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吵架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34

慕薇薇擦干了眼淚,冷笑一聲諷刺的說,“心虛了?”

“誰心虛了?”葉少辰不由的提高了音量。

“不心虛你為什么不讓我去上班?怕打擾你的好事嗎?”

莫須有的罪名扣到葉少辰頭上,他有種啞巴吃黃連的感受,心里的怒火冒出來又被他硬生生壓下去,語氣委婉,“薇薇,我真不知道劉秘書招的是什么人,完全就沒有私下接觸過,最多就是進來送個文件,客人來了端茶倒水,其他的什么都沒有啊。你不信的話,可以打電話給劉秘書,你親自問問他。”

說話間,葉少辰從兜里掏手機,卻被慕薇薇用話擋住,“他是你的下屬,當然是幫著你說話,我能問的出來什么嗎?”

“到底怎么樣你才肯相信我是清白的?”葉少辰被逼急了,直接問。

他一怒,慕薇薇倔脾氣也上來了,“我現在什么都不想聽,你給我出去,我要冷靜冷靜。”

葉少辰怎么會讓她冷靜,女人但凡冷靜下來,就會做出可怕的決定,尤其是在晚上,容易沖動。

“有什么好冷靜的?根本什么都沒有發生啊。臥槽!到底是哪個混蛋在你面前胡說八道呢?”葉少辰氣的罵了一句。

慕薇薇瞪了他一眼,“是我哥,我哥總不會騙我吧。”

葉少辰愣了,他還以為是設計部薇薇以前的那幾個同事,沒想到是自己的大舅哥。慕天野那家伙,這不是存心不讓我好過嗎?

“慕天野?他都沒有來過我辦公室,他怎么會知道呢?”

慕薇薇輕蔑的一笑,“你再裝,好好想想,我哥真的沒有去過你辦公室嗎?”

葉少辰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猛地想起一件事,忙道歉,“對對,他是去過,我忘了。”

就是兩天前的下午,慕天野突然造訪,說是路過順便上來看看,他當時忙的焦頭爛額根本沒有閑工夫理慕天野,后者當時在沙發上坐了十幾分鐘,后來覺得無聊就打了個招呼自行離開了。

難道就是那次?

靠,這家伙難道是嫌自己怠慢了他,故意給慕薇薇編料,不讓自己好過?

“怎么,又見過了?剛剛還說他沒有去過你辦公室呢。”慕薇薇陰陽怪氣的說。

葉少辰知道是自己說錯話了,態度極為誠懇,“對不起,這件事我是真忘了,我當時忙的昏天黑地的,他什么時侯走的我都不知道……我給他打電話。”

葉少辰沒有起來,一直保持單膝跪地的姿勢,找出慕天野的電話撥出去,里面傳來機械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不行,這件事不說清楚,今晚他就要成竇娥被冤枉死了。

又找出蕭汐冉號碼,想了三聲,通了。

“喂?”是蕭汐冉的聲音。

葉少辰忙說,“嫂子,我是葉少辰,慕天野在不在?”

“他出去應酬還沒有回來。”蕭汐冉仿佛剛睡醒,聲音軟綿綿的沒有力氣。

“嫂子,他手機關機了。”

“關機就關機唄,這不是很正常嗎?”蕭汐冉一副無所謂的調調。

葉少辰頗有深意的說,“嫂子,慕天野大晚上在外面應酬,又關機,你就不怕他在外面勾搭女人?”

“嘁。”蕭汐冉不屑一顧,“他又不是你,他的人品我信得過。”

葉少辰一聽不高興了,“我怎么了?我也很好的。”

“得了吧,我們家天野從小到大就愛過我一個,你愛過幾個女人?前段時間不是還有個潘家姑娘要哭著喊著嫁給你嗎?”

打蛇打七寸,蕭汐冉直接敲在葉少辰的七寸上,讓他啞口無言。

他怎么辯解,這都是事實啊,盡管他當時失憶了。

“當然,如果慕天野真的在外面勾搭女人,我就先打了他的命根,然后把肚子里的孩子引產,讓他斷子絕孫。這樣的代價他付得起嗎?”蕭汐冉說的云淡風輕,這邊葉少辰卻聽得膽戰心驚。

這女人狠起來,比男人還要厲害。

葉少辰干咳一聲,“那個啥,嫂子,我先掛了啊。”

“等等,你找天野什么事?”

葉少辰偷瞄了眼妻子,尷尬的說,“沒事沒事,生意上的事情,我明天再打給她。”

不等蕭汐冉說話,葉少辰就趕緊掛了電話。

他太了解蕭汐冉了,不論什么時侯都和慕天野站在同一戰線,沆瀣一氣,他要把這事跟蕭汐冉說了,那只有一種結果,就是蕭汐冉也肯定認為自己有問題。而且慕薇薇那么聽蕭汐冉的話,他這不是給沒事找事兒嗎?

葉少辰把手機扔到一邊,頗有些苦口婆心的說,“老婆,這是慕天野在報復我,故意說給你聽得,現在他電話關機了,明天手機通了,我親自讓他給你解釋。”

“好,那你現在出去,什么時侯這件事說清楚了,什么時侯你再出現。”慕薇薇冷若冰霜,語氣堅決,沒有絲毫可以商量的余地。

“這樣吧,我明天去就讓劉秘書把那兩個女人辭掉……”

“辭什么?”慕薇薇似笑非笑的盯著他,“你不是說和你沒關系嗎?”

“你不是不喜歡嗎?”

“你喜歡就好。”

葉少辰完全不理解女人的腦回路,不管男人說什么,都有本事把話題拉回來。

“什么我喜歡?我除了你誰都不喜歡。老婆,你為什么相信慕天野,卻不相信我呢?”葉少辰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慕薇薇卻很淡定的說,“因為他是我哥,我認識他25年了,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而我認識你才兩年,我們真正在一起也才半年多時間,你說我會相信誰?”

葉少辰聽見自己的心“吧唧”掉在地上碎成了玻璃渣,原來,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如此低。

壓了一晚上的怒火終于冒了出來,從地上起來,冷聲說,“對,慕天野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對的,那我呢?薇薇,我是你丈夫,我為了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只差把一顆心掏出來給你看了,難道還比不上他的一句謊言嗎?”

慕薇薇異常冷淡的抬頭看著他,“葉少辰,你做的那些事是你自愿的,不是我求你的。”

“對,是我自愿的,是我TM自作自受,好了嗎?”

慕薇薇看著他怒沖沖的表情,心被刺痛了一下,“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葉少辰一沖動,說話也失了理智,“走就走。”

然后,他就抬腳大步離開。

“哐”一聲,門被狠狠的關上。那一聲巨響,讓慕薇薇心中更加悲涼。

這邊,葉少辰煩躁的來到三樓書房,將自己鎖在了里面。

樓下,平安依偎在王管家懷中,喏喏的說,“爺爺,爸爸媽媽吵的好兇哦。”

王管家知道葉少辰的壞脾氣,無奈的嘆口氣說,“別怕,他們會和好的。”

“如果他們離婚的話,我要跟著媽媽。”平安冷不丁冒出這一句。

王管家嚇了一跳,忙問,“誰跟你說吵架就要離婚的?”

“電視上說的。”

“電視都是胡說的,你爸爸媽媽不會離婚的。”王管家斬釘截鐵的說,以前兩個人關系那么不好都沒有離婚,現在這種情況就更不可能離了。

自家少爺也是,就算是少奶奶說了什么過分的話,她是孕婦啊,怎么能和孕婦吵架呢?真是太不懂事了。

書房里的葉少辰漸漸冷靜下來,才后知后覺發現自己剛才說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腦子是上次進水智障了嗎?為什么要對薇薇說那些話?還甩門而去?

真是要蠢死了。

不是去道歉哄她的嗎?怎么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葉少辰雙手捂著臉,懊悔的想要撞墻。這可怎么辦啊,本來薇薇就對他有想法,自己這么一做,她心里的疙瘩恐怕要更深了。

要不現在去給她道歉吧,但是現在她一定還在生氣,自己說什么都聽不進去的。

算了,還是等她冷靜一下自己再去,要打要罵自己絕不還口。

然而葉少辰怎么知道,女人和男人吵架,就是要男人去哄的,等女人冷靜下來,就算是小麻煩也會冷靜成大問題。

晚上十點多的時侯,葉少辰鼓足勇氣悄步來到了臥室。

沒有開燈,明亮的月光透過窗戶灑進來,一片柔和。

平安不在房間,王管家的苦心勸說了許久他才勉強睡在了自己的房間,這也算是王管家給少爺創造的機會。

床上,慕薇薇閉著眼睛側睡,他走近看了看,妻子的眼瞼處紅紅的,是哭了的原因。

葉少辰的心猛地被針扎了一下,想伸手去碰她白皙的臉,卻怕驚擾她的好夢。

天氣很熱,因為懷孕薇薇不能多吹空調,因此晚上的時侯就開著窗戶,身上只蓋著薄薄的夏涼被。

葉少辰在床上平躺了一會兒,輕輕翻了個身,正對著她的背影。

女人的曲線很柔美,雖然懷孕了,但是肚子還不是很大,所以腰肢還很纖細。長長的頭發散在枕頭上。

葉少辰想起來,前幾天薇薇說長頭發洗起來很麻煩,懷孕了又經常掉頭發,所以想剪斷,他自告奉勇說以后都幫她洗頭發,后來也確實在幫她洗。現在回想起來,葉少辰覺得自己很自私,因為他不讓薇薇剪短發的原因,是他覺得慕薇薇長頭發好看,完全沒有考慮到她的感受。

兩個側睡的人相隔的并不遠,但葉少辰卻沒有那個勇氣更近一步。

其實她晚上說的是對的,他為她做了那么多,都是他自愿的,而且薇薇和他在一起后,也遭受了很多苦難,甚至差點丟了性命。

如果不是他費盡心機將她留在身邊,她原本可以活的很開心,沒準現在已經成了服裝設計領域的一枝新秀,而不是活在擔驚受怕之中。

是他束縛了她高飛的翅膀,他居然還和她吵架?

他曾經暗暗發誓,要讓她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可是他都做了些什么?

伸手將一縷長發纏繞在指間,葉少辰滿懷歉意的輕聲說,“老婆,對不起。”

可惜這句對不起,熟睡的女人沒有聽到。

這一晚,葉少辰回想起以前很多事情,好的,壞的,于是對慕薇薇的歉意更深了,一直失眠到后半夜才緩緩睡去。

第二天,葉少辰醒來的時侯,慕薇薇還睡著,不想打擾她,葉少辰悄悄起床去洗漱。

原本想等她起床后再真誠的道歉,沒想到飯還沒有吃完,劉秘書就打來電話,提醒他上午九點有個重要會議要參加。

一看時間,已經八點二十了,葉少辰再次回到臥室,蹲在床邊凝望著她溫潤的臉龐,剛想偷偷說吻下她的額頭,慕薇薇閉著眼睛轉過了身。

葉少辰僵滯在原地,她醒了,但是卻不想看到他。

心里像是壓了一塊石頭,葉少辰緩了一會兒輕聲說,“我上班去了。”

沒有收到一點點回應。

“對不起,昨天是我錯了,”葉少辰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歉意,“你想打想罵都可以,但是不要不理我……薇薇,我真的很愛你。”

慕薇薇連呼吸的節奏都沒有變化。

“我……”

剛說了一半,手機又響了,葉少辰拿起來一看,是劉秘書,一定又是催自己的。

葉少辰直接摁斷。

如果是平時,葉少辰今天哪怕不上班也會陪在慕薇薇身邊,但是上午這個會很重要,是和美國那邊溝通了很久才定下來的時間。

“我讓秦媽做了你最喜歡的粥,你等會起床了去吃點,我走了。”

葉少辰說完又看了她一會兒,才邁著沉重的腳步離開。

聽到門關上,慕薇薇才睜開了眼睛,眼底一片難過。

葉少辰心情糾結的到了公司,會議開始前對劉秘書,“把秘書處那兩個女人直接開了。”

劉秘書一頭霧水,“葉總,哪兩個?”

葉少辰冷冷盯了他一眼,“就是你剛招進來的那兩個。”

“她們……做錯什么了嗎?”劉秘書不敢確定的說。

“讓你開你就開,哪兒來的這么多廢話。”葉少辰的語氣很嚴厲,懟的劉秘書立刻低下了頭,“是,我現在就去辦。”

葉少辰腳下生風走在前面,劉秘書跟在后面暗地里琢磨,那兩個女人……看起來還挺安份的呀。而且上班第一天,他就直言不諱的告訴了她們,千萬不要在葉少辰招搖,否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難道,她們踩雷了?

看著老板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別惹我”的氣息,劉秘書判斷,一定是和老板娘吵架了,也只有老板娘能讓葉總把私人情緒帶到工作中來。

由于是視頻會議,葉少辰開會的時侯把手機調成了靜音模式。

三個小時后,這個涉及到幾個億的投資項目終于有了眉目。

“非常期待我們的合作,歡迎各位來中國,來A市。”葉少辰用純正的英倫腔說。

屏幕那邊金發碧眼的男子笑著說,“OK,我們這邊會盡快安排時間的。”

“再見。”

“再見。”

結束會議,葉少辰揉了揉發疼的眼睛,習慣性的拿出兜里的手機,這一看,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引得眾高層紛紛看他。

上面居然有三十多個未接來電,全是來自葉家別墅。

葉少辰的心突突突的跳起來,他有預感,一定是家里出事了。

急忙回撥過去,只響了一聲就被接起來,“喂?王叔怎么了?”

“唉呀,少爺你終于接電話,少奶奶她不見了。”

“你說什么?”葉少辰的音色都變了,疾步向外跑去。

“少奶奶不見了,”王管家語氣很焦急,“九點多的時侯,少奶奶下樓吃了早餐,和平安玩了會兒就去外面散步,沒想到就再也沒有回來,我問了大門口的保安,他們說少奶奶十點多的時侯出去了。”

“混蛋!怎么不擋著?”葉少辰怒聲問。現在已經中午十二點了,她離開葉家別墅快兩個小時了。

王管家有些委屈,“少爺,少奶奶要出去誰敢攔著?”

現在在葉家別墅,誰不知道慕薇薇的一句話比葉少辰還要好用,誰敢攔她?

葉少辰氣的想打人,“那就沒有人跟著嗎?你們不知道她是孕婦嗎?”

王管家在心里嘀咕,你知道她是孕婦,那還和她吵架?

“少奶奶說她心里煩,不讓人跟著。”王管家實話實說。

葉少辰聽到這話心里一沉,看來薇薇這次是真生氣了。

“她帶手機了嗎?派人出去找了嗎?”

“帶了,不過手機關機了,章賀、夜鷹都帶著人出找了。”

葉少辰此時跑到了電梯處,用力的按了電梯,又問,“平安呢?”

“小少爺在家,不過情緒很不好,一直不說話。”王管家望著坐在門口臺階上一動不動的小身影,很心疼。

“你看好他,千萬別讓他亂跑。”

“我知道。”

掛了王管家的電話,葉少辰又打給章賀問尋找的情況。

“我現在在酒店找,夜鷹去交警隊查監控了。還沒有少奶奶的消息。”

葉少辰扶額,“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少爺。”

電梯下降的很快,葉少辰盯著手機看了兩秒鐘,然后撥通了慕天野的電話。

“嘟——嘟——嘟——喂?誰呀?”慕天野明知故問,語氣很是囂張。

葉少辰太陽穴“突突突”的跳,大聲罵道,“慕天野,你TM在薇薇跟前亂說話很過癮是不是?現在好了,薇薇不見了,要是她有個三長兩短,老子弄死你。”

慕天野一驚,也顧不上他是不是罵了自己,忙問,“你說什么?薇薇不見了?”

“是,她生氣離家出走了,你是不是很開心?”葉少辰咬牙切齒,如果慕天野此時在他跟前,他一定狠狠揍這個家伙一頓。

慕天野也急了,“你TM說話別陰陽怪氣的,這事兒我和你還沒有算賬,現在先去找薇薇,找不到她老子也不會放過你。”

葉少辰氣哄哄的掛了電話,電梯到了一樓,公司門口,小方得到劉秘書的消息已經在等待。

“葉總,去哪里?”

葉少辰此刻毫無頭緒,去哪里?他也不知道該去哪里。

他以前覺得A市太小,他的商業帝國已經不滿足這里,可是現在,他卻覺得A市好大,到處都是車和人,他該去哪里尋找離家的妻子?

小方看老板一臉的焦慮和痛苦,也不敢再問,直接啟動車子滑入車流。

“開慢點。”葉少辰開口說了第一句話,眼睛緊盯著窗外。

今天的天氣很不好,烏云壓境,似乎下一秒就是傾盆大雨,葉少辰不敢想象,如果等會下暴雨了,薇薇還在外面怎么辦?

街上的行人很多,葉少辰突然想起薇薇經常去的那幾家甜品店,立刻叫小方開車過去。

“你好,我妻子有沒有來過這里?”車一停下,葉少辰就跑下車奔進了甜品店。

因為是常客,店主認識葉少辰和慕薇薇。

“葉太太沒有來過。”

葉少辰失望的離開,又去了另外幾家店,得到的是相同的答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少辰越來越擔心。

這時,夜鷹那邊傳來了消息。

“老板,少奶奶從別墅出來后上了一輛出租車,車子走到江南路就消失了,那邊沒有監控。”

“去江南路。”葉少辰對小方說。

“是。”

江南路?葉少辰在心里盤算,那里不是市中心,相對來說也比較偏,薇薇怎么會去那里?該不會……是被綁架了?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葉少辰就更加不淡定了。

如果對方看她長得漂亮,又認出了她的身份,將她綁架了怎么辦?

“小方快點。”葉少辰催促道。

此時正值下班時間,小方的開車技術就是再厲害,也不能從這個擁堵的車流上飛過去呀。

好不容易到了江南路,天空已經開始電閃雷鳴了。

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一直傳過來,在頭頂炸響。

葉少辰的心緊緊的揪在了一起,薇薇,你到底去哪里了?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對你發火了,求求你趕緊出來吧。

手機鈴聲再次想起,葉少辰拿過來一看,是慕天野。

以為有了消息,葉少辰立刻接起,幾乎和那邊同時問出了相同的話,“找到薇薇了嗎?”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