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欺負女人算什么?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8282

“就在剛才,一伙外籍海盜沖了進來,什么都不說,拿著機槍胡亂掃射,還嚷嚷著找什么東西,把基地里翻了個底朝天,值錢的東西全都被他們搶走了,包括您放在倉庫里的那些古董玉器、書法字畫什么的,還有倉庫里的軍火,全都沒有了。”

Gavin聽到這些話,氣的差點噴出一口老血,那些東西價值連城,是他收集了許久才小有成就,居然……

“哪里的海盜?誰的人?竟然敢搶到老子的地盤?”Gavin咬牙切齒的問,那語氣恨不能把對方撕碎。

“不知道,他們就像是瘋狗一樣,一句話都不說,進來見到人就殺,根本沒有任何說話的機會。”

“你們呢?不知道反擊嗎?老子養你們是干什么吃的?”Gavin破口大罵。

“老板,不是我們不反擊,是他們人實在太多,而且現在是晚上,大家剛剛吃完飯,精神上有些懈怠……”

“Shit!Shit!”Gavin的憤怒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嚇得一車的人大氣不敢出,生怕怒火牽連到自己。這幫家伙哪里是精神懈怠,分明是自己不在就吃喝玩樂,估計是喝醉了,才被人偷襲成功。

等他罵完了,又聽那邊說,“老板,事情還沒有完。”

“還有什么?!”Gavin怒聲問,他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了。

“他們走的時侯,扔了好幾顆手榴彈,把基地炸了,我好不容易逃了出來……”

“你TM怎么不去死!”Gavin罵完這一句,就把手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到底有多生氣,從被摔的七零八落的手機碎片就能看出來。

張珩和艾麗莎悄悄對視里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驚恐,從Gavin的只言片語中,隱約能猜到發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他們誰也不敢問,這樣盛怒之下的Gavin,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

此時,耳邊除了面包車發動機的聲音,就是Gavin喘氣聲。

過了好幾分鐘,Gavin的理智才重新回到大腦里。

他的基地在很隱蔽的小島上,外人很難找到,說是海盜誤打誤撞闖進去,他絕對不相信。能知道他的藏品在哪里,還知道軍火庫在哪里,這里面一定內鬼。趁他不在,和海盜里應外合,端了他的老巢。

這個內鬼是誰呢?!

Gavin思來想去,腦海中冒出幾個人來。

K,以及上次一同被拋棄的兩個外籍雇傭軍,也許就像他猜測的那樣,葉少辰放了他們,但是他們卻對自己懷恨在心,所以肆意報復。

要知道,這伙人可是只認金錢不認交情的主。

車里的氣氛極度壓抑,慕薇薇扭頭一直看著窗外,回想起兩個小時以前被張珩活活勒死的那個無辜者,不禁渾身發抖。

是她太善良,如果當初不那么圣母,勸告葉少辰不要殺人,直接弄死張珩,今天那個忠厚老實的男子也不至于死于非命。

此時,她明白了一個道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原諒,有的人作惡太多,就應該送他去見上帝。

她發誓,以后再也不管那么多事情了。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突然覺得背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慕薇薇一回頭,對上了那雙眼睛,憤怒中帶著嗜血的光。

慕薇薇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她怎么有種Gavin要把自己剁碎吃了的感覺。

“你,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我沒有招惹你吧。”慕薇薇緊抱著自己的胳膊,好想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

Gavin橫了她一眼,他剛剛在懷疑,這件事會不會和葉少辰有關,但是他又覺得葉少辰沒有這么大的本事。要知道,那幫窮兇惡極的江洋大盜并不是誰的話都會相信。

現在擺在他面前最迫切的問題,是繼續找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寶藏,還是立即回去挽回最后的損失。因為他有種強烈的直覺,如果對方是故意找上門來報復的,自己其他的幾個地點也不會幸免。

一想到這里,Gavin對張珩說,“聯系一下幾個別墅,問問有沒有發生什么事情。”剛才太沖動,他的手機被摔了幾瓣。

張珩忙拿出手機撥打海島上的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我是張珩,家里最近太平嗎?”

“太平,沒有什么大事發生。”

“好,盯緊點,不要掉以輕心。”

張珩又撥打了好幾個電話,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

“老板,都很太平,”張珩鼓起勇氣問,“老板,剛剛出什么事情了?”

Gavin雙眸露出寒意,一字一頓的說,“月亮島被襲擊了。”

“啊?”艾麗莎和張珩同時驚呼,慕薇薇雖然不知道這個月亮島是干什么的,但從三個人的反應來看,應該是個很重要的地方。

“誰干的?損失怎么樣?”張珩忍不住問。

Gavin似乎在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沉默了許久才說,“島上的東西被洗劫一空,人死了一大半。”

張珩的腦子轟的炸開,洗劫一空?

天啊,月亮島可是他們的大本營,里面放的是兄弟們用的槍支軍火,還有老板各種無價珍藏,以及一整箱的金條,因此每天實行二十四小時執勤,此外那個小島在衛星上根本就找不到,就算是內部的人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些年來從沒有出過一丁點事情,怎么會被人洗劫一空?

“誰干的?”艾麗莎顯然也不敢相信,忘了她問的這個人是不可侵犯的老板。

“剛來消息說,是一伙海盜。”這幾個字幾乎是從Gavin的牙縫里吐出來的。

慕薇薇看似冷漠安靜的聽著三個人的對話,心中卻樂開了花,哈哈,什么叫現世報,這就是啊。

他在內地為非作歹,就有人鉆空子去抄了他老巢,簡直太大快人心了。

“那,那我們要回去嗎?”艾麗莎忐忑地問。

“那幫海盜來去無蹤,我們在海上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且現在回去已經沒有意義了。”Gavin在前一秒做出了決定,“我們必須盡快找到這筆寶藏,這樣才能彌補所有的損失。”

艾麗莎和張珩無言以對,他們是下屬,老板說怎么辦就怎么辦。雖然他們打心底覺得盡快回去才是關鍵。

沒有了孩子跟著,整個尋寶隊的速度快了很多,慕薇薇時不時假裝摔一下以拉慢速度,哪知這個小心思被艾麗莎一眼看穿。

“慕薇薇,你如果再故意拖延時間,我不介意讓我們的保鏢留下陪你,順便讓他們放松放松。”艾麗莎嘴角噙著笑,說出的話卻讓慕薇薇發冷。

“我自己會走,”慕薇薇撂下這一句,加快腳步,走到蔡先生旁邊。這么多人里面,只有蔡先生立場是中立,至少不會對她抱以仇恨。

他們今天來的地方是雙方混戰的小縣城,返回來,是因為蔡先生推斷這里最有可能藏匿寶藏。

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葉少辰和慕天野一定不會想到,他們還會回來。

上山的路很陡峭,走到灌木叢生沒有路的地方,Gavin便毫不留情的將她推到最前面,讓她探路。

慕薇薇自小就害怕蛇蟲鼠蟻之類的東西,每踏出一步都提心吊膽的用樹枝戳一戳,提醒草里的動物們盡快避讓,不然一腳下去踩到什么軟軟的東西,她的魂都要嚇飛了。

就這么走了三四米,慕薇薇的小腿和胳膊全被灌木和樹枝劃傷,可偏偏Gavin還在后面催,“你走快點。”

慕薇薇氣急,扭頭吼道,“你有本事你走啊,欺負我一個女人算什么本事?”

“廢話少說,繼續走。”

終于爬到一塊較為寬闊的地帶,Gavin大發慈悲的說“休息會”。

此時,慕薇薇身上的衣服都汗濕了。

來到一塊外形怪異的石頭邊坐下,慕薇薇用袖子擦著汗,突然覺得腳下的地面軟軟的,她條件反射般又踩了兩腳,猛地反應過來,頭皮發麻,一陣尖叫跳下石頭跑到一邊。

幾個人被慕薇薇的舉動嚇了一跳,紛紛看過來,臉上帶著疑惑。

“你鬼叫什么?”艾麗莎嫌棄的問。

慕薇薇喘著氣,臉色發白,顫著嗓子說,“那里……那里的地面,是軟的,不知道什么東西在下面。”

艾麗莎一聽,不動聲色的退后了一步,說到底她也是一個女人。

張珩從腰間拿出匕首,一點點逼近慕薇薇指著的地方,然后用力一縱,只聽“嗖”的一聲,匕首劃破空氣,刀身全部沒入地面,只留著刀柄在外面。

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盯著那把匕首,時間仿佛挺直,連風聲都小了很多。沉靜半分鐘后,沒有任何動靜。

沒有慕薇薇所預料的鮮血四濺,張珩從旁邊撿起一根樹枝壯著膽子走上前,撿用樹枝撥了撥匕首邊的雜草,露出泛白的土壤。

南方的土壤基本上都是酸性的紅色土壤,像這樣的白色土壤少之又少。

張珩彎腰將匕首拔起來,順便用腳踩了幾下,確實軟軟的,仿佛是踩在了什么魚肚子上,但除此之外,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沒事,就是這里的土壤比較軟,哪有什么東西?”張珩說著在上面來來回回的走了幾圈,一點事都沒有。

慕薇薇僵住,哈?就這樣嗎?

蔡先生走過去看了看,解釋道,“這里的地勢較為平坦,南方又多雨,排水不及時的話是容易形成軟土,不過這種軟土在沿海地區比較常見,沒想到山上也有。”

慕薇薇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我踩到蛇了。”

張珩不悅的瞪了她一眼,回到剛才的地方從包里掏出一瓶水繼續喝。慕薇薇好奇的又來到大石頭旁邊,繞著白色的土壤轉圈,還挺有……

意思兩個字還沒有冒出來,慕薇薇突然覺得腳下一空,整個人失重般的掉了下去。

“啊——救命啊——”驚恐的尖叫聲在山林里回蕩。

Gavin幾人一個箭步沖過來,剛剛還白白軟軟的地面成了個直徑一米多的大洞,慕薇薇的身影已經消失了,只聽到她微弱的,不斷循環的喊叫聲。

洞口的幾個人面面相覷,怎么會這樣?

Gavin沖里面大喊,“慕薇薇——”

聲音消失在黑洞中,就剛才她的呼喊聲也沒有了。

“慕薇薇——”Gavin又喊了一聲,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完了,她不會掉進去,直接掉進什么動物的腹中了吧,要不就是直接摔死了。

蔡先生仔細觀察著洞口,疑惑的自言自語,“好奇怪,這樣的山脈怎么會有一個如此深的洞呢?”

Gavin心頭一跳,眼中爆發出狂熱,“這里,會不會就是藏寶之地?這個洞口就是寶藏的入口?”

所有人,包括蔡先生在內全被Gavin的話震住了。

他們找了快一個月,跋山涉水,翻山越嶺,為的就是這筆寶藏,但每一次都是空手而歸,難道這次是真的找到了?

蔡先生的表情也有些激動,顯然,他被Gavin說動了,“我不確定這里是不是,但既然來了,和上次進亡靈洞一樣,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Gavin點頭應和,“你說的對,是不是下去一看便知。”不過他沒有說后面一句話,為什么慕薇薇掉下去沒有動靜了?

她遇到什么危險了嗎?

“慕薇薇——”Gavin再次大喊,這時寂靜的深洞里傳出微弱的聲音,“是我,我還活著。”

洞口的幾人同時暗暗松口氣,活著就好,還以為她死了。

“你看看下面都有什么?”Gavin問。

過了一兩分鐘,慕薇薇的聲音傳了出來,帶著濃濃的驚喜,“趕緊下來,有好多金子和珠寶。”

這下,外面一片嘩然,個個眼中都帶著驚喜。

“找了寶藏了,找到寶藏了。”不知誰在竊竊私語,說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話。

Gavin異常興奮,看來這一趟是真的沒有白來,月亮島的那些損失和寶藏想必只能是九牛一毛了。

“這個洞有多深?”蔡先生開口問。

“我不知道啊,反正里面有水潭,掉下來死不了。”慕薇薇實話實說。

Gavin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轉身問艾莉莎幾人,“你們誰愿意先下去。”

“我去我去。”一個保鏢沖在前面說,這是個表忠心的好時侯。

Gavin很是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很好。背好該用的東西,下去或許用得著。”

“嗯。”

一切準備就緒,Gavin對洞里喊,“慕薇薇,你讓開一點,人下來了。”

“哦,好的。”

坐在黑暗處的慕薇薇眼中露出狡詐之色,一陣聲響,“唰——噗通——”掉進水里了,等那人從寒冰般的深潭中浮上來,剛爬上岸,慕薇薇用手中的石頭狠狠地砸向了他的腦袋,男子氣還沒有喘一口,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Joy?”

洞口傳來喊聲,慕薇薇吃力地將身體沉重的JOY拖拽到黑暗處,從他的防水背包里取出手電筒,打開。

燈光所及之處,是濕漉漉的洞壁,還有五彩斑斕的石筍,簡直太漂亮了。

原來黑暗之中是這幅景象。

慕薇薇顧不得贊嘆,將他肩膀的背包給自己背上,然后順著石洞前進。

其實這里哪有什么金子和珠寶,都是她故意引誘上面的人,這樣,她才能拿到手電蠟燭繩索等東西,也才能逃跑。

不管外面人的“殷勤”呼喚,慕薇薇彎腰前進,希望能找到一個出口,她有強烈的直覺,這里一定有出口,因為腳下有小小細流,空氣中有微弱的涼風,因此不用點蠟燭。

或許是因為金碧輝煌的石筍,慕薇薇心中的膽怯小了很多,一鼓作氣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離開這火殺人犯。

越往進走,洞口就越來越小,到后來只容一人通過。

四周很寂靜,慕薇薇的心在急速的跳動,貓腰又走了很長一段路,腦袋被頭頂的石筍碰了不知道多少次。

前面的路愈發驚險了。

有些地方幾乎不能稱作石路,因為需要慕薇薇趴著向前挪步。

胳膊上的皮被蹭破了,肩膀的傷口似乎又有撕裂的感覺,但是她不在乎。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頓時開闊起來,慕薇薇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溶洞里,每一個結晶體都如同是一個藝術品,在黑暗中展現著自己的魅力。

咦?這是什么?

借著微弱的電光,慕薇薇看到了一個菱形的藍色發光體,想要上前看個清楚,一抬腳卻踩進了水中,水是熱的。

她被嚇了一跳,連忙將腳拔出來,一看,腳踝已經被燙紅了。

鼻間散發著硫磺的氣息,雖然很淡。

慕薇薇仔仔細細的看了看藍色發光體的周圍,她被震撼到,也被驚嚇到了。

因為那塊藍寶石鑲嵌在一口精美的石棺上面,石棺上雕刻著圖案,有宮廷宴會,有騎射跳舞,還有對鏡梳妝等等。

這口石棺被安放在溶洞的正中心,四周由一米多寬的水道保護。

難道這是一個王室陵寢?

慕薇薇一想到這里連忙雙手合十,小聲念道,“對不起對不起,非常抱歉打擾你休息了,我不是故意闖進你的地盤,找到出口我一定立刻離開。”

祭拜完,慕薇薇拿起手電開始尋找出口,可是沿著溶洞邊緣找了一大圈,居然沒有找到任何出口。

不會吧,難道這個陵寢就是終點了?

不行。慕薇薇不相信自己如此命背,又找了一遍,還是一無所獲。

盤腿坐在石棺對面休息,慕薇薇的好奇心漸起,“你是哪位老祖宗?居然被安葬在這里,一定是費了不少周折,想來生前不是有錢就是有權,或者是有錢也有權。”

手抻在地面上想要放松放松,一股冰冰涼涼的細流從手背上滑過。

腦袋突然開竅,對啊,她怎么這么傻,有水流的地方就會有出口啊。渾身頓時充滿精神,翻身而起,用手電照著水流往前走。

最后,慕薇薇跟著小細流來到了一扇石壁前,細流滲進石壁底端,她卻沒有路可走。

沮喪的一屁股坐下來,從早晨到現在過五六個小時了,她什么都沒有吃,早就餓的饑腸轆轆。

先不管出路了,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于是她搶來的背包中翻出一塊壓縮餅干和一塊牛肉干。

味同嚼蠟。

最后一口牛肉吃完,空氣中傳來碎響,慕薇薇猛的屏氣凝神,認真的聽了幾秒鐘,臉色直接垮了。

媽的,Gavin那個陰魂不散的又追上來了。

她早就應該知道,這幫人一定不會放棄的。

不能就這么被抓住,她要找一個藏身之處。然而藏在哪里好呢?慕薇薇想起剛才找出口時發現的一個很小的巖洞,于是連忙跑過去,倒退著把自己塞了進去。

巖洞很小,慕薇薇緊緊縮成一團。不過好在這個角度很刁鉆,四周又一片黑暗,如果不仔細找,是不會看到她的,而她卻能看到外面的情景。

幾分鐘之后,腳步聲越來越大,慕薇薇數了數,應該除了被自己打暈的那個男人,所有的人都來。

近了,原來越近了。

“哇——”

幾束光在黑暗中亮起來,隨即是蔡先生的一聲贊嘆,慕薇薇看到了他們狼狽的臉,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痕。

“看,這是一口石棺。”艾莉莎喊道,清脆的聲音在石洞里顯得有些尖銳。

“過去看看。”Gavin陰沉的說。

不知是誰的腳才進了硫磺水中,發出一聲呻吟,“別碰水,水有問題。”

蔡先生俯身看了看,“這水中有大量的石灰和硫磺,是為了腐蝕一切入侵動物的,看來這口石棺的主人身份不小。”

“媽的,那個賤人騙我們有寶藏,結果是一個墓。”張珩惡狠狠的咒罵。

蔡先生不滿的說,“沒準這個石棺里有無價之寶,那可是多少金錢都買不來的,你光看看那石棺上的各種藍寶石紅寶石,每一顆都值數千萬。”

“是嗎?那還算沒有白來。”張珩的火氣這才消了不少。

慕薇薇在黑暗中替石棺中的主人遺憾,你真是碰到了一伙強盜。

“這個水道不是很寬,應該可以跨過去,”Gavin對身邊僅存的另一個保鏢說,“你跨過去把石棺掀開,看看里面有什么東西。”

保鏢有些遲疑,被Gavin陰狠了瞪了一眼,才硬著頭皮從硫磺水渠上跨了過去,又向前有了一步。

“噗通——”男子的身影在幾束光中晃了晃,就跌進了一個更大的水渠中。

“啊——”刺耳痛苦的尖叫聲響徹洞口,慕薇薇望過去,只見男子被一種波光粼粼的液體徹底吞沒,只是短短半分鐘,他就悄無聲息的沉了下去,地面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仿佛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

慕薇薇大腦頓時一片空白,他被什么吞了?那波光粼粼的玩意是什么東西?

剛這么想著,蔡先生的聲音就響起來了,“是水銀。”

“很厲害嗎?”

蔡先生嚴肅的說,“那是劇毒,古代王室為了預防后人盜墓,經常會在墓葬中建造水銀池。你知道秦始皇陵為什么到現在都沒有被發掘出來嗎?就是因為專家在土壤中發現了大量的水銀,所以沒有人敢碰,誰去誰死。沒想到這座墓的主人也會使用注入水銀,看來他的身份一定非常尊貴。”

Gavin幾個人都沉默了,那怎么辦?無數個無價之寶就在眼前,難道就這么放過了?

蔡先生看他們一臉的不甘,好心勸告道,“還是走吧,沒有必要為了錢搭上自己的性命。”

張珩明顯不甘心,“那我們空手而歸?”

“那可是水銀,你們根本無法靠近那口石棺,怎么拿上面的寶石?”

張珩噎住。

艾莉莎用手電四處照了一圈,終于說出了一句另慕薇薇膽戰心驚的話,“咦?慕薇薇去哪了?”

“對啊,那個賤人呢?”張珩附和著問,“這里好像沒有別的出口,她跑去哪里了?”

蔡先生眼睛死死的盯著平靜的水銀池,幽幽的說,“她該不會和剛才的人一樣,掉進水銀池里了吧。”

空氣頓時安靜下來,三個人的目光看看蔡先生,又看看水銀池,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們想到了那個不知是人是妖的葉少辰。

躲在黑暗中的慕薇薇在竊喜,這可是她頭一次覺得被人詛咒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拜托老天爺,一定要讓他們相信,自己已經死了。

“我覺得不太可能。”Gavin的聲音打破了慕薇薇的幻想。

“為什么?”艾莉莎問。

躲在狹小黑洞里的慕薇薇也有這樣的提問,憑什么你覺得我不可能掉進水銀池中?

Gavin的聲音很平淡,“第一,這個水渠大約有一米三四左右,我覺得她跨過去的可能性不太大。”

慕薇薇翻個白眼,他的意思是說自己是小短腿?拜托,她絕對是名副其實的大長腿。

“第二,慕薇薇應該對水銀池中央的那口石棺沒有興趣。”

“萬一她看上了上面的寶石,想要把它據為己有呢?”這是張珩的聲音,帶著一絲鄙夷。

Gavin反問他,“如果你是慕薇薇,你想要先逃出這里,還是想要那塊寶石?”

張珩愣住,雖然他很討厭那個女人,但摸著僅存的良心講,她會先逃命。

“還有,據我所知,葉少辰家里藏著一顆價值數千萬的藍寶石,這種成色的,對她應該沒有吸引力吧。”

慕薇薇承認Gavin對她的分析很到位,但此時她更愿意看到這個男人像張珩糊涂一點。

“那她會跑到哪里去呢?”艾莉莎說著就開啟了尋找模式,慕薇薇的心跳也開始加速。

張珩還是有些不甘心,“老板,那這個石棺……”

“你有辦法?”Gavin挑眉問。

張珩低頭不說話,連蔡先生這種文化人都沒有辦法,他能有什么辦法?

Gavin聲音冷漠,“石棺放在這里不會有人發現,出去后等我們找到辦法再回來打開它,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慕薇薇。”

“是,老板。”

慕薇薇咬著唇不敢讓自己看到發出一點聲響,耳邊,艾莉莎的腳步在不斷的接近,然后,慕薇薇閉上了眼睛,她怕艾莉莎感受到自己的眼神,女人的直覺是非常可怕的。

鼻尖傳來艾莉莎常用的淡淡的香水味,盤桓了一會兒,漸漸消散開來。

“奇怪了,這個溶洞也就這么大,她能藏到哪里?”艾莉莎一邊拿著手電仔細的找一邊小聲念叨。

張珩看她一無所獲,也加入到了尋人隊伍,依舊沒有找到藏在黑暗中的慕薇薇。

“老板,慕薇薇不會是真的死了吧。”艾莉莎不確定的問。

Gavin也有些懷疑,這里既沒有出口,也沒有藏身之處,人卻消失了,難道真的掉進水銀池了?

溶洞的空氣很稀薄,再加上硫磺味和剛剛蒸發的水銀,蔡先生有點頭昏腦漲,皺著眉說,“先出去吧,這里的空氣不對勁,我胸口有些悶。”

Gavin的腦袋也有些暈,說,“也好,我們先出去想想辦法再進來。”

聽到這句話,躲在黑洞里的慕薇薇暗地里長長舒口氣,聽到所有人的腳步聲都消失不見后,正要從巖洞中出來,不小心手電筒從包里滑了下去。

慕薇薇手忙腳亂的一撈,沒有抓住,眼睜睜看到手電“哐當”砸在石面上。清脆的聲音在寂靜的溶洞中顯得極為響亮。

慕薇薇郁悶的閉上眼睛一秒鐘,依舊懷有希望的抓起水電,想要再縮回巖洞時,一束光打了過來。

隨即,張珩的聲音響起,“哼!瞧瞧這是誰?我還以為你死了,原來在這藏著呢。”

慕薇薇直起腰,舒展快要麻木的四肢,“要死也是你們這種惡人先死,還輪不到我。”

聽到聲響,艾莉莎也去而復返,看到光束中頭發凌亂的慕薇薇,嘲諷的笑了,“慕薇薇,你說你也藏好點,我們都快走了你還能露出馬腳,你也太蠢了吧。”

慕薇薇摟了摟頭發,一臉平靜的將雙肩包背在肩上,冷冷的注視著他們,腳下沒有動。她真心不想跟著他們出去。

“走啊,怎么著,還要我過來請你嗎?”張珩手中的光在她臉上晃來晃去,刺得慕薇薇睜不開咽眼睛。

慕薇薇用手擋著光線,怒聲道,“張珩,你腦子有病吧,把手電放下。”

張珩心底的火被她這句話瞬間點燃,大跨步走過來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走。”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