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關系升溫,他的熱吻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8056

于是慕薇薇開始翻動書架上的每一本書,有很多都是和金融、經濟有關的專業書籍,她一本接著一本,書架的第一層快翻完的時候,王管家敲門進來了,手里端著一杯熱水。

“楚小姐,您喝點水,”王管家把水放在書桌上,余光快速的掃了一眼,她手里拿的是一本世界地理,“楚小姐喜歡地理?”

慕薇薇愣了一下,發現他在看自己手中的書,反應過來連忙說,“一般吧,不過葉總的藏書太無趣了,都是一些專業方面的書籍,只有這一本還能勉強看一看。”

“哦~那您慢慢看,有什么需要找我。”

“知道了,您去忙吧。”

王管家出了房門,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兒,只有輕微的翻書聲。

這位楚小姐想在書房找什么?

大約一個多小時,慕薇薇翻完了書架子上的所有藏書,最上面一層夠不著,她就沿在椅子上,然而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書上了,完全沒有看書架,也就沒有看到那本世界歷史下的小按鍵。

翻完書架,慕薇薇的目標又轉向了各個小抽屜,墻上的字畫等等,一上午耗盡,一無所獲。

慕薇薇坐在椅子上休息,書房居然沒有,那他能把東西藏到哪里?

一口喝完王管家端來的水,慕薇薇決定去另外的地方找找。

等等,她怎么把一個重要的地方忘了,葉少辰的臥室。雖然機率很小,但是她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線索。

明天是周末,葉少辰應該不上班,所以還是抓緊時間去。

說干就干,慕薇薇下到二樓,看四周無人,慢慢移動到葉少辰的臥室門口,按下門把手,開了。

閃進房間,慕薇薇快速的關上了門。

葉少辰的臥室還是她走之前的樣子,地毯、窗簾,還有放在陽臺的躺椅,全都是以前的樣子。

慕薇薇突然想起她走時被迷暈的那個女仆,這次回來沒有看到她,按照葉少辰的性格,她應該被辭退了。

深藍色的床單被子,還有床頭的兩個枕頭……

他竟然放了兩個枕頭?慕薇薇覺得一頭黑線,他是多有自信她會回來?

臥室一幕了然,能藏東西的地方也就只有一個柜子以及衣帽間。

柜子里是他睡前常看的一些財經類雜志,衣帽間更是簡單,全是他的高級西裝、襯衣,還有幾件昂貴的休閑裝,三個黑色皮包里空空如也。

天吶,葉少辰難道把藏寶圖埋到地底下了嗎?連一丁點線索都找不到。

慕薇薇垂頭喪氣的往出走,余光不經意看到衣帽間角落放著一個保險箱,心中一喜,忙跑過去。

試著扭了一下,開了。

慕薇薇傻住,保險箱不是應該有密碼什么的嗎?為什么這么容易就打開了?不過一看到里面的東西,她更傻了,滿滿當當全是現金。

當然,對于葉少辰這種超級有錢人,家里放錢很正常,但是有必要放這么多嗎?至少有五十萬了,而且還不上鎖。

他真是對自己葉家別墅的安保太自信了。

但是想想,應該也沒有哪個不長眼小偷來他家里偷錢吧,因為一旦被抓住絕對會被打斷腿。

書房也沒有,臥室也沒有,還能是哪呢?

“楚小姐。”外面傳來王管家的聲音,慕薇薇連忙跑到房門口。

“咦?人怎么不見了?該吃中午飯了呀。”王管家一邊念叨著一邊向樓下走。

慕薇薇聽到他的腳步聲消失,才從臥室出來。在走廊上停了一兩分鐘,下樓向餐廳走去。

“王叔,你找我啊。”王管家正在布置碗筷,抬頭笑瞇瞇的說,“該吃晚飯了,我剛去書房找您,您不在,又去敲您房門,也沒有聲音,才冒昧的喊了幾聲。”

慕薇薇不自覺的撩了下頭發說,“那個,我剛才在衛生間,不方便回你話。”

“哦,趕緊來吃飯吧。”王管家低頭繼續擺菜碟,眼中卻流露出心知肚明的笑意。

下午睡了一覺起來,慕薇薇不再局限于那幾個房間,而是在整幢別墅轉悠。

王管家看著她的背影,對手機那邊的人說,“楚小姐正在參觀家里的各種擺件,上午在書房和您的臥室。”

“好,知道了。”葉少辰收了電話,把座子上轉了個圈,摁下呼叫鍵說,“劉秘書,你把上次做的A市旅游攻略拿進來。”

“好的葉總,馬上就來。”

……

傍晚,葉少辰下班回到別墅,慕薇薇無聊的坐在湖邊扔石子,一顆,兩顆,三顆……

“你再扔,我這人工湖就被你的石子填滿了。”葉少辰闊步向她走過來,背后是漫天霞光,眼中帶著笑,英俊挺拔,像極了書中的翩翩貴公子。

慕薇薇被他的容貌晃了下眼,說,“哪有那么夸張。”

葉少辰走過來坐在她旁邊,“這么無聊啊,不是說找本書看嗎?找到了嗎?”

慕薇薇撇嘴,“你的藏書都太無趣,看半個小時絕對睡著。”

“明天是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嗎?”葉少辰側頭問她。

“沒有啊,我在這個又不熟。”

“還記得上次說的A市兩日游嗎?上次你發燒了,沒去成,我們明天去吧。”葉少辰輕描淡寫的說,主要是怕她把昨天的事情壓在心里,就當是帶她散散心。

慕薇薇提起了精神,“好啊好啊,我需要準備什么嗎?”

“估計明天晚上我們要住在外面,多帶一套衣服和洗漱用品就可以了。”

“明白,葉導游。”慕薇薇正經的說。

葉少辰看著女人亮晶晶的眼眸,覺得她像是一只貓,時而調皮時而溫順,讓人有種想把她抱緊懷中揉揉腦袋的沖動。

第二天,慕薇薇穿了身輕便的淺灰色運動裝,一雙白色運動鞋,一副大墨鏡,背的包是上次去工地的雙肩包,手里提著一個精致的紙袋。

“把這個放進車里吧,我沒有太大的雙肩包,裝不下。”

葉少辰接過來放在后車座,他今天也穿的很休閑,萬年不變的白色T恤,九分直筒發白牛仔褲,一雙白色平板鞋。

“我們今天去哪里?”慕薇薇有些激動的問。

“A市郊外有個很著名的水鄉,很有民族特色。你應該會喜歡的。”

慕薇薇記起他說的是哪個水鄉,她以前一直聽同學朋友提起過,說景色很美。

“今晚住在那邊嗎?”

“嗯,我們住客棧。”

“哇,聽起來好像古代拍武俠片一樣。”慕薇薇對此行有了一絲期待。

車在路上行駛了將近兩個小時,終于到達水鄉。

由于今天是周六,游玩的旅客還是有不少。

慕薇薇一下車就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水鄉如同一幅水墨畫,白墻做底,青瓦為墨,一筆一筆勾勒出石橋、碼頭、酒館、烏篷船、還有在河邊洗衣服的少女。

南方所有的藝術似乎集成于此。

“我們進去吧,”葉少辰在她耳邊輕聲說。

“嗯嗯。”

太陽很曬,慕薇薇戴上墨鏡還是抵不住炙熱的陽光。

好在剛踏過水鄉的石橋,就有一個老婆婆在賣很漂亮的帽子,慕薇薇快速走上去挑了一頂戴上,不由自主的回頭問葉少辰,“好看嗎?”

葉少辰笑吟吟的看著她,“好看。”

慕薇薇問的是帽子,他回答的卻是人。

女人很爽快的付了錢,腳步輕盈的繼續前進。

“姑娘,坐船嗎?”一個船家站在船頭熱情的問她,“一百塊錢一個人,坐烏篷船聽水鄉小調,這可都是我們這里的特色。”

慕薇薇沒有坐過這種船,回頭對葉少辰說,“我們坐船玩吧,看起來很有趣。”

“你是客人,今天都聽你的。”葉少辰淡笑著說。

“好嘞,那上船吧。”慕薇薇說著就要上船,船家也抬起了手要扶她,這時葉少辰卻率先一步跳上船,然后轉身伸手,動作快的船家都咋舌,也默默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來,慢點。”

慕薇薇緊握住他的手跳到船上,烏篷船左右晃了兩下,慕薇薇沒有站穩,直接撲進了葉少辰的懷里。

額……

好尷尬。這是慕薇薇心中的感覺。然而葉少辰卻覺得,很好。

船家嘿嘿一笑,聲音響亮的說,“二位坐好了,我們要劃船了。”

慕薇薇從他懷中起來,走進烏篷船里,巨大的帽沿遮擋著她的臉,葉少辰看不清她的表情。

船一搖一晃向前游動,慕薇薇手抻著下巴專注的看著外面的景色,完全忘了剛才的小意外。

“住在這里應該會很享受吧,感覺時間都慢了下來,既清雅又悠閑。”慕薇薇由衷的發出感慨。

“那不一定。”葉少辰不同意她的說法。

慕薇薇轉頭問他,“為什么?”

“你說的那種情景是以前,現在,你想想,你大清早還在家里睡著呢,就來了一批批游客,比如外面……”葉少辰目光看向岸上。

一個導游帶領了十多人的團,拿著喇叭大聲講解著水鄉的歷史。

“你會開心嗎?”葉少辰接上剛才斷開的話題。

“不過有了這么多游客,這里的經濟才會發展起來啊。”

“這是當然的,不過你剛才的設定是生活,可沒有牽扯到經濟發展。”

慕薇薇假裝瞪了他一眼,“葉少辰,能不扣字眼嗎?”

“OKOK,我的錯。”葉少辰舉雙手投向,果然啊,就是不能和女人講道理。

一路玩一路吃,還沒有到飯點,慕薇薇就被各種小吃喂飽了肚子。只是溫度越來愈高,慕薇薇熱的直冒汗。于是兩人一致決定先去章賀預訂好的客棧休息,等下午了繼續逛。

章賀訂的客棧是水鄉最清幽最別致的客棧,院中種著一簇高大竹子,竹子旁邊是天然形成的一條小溪,里面時不時還有小魚游過。

客棧只有三層,外面是全木質結構,踩上樓梯吱呀作響。

章賀帶著兩個人上樓,“少爺,您和楚小姐在三樓,視野很好也清凈,楚小姐,您的東西我已經放在您房間了。”

“謝謝你。”

“楚小姐不必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章賀把慕薇薇帶到房間門口,將門卡給她,“楚小姐,這是您的房間。老板的房間在您隔壁。”

慕薇薇刷卡進去,立刻就喜歡上了這里。

雕花木窗,窗臺上擺放著幾盆蘭花,紅木桌椅,床是古代女子閨房里面的木床,還圍著粉色紗幔,床單是手織布料,摸上去很舒服。

墻上掛著幾幅山水字畫,桌上還整齊的放著筆墨紙硯,慕薇薇頓時有種穿越回古代的感覺。

“還滿意嗎?”葉少辰走進來問。

“太滿意了,”慕薇薇很興奮,“尤其這幾盆蘭花,開的好漂亮。”

“滿意就好,你先休息一下,等會我來敲門,我們去吃飯。”

慕薇薇揉著肚子說,“可是我還不餓,睡一覺再吃行嗎?”

葉少辰猶豫了片刻說,“那好吧。”

他發現他對楚妍提出來的要求,越來越無法說不了。

夏天的天氣變幻太快,慕薇薇睡了一覺起來,外面已經烏云壓境了。

要下雨了嗎?不過,水鄉雨景應該別有一番味道吧。想到此,慕薇薇穿上鞋去拍隔壁的門。

……

果然,當兩個人吃完飯晃悠到水鄉主街的時候,豆大的雨點砸了下來。

路上是到處竄逃的人群,慕薇薇和葉少辰也跑到一個屋檐下躲雨,人太多,站在最邊上的慕薇薇差點被擠下臺階,還好葉少辰手快一把將她撈進懷里,饒是這樣,她的肩頭也已經被雨水打濕。

慕薇薇覺得這個舉動有些曖昧,向后退了一步,但是背后就是墻,根本沒有退路。

葉少辰正對著她,將所有的人和目光全都擋在背后,隔出一個單獨的小空間。

氣氛莫名的有些燃,慕薇薇仰頭登著他,輕聲說,“放開我。”

葉少辰笑而不語,權當沒有聽見這句話,因為一寸之外的雨聲真的很大。

慕薇薇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想要掙脫他又沒有力氣,只好轉頭看向雨中。

葉少辰緊貼著她柔軟的身體,心底壓抑了很久的那股欲火又噌的燃燒起來,越燒越旺,他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的粉唇,知道只有那里可以解渴,可是他不敢輕舉妄動。

臺階又擠上來兩個人,兩個人的空間又小了一些,慕薇薇的雙手撐在他胸膛,避免兩個人身體接觸太多,可是她卻發覺,她手掌下的那顆心臟越跳越快。

他……

慕薇薇回頭看他,卻被壓下的唇剛好噙住,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某人的舌頭就創驅直入,那么瘋狂,那么饑渴,似乎要把她吃進肚子里。

她毫無反抗余地,只好任由他索取。

屋檐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小角落里一片火熱。

火熱的深吻持續了很久,漸漸轉換成輕柔的舔舐,像是椿雨化田般溫柔。

慕薇薇雙腿發軟全靠他雙手抱著才沒有倒下。

一個吻停止后,葉少辰依舊有些欲求不滿,在她耳邊輕輕的喘著氣,她身上全是薇薇的氣息,連接吻的感覺都一模一樣,弄得他好想要她。

“葉少辰,你再亂來,我就踢你了。”原本是很嚴肅的一句話,慕薇薇此時說出來卻帶著幾分嬌羞。

葉少辰勾唇笑了,滾燙的氣息噴在她耳邊,“好,不亂來了。”

暴雨來得快也去得快,葉少辰冷靜下來時,雨漸漸小了。

臺階上有幾個年輕人走進雨里,直喊著“好涼快”,接著又有幾個人走下臺階,兩個姑娘從慕薇薇身邊經過時,還偷偷看了他們兩個一眼,眼中有羞澀還有羨慕。

好丟人啊。

“雨小了,放開我。”慕薇薇推著他說。

葉少辰松開雙手,湛藍的眼眸里流露著晴朗和愉悅,嘴角還輕輕上揚。

“不許笑。”慕薇薇驕橫的說了一句,她的臉快要燙死了。

“好,不小了。”葉少辰雖然這么說,但還是忍不住。

慕薇薇看他還笑,舉起拳頭在他胸前打了一下。

“好了,我真的不笑了。”葉少辰順著她的毛,換上一副清冷的表情。

慕薇薇心里冒著一股無名火。

明明作為楚妍,葉少辰如此喜歡她,她是應該高興的。但是她又是慕薇薇,就算她不愛葉少辰,也不想親眼看到葉少辰喜歡上其他女人,還吻她。

但,明明她們就是一個人。

慕薇薇矛盾之極。

算了,救孩子要緊,她要謹記她現在是楚妍,不是慕薇薇。不過就算是楚妍,也不能輕易放過他。

接下來的游玩完全成了葉少辰哄她,只要她多看一眼的東西,葉少辰就問她要不要?

慕薇薇的回答一直是,不要不好看太丑。

葉少辰被她磨得沒有一點脾氣,拐過一個彎,葉少辰直接將他壓在墻上,完全一副寵愛樣,“不生氣了好嗎?我沒忍住,我錯了。”

“錯哪了?”

“不該在那么多人面前吻你。”葉少辰一本正經的說。

“這和環境沒有關系。重點是后面半句。”慕薇薇氣呼呼的說。

“那吻都吻了,你說怎么辦吧。”葉少辰開始耍賴。

慕薇薇轉著眼睛,說,“你去把我剛才說不要的所有東西都買回來。”

“所有的?”葉少辰驚訝。

“對,所有的,你一個不差的買回來,我就不生氣。”

“這可是你說的,你在這兒等著。”葉少辰說完倒退往回走,這世間但凡聰明的人,記憶力都超常的好,葉少辰也不例外。

慕薇薇坐在石椅上優哉游哉地等他,不時有路過的游客看她,尤其獨身的男子。

冷不丁還有大膽的上來搭話,“小姐是一個人來的嗎?”

慕薇薇冷眸一瞪,“叫誰小姐呢?”

那人被懟的一句話也沒有灰溜溜走了。

可能是楚妍的容貌太過出眾,盡管她很努力的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還是架不住有人前來搭訕。

“你也是來旅游的嗎?”年輕的男人直接在她對面石椅坐下,戴著一副眼鏡斯斯文文,身后背了個雙肩包。

慕薇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心想,我跑這來不旅游干嗎的?

年輕人沒有被她嚇退,繼續熱情的說,“你一個人的話,我們搭個伴啊,你一個女孩子在外挺危險的。”

余光中,某個人提著大包小包走了過來。

“我不是一個人。”慕薇薇說。

“我看你在這都坐了好久了,怎么會不是一個人?”年輕人不放棄。

慕薇薇注視著葉少辰走過來的方向,輕輕笑了,男子順著她的目光看去,身后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漸漸走近,容貌異常英俊,眉目間帶著陰冷之氣,像一頭隨時都能撲過來的獅子。

男子被葉少辰的強大氣場嚇住,還沒等他走近,就趕緊灰溜溜的跑了。

“這是你要的東西,看看少什么?”葉少辰面色瞬間轉好,把手中的東西全都放在石桌上。

慕薇薇看似認真的看了看,剛才看的東西一樣不少,而且還多了很多小糕點。

“沒少。”

“不生氣了吧。”葉少辰討好的問。

慕薇薇沒有回答的話,眼里卻帶了幾分笑意,“我餓了。”

葉少辰看到含笑的眼眸,松口氣說,“走,請你吃這里最貴的酒樓。”

“必須的。”

狠狠的宰了葉少辰一頓,慕薇薇的最后一口氣也順暢了。兩個人在被雨水沖刷的很干凈青磚上,慢悠悠的往回走。

“我們明天去哪啊?”慕薇薇問。

葉少辰兩只手拎著買的東西說,“明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帶你去A市最著名的小吃一條街。”

“這個我喜歡。”慕薇薇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今天走了好多路,明天吃早飯不要叫我,我要睡到中午。”

“隨你,本來就是出來逛的,怎么舒服怎么來吧。”

到了客棧兩個人各回各屋,慕薇薇簡單沖了個澡就倒在了床上。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原本想著要每每睡個懶覺,卻在大清早被電話鈴聲吵醒。

慕薇薇在床頭摸到手機,模模糊糊的接通,“誰呀。”

“楚總,我們的工程出現了問題,游樂設施的供應商突然要加價,說給我們的價格太低了。”唐世軒的聲音傳過來。

“這件事你處理就好啦,跟我說什么?我又不懂。”慕薇薇閉著眼睛說。

“關鍵是我們對大陸這邊的情況不熟悉,這個供應商還是熟人介紹的,如果我們自己去找,估計價格要的會更高。”

“那你大清早的找我,想要我干什么?”

“我聽說你和葉總去旅游了,你問問他,他對這邊的事情比我們了解。楚總,雖說游樂設施是我們公司負責,但葉總他也是合伙人,你去問他他會幫忙的。”唐世軒沒有明說,但暗喻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你們兩個的關系不一般。

慕薇薇終于睜開了眼睛,無奈的說,“好吧,我試試。”

“我稍后把資料發到你手機上,另外我和公司的人在A市的高速路入口等你們。”

“知道了。”

慕薇薇掛了電話,在床上又躺了幾分鐘才認命的起來。

擔著楚家二小姐的名份,就該給人家辦事。她懂。

洗漱完畢,慕薇薇拖著疲軟的雙腿來到隔壁敲門,里面沒有聲音。

“人呢?”慕薇薇小聲嘀咕,打著哈氣掏出電話,“你起床了嗎?”

“你醒了?不是說要睡到中午嗎?我在一樓。”

“哦,我有事找你,下去找你。”

一樓,葉少辰坐在竹椅上看報紙,手邊放著一杯咖啡。聽到咯吱咯吱的樓梯聲,仰頭瞄了一眼,某人還在打哈氣呢。

“什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敢打擾楚家二小姐的美夢?”葉少辰調侃道。

慕薇薇坐在他旁邊的竹椅上,嘆口氣說,“就是那個摩天輪的供應商,突然說要加錢,不加錢就不供貨了,可是我們的預算已經超了,不能再加價了,唐世軒著急上火的大清早給我打電話。”

“你們沒有和供應商簽訂合同嗎?”葉少辰不解的問。

慕薇薇皺眉,“好像只是協商好了,就準備這兩天簽合同,沒想到對方反悔了。”

“這在生意場上很常見,那你們準備怎么辦?”葉少辰將報紙合上,喝了口咖啡。

“這不是來求你了嗎?唐世軒說你對大陸這邊熟悉,讓我問問你這有沒有認識的好的供應商,幫我們搭搭線。”

葉少辰認真在大腦里面搜索了一番,“我還真認識一個,不過好久沒有聯系了,在G市。”

“那走吧,你帶我們去看看。”慕薇薇有些激動的說。

“現在?”葉少辰詫異。

慕薇薇點頭,“就現在。”說完主動拉起葉少辰的胳膊,“走吧走吧,美食一條街也跑不了,下次再去,正事重要。”

葉少辰低頭看了眼她的手,苦笑道,“章賀出去買早點了,總得等他回來吧。”

慕薇薇一聽也是,放開他的胳膊催促,“趕緊給他打電話,讓他回來。對了,我把這個摩天輪的資料傳給你。”

“我還真是沒看出來,楚二小姐什么時候對這個項目這么重視了?”

慕薇薇橫了他一眼,為自己辯解,“我一直很重視的好嗎?”

“有嗎?”

“唉呀,你這個人太討厭了,趕緊給章賀打電話讓他回來。”

葉少辰從褲兜里掏出手機,搖頭笑道,“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你是求人的辦事呢,怎么還這種態度?”

“葉總,葉少爺,我拜托您了,好了嗎?”慕薇薇大眼睛一眨一眨,直看進他心里去。

葉少辰沒忍住揉了揉她蓬松的頭發,走到外面去打電話。

……

在高速路入口和唐世軒匯合后,兩輛車向G市進發。

快到G市的時候,慕薇薇猛然想起,她上次交的那個朋友蕭汐冉不是在G市嗎?這回剛好可以見面呀。

“你怎么了?”葉少辰看著突然情緒高昂的慕薇薇,驚訝的問。

“我上次認識的那個朋友,就是G市的啊,我看她有沒有空,”說著慕薇薇開始打電話,“喂?汐冉,我是楚妍,你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啦,有趣的小妹妹。”

慕薇薇傻傻的笑了,“你今天在G市嗎?我來G市了。”

“在呢,你來是玩兒還是工作?需要我去接你嗎?”

“有點公事,我和同事一塊兒來的,你不用接我,我把事辦完了和你聯系,我還想去你家看帥哥呢。”慕薇薇始終惦記著這件事,她覺得能被蕭汐冉稱作帥哥的,一定是絕色。

葉少辰原本在一邊聽著沒有什么感覺,到了最后一句卻輕輕皺起了眉毛。

“好啊,我等你電話。”

葉少辰扭頭看美滋滋的某人,假裝好奇的問,“看什么帥哥?”

“哦,就是上次她不是替他朋友找醫生嘛,她朋友就是這個帥哥。”

葉少辰點頭,原來是病人。

不過她剛才喊對方汐冉,難道是G市那個大名鼎鼎的富豪女?

“你的朋友,姓蕭嗎?”

慕薇薇愣了一下,“對啊,她叫蕭汐冉,怎么了?”

葉少辰舒口氣笑了,還真的是她。

“你知道她的背景嗎?”

“不知道,”慕薇薇有些不高興,“難道交朋友一定要看背景嗎?我覺得她人很好就可以啦。”

葉少辰看她又炸毛了,安撫道,“你先別激動,聽我慢慢說。你認識的這個蕭汐冉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排在G市的富豪榜前列的那個人,她的家庭背景非常深厚,父母在世界各地都有產業,一般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沒想到你和她還挺有緣的。”

慕薇薇驚訝的合不上嘴,她上次見到蕭汐冉,看她的跑車知道她是個有錢人,可是沒有想到這么厲害啊。

“你……你說她是G市最有錢的?”慕薇薇感覺自己咽了口唾液。

“至少目前,G市的榜單上是這樣寫的。”

“天啊,她也太厲害了吧。”慕薇薇對蕭汐冉的敬佩又多了一層,“你說這么多,我感覺和她見面心理都有壓力了。”

葉少辰低頭在手機上搜了幾秒,然后給她,“你看看,是不是她。”

慕薇薇一看手機屏幕上的照片,“是她。”

“那就對了。”葉少辰放下手機,“你有什么壓力?你們是交朋友又不是做生意,不要想太多,再怎么說你也是楚家的二小姐,有點信心好嗎?”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