氣。

葉少辰摟著她不停的安慰,“好了好了,別生氣,這臭小子等回去好好收拾,現在在醫院呢。”

“他為了段依瑤什么事都干的出來,現在趁了你的心,你可以去找她了是嗎?連自己孩子的性命都不顧,你明知……”慕薇薇越說越激動,怕妻子還說出生傷害兒子的話,葉少辰強制將她帶離了急診室大廳。

“你攔著我干什么?我看不管他不是一天兩天了,都這么大了,為什么做事這么毛躁呢?”慕薇薇沖丈夫火。

“對對對,平安這件事辦的確實不對,你消消氣。”

慕薇薇心中的怒火沒處,轉移到了丈夫身上,“都是你,從小就慣著他,什么事都由著他。”

“怪我怪我,一切都是我的錯,好了不生氣了。”葉少辰勸哄著妻子,等她心情平復了一些才說,“你看兒子剛才那個樣子,顯然是被這件事嚇住了,你再說他就有心理陰影了,會責怪自己一輩子的,你愿意平安這輩子都活在內疚中?”

“我……”慕薇薇眼眶一紅,眼淚差點冒出來,“可是他這次做的也太過分了,自己犯的錯自己不承擔,還對趙璇橫眉冷對的,我是覺替趙璇太不值了。”

“薇薇,你就是太善良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葉少辰意味深長的說。

“你是什么意思?”慕薇薇警惕的看著丈夫,把眼淚收了回去。

葉少辰摟著她的肩膀說,“這丫頭沒有你看的那么單純,她是軍醫院也是蓄謀已久的,上次我去醫院看平安,她就一直在車后跟著,我看她沒有對平安做什么,也就沒有管,原來她是沖著段依瑤去的。”

“這能說明什么?”慕薇薇嘴硬的反駁,“就算她去找段依瑤,也是情有可原的。”

葉少辰看妻子的樣子,估計自己現在說什么都聽不進去了,只好妥協道,“好了,不說這些了,去看看平安吧,這孩子可別鉆了牛角尖。”

慕薇薇總是更偏心兒子的,哪怕他做了這等錯事,生氣過后還是擔心兒子的狀態。

“等會兒進去可別怕他了。”

“知道。”

葉景琰站在剛才的地方一動不動,表情麻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葉少辰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說,“先去把手洗了。”

葉景琰回頭看了眼父親,眼神呆滯,喚了一聲“爸”。

“爸知道你難過,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你能做的就是盡量挽回。”

葉景琰愣了愣,轉身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一個多小時候,急診室的門終于開了。

醫生淡漠的說,“孩子沒有保住,我們給患者做了清宮手術,她醒后情緒可能會有些不穩定,你們家屬要多陪陪她,讓她保持好的心態。”

“多謝醫生。”

“患者是住院還是回家,都是消炎針和營養針,每天掛上就可以了。”醫生問。

慕薇薇看了看丈夫和兒子,拍板道,“回家。”

“那等病人清醒點吧,二十分鐘后就可以回去了。”

“謝謝醫生。”

趙璇從麻藥中醒來時,看到旁邊站在的葉景琰,輕聲問,“我們的孩子呢?”

葉景琰心猛戳了一下,在她希冀的目光中說,“對不起。”

眼淚瞬間滑落,滲入絲,“我的孩子沒有了。”

慕薇薇看她如此傷心,不由的紅了眼眶,握住她冰涼的小手說,“趙璇,是我們葉家對不起你,我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

“可是我只想要我的孩子,他已經快三個月了,我每天都和他說話,給他講故事……”趙璇一邊說一邊哭,讓在場的人都于心不忍。

“好姑娘,別難過了,小月子哭會傷眼睛的。”慕薇薇用紙巾給她擦眼淚,“你還年輕,以后還會有很多孩子的。”

趙璇嗚咽的哭泣聲擾亂了葉景琰的心,他第一次覺得,這么久以來的逃避和冷視是個錯誤。

如果他對這個孩子抱有更多的善意,或許就不會生今天這樣的慘劇。

“好了,我們回家。”慕薇薇替她撩了撩頭,慈愛的說。

葉景琰默默的抱著她走出急癥室,放進護送的救護車里。

夜黑很,空氣中沒有一絲風,連月亮都隱藏在烏云中,如此黑的夜,自然沒有人現隱藏在不遠處閃著紅燈的攝像機。

回到葉家,趙璇疲憊之極,很快就帶著淚痕睡過去。

葉初雪是晚上十點回到家的,從章賀口中得知生的事情之后,就一直焦急的等到了現在。

“都說說吧,要怎么辦。”慕薇薇率先開口。

其余三個人都沒有說話,因為這件事還是要看葉景琰的態度。

“怎么都不說話?”慕薇薇掃視了一圈,目光落在兒子身上,“平安,你什么態度?”

葉少辰不愿兒子在激動的狀態下說出讓自己后悔的話,連忙出聲打斷,“這樣吧,今天晚上大家都挺累的,現在也很晚了,不如我們休息一晚上,好好考慮清楚,明天再決定,而且我們也要聽一下趙璇的意見對不對?”

葉初雪是爸爸的忠實擁護者,立刻舉手說,“我同意我同意。晚上人的情緒是最波動的時侯,不適合做任何決定,還是等明天。”

慕薇薇瞪了丈夫一眼,“你就會和稀泥。”

葉少辰呵呵一笑,“如意說的是有科學根據的,晚上的確不適合做決定,現在都快十二點了,睡吧睡吧。”

“好,明天就明天。”慕薇薇終于妥協。

“爸爸媽媽晚安。”葉初雪恭送兩人離開,葉少辰偷偷遞給她一個眼神,女孩點點頭比了個ok。

等兩個消失在客廳,葉初雪立刻依偎在哥哥身邊,嚴肅的說,“哥,你可千萬別較真,趙璇提什么條件都可以答應,唯獨一條不行,那就是娶她。”

葉景琰靠在沙上,仰頭望著巨大的水晶吊燈,表情木然。

“哥,我和你說話呢,聽到沒有。”葉初雪搖了搖哥哥的肩膀,“你千萬別把自己一輩子搭進去,不值得知道嗎?”

葉景琰許久才開口說,“如意,能幫我倒杯水嗎?我口渴。”

“哦,好。”葉初雪乖巧的倒了杯溫水遞給他。

葉景琰“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完,腦袋似乎也清醒了很多,抹抹嘴角,他說,“我知道,這是兩件事。”

葉初雪長長的松口氣,拍著胸口說,“你知道就好,爸爸剛才還專門遞眼神,讓我勸勸你,就怕你腦子一熱說出什么昏話。”

“我沒有那么傻,好了,去睡覺吧。”葉景琰像小時候一樣,摸了摸她的腦袋。

“那你別太晚了,已經很晚了。”

“知道。”

葉初雪從沙下跳下來,擔心的看了看哥哥,消失在空氣中。

葉景琰覺得渾身無力,他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閉上眼睛,眼前全是剛才生在樓梯上的一幕,還有自己沾滿鮮血的雙手。

事情生的太快了,以至于他沒有任何反應。

如果剛才他能讓時間停止,或許就能拯救一條生命。然而這只是如果……

深夜,外面漸漸起了風,黎明時分,暴雨傾盆。

章賀起床看到沙上蜷縮著的葉景琰,心里疼惜,找來一條毛毯為他蓋上。

葉景琰向來睡眠很淺,感覺到動靜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看到章賀聲音沙啞的喊了聲“章叔叔”。

章賀輕聲說,“時間還早,再睡會兒。”

“外面下雨了嗎?”葉景琰聽到暴雨聲問他,他感覺自己回到了小時候,爸爸媽媽不在家的時侯,就是章叔叔在這樣的雨夜守著他和如意。

“嗯,下雨了。”

“章叔叔,等會兒天亮了你讓人送兩份早餐去醫院。”今天,他的狀態不適合去見段依瑤。

章賀點點頭,把毛毯往他下巴掩了掩說,“知道了,放心。”

葉景琰嗯了聲便再次閉上了眼睛,他感覺自己累極了。

一個多小時后,慕薇薇下樓看到兒子,昨晚滿腔的怒火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一定也很不好受吧,竟然一夜之間憔悴了這么多。

“你站著……”

“噓——”慕薇薇示意丈夫噤聲,指了指沙上蜷著的兒子說,“小聲點,平安還睡著呢。”

“這小子應該是一夜沒睡吧,外面雨這么大,也不怕感冒了。”葉少辰皺眉說。

慕薇薇不禁反思,“昨天是我逼的太緊了。”

“好了,你也別自責了,這事的確是他不對,走吧走吧,讓他再睡會兒,我們先去餐廳吃飯。”

直到上午九點多,葉景琰才悠悠轉醒,而此時,家庭醫生也把吊瓶給趙璇掛上了。

葉景琰回到自己房間洗漱完畢,決定去和趙璇談談,在她門口站了許久敲門進去。

趙璇扭頭看到他,眼底滑過一絲亮光,他終于來了。

除此之外,房間里還有陪她說話的慕薇薇。

“你們談,我先出去。”

“不用,媽,你坐著聽也好。”葉景琰阻止道。

他坐在距離趙璇最遠的地方,眉眼冷淡如畫,不帶任何溫度的說,“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錯,你有什么條件盡管提,我會滿足你的。”

趙璇直愣愣的望著他,她要的就是這句話,想了想說,“任何條件嗎?”

“不,除了一條。”葉景琰直視著她的眼睛,絲毫不懼即將到來的譴責。

“什么?”趙璇被他看的有些心虛,硬著頭皮問。

“娶你,”葉景琰冷冷說出這兩個字,“除了這個條件,其它的都可以。”

趙璇苦苦一笑,諷刺的說,“巧了,我也只有這么一個條件,就是讓你娶我。”

“換一個吧。”葉景琰直接說。

“你害我失去了孩子,我讓你娶我都不可以?哪怕騙我結兩年再離婚都不行?”

葉景琰表情異常嚴肅,一副談判的態度,“不行,結婚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我不會把結婚當兒戲,也不想騙你,見諒。”

趙璇冷笑,“好吧,既然你否決了我唯一的條件,那讓我好好想想該要些什么,明天我給你答復。”

“謝謝。”撂下這兩個字,葉景琰起身離開。

慕薇薇始終沒有說話,趙璇提的這個要求和平安的拒絕都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很淡定。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