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葉景琰醒了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5999

等車的聲音消失在雨里,趙璇才問女仆,“小姐有沒有說去哪里了?”

“沒有。? ”

趙璇心里嘀咕,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家里所有人都出去了,而且葉景琰今天還沒有來上班,難道是他出事了?

一想到這里趙璇就緊張起來,他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要不要打電話問問慕薇薇?

思來想去她還是覺得要問一問,畢竟主人不在家,作為客人問候一下也是禮貌。于是趙璇再次撥通了慕薇薇的電話。

“喂?阿姨,我是趙璇。”

“我知道,有事嗎?”

趙璇故意很擔憂的問,“我看如意剛才急匆匆出去了,也沒來得及問,家里是不是生什么事情了?我能幫您做些什么嗎?”

慕薇薇猶豫了片刻說,“沒多大事,就是景琰出個小車禍,我們這幾天要在醫院照顧他。”

趙璇緊張的問,“出車禍?要緊嗎?我能去看看嗎?”

“不要緊,你不用來了,你懷孕了不方便,這幾天你在家里照顧好自己。”

“我還是……”

“那個,趙璇,我現在有點忙,先掛了。”

手機里再次傳來盲音,趙璇整個人都僵住了,腦海中只有一個信息,葉景琰出車禍了,難怪從昨天下午他就沒有出現,難怪今天葉少辰的臉色那么差。

可是到底是怎么出車禍的,在哪個醫院,她一無所知。從葉初雪和慕薇薇的態度來看,他們不想告訴自己這件事,不希望自己去看葉景琰,歸根到底,還是因為葉景琰不喜歡她。

就算她裝的善良溫順,就算她懷了他的孩子,還是入不了他的眼。

他就那么喜歡那個當兵的?

趙璇焦慮又充滿憤怒,連帶著肚子開始隱隱作痛,她連忙坐下深呼吸,好一會兒才平復心情。

不行,她一定要找到葉景琰在哪家醫院,只有知道了她才能決定下一步怎么做。

醫院里。

慕薇薇心虛的掛了電話,章賀淡笑道,“夫人,你撒謊的水平一點都沒有提高。”

她很無奈的說,“沒辦法,這個時侯趙璇還是不要添亂了,她來醫院只會讓事情更加復雜。”

“夫人你還是先吃飯吧,等會兒菜都涼了。”

慕薇薇指著對面的椅子說,“你也坐下吃,從昨天到現在你也沒歇著。”

“沒事,我等老爺回來了一塊吃。”

“那我也等等吧,一個人吃飯沒胃口。”

大家都期盼著葉景琰晚上能醒過來,可是事與愿違,他不但沒有醒,還很糟糕的起了高燒,主治醫生和整個Icu的醫護人員忙了兩個多小時才將他的體溫控制住。

又過了一日,葉景琰還是沒有醒。樓上段依瑤卻好了很多,身上的管子能拔的都拔了,說話也清楚了很多。

“護士,樓下的葉景琰醒了嗎?”這是一天中段依瑤第八次問這個問題了。

護士正在給她換藥瓶,平淡的說,“還沒有。”

段依瑤露出失望的神色,她很想去看他一眼,奈何現在她連站都站不起來。

就在這時,病房敲門聲響起,護士說了聲“進來”,一個嬌艷的美人出現在門口。段依瑤看到她,嘴角彎了彎。

“小姐姐,我來看你了。”葉初雪腳步輕盈的走進來,臉上笑意吟吟。

“你哥哥怎么樣了?”段依瑤忙問。

葉初雪坐在她床邊的凳子上嘆口氣,“還沒有醒呢。”

段依瑤的鼻子一酸,“他……是不是傷的很重?”

“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葉初雪笑著安慰她,她一直是相信哥哥的,知道他的意志力比任何人都堅定,所以一定會醒過來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她會感覺到的。

段依瑤有些懷疑,“你們是不是都在騙我?我都醒來第二天了,他為什么還沒有醒?”

“沒騙你,是真的,要是我哥真出事了,我還能跑上來和你聊天說笑?”

段依瑤看著她不說話,她在判斷。

“要不我下去拍張照片給你看?”

段依瑤搖搖頭,“算了,我怕自己看了會難過。”

葉初雪略感驚訝,小姐姐的意思是,她會替我哥難受?明明前幾天還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要是哥哥知道了她現在的態度,會不會開心的從床上蹦起來?

護士換完藥出去,葉初雪雙手抻著下巴,又小聲又好奇的問,“小姐姐,你和我哥前天到底生什么事情了?我問爸爸媽媽好幾次都被擋回來了,你給我說說唄。”這個問題這兩天一直壓在葉初雪心頭,她快要好奇死了,奇了怪了,哥哥受傷的原因有什么不能說的?

段依瑤淡淡的笑了,“你叫葉初雪是吧?”

“嗯嗯,你叫我如意就可以了,我小名叫如意。”葉初雪笑嘻嘻的說。

“稱心如意,你爸媽一定很喜歡你吧。”段依瑤望著她的眼眸,心道,任誰家生了這個一個漂亮活潑善良可愛的姑娘,都會很喜歡的吧。

葉初雪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臉,“還好吧,他們對我和我哥沒有差別。對了,我哥小名叫平安,聽我媽說,我哥出生后遇到了很多波折,起這個小名也是希望他以后能平平安安。”

“平安……”段依瑤小聲念了念,很平凡卻很溫暖的名字,她是一名軍人,最知道平安的意義。

葉初雪心里癢癢,撒嬌道,“小姐姐,你別岔開話題,趕緊給我說說,到底生什么事情了?我哥那么強悍的人都能受傷。”

段依瑤扭頭望著她,笑道,“如意,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知道的越多,會感覺這個世界越恐懼。”

“有這么嚴重?”葉初雪睜大眼睛,隨即拍拍胸口,“沒事,我心里強大著呢,沒有什么事是接受不了的。”

“那也不能跟你說,這是我們的原則。”

“啊……”葉初雪哀嚎一聲,“你們一個個都知道,就我一個人不知道,這種感覺太不好了。”

段依瑤按著她的手,“好了,等你哥醒了,你去纏你哥,沒準他會告訴你。”

葉初雪的信心又回來了,整個人散著奪目的光,“對呀,我哥最怕我纏他了。”

話音未落,門口進來一個人,葉初雪立刻從凳子上起來,規規矩矩的問好,“叔叔好。”

“嗯,你好。”段軍穿著一身便服,或許是休息了幾個小時的原因,他的精神看起來好了很多。

“爸。”

段軍望著憔悴的女兒,心里一陣難受,“感覺怎么樣?”

“好多了,傷口也不疼了。”段依瑤安慰爸爸。

“我有件事和你說。”段軍瞄了眼站在旁邊的葉初雪,后者很有眼色的說,“叔叔,姐姐,我去看看哥哥醒了沒,我先走了。”

段軍點點頭,等她出了病房才微笑著說,“這個小姑娘還挺有趣的。”

“她很可愛,爸,你剛說什么事情?”

段軍的表情變得嚴肅,“上次的襲擊事件調查結果出來了。”

“哪方勢力?”段依瑤目光變得凌厲。

“和邊疆攜帶生化武器的那幫人是一個組織,公安部門在a市還抓獲他的三個同黨,他們不知從哪里得到了長要來a市視察的消息,兩個月前就潛入a市了。”

段依瑤握緊拳頭,“這幫混蛋想要干什么?”

“他們想要挑起我國和其他國家的沖突,從而讓我們陷入戰爭,”段軍頓了頓說,“明天我去都開會,我們準備將這個組織一鍋端了,不能再任由他們胡作非為,對我們的威脅太大了。”

段依瑤情緒很激動,“爸,讓我去,我想親手炸了他們的老窩。”

“你先養好傷,咱們國家能打仗的比比皆是,不缺你一個。”段軍拒絕了她的請戰要求。

段依瑤著急的說,“我的傷一星期就能好,耽誤不了大事的。”

段軍的態度很堅決,“等不了你那么長時間,這個組織所在的該國外長今天應邀來了,我們明天商量了作戰計劃,就會立刻開始行動。”

段依瑤一聽即刻泄氣,動作這么快,她的確趕不上了。

段軍了解女兒的心性,語氣軟了很多安撫她,“我已經交待了院長,我不在的時侯,他會安排好專人照顧你的。”

“哦~”

段軍溫和的說,“瑤瑤,你是一個優秀的軍人,憑自己的努力從一個小兵成了上校,爸爸為你驕傲,但是私心里,爸爸還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我們國家養了這么多好男兒,是時侯讓他們為國出力了。”

“爸,我聽從安排。”段依瑤神色凌然。

段軍欣慰的替她撥了撥額前的頭,這丫頭的性格和她媽媽太像,倔強,不然他早就勸她退伍了。

葉皇公司。

快要下班的時侯,趙璇提著包和王秘書打了個招呼便提前出來了,現在她身份特殊,王秘書也不能把她怎么樣。

下午她就通知了葉家的司機不必來接,她買點東西然后自己搭車回家。來到公司出口的必經路段,趙璇叫了輛專車。

六點的時侯,葉少辰的車從黑色的專車旁邊經過,趙璇對司機說,“跟上前面那輛車。”

專車司機油門一踩便跟了上去,從后視鏡看到趙璇緊張的神色,笑瞇瞇的問,“這位女士,你該不會是去抓丈夫的小三吧。”

趙璇愣了一下,沒有揭穿司機的猜想,順著他的話說,“對,是去抓小三。”

司機看自己猜對了,侃侃而談道,“我看你的樣子是懷孕了吧,你丈夫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在你懷孕的時侯做這種事情呢?”

“可能……你們男人都靠不住吧。”

司機連忙辯解,“您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男人也分好爛人,女人也有行為不檢點的,不能這么說的。”

趙璇懶得和他廢話,指著前面的豪車說,“你幫我跟緊點,別跟丟了。”

司機得意洋洋,“你放心,跟不丟的,這種事我一個月能碰上三四次,有經驗。不過你們家應該很錢吧,你老公這輛車少說也要好幾百萬。”

“嗯,是有點錢。”不過這些錢都不是自己的。

司機看她沒有聊天的興趣,也悻悻然的閉了嘴。

開過三四條街后,葉少辰的司機說,“老板,后面有輛車跟著我們。”

葉少辰冷冷一笑,“先不用管,到了醫院你去查一下是什么人。”

“是,老板。”

爬到今天這種地位,葉少辰在a市已經不需要提防任何人了,不過他還是謹慎一下好,畢竟段依瑤現在在醫院,她的身份太特殊了。

豪車拐進軍醫院,后面的專車也停了下來,趙璇稍感詫異,葉景琰居然在這里住院?受傷很嚴重嗎?

“女士,你不下去親眼看看嗎?”司機打趣她。

“不用,我們走吧。”

知道葉景琰在哪里就不急了,現在跟進去很容易被現。

葉景琰的病情被穩定住了,但奇怪的是,他一直沒有醒,這讓葉少辰和慕薇薇難免有些著急。

入院的第四天,段依瑤再也躺不下去了,她煩透了聽“他還沒有醒”這五個字,她要親自去看看。

“上校,您要不坐輪椅去吧。”護士好心的建議。

“不用。”段依瑤忍著疼說,“正好我活動活動,醫生不是說要多活動嗎?你扶我下床。”

“好吧。”

段依瑤的四肢沒有受傷,所以走路并不妨礙,但因為身體太虛弱,沒走幾步就虛汗出了一層又一層。

坐著電梯下到五樓,正在護士臺取藥的葉初雪看到她,忙詫異的走過來,“小姐姐,你可以下床了?”

段依瑤嘴角扯扯露出個笑,“我來看看你哥。”

葉初雪趕緊扶住她的另一只手關心的說,“你還這么虛弱,應該在床上好好躺著。”

“我不放心。”

幾個人慢慢的來到Icu,慕薇薇一抬頭看到她也愣了一下,然后迎上來,“你怎么下來了?你的傷還沒有好。”

“阿姨,我沒事。”段依瑤淺笑著說。

慕薇薇看她累的滿頭大汗,忙讓護士和葉初雪將她扶到凳子上,“如意,去屋里拿件大衣給依瑤穿上,出了汗容易著涼。”

“好嘞。”葉初雪蹦蹦跳跳的離開,她就知道媽媽是個深明大義的媽媽,不會對小姐姐態度不好的。

段依瑤抬頭看著慕薇薇,她保養的很好,眼角的皺紋很少,可能是這幾天太累了,眼底的血絲有點多。

若是母親還再世,應該和她一樣慈眉善目。

“謝謝你阿姨。”段依瑤說著鼻子一酸。

慕薇薇看她眼淚汪汪的,心里很是疼惜,“傻姑娘,謝我干什么。”

“您不怪我嗎?”段依瑤問。

“阿姨不怪你。這是平安自己的選擇,他喜歡你,想為你做什么,阿姨不會反對,更不會因為這件事怪罪你。況且,你們做的是一件好事,阿姨替你們驕傲。”

段依瑤的目光移到病床上,含在眼眶里的那兩滴淚終于滾落。

他看起來那么憔悴,完全沒有了往日意氣奮生龍活虎的樣子,臉頰消瘦了許多,顯得他臉部的線條更加硬朗了。

慕薇薇抽了張紙替她擦眼淚,“好姑娘,不要哭了。”

“謝謝阿姨。”段依瑤哽咽。

葉初雪拿了件淡藍色的呢大衣進來,一邊幫她穿上一邊說,“小姐姐,這是我的衣服,只穿過一次,不過是洗干凈的,你可不許嫌棄。”

段依瑤正傷感著,她這么一說,眼淚都不流了,“如意,我怎么會嫌棄你呢,這世上怕是沒有幾個人嫌棄你。”

“是嗎?”葉初雪歪著腦袋,眼眸紫的亮,得意洋洋的說,“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總有人不會喜歡我的,我有不是人民幣,不需要每個人都喜歡,只要我喜歡的人喜歡我就可以啦。”

她不喜歡趙璇,所以趙璇喜不喜歡她根本無所謂,她巴不得那個女人討厭她。

段依瑤沒想到她小小年紀就看的這么透徹,“我總是想,如果我有個妹妹,也一定很活潑可愛。可惜我媽媽在我很小的時侯就去世了,我爸爸把我當個男孩養,我是跟著一幫男孩子長大的,軍校里部隊里也都是男的,突然冒出來你這么可愛的丫頭,感覺好新鮮。”

葉初雪依偎在她身邊,“那你就把我當作你妹妹吧,我只有三個哥哥,也好想要個姐姐。”

“好啊。”段依瑤欣然答應。

慕薇薇沒想到段依瑤的身世這么可憐,對她不由得又多了幾分憐愛,“這下好了,依瑤你以后可管教著點這個妹妹,我看她倒是聽你的話。”

“媽,我一直很聽話的好嗎?”

“是嗎?”慕薇薇挑眉。

葉初雪瞬間蔫了下去,“好吧好吧,有的時侯的確是不聽話。”

慕薇薇戳了下她的腦袋,“我們走吧,讓依瑤和你哥說說話。”

“對,我哥要是知道我們在這邊嘰嘰喳喳,耽誤他和姐姐單獨相處的時間,一定會嫌棄我們的。”

段依瑤被她說的臉上一紅,低下了頭。

她是個很少害羞的人,有時候部隊里那幫男人說葷話,她剛開始還有些尷尬,時間久了,她冷不丁還會講個比他們還厲害的段子。

不過,在慕薇薇和葉初雪面前,她還是害羞的。

病房剩下兩個人,段依瑤靜坐了好幾分鐘,才輕輕握住葉景琰的手,他的手很大,骨節分明手指修長,沒有一點疤痕,完美的可以去當手模了。反觀她,手掌略顯粗糙,因為常年握槍的緣故,虎口處磨出了厚厚的繭。

相比之下,她這雙手更像是男人的手。

段依瑤嘆了口氣說,“你這個傻瓜,為什么就是想不開呢?你是故意想讓我欠你的嗎……其實我也不是不喜歡你,就是覺得我們不太合適了,每次見面都會生這樣那樣的事情,我覺得很累啊。我這個人呢,也不是不講道理,我原本打算著以后再也不見你了,這樣對你好對我也好,可命運又讓我見到了你,你又替我擋了一槍……罷了,既然你都不要命了,我也不能見死不救,等你醒來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吧。”

“你說的是真話?”一個沙啞的聲音在頭頂炸響,段依瑤猛地抬頭,葉景琰睜開眼睛正深情的看著她。

“你醒了?什么時侯醒的?”段依瑤異常驚喜。

葉景琰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又問了一遍,“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

“你問哪一句?我說的那么多?”段依瑤裝不知道。

“等我醒來,再給我一次機會,你自己說的。”葉景琰不敢眨眼睛,生怕眼睛一閉,她又跑了。

段依瑤有些羞澀,微紅著臉說,“是真的,這下放心了?”

葉景琰眼眶一熱,頓時覺得這一槍沒有白挨。

“依瑤,我愛你。”葉景琰啞著嗓子說,眼神炙熱的仿佛能融化千年寒冰。

段依瑤不好意思看他,眼神飄忽,只覺得臉又燙又燒,清清嗓子說,“那個,我叫醫生來給你檢查。”

說完,想要掙脫他的手,可是他握的太緊。

“你別走,我沒事等會兒叫醫生,”葉景琰目光緊鎖著她,關心的問,“你的傷怎么樣?還疼嗎?”

段依瑤看他是病人,只好讓他牽著,“我比你傷的輕,前幾天就醒了,傷口不疼。”

“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這是他在昏迷中最牽掛的事情。偶爾他也能聽到媽媽和妹妹的交談聲,但不知為何,就是醒不過來。直到她剛才握住自己的手,仿佛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灌注到體內,幫助他蘇醒過來。

葉景琰想,這或許就是愛情的力量。

段依瑤擔心他剛醒來太費神對康復不好,于是說,“我讓醫生來檢查吧,你也能早點康復。”

葉景琰扯著嘴角笑著點頭。

“如意,如意——”段依瑤扭頭沖病房外面喊道,很快,葉初雪就急急忙忙跑了進來,“怎么了怎么了……啊!哥哥,你醒啦。”

葉初雪開心的挑起來,“我的天吶,你終于醒了,媽媽都快要擔心死了……”

“如意,去叫醫生過來給你哥檢查一下。”段依瑤打斷她的話,吩咐道。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