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下定決心為了你改變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02

葉少辰氣道,“你這臭小子,亂出什么餿主意,這下好了,我也幫不了你們了。 ”

葉景琰哭笑不得,“爸,你晚上給媽媽吹吹枕邊風,我是男孩子跪跪無所謂,如意是女孩子,傷了身體就不好了。”

“行了行了,你們先跪著,我再去說說。”葉少辰走時還指了指女兒,“你啊,真不讓我省心。”

父親離開,葉初雪笑嘻嘻的說,“有個人陪著跪,好像時間也沒有那么難熬了。”

葉景琰沒好氣的看她一眼,湊過去小聲問,“噯,哥哥問你,那天晚上,你是真的喝醉了,還是半推半就啊。”

葉初雪的臉唰的一紅,一把將他推開,羞怒著說,“臥槽,哪有哥哥這樣問妹妹的。”

“哈,你還學會粗話了,一看就是跟南宮昭學的。”

這個名字剛說出口,葉景琰兜里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哈哈哈笑了。

“笑什么?”葉初雪警惕得看著他。

“說曹操曹操到。”

葉初雪臉色一變,上來就要搶手機,“不要接。”

“好好好,不接,你別搶我手機啊。”兩個人在爭奪之間,不知怎么摁下了接通鍵。

葉初雪立刻噤聲,葉景琰清了清嗓子,很是一本正經得說,“喂?”

“葉景琰,我是南宮昭,初雪回家了嗎?”

初雪?叫的挺親切的嘛。葉景琰瞪了眼妹妹。

“回家了。”

“那我能和她說說話嗎?”

“不行。”葉景琰斷然拒絕。

南宮昭很是失落,“好吧,她只要回家了就好。”

葉景琰很是看不上這個家伙,警告道,“南宮昭,你不要再來招惹我妹妹了,就算你們生了什么,也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南宮昭呆住,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你知道了?”

“不但我知道了,我們全家都知道了。南宮昭,我不管你是真心還是想玩玩,請另找她人,若是以后敢碰我妹妹一下,我就剁了你的手。”

“葉景琰,初雪還好嗎?”南宮昭預料到不好的結果。

葉景琰冷哼一聲,“拜你所賜,她被我爸打斷腿了,我勸你也小心著,我爸爸雖然這些年脾氣好了些,但對你們南宮家的人向來不客氣,沒準什么時侯心里憋氣讓你一不小心消失也是很有可能的。”

威脅完南宮昭,葉景琰就掛了電話。

“這家伙還挺關心你的。”葉景琰調侃道。

“本姑娘不需要他的關心。”葉初雪怒沖沖的說,“他只要不添亂我就謝天謝地了。”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我向來如此。”葉初雪跪的有些腿麻,搖搖晃晃著活動膝蓋,“也不知當年南宮昊做了什么事情,爸媽居然那么恨他。”

“上一輩的事情我們還是不要問了。”葉景琰嘆口氣,“我真是辛苦,還要陪你在這罰跪。”

“嘻嘻,誰讓你是我哥呢。對了,小姐姐走了?”

“走了,沒走的話我還在這浪費時間?”

葉初雪“嘁”了一聲,這時章賀拿著兩個棉墊過來,小聲說,“你們兩跪在這上面,秋天太冷了,膝蓋別受傷了。”

“謝謝章叔叔,我們還是乖乖跪地上,要是讓媽媽知道我們作弊,估計要跪倒天亮。”葉初雪推辭著說。

葉景琰點頭,“就是,章叔你別管了。”

章賀心疼的看著兩個人,無奈的站在一邊。

沒一會兒,大門口傳來一個令幾個人震驚的消息,南宮昭來了。

“靠,他來干什么?”葉初雪直接爆粗口。

章賀忙安慰她,“你別急,我去看看。”

“章叔你趕緊去,千萬別讓他進來。”

葉景琰在旁邊挑事,“你這么著急,是不是擔心他進來被爸爸打斷腿啊。”

“當然不是,我是怕他把媽媽氣暈過去。”

話音剛落葉少辰就出現在了視線里,他看了眼神色異常的兒女,問章賀,“出什么事情了?”

葉初雪拼命的給章賀使眼色,可章賀還是不得不說,“南宮昭來了。”

“誰?”葉少辰驚訝萬分。

“就是南宮昊的兒子,南宮昭。”

葉少辰怒從心起,大聲說,“好啊,我還正想找他呢,這混蛋居然送上門來了,去,把他給我放進來。”

葉初雪狠狠的掐了一下葉景琰的胳膊,小聲說,“都怪你,說什么我腿被打斷了,這下好了。”

“我怎么知道他膽子這么大,居然敢來。”

很快,一個高大的身影披著月光跑過來,真的是跑過來,可見他心里又多擔心。看到跪在地上的兩人時,他愣了幾秒,然后立刻跑到葉初雪跟前,曲腿跪在地上焦急的問,“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你來干什么?”葉初雪很是生氣的問。

“你哥哥說……”話說了一半,南宮昭就被葉少辰踹飛了,整個人趴在地上,差點牙都磕在石板上。

“混蛋,你居然還敢來我們葉家?”葉少辰怒聲斥責。

南宮昭爬起來學著葉初雪的樣子跪在她旁邊,仰頭目光堅定的說,“伯父,我會對葉初雪負責的。”

“我不要你負責。”葉初雪直接說。

南宮昭不理她,繼續對葉少辰說,“伯父,是我的錯,我當時腦子暈了才做出那種混賬事,不過我是真的喜歡初雪,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好好愛她的。”

葉初雪頭都炸了,“南宮昭你給我閉嘴,我不要你負責,這句話到底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聽進去?”

葉少辰冷眼看著兩人,“南宮昭,你當我們家封建社會嗎?你和我女兒怎么著了我就把她嫁給你?簡直是癡人說夢!我告訴你,我們葉家是不可能和你們南宮家有任何關系的。”

南宮昭早就料到這種結果,所以并不意外,依舊誠懇的說,“伯父,我知道你們上一輩有恩怨,可是我們小一輩不應該再延續你們的仇恨啊。”

葉少辰不想和他廢話,沖章賀說,“還愣著干什么?打斷這小子一條腿,然后給南宮家抬回去。”

“是,老爺。”章賀是清楚以前那些事情的,自然對南宮昭沒有絲毫同情,立刻轉身去叫保鏢。

三個小輩都沒有想到葉少辰會動真格的,心里不由的有些慌,葉景琰開口說,“爸,這不合適吧。”

“有什么不合適?”葉少辰怒目而視。

“他好歹是南宮家的獨子……”

“哼,就算是南宮昊來了,我照樣打。”葉少辰看向南宮昭,冷冷的嘲笑,“當然,你可以現在就滾,這輩子都不要出現葉家。”

南宮昭毫無懼色,直視著葉少辰的眼睛,“我如果斷一條腿就能伯父消氣,也算是值了。”

葉初雪啞然,“你瘋了?”

南宮昭扭頭目光沉沉的看著她,“我是瘋了,從那天晚上在酒吧遇見你就瘋了。”

葉少辰聽著這些話覺得刺耳不已,“給我打。”

老板一聲令下,四五個保鏢的拳腳就沖南宮昭身上招呼,他一身不吭緊緊抱著頭,若是反擊這幾個保鏢自然不是他的對手,但如果他出手,他知道,他再也沒有資格踏進這里。

聽到響動,慕薇薇從屋里跑出來,看家里的保鏢正圍著一個年輕人打,驚訝的問,“這是怎么了?”

葉少辰忿忿不平,“南宮昊的混賬兒子來了,我正在教訓他。”

慕薇薇長大嘴巴,“他竟然還敢來?”

“哼,這是看我們葉家好欺負呢,你們幾個給我用力打。”

幾個保鏢都是身強力壯的,才幾分鐘的時間,南宮昭臉上就掛了彩。葉初雪余光看到他堅毅的臉龐,心里莫名的一緊。

“南宮昭,你只要說一聲,以后再也不找我女兒,我現在就放你走。”葉少辰冷笑著說。

“不可能,我喜歡她,我一定要娶她。”南宮昭被打得有氣無力,但是這句話說的卻很堅定。

葉少辰狠狠的諷刺,“娶她?就憑你?一個混世魔王?不是我小看你,當年南宮昊和你一樣大的時侯比你不知強多少倍。”

南宮昭緊咬著牙關,開始后悔這些年的游手好閑,若是老早聽從父親的管教,也不至于今天在葉少辰面前如此抬不起頭,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葉初雪看他被打得只有出的氣沒有近的氣,嘴角的血不斷往出冒,不由的擔心,開口替他求情,“爸,別打了,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我自己也有錯。”

葉少辰氣不打一處來,“你還替這混小子說話?”

葉初雪聲音中透著擔憂,“爸,我不是替他說話。我成年了,我犯的錯我自己能承擔,求你別再打了,你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葉景琰在旁邊幫腔,“是啊,爸爸,我們和南宮家好不容易相安無事這么多年了,再出事,南宮家那些陰招沖著我們沒事,媽媽怎么辦?”

葉少辰緊握著拳頭,兒子說的對,沖著他們來都能應付,薇薇則不然。

“住手。”一聲令下,幾個保鏢停下,南宮昭捂著胸口不停的咳嗽,血還在往出嘔。

葉少辰揮揮手說,“把他扔到南宮家門口。”

“是。”

南宮昭被幾個人抬起來往門外走,他掙扎的回頭看那個纖細的身影,嘴角彎起了弧度,她心里還是有他的吧。

清凈下來后,慕薇薇的氣也消了不少,看著跪在地上的一雙兒女嘆口氣說,“罷了,你們也都長大了,我和你爸管不了你們了,今后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

“媽——”葉初雪鼻子一酸,眼淚撲簌簌的滾落。

慕薇薇不忍心,上前將她扶起來,擦干她的眼淚,“丫頭,你自己的路還要你自己走,爸媽互不了你一生的。”

“媽,你別這樣說,你這樣說我覺得你不要我了。”葉初雪抽抽涕涕的說。

“你以后少氣我就好了。”慕薇薇想到什么,湊上前在她耳邊小聲問,“你們那晚……有沒有做安全措施?”

葉初雪的臉唰的紅了,咬著下唇搖頭。

“那你吃藥了嗎?”慕薇薇又問。

葉初雪點頭,她今天去慕家的時侯路過藥店,趕緊買了片藥吃了。

慕薇薇手指摩挲著她的臉龐,“女孩子要學會保護自己,知道嗎?”

“媽媽,我知道。”

“好了,折騰了大半夜,洗洗睡吧。”

葉景琰一看沒事了,從地上起來,小腿稍稍有些麻。今天下午本來要好好傷感一下,沒成想接二連三的突事故將他的離愁別緒徹底驅散,洗了澡上了床想象著段依瑤到哪里了,就很快進入了夢鄉。

葉家這邊是安靜了,南宮家卻炸了鍋。

幾個保鏢把南宮昭扔到別墅門口就揚長而去,門衛一看是少爺,驚呼著趕緊讓人抬進去,根本沒有看清楚是誰扔的。

南宮昭在路上的時侯就昏迷過去了,南宮昊看兒子被打成這樣,立刻暴跳如雷,一邊揚言要殺了對方給兒子報仇,一邊吩咐人趕緊送醫院。

被推進急癥室檢查之后,醫生的結論是脾臟破裂,需要盡快手術,緊接著,南宮昭又被推進了手術室。

南宮昭的媽媽溫雅已經是一個雍容華貴,舉止優雅的婦人,她抹著眼淚說,“昭兒究竟在外面得罪了誰,怎么會被打成這個樣子?”

南宮昊摟著妻子氣的只哆嗦,“不管是誰,老子絕不會善罷甘休,”

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動南宮家的少爺,是不想要命了嗎?

幾個小時后,南宮昭手術結束。

“脾臟出血不多,但幸好及時送來,手術很成功。”醫生疲倦的說。

“多謝醫生。”

特級病房里,南宮昭蒼白著臉暈迷著,外面的天色漸亮,新的一天開始了。

南宮昭睜開眼睛的時侯,護士正在給他換藥。

“你醒啦。”護士笑著打招呼。

南宮昊和溫雅忙湊到床邊,后者眼淚汪汪,“兒子,你終于醒了,嚇死媽媽了。”

“昭兒,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南宮昊怒聲問。

南宮昭搖搖頭,虛弱的說,“爸,你別問了。”

南宮昊一怔,這不是兒子的做事風格啊,他不是應該咋呼著去報復回去嗎?

“到底是誰?你居然還要護著對方?你要是不說我就派人去查,總能查出來,到時候……”

“爸——”南宮昭打斷他的話,沉默了片刻說,“爸,這頓打是我應該挨的,我毫無怨言,你別追究了。”

南宮昊和溫雅相視一眼,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兒子的性情怎么突然轉變的這么快?太好奇了。

“昭兒,你是我南宮昊的兒子,脾臟都被人打破了,你讓我別追究?那以后阿貓阿狗都能騎到我頭上了。你告訴我,到底是誰這么大膽?老子去廢了他。”

南宮昭無奈的嘆口氣,等護士換完藥出去,才緩緩的說,“是葉少辰。”

“誰?”南宮昊感覺自己沒有聽清楚,又問了一遍,“你說是誰?”

“葉少辰。”南宮昭又重復了一遍,然后看著父親憤怒的臉變得詫異,懷疑,然后又憤怒。

“葉少辰?他為什么打你?”南宮昊疑惑的問,這些年兩家井水不犯河水,私底下碰到了也都當沒看見,很少有交集,那個混蛋為什么打南宮昭?

南宮昭表情復雜,張了張嘴還是沒有說出口,“爸,你就別問了,反正都是我的錯。”

“就算是你的錯,你一個晚輩,他犯得著和你計較,下手如此重嗎?”溫雅也很生氣的說,畢竟這是她唯一的寶貝兒子。

“等等,你做了什么,他這么打你?”南宮昊抓住事情的關鍵,自己的兒子向來是個惹是生非的主,葉少辰能動手,一定是有事栽倒他手上了。

南宮昭撇過臉,沒有說話。

“你不說是吧,我自己去問。”南宮昊佯裝往外走,果然,兒子開口叫住了他。

“爸,你別去。”南宮昭祈求道。

南宮昊急得快要跳腳,“那你倒是說啊,你做了什么事情?”

“我……我……”南宮昭吞吞吐吐半天,才費勁的說,“我把葉初雪強上了。”

南宮昊和溫雅懵住,“你說誰?葉初雪?”

南宮昭輕嗯一聲,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他不想讓父母對葉初雪存在什么偏見,只好把所有的過錯都攔在他的身上。

南宮昊指著他,不敢置信的問,“你是說,你把葉少辰的女兒……”

南宮昭咬著下唇又堅定的嗯了一聲。

“混賬!”南宮昊態度大變,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你怎么能……你怎么能碰她?”

南宮昭垂著眸任由父親責罵。

南宮昊氣的直哆嗦,慕薇薇,他曾經深愛的女人,雖說他早已對她沒有了什么念想,但她是自己心里的那顆朱砂痣,一直被好好的珍藏在心里,連帶著她的女兒也多關注了一些,知道小名叫如意,長得很漂亮,有幾分像薇薇,學習很刻苦,人品也很端正。偶爾閑下來看到相關新聞,南宮昊就覺得很溫馨。

他從來不會想自己的兒子和小如意有什么牽扯,他只想這么遠遠的看著薇薇,這樣就夠了。

沒成想,自己這兒子卻做出這等事情……

“南宮昭,你從小我就告訴你,不要去招惹那家人,為什么就是不聽?你是不是想把整個南宮家全搭進去?”南宮昊厲聲罵道,或許是太氣了眼前一暈,差點栽倒,還好妻子扶住了他。

“你先冷靜點,事情都已經出了,你再罵他也于事無補。”溫雅將他扶到椅子上,轉頭又斥責兒子,“你平時在外面亂來我們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我們知道那些女人都是進不了我們家的,可是你做事也要講分寸,葉初雪是你能胡來的嗎?”

“媽,我對她是真心的,我喜歡她。”

“哼。”南宮昊冷笑,“你喜歡她就堂堂正正的去認識,為什么要用這種下作的手段?”

“爸,我知道錯了。”南宮昭沒有狡辯,只是認錯。

“你碰了葉少辰的女兒,還能活著回來,也算是命大。”南宮昊坐在椅子上眼中露出失望,“可是南宮昭,這么多年了,你太讓我失望了,你到底什么時侯才能長大?”

南宮昭沉默片刻說,“爸,我想通了,以后我會好好跟著你學的。”

南宮昊對這句話倒是驚訝,反問道,“你跟著我學什么?”

“什么都學,我想要成為一個讓人刮目相看的人,而不是提起南宮昭這個名字,就覺得一事無成,只是個靠家族的孬種。”

南宮昊更加意外,心里那點失望消失的無影無蹤,眼中放出光彩,“奇了怪了,我以前那么訓你,你都不聽,怎么被葉少辰打了一頓就要努力奮進了?”

南宮昭看著父親認真的說,“爸,我想娶葉初雪。”

南宮昊愣住,頓時明白兒子為什么突然幡然醒悟了,估計是被葉少辰諷刺了一通。

“昭兒,這a市想娶葉初雪的人沒有一萬也有一千了,我們家和葉家又有梁子,人家姑娘憑什么嫁給你?你有什么資格?”

“所以我想要改變,我要努力,爸爸,這些是我的真心話。”

溫雅在旁邊看著心里不由的膈應,這父子兩,真是被葉家的女人迷住了,一想到今后可能和慕薇薇要做親家,她就別扭的很,很不爽。

“我不同意你娶葉初雪。”溫雅很直接說。

“媽媽,為什么?”南宮昭驚訝萬分。

溫雅不動聲色的看了眼丈夫,撇嘴道,“我就是不同意。”

南宮昊當然知道妻子為什么不同意,淡笑著說,“都多少年前的老黃歷了,你還吃醋呢。”

溫雅不屑的笑道,“我有什么好吃醋的,我是怕有些人死灰復燃。”

“死灰早就隨風吹走了,你就別胡思亂想了。”南宮昊安撫妻子,“兒子能醒悟是好事,他能不能娶到葉初雪那還兩說呢,你怎么就醋上了。”

溫雅瞪了他一眼不再言語。

南宮昭隱約能猜到父母對話的意思,也不方便說什么,現在他只企盼自己的身體趕緊好起來,他要做出一番成就給葉少辰看,也讓葉初雪對他的印象改觀。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