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葉少辰,停下來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17

“南宮昊,你確定你要和我說誰對誰錯的事情嗎?”說著話,葉少辰渾身的氣場頓時強大了很多。

南宮昊懼怕對方身上的神秘力量,不敢在他面前久留,扭頭對看戲的慕薇薇說,“美女,葉少辰可是有老婆的人,千萬不要被這個家伙騙了。”說完,南宮昊就帶著自己的小美女快速的溜了。

至此,慕薇薇也徹底清楚了,原來第一次假裝哥哥來別墅帶她走的人是南宮昊,沒想到卻被戴銀色面具的人截了胡,她就被帶到了小島上。

如此說來,葉少辰恨他是有道理的,她記得那天晚上葉少辰是赴南宮家的晚宴,所以才來不及趕回來攔住她,肯定是中途出了意外,否則以葉少辰的能力,瞬間轉移到自己身邊就可以了。

可惜,南宮昊千算萬算還是給她人做了嫁衣,銀色面具男直接坐收漁翁之利,而她就是幾個人爭奪的那條大魚。

“楚小姐,如果今后這個男人找你,能不見還是不見為好。”葉少辰嚴肅的說。

慕薇薇心想,我才不想見到這個家伙,于是連忙點頭,“哦,好的我知道了。”

“再見。”葉少辰心情不爽,道別后不等慕薇薇回應,就轉身上車走了。

……

開工剪彩這一天,天氣異常炎熱。

慕薇薇穿了一件白色套裙,銀色高跟鞋,一頭秀麗的長發挽在腦后,清爽中帶了幾分干練,吸引了不少在場男士的目光。

慕薇薇本尊屬于清秀類型,雖然有回頭率,但并沒有這么瘋狂。都怪這個楚妍長得太美,吸睛能力太強了。

葉少辰站在話筒前講述著這個項目的遠大前途,以及會給A市帶來的娛樂效益和經濟效益。

隨著一聲炮響,游樂園項目正式動工。

葉少辰和慕薇薇一行人在工地查看,葉少辰作為葉皇老總親自給她介紹這里將建什么,那里將建什么,一派和諧氣氛。

走了一段路后,慕薇薇有些痛苦,早知道她今天應該穿一雙平底鞋,穿高跟鞋簡直就是受虐。

“這個地方是一個過山車,建成后將是A市最大的過山車,還有那邊,那邊是一個童話劇舞臺,到時候白雪公主、睡美人等我們熟悉的童話都會在舞臺上上演。”葉少辰一邊慢慢的走,一邊詳細的給她講解,雖然現在這里還是一片空地。

慕薇薇聽得很仔細,沒留神一腳踩在一個小土坑里。

“唉呦——”

葉少辰眼疾手快,一把摟住她的腰。

夏天的氣溫本來就高,加上兩個人走了十幾分鐘,體溫都高的嚇人。

葉少辰的手扣在她的細腰上,熱量源源不斷的傳過去,慕薇薇覺得他碰觸的那塊皮膚快要燃燒了。

“小心點。”葉少辰在她頭頂說。

慕薇薇借助他的力量站起來,臉上透著紅暈,“謝謝。”

“不客氣,工地確實不好走,你今天應該穿雙平底鞋來。”葉少辰臉色平靜的說,殊不知他的心跳已經不正常了。

后面跟著的下屬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似乎要給他們騰出私人空間一般,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慕薇薇苦笑,“我沒想這么多,下次來的話,我會聽取你的意見的。”

“那還看嗎?”葉少辰看了眼空蕩蕩的工地,“其實也沒有什么好看的,你如果感興趣的話回頭可以看圖紙。天太熱了,這里也不太適合你們女人來。”

慕薇薇確實被曬得有些受不了,可是她一個人走,是不是太不敬業了?

“大家都在這呢,我一個人走不太吧,”

葉少辰頓了片刻,說,“你等會兒,我去給他們大聲招呼,然后陪你一塊走。”

“啊?這……”

“沒事,這里的事情我早就了如指掌了,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給你介紹,你都不去了,我也就沒有工作了,你在這等會。”

葉少辰說完向前面那群人走去,不知說了什么,他們朝慕薇薇看了看,然后紛紛點頭,很快他又走回來說,“走吧,有張總陪著。”

慕薇薇有些好奇,“你對他們怎么說的?”

“我說你腳受傷了,需要休息。”葉少辰虛扶著她的腰,兩個人向工地外面走去,完全沒有看到身后眾人意味深長的眼神。

回到車里,打開空調,一股涼風席卷而來,慕薇薇頓時覺得暢快了很多。

葉少辰從后備箱拿了兩瓶水,遞給她一瓶,扭開蓋子喝了兩口,隨意的問,“這個項目完工可能需要一年多的時間,你在這期間都不能回香港嗎?”

慕薇薇表情淡定,“當然不是,如果工程進展順利的話,我完全可以回香港玩幾天。”

“那楚總呢?他不過來看幾眼?”

“爸爸很忙的,”慕薇薇側頭看了眼他,心里明白他在試探她,笑著說,“怎么啦,葉總就這么不信任我?”

葉少辰勾唇淺笑,轉頭對上她的眼睛,“不是,只是這個項目進行到現在,我還沒有見過楚總本人,總有幾分好奇罷了。”

“哦~是這樣啊,”慕薇薇點著頭挪開視線,盯著前面一棵被曬得奄奄一息的小樹說,“我還以為你嫌棄我太弱了,什么忙都幫不上。”

葉少辰也移開目光,藍色的眸子像是大海的最深處,“不,相反,你是個很好的合作對象,從來不提任何過分的要求,對我們公司保持最高的信任,這一點很好。”

慕薇薇噗嗤笑了,“葉少辰,你這是夸我了還是損我呢?”

“很明顯是夸你啊,”葉少辰啟動車子,“走吧,你是回酒店還是……”

“那就麻煩你送我去新公寓看看,昨天他們把鑰匙給我了,貌似可以入住了。”

“哦?那要恭喜你了,終于有住的地方了。”

車子離開工地向市里進發。

慕薇薇想起面具男人交代的任務,在腦子思考了好一會兒,看似無意的問,“對了,你上次說你爺爺在國外養病,在哪個國家啊,好不好?”

葉少辰不由的側頭瞥了她一下問,“你問這個干什么?”

“就是上次來A市的那個朋友,她朋友的病有些特殊,國內的環境太不好了,尤其是一到冬天,霧霾太嚴重,所以,她也想找個國外比較好的醫院或者那種康復中心。”慕薇薇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正常,盡管她的心情已經緊張的不得了了。

葉少辰看似沒有注意到她,但是也沒有回答的很明確,“我爺爺在澳洲,那邊人少空氣好,有很多不錯的醫療機構,你朋友可以去看看。”

既然現在他已經對楚妍的真實身份產生了懷疑,那么就不可能明確的給出爺爺的地址,這樣太危險了。

慕薇薇聽出了他話中的戒備之意,也不敢再往下問,笑著說了句,“好吧,我告訴我朋友一聲。”

兩個各懷心事的人讓原本輕松愉悅的氣氛變得有些沉默。

……

慕薇薇的新公寓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距離葉皇集團走路只有十幾分鐘的路程,這也是為了接近葉少辰專門找的地方。

打開門,進去。

這是一間單人公寓,面積很大,開放式格局,裝修也絕對配得上她楚家二小姐的身份,米黃色的沙發,精致簡約的廚房,還有全部透明的衛生間,但最為引人注目的還是那張包圍在紫色紗幔里的圓形大床,光看上去就有一股曖昧的氣息。

“哇,裝修的還不錯嘛,空間挺大的。”慕薇薇還算滿意。

葉少辰快速的掃描了一下,不同意她的觀點,“楚小姐,這么促狹的空間也叫大?”

慕薇薇給了他一個白眼,“葉先生,你不知道香港是寸土寸金嗎?千萬別看新聞上說香港某富豪的豪宅怎么樣,說不定也就一兩百平,完全不能和你家的別墅相提并論。再說了,我也就在這里住一年半載的,這個樣子我已經很滿意了。”

葉少辰聽了她的話,竟無言以對。

慕薇薇走近廚房,打開各個廚柜一看,鍋碗瓢盆配置齊全,哼,沒想到那個男人還想的挺周全。

扭開天然氣的開關,“嗤”火苗竄上來。

“終于可以自己做飯吃了,我都快在外面吃膩味了。”慕薇薇這次的歡喜不是裝的,她是真的吃煩了外面的飯菜。

葉少辰稍稍詫異了一下,“你會做飯?”

慕薇薇理所應當的說,“會啊,葉先生,并不是所有的豪門小姐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我在歐洲上學的時候,剛去吃不慣西餐,都是自己做飯的,可能是那會鍛煉出來了吧。”

葉少辰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沒想到,這樣一雙潔白如玉的手會做飯。

“咦?沒有案板和菜刀?”慕薇薇踮著腳去開最上面的廚柜,想看看里面放著什么,奈何個子不夠,開了好幾次都沒有打開。

房子沒有開空調,悶熱異常,慕薇薇動了幾下,額頭的汗就順著臉頰滾下,滑進修長的脖子里……

葉少辰看到這一幕,喉結不由自主的動了動。

“我來看看。”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走過去幫她打開,里面什么都沒有,再打開一個,還是空的。

“沒有……”葉少辰低頭,慕薇薇恰巧仰著頭,他的雙唇就毫無預兆的印在了她的唇上。

時間仿佛靜止了。

葉少辰在心里告訴自己要盡快離開,卻有一點點的舍不得。

慕薇薇也呆了,她并沒有想現在做什么……

嘴唇有些干,她下意識的伸出舌頭想舔舔嘴唇,卻碰到了他的唇,葉少辰清楚的聽到自己心里有一根弦“錚”斷了。

理智迅速退讓。

葉少辰猛地……雙手……

女人被他的舉動震住了……

“葉少辰……別這樣……”慕薇薇輕聲說。

然而,此時的葉少辰怎么停的下來,他恨不得將她整個人……

慕薇薇意識逐漸渙散……

她推著身前葉少辰的腦袋,說道,“葉少辰,停下來,停下來。”

葉少辰被她的氣息徹底迷惑,這就是妻子的味道,他只怕不能得到更多,如何停下來?

慕薇薇被他的手握的一顫,知道如果再不阻止他,就真的要被他……于是用勁全身力氣猛地推開他。

葉少辰沒有絲毫防備,被她推的后退了好幾步。

望著眼前羞得滿臉通紅的女人,葉少辰瞬間回過神,他怎么……

慕薇薇尷尬的抱著果露的胸前,側著臉不敢看他,輕聲說,“葉少辰,你還不走?”

葉少辰愣了愣,快步走到水龍頭前打開,清涼的水噴出,他用涼水洗了把臉,整個人清醒過來。

背對著慕薇薇,他遲疑著不敢回頭,不敢看那雙眼眸里厭惡的神色。

他真是瘋了,為什么在她面前如此把持不住。

“葉少辰,那個……你先走吧,我想休息了。”慕薇薇聲音細軟,但讓葉少辰驚喜的是,里面卻沒有埋怨和憎惡。

他慢慢的轉過身看她,她已經穿好了衣服,只是頭發還是有些凌亂,臉依舊很紅。

“我……”

“不要說,什么都不要說,”慕薇薇打斷他的話,走過去打開門,遙遙望著他說,“你先走吧,天氣太熱了,我們都需要冷靜冷靜。”

葉少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走到她跟前頓了頓,出門而去。

她說的對,現在他們都需要好好冷靜冷靜。

而且他對于她的沖動,全都出自于對薇薇的渴望,這種情況下,說什么都是對楚妍的侮辱。

楚妍不應該遭受這樣的對待。

……

南宮家別墅。

南宮昊看著手邊的各種資料,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沒想到那天在酒店遇到的女人,背景居然如此強大,幸虧他當時沒有說什么過分的話。

可是看她和葉少辰只見的關系,似乎并不僅限于合作伙伴這么簡單,葉少辰看她的眼神帶著一絲熟悉,那是他看慕薇薇的眼神。

而且,這個楚妍真的很像慕薇薇,難道葉少辰放棄尋找薇薇了,打算讓這個女人當替代品?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就要讓消失的那個人趕緊出現了,否則所有的事情都成埃落定了,他手里的這張牌就完全沒有用了。

“來人。”南宮昊朝外面喊。

助理疾步走進來,“少爺,有什么吩咐?”

“告訴在韓國旅行的那個女人,該她上場了。”

“是,少爺,我馬上去通知。”

南宮昊摩挲著手中的照片,眼中流露出一絲狡詐。

葉少辰,你我之間新仇添舊恨那么多,我怎么可能讓你如此快活的抱得美人歸?

此時,被他算計的那個男人也正在苦惱中。

葉少辰不確定自己是太久沒有女人了才對楚妍有感覺,還是只對楚妍有感覺,為了驗證這件事,葉少辰干了件蠢事。

“少爺,你確定?”章賀不敢相信他聽到的話,天吶,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葉少辰嗎?

葉少辰坐在椅子上冷冷的橫了他一眼,“你現在敢質疑我的命令了?”

章賀連忙低頭,“我不敢,但是,少爺,萬一少奶奶以后回來知道了,你……”

“讓你去你就去,怎么這么多廢話?我自然有我的打算。”

章賀不敢再反駁,“哦,我知道了,”頓了片刻,又不知死活的問了句,“少爺,你要什么類型的?”

葉少辰腦海中浮現慕薇薇的樣子,皺著眉說,“看著漂亮,身材好,長得清純的。”

“明白了。”章賀郁悶的出了辦公室,心里納悶,少爺這是想干什么?

下班的時候,章賀打來電話。

“少爺,人找到了,現在在酒店。”

葉少辰正在忙著一份重要文件,隨口問他,“在哪個酒店?”

章賀說了個酒店名,葉少辰敲鍵盤的手停下,這不是楚妍住的那家酒店嗎?不過,她現在已經住到新公寓去了,應該碰不上了。

“知道了,你們先去吃飯,我這邊忙完估計就晚上十點多了。”

“好的,少爺。”

從公司出來,已然是華燈初上。

葉少辰在夜風中站了會兒,向停車場走去。到了酒店,章賀給他開了門,里面站著一個長發披肩,清秀優雅的女孩,穿著一件白色T恤,牛仔熱褲,腿很長。

她看到葉少辰的時候眼睛亮了一下,唇角帶了一抹笑意。

葉少辰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勉強看的過去吧。

“你先在樓下等著。”葉少辰對章賀說。

章賀抬頭看了看他,心中還想著再勸一句,可看他一臉的冷漠,趕緊出了房門。

走過去坐在沙發上,葉少辰手抻在額頭,冷淡的說,“知道規矩嗎?”

女孩走過來跪在他腳邊,溫柔的說,“知道的,老板。”

葉少辰說的規矩,就是出了這個門誰也不認識誰,千萬別像膏藥一樣粘著不放。

“去洗澡吧。”他說。

“好。”

女孩轉身進了浴室,水聲很快傳來,葉少辰有些猶豫,他這么做到底對不對?

算了,既然來了,他總要明白點什么。

幾分鐘后,女孩裹著白色的浴巾出來,露出雪白的肩膀和大腿,她輕步走到葉少辰面前,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見他什么都沒有說,咬了咬下唇,上去開始解他的紐扣。

葉少辰冷眼望著她,心里無波無瀾,連想要碰她的一點點沖動都沒有。

不知她是故意還是無意,葉少辰的襯衣紐扣還沒有解完,身上的浴巾陡然掉在了地上,赤裸的嬌軀的在燈光下如同牛奶般,散發著淡淡的光澤,而且胸前很有料。

如果是普通男人,此時一定像餓狼一樣撲上去了,可葉少辰看了只覺得煩躁。

女孩臉上爬上一抹羞紅,她抬眼悄悄看了看他,嬌嫩的小手摸進他的襯衣里,精壯的腹肌讓她的手微微顫抖。

女孩的手越來越下,快要鉆進他皮帶里的時候,葉少辰一把推開了她。

“不用了。”他突然說,然后快速的系著襯衣的扣子。

沒有任何沖動,相反的,葉少辰覺得很惡心。

他到底在干什么?居然用一個陌生女人來驗證他對薇薇的感情?

他是腦子進水了嗎?

女孩被突然叫停,既失望又擔心的問他,“老板,是我哪里做錯了嗎?”

“和你沒有關系,”葉少辰從皮夾里掏出一疊現金給她,“穿上衣服,走吧。”

酒店樓下,章賀坐在車里無聊的等待,視線中突然冒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瞬間坐直身子。

這……這不是楚妍嗎?

聽說她去住公寓了,怎么回來酒店?

章賀頓時想起樓上的葉少辰,心里不由的祈禱,千萬別碰上。

章賀看的沒錯,朝酒店走來的人正是慕薇薇,因為她在公寓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自己把最喜歡的一只口紅忘在酒店了,打電話問了前臺,前臺說讓她晚上來取。

走到酒店門口,慕薇薇看見靠邊停著的一輛黑色卡宴,心中暗道,這怎么那么像葉少辰的那部車?再看車牌,還真是他的車。

他在酒店干嘛?吃飯還是工作?

沒有多想,慕薇薇徑直走向酒店前臺,說明來意之后,前臺服務人員把一只口紅遞給她。

“謝謝。”慕薇薇禮貌的說了句。

“不客氣。”

正要轉身離開,電梯那邊走過來兩個人,慕薇薇腦子一炸,僵硬在原地。

她還以為葉少辰在這里有什么工作,原來是為了……

晚上,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女人從酒店里出來,而且這個女人穿的這么性感,頭發還是濕的,外人一眼就看出來他們做了什么。

慕薇薇覺得自己的心被揉碎了,說什么想她愛她,都不過是這個男人的謊言,她居然會信?

葉少辰察覺到有人在看她,一磚頭,整個人也僵住。

她怎么會在這里?

慕薇薇冷哼一聲,冷冰冰的看他一眼,向酒店大門走去。

葉少辰不知怎么就慌了,他太熟悉那種眼神了,那是慕薇薇絕望之極的眼神,是他做什么都和她完全無關的眼神。

這一瞬間,葉少辰把她當成了慕薇薇,大步向她跑過去,一把拽住她的胳膊。

“你干什么?”慕薇薇甩開他的手,冷冷看著他。這一刻,慕薇薇忘了她是楚妍,只是單純的覺得氣憤和失望。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