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藏寶圖是假的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136

“你放開我!”慕薇薇掙扎,但張珩手上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攥的她生疼。

“你給我安分點!”張珩不知是故意還是真的生氣,手上一甩,將慕薇薇狠狠的摔到石壁上。

慕薇薇還沒有來得及喊疼,就感覺身后“轟”一聲,那塊薄薄的石壁塌陷了下去,又一個石洞出現在眼前。

張珩和蔡先生在兩人撕扯的時侯也返回了巖洞,此刻,幾個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原來這里面別有洞天。

“老板,要進去看看嗎?”張珩頗有些興奮的說,完全忘了十多分鐘前他死了一個手下,也忘了幾秒鐘前在和慕薇薇爭吵。

Gavin的目光從溶洞移到了慕薇薇身上,“當然要去,你在前面開路。”

慕薇薇這才甩開張珩的手,冷哼一聲轉身鉆進了溶洞。

她多少了解了Gavin,他不會親手殺了自己,但也會想盡辦法折騰她。

新發現的這個溶洞大了很多,越往里面走,腳下的石面越濕滑,隱約間,她好象聽到了巨大的水響聲。

前面有河流?

慕薇薇眼皮一跳,這就是她逃脫的好機會啊。

又走了一段路,耳邊的水聲更加明顯,除此之外,慕薇薇還發現前面有光線。

真的是出口?想到此,慕薇薇渾身充滿了力氣,腳下的速度加快了很多。張珩似乎看出了她等會想要逃跑的心思,一直寸步不離的跟著她。

光線越來越好,空氣中帶還著冰涼的水汽,再加上如此劇烈的聲響,前面似乎……是一道瀑布。

果然如慕薇薇所料。當瀑布完整出現在大家面前時,幾個人都被它雄偉壯觀的美景吸引住了。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此刻這兩句詩最能表達慕薇薇的感受,況且,他們還在瀑布背后,瀑布帶來的沖擊感更加真實。

慕薇薇走近邊緣向下看了眼,一陣眩暈感襲來,下面除了白色的浪濤什么都看不到。如果從這里跳下去,她會不會撞上暗礁,或者撞上潛藏在水底的隱形巨石。

但如果不跳,就一直會受到Gavin的禁錮,難以預測后面還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怎么辦?跳還是不跳?

就在慕薇薇糾結的時侯,一個身影向她靠了過來,慕薇薇猛地反應過來,向后退了一步死死的盯著Gavin,“你要干什么?”

Gavin譏諷的望著她,“你想干什么?跳下去?”

慕薇薇心頭一跳,他為什么總能看穿自己的意圖?一邊向石壁邊緣挪動,一邊指著Gavin說,“你站著別動,否則我真的跳下去了。”

“哼!就你那個膽量還敢跳崖?”Gavin嘴上這么說,心里卻緊張起來,這個女人看著軟弱,但是卻有著一股子絕強,于是語氣軟了很多,“慕薇薇,我說過,只要找到寶藏的那一天,我會放了你,不會食言的。”

慕薇薇余光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張珩,冷笑一聲說,“Gavin,如果你永遠找不到這筆寶藏呢?”

“只要它存在,我就一定能找到。”Gavin語氣堅定的說。

慕薇薇心中已然做好的決定,以他對寶藏的狂熱,如果知道真相,一定不會放過她,再加上虎視眈眈,一直想要殺死她的張珩和艾莉莎。

“Gavin,如果這筆寶藏根本不在這里呢?”

“你是什么意思?”Gavin的眼眸瞬間陰冷了下來。

慕薇薇聳聳肩,坦然的笑道,“時至今日我也不騙你了,那張藏寶圖根本就是假的,你就算把這里的山全都翻過來,也不會找到寶藏的。”

“你胡說!”Gavin的情緒很是激動。而他身后站著的三個人臉上的表情都異常的精彩,有驚訝,有憤怒,還有了然。

慕薇薇所幸一股腦都說了,“都到這個份上了,我騙你干什么?剛開始你拿的那張寶藏的確是真的,但是最后我帶回去的是假的,因為葉少辰手里根本就沒有殘卷,他爸爸給他的時侯,藏寶圖就是半幅。為了救孩子,我們被你逼的沒有辦法了,他就隨便畫了一張,沒想到你還真的信了。”

Gavin的眼中露出極大的詫異,隨即轉變成滔天怒火,咬著牙問道,“慕薇薇,你說的都是真的?”

“比剛才那口石棺上的寶石還要真,信不信由你。”慕薇薇攤手,不動聲色的將肩上的包滑落。

“不可能!怎么會沒有寶藏呢?”Gavin顯然難以接受這個現實,“我問過許多人,他們都說這里曾經消失過一個王國,巨大的寶藏被埋在了地下……”

“Gavin,你未免太傻了,”慕薇薇無奈的笑,“如果真的有這筆寶藏,經過了那么多歲月的變遷,怎么可能還落在你的手上?怕是早就被人挖空了。否則,幾十年前的人為什么爭的你死我活,還是沒有找到?”

“我不信,我不信。”Gavin搖著頭不斷的質疑,一雙被金錢蒙蔽的眼眸驟然望向她,“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一定是想讓我放了你,所以故意這么說,想要讓我放了你。”

慕薇薇翻了個白眼,“Gavin,事實就是如此,你愛信不信吧。”

“那你為什么告訴我?就不怕我真的殺了你?”

“怕,當然怕,所以,”慕薇薇頓了頓,突然用力將手中的雙肩包扔出去,“姐姐我不想陪你們玩了。”

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一個身影縱身一躍,卷進了白茫茫的瀑布中,然后消失。

她居然,真的跳下去了。

如此孤注一擲,如此毅然決然,哪怕前面是死路一條。

洞口邊沉寂異常,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大聲吶喊,大家腦海中除了消化慕薇薇跳崖的現實,還在不斷回想她剛才的話,她說,這里根本就沒有寶藏。

長久以來一直追求的那個目標頃刻間消失了,Gavin幾人全都消沉了下來,精神都有些頹廢。

……

小鎮一家面館。

葉少辰正吃著面,心臟突然像是被人狠抓了一把,疼的連手中的筷子都握不住了。

“怎么了?”坐在對面的慕天野問。

葉少辰忍著疼倒吸一口氣說,“沒事,就是突然心口疼。”

慕天野挑了一筷子面條,吹了吹說,“可能是傷口還沒有愈合吧。”

“也許吧。”

葉少辰緩了好一會兒覺得能呼吸了,才開始繼續吃面。

章賀坐在旁邊的桌子上接了個電話,忙扔下筷子對葉少辰和慕天野說,“老板,慕總,我們的人在一個收費站發現了面包車,和警方提供的車牌一樣,車的類型也一樣,我們的人認出來了,開車的人是張珩。”

“在哪里?”葉少辰和慕天野同時問。

“距離我們大概不到五十公里,他們好像要去機場,車速很快。”

葉少辰嘴角露出凜冽的味道,“終于冒出來了,不過想離開這里,還要看我們答不答應。”

一行人向機場疾馳,慕天野心中有些疑惑,“他們怎么會選擇突然離開?不找寶藏了?”

葉少辰頗是得意的笑道,“早晨我讓端了他的老巢,下午又把他的幾個別墅燒了,你覺得他還沉得住氣?”

慕天野恍然大悟,原來這家伙背著他干了這么多好事。不過,為什么他總覺得哪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發生。

一個多小時后,葉少辰看到了前面的那輛面包車,里面人影綽綽。

前往機場的路上來往的車輛并不是很多,面包車似乎也發現了葉少辰,油門一轟加快了速度。

“他們發現我們了。”慕天野盯著那輛車說。

“好啊,既然如此也沒有必要藏著躲著了,章賀,追上去。”葉少辰心底的一把火在燃燒。

“是,老板。”

前后三輛車同時追向面包車,就算面包車把油門踩爛,車子的性能在那擺著,哪里比得上幾輛越野?

幾分鐘的時間,面包車就被三輛吉普和越野擋成了夾心餅干。

葉少辰盯著面包車里面的人,覺得好像人數哪里不對,眼皮跳了幾下,推開車門舉著槍徑直走到了面包車前。

“下車!”他大聲喊道。

開車的是張珩,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我讓你下車!”葉少辰再次大喊。

慕天野安靜的轉悠到面包車側邊,往里面看了一眼,頓時大驚,里面只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女人,并沒有面具人和薇薇的蹤影。

“葉少辰,薇薇不在車里。”

葉少辰愣了兩秒鐘,快步上前一瞅,果然不在。

“下車,不然我就開槍了。”葉少辰眼底布滿血絲,看起來有些猙獰。

張珩和艾莉莎原本就是抱著必死的心態,坦然的下了車。

“薇薇呢?”葉少辰問他們。

張珩嘴角扯出一個殘酷的笑容,“死了。”

葉少辰和慕天野同時大驚,后者一把拎起他的衣領,“你說什么?”

“我說,她死了。”張珩將那個死字咬得格外重。

慕天野的腦袋嗡的一聲被炸裂,而葉少辰似乎根本不相信他說的話,直接來到蔡先生跟前,用槍抵著他的腦袋兇狠地問,“你說,慕薇薇人呢?”

蔡先生平靜的看著他,“她的確死了。”

“你再說一遍?”

蔡先生依舊很淡定,他是一個文人,但是應有的氣度絲毫不減,“葉先生是吧,我只是一個學者,沒有必要騙你,慕薇薇的確死了。就在一個小時前,她跳下了數十米的瀑布。”

葉少辰雙腿一軟,差點癱倒在地,一個小時前,他的心頭狠狠的疼了一下,難道是因為……

不,不可能,慕薇薇不會死的。

慕天野將張珩扔下,大步來到蔡先生旁邊,焦急的問,“就算是她跳下去了,也不一定是死。”

“我理解你們的心情,但是那個洞口真的很高,一般人跳下去活命的可能性不大。”

“好端端的,她為什么要跳崖?”

蔡先生沒有說話,艾莉莎卻接過了話題,冷笑著問,“我倒很想知道,葉先生為什么要拿一份假的藏寶圖來騙我們?”

葉少辰鋒利的藍眸像冰劍一般刺向她,“那是屬于我的東西,你們利用卑鄙無恥的手段把它從我手中搶走,現在居然怨恨我給了一份假的?這位女士,你的腦子里面都是水嗎?”

艾莉莎被葉少辰駭人的氣勢震住,看著他的眼眸有些膽怯,因為她不知道什么時侯他就變成紫色。

慕天野冷靜下來后,終于想起了一個不存在的人,“你們老板呢?”

張珩哈哈哈大笑,“我們老板呢?對啊,我們老板呢?他當然是和我們分開走了,他那么聰明,怎么會被你們抓住?”

慕天野暫時壓制住怒火,冷靜的命令章賀,“帶著所有人去機場,碼頭,車展,絕對不能放過每一個地方,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把那個家伙抓住。”

“是,慕總。”

“哈哈哈哈——”張珩又是一陣大笑,笑聲中帶著濃濃的嘲諷,笑夠了才說,“你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難道他知道你們在找他,還傻傻的戴著面具送上門去嗎?所以啊,你們永遠都找不到他。”

所有人僵在原地,張珩說的沒錯,只要那個人摘掉面具,就如同換了一張臉,他們怎么找?而且連名字都不知道。

“慕總,這……”章賀為難的問,到底找不找?怎么找?

慕天野深深的吸口氣,“不,先不管他了,現在就算他回去也沒有了立足之處,會有人替我們收拾他的。”

張珩立刻聽懂了他的話,火從心起,怒罵道,“原來是你們搶了我們的基地,燒了我們的別墅?”

慕天野點點頭,“還殺了你們的人,沒錯,這些都是我們干的。”

張珩氣的快要瘋了,猛地撲上去打慕天野,卻被后者三拳兩腳就放倒在地,一口鮮血噴出,暈死了過去。

慕天野拍了拍手,對葉少辰說,“你先冷靜下來,這位先生也說了,薇薇只是跳崖,死沒死只是個未知數,我不相信我妹妹就這么白白死了。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去找她,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葉少辰渾沌的腦子被慕天野理出一條明線,“你說的對,薇薇福大命大,心地又那么善良,老天爺不會讓她死的。沒準她現在就在哪里等著我們去救她。”

“很有可能。”慕天野陰沉的目光落在蔡先生身上,“你能為我們帶路嗎?她從哪里跌落的,你要帶我們去。”

蔡先生嘆口氣,“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當然有。”慕天野冷笑。

“什么?”蔡先生問的有些無知。

慕天野指了指地上暈過去的張珩,“陪著他,”又指了指艾莉莎,“還有她,你們三個一起去死。”

慕天野的語氣很淡漠,但卻讓蔡先生后背發涼,忙說,“我忙你們帶路。”

“很好,是個聰明人。”慕天野轉向艾莉莎,“至于你嘛,我們實在沒有興趣帶著你,太麻煩,你覺得怎么辦好?”

艾莉莎撇了眼眼前這個英俊帥氣的男人,冷哼一聲道,“你想動手就別那么多廢話……”

結果她話還沒有說完,慕天野一個刀手劈下,艾莉莎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讓慕天野不廢話,這就是結果。

“小方,把這兩個人捆了,直接扔進海里,記得,扔的遠一點。”慕天野毫無感情的命令。

小方看了眼葉少辰,看他貌似還有些暈乎,應聲說,“是,慕總。”

蔡先生終于被嚇到,雙唇顫抖著說,“你們也太無法無天了,居然明目張膽的殺人。”

慕天野給了他一個譏諷的眼神,“人?他們也配稱做人?你先問問這輛面包車的主人同不同意,你知道他們手中染了多少無辜者的性命嗎?你信不信我現在放了他們,明天就又有無辜者喪命。所以,我這是替天行道。”

蔡先生被他說的啞口無言,這一路跟著張珩他們,確實親眼看到了他們的殘酷無情。

“小方,別愣著了,趕緊去。”慕天野催促。張珩和艾莉莎都是外籍,就算是徹底消失了,也不會有人報案。

“哦,是。”

慕天野看某人還有些魔怔,一把拍在他腦袋上,“你TM能不能清醒一點?我都說了薇薇不會死,在這胡思亂想啥呢?”

葉少辰氣呼呼的轉頭瞪他,從小到大,沒有人敢打他的腦袋。

“看什么看?”慕天野吼他,“如果薇薇死了,我第一個不放過你。上車!”

面對慕天野的怒火,葉少辰只能憋著,誰讓他是慕薇薇的哥哥?更何況,他看的出來,慕天野只是用這種暴躁的情緒掩飾他心中的恐懼。

蔡先生沒有帶他們進溶洞,而是直接將他們到帶了大瀑布下面。路上,蔡先生在慕天野的威逼下講述了這一路發生的點點滴滴,這才知道那個戴面具的男人叫Gavin,而這個名字是不是真的,蔡先生也不知道。

車上,蔡先生沒忍住問葉少辰,“你的藏寶圖真的是假的?”

葉少辰心亂如麻,哪里有心情回答他的問題,語氣很不好的說,“我隨便畫的,你覺得會是真的嗎?”

蔡先生顯得非常失望,他這輩子的終極愿望就是,找到消失的寶藏,他不是為了錢,這是他的愛好。所以當Gavin找到他的時侯,他只是稍稍考慮了一下就答應了。

沒想到藏寶圖居然是假的。

看來他的愿望是實現不了了。

車子繞過有石棺的那座山頭,又前進了一會兒車子就開不進去了,幾個人下車步行了大概半個小時,終于聽到了湍急的水流聲。

葉少辰和慕天野心里著急疾步向前狂奔,蔡先生年紀大了,早晨又走了那么多的路,身體透支的厲害,所以走幾步就要休息一會兒,喘口氣。

葉少辰看他慢慢騰騰的影響進程,對章賀說,“把他架起來走。”

于是,個子不高的蔡先生被兩個大漢架在中間,雙腳離地向前走。

水聲越來越大,腳下的路也越來越難走,漸近漸響,最終看到瀑布全貌的時侯,天地間只剩下喧囂的水聲。而葉少辰和慕天野的心被狠擊了一下。

瀑布坐落于群山環抱的谷地中,至少高達二十多米,河水從最頂端傾瀉而下,如同一條白練,激起巨大的水花。

如此氣勢磅礴的瀑布,薇薇從上面跳下來……

蔡先生彎著腰喘氣,指著瀑布的半中腰大聲說,“看見沒,那有一個洞口,慕薇薇就是從那跳下來的。”

葉少辰的心像是在被人凌遲,這一路他都不敢去想那個最壞的結果,他寧愿相信慕天野的話,不斷告訴自己,薇薇一定會活著。可是看到這道瀑布時,他僅存的那點幻想被打破了。

那么高的距離,活著的機率真的太小了。

但是,他不甘心。

這么想著,葉少辰將身上的外套脫下扔在地上,身上是一件黑色T恤,慕天野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干什么?”

“我下去看看。”葉少辰目光堅定的說。如果她死了,至少還有尸體。

“你不能去。”慕天野神色凜然。

葉少辰一把甩開他的手,“我一定要下去親眼看看,就算她死了,我也要把她拉上來。”

慕天野上前一步擋在他的面前,“你不能去,我去。”

葉少辰咬牙,雙手緊緊的握成拳,藍色的眼眸中全是怒火,“你給我讓開,慕薇薇是我妻子,我要去找她。”

“她是我妹妹,我去找。”慕天野看他還要反駁,又說,“葉少辰,你身上有傷,不適合下水,我去找。”

章賀聽到慕天野這么說,也趕緊過來勸葉少辰,“少爺,慕總說的對,你身上的傷還沒有好,不能下水。”

“難道你們讓我在岸上就這么等著?”葉少辰激動地沖他們大吼,“她是慕薇薇,是我的妻子,我怎么能就這么看著?”

“我理解你的心情,難道我心里就好受了?但是,你必須在這等著。”慕天野盡量語氣和善,“你身上有傷,還是在胸口,一下水萬一感染了怎么辦?到時候我們是照顧你,還是找薇薇?”

“我不會有事的……”

“有沒有事不是你說了算?你上次也說一定會把薇薇帶出來,結果呢?”慕天野用話刺激他,“葉少辰,有些時候不要太相信自己的能力。”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