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婚姻告急,夫妻關系非常好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8073

“我說了多少次了,不用跟我客氣,你忘了我們兩可是過命的交情。”

慕薇薇不解,睜大眼睛問,“過命?什么意思?”

葉少巖望著她水汪汪的眼睛,經過了這么多事情,她的眼眸還能這么清澈,真好!

按耐不住心里的騷動,葉少巖抬頭摸了摸她的腦袋說,“就是說你救過我,我也救過你,都是彼此的救命恩人了,還老說謝謝,太見外了。”

慕薇薇順平被他摸亂的頭發,像個孩子般笑道,“你不要弄我的頭發,很難打理的。”

“好了,既然你沒事,那你忙吧,我出去一趟。”

“嗯,拜拜。”

葉少巖走了幾米遠回頭問,“你想吃什么嗎?我帶給你。”

慕薇薇不想給他增添麻煩,擺手說,“不用不用,別墅里什么都有,不用給我帶。”

葉少巖似乎看穿了她的顧慮,也不勉強,轉身離開。

這樣善良的,懂事的姑娘,卻嫁給了大哥,葉少巖私心里覺得,很不值。

……

葉皇集團。

新聞爆出來的瞬間,劉秘書就急匆匆進了葉少辰辦公室,把報紙放在了他面前。

葉少辰沉著臉快速的看完,對前面的說法他沒有任何異議,但是看到“小三”兩個字的時候,眼皮跳了跳。

“劉總,需要啟動危機公關嗎?”

葉少辰將報紙撕成了碎片扔在腳邊的垃圾桶,寒著眸子說,“這種八卦新聞也值得公關?過兩天大家就忘了,不需要。”

“雖是這樣說,但是……”

葉少辰抬頭望著她,“但是什么?”

“葉總,現在公司內部已經有很多人在傳了,這樣下去,我怕會對您的聲譽會有所損傷。”

葉少辰冷笑,“我看他們是太閑了。以總裁室的名義發布通知,這個月的預計銷售額提高五個百分點。另外,嚴禁所有員工討論此事,被發現者扣除全年獎金!”

“好的葉總,我馬上去辦。”

劉秘書走到門口,葉少辰叫住她,吩咐說,“你去通知喬心優,以后沒有工作上的事情,嚴禁她來總裁辦公室。”

“是,我立刻去通知她。”

那些照片怎么會到了記者手中?是喬心優嗎?

不可能,她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不會有這樣的手段和人脈。

他在A市得罪的人太多,任何一個競爭對手都可能做這件事。

“章賀,去查一下是誰在背后推這件事。”葉少辰在電話里命令。

“是,老板。”

……

設計部。

喬心優坐在椅子上,神態自若,接受著眾多審視、或羨慕的目光。還有不少外部門的同事專門跑來看她這個緋聞女友。

“喬心優,網上說的事情是真的嗎?”有個女同事問。

喬心優溫婉的笑笑,“不要聽記者們瞎說啦,葉總怎么會看上我呢?”

“你就不要否認了,我好幾次看見你從葉總的車里出來,你不會已經住到葉總的家里去了吧。”女同事的語氣里透著股酸勁兒。

喬心優的臉微紅,“這個,因為我和薇薇是好朋友,她讓我去葉總家里小住的。”

“哦……”眾人這會兒心知肚明了。

慕薇薇是葉總的太太,怎么會給自家里招惹一個女人?分明就是葉總讓她住進去的。

喬心優長長的睫毛一閃一閃,隱藏著眼眸中的竊喜。

“叮咚——叮咚——”

QQ的提示音不斷響起,大伙都低頭看手機看電腦,然后立刻逃離現場,幾秒鐘的時間,設計部又恢復了清凈。

老板八卦什么的,能和年終獎相比嗎?畢竟大家是為了共同的利益來到公司,而不是為了打探老板隱私。

喬心優看到公司群里剛發布的消息,心猛地跳了一下。

葉少辰是什么意思?

嚴禁討論!

他是想置之不理嗎?如果他真的可以不顧及社會輿論的壓力,那自己豈不是沒有了勝算?

正想著,劉秘書走進了設計部。

“喬心優,你出來一下。”

其他人看似都在認真干著自己的工作,耳朵卻“嗖嗖”的豎了起來,恨不得跟兩人出去聽聽在說什么。

“葉總讓我來轉告你,沒有工作上的事情,以后請不要去總裁辦公室。”劉秘書面無表情的說。

喬心優的手攥成拳頭,盯了劉秘書好一會才問,“這話真的是他說的?”

“當然是他說的,”劉秘書傳達完總裁的話,轉身前又說了一句,“喬小姐,作為總裁的秘書我提醒你一句,葉總說出的話是很難改變的,我希望你不要讓我難做,更不要給他造成無謂的困擾。”

走廊上,劉秘書“蹬蹬”的高跟鞋聲很清脆,然而在喬心優聽來,卻刺耳無比。

看來自己猜的不錯,葉少辰打算把這件事冷處理了。

然而,好不容易弄出來的照片,還沒有達到預期效果,怎么能就這么算了呢?

喬心優回到辦公室,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拿出手機給南宮昊發信息。

洗手間永遠是一個公司女人傳播和交換消息最佳場所。

“哎,你說那個喬心優是不是葉總的情婦啊。”女同事一邊洗手一邊問同伴。

“我看不像!”同伴補著臉上的妝。

“為什么?聽設計部的人說那個喬心優前幾天還公開和老板娘叫板呢,如果不是情婦,她哪來這個膽子?”

“嘁,就算傳聞是真的,我看那一定是姓喬的自己送上去的。你來公司時間短,不清楚咱們葉總的為人,他對女人是很冷淡的,當初有多少美女想要投懷送抱,全被他罵的泣不成聲。就姓喬的那種姿色,在咱公司也算是中等吧,葉總會有興趣?”說到這,同伴嘿嘿一笑,壓低聲音說,“搞不好是那個姓喬的想借勢炒作上位。”

“那上的去嗎?”

“上個屁!如果這也就能上位,還能輪上她?公司有多少狐貍精盯著葉總呢?看著吧,她要能上去,姐姐我請你吃A市最貴的餐廳。”

這時,廁所的一扇門“啪”的響了,兩個人互看一眼,連忙出了衛生間。

喬心優從廁所出來,臉都氣青了,她在學校怎么都是校花級的人物,卻被那兩個女人取笑是中等之姿,她們的眼睛是瞎的嗎?

別人越是這么說,她就一定要把葉少辰搶到手,屆時看她們還怎么說!

下班,葉皇集團公司門口。

葉少辰剛出門,就被十多個記者死死的堵住,幾個保安攔都攔不住。

“葉總,聽說你包、養大學生當情婦,這件事您能回應一下嗎?”

“葉總,消息說喬小姐和你情投意合在先,那么請問葉太太算是第三者插足嗎?”

“葉總,聽說您和您太太的關系非常不好,是因為喬小姐嗎?還是因為商業聯姻。”

葉少辰原本在保安的幫助下,努力掙脫記者的包圍圈,聽到這個問題停住了腳步,扭頭看提出問題的女記者,一身煞氣震的鬧哄哄的現場瞬間安靜下來。

“我和我太太關系非常好,她也不是第三者,我希望你們不要隨意污蔑她。”

此話說完,十多個記者先是愣了愣,然后就堵著他追問。

“葉總,那喬小姐呢?”

“對呀,關于喬小姐葉總不想說些什么嗎?”

“喬小姐被卷入你們的婚姻,難道葉總不該為她負責嗎?”

葉少辰不再回頭,鉆進了車里,甩掉重重包圍的記者圈。

幾分鐘后,網上再次更新了這件事的最新報道:葉少辰包、養情婦回應:我和太太關系非常好。

“噗嗤,啊哈哈哈哈……”慕薇薇刷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正在吃蘋果,差點噎住。

關系非常好?

葉少辰這謊話說的簡直是隨口就來呀。

不過,他澄清自己不是第三者這件事,慕薇薇表示,勉強接受吧。

……

晚上,喬心優回到別墅,看葉少辰坐在客廳里和葉少巖聊天,表情平和,似乎并沒有被這件事影響到。

真的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又不能讓他懷疑到自己身上,只能采用以退為進的辦法了。

“少辰,我聽說你下班的時候被記者攔住了,你沒事吧。”喬心優看似擔心的問。

葉少辰瞄了她一眼,冷淡的說,“我沒事。”

“沒事就好,這件事也不知道被誰捅出去了,”喬心優坐在沙發上,面露難色,“少辰,我不想給你添麻煩,如果你覺得我在公司影響不好的話,我明天就交辭職信。”

葉少辰怔住,心里對她的懷疑稍稍減少了一些,語氣也柔和了許多,“不用,本來就沒有事情,你一辭職就更被他們抓住把柄了。”

喬心優放在腿側的手指握緊,他說,沒有的事情?簡單幾個字就抹殺了這幾個月來的相處?他忘了好幾次差點擦槍走火?現在居然說沒有的事情?

“好吧,那我這幾天就分開和你走,免得被記者拍到。”喬心優善解人意的說。

葉少辰點點頭,指著高檔時尚雜志上的一款手表扭頭問葉少巖,“你覺得這款怎么樣?”

葉少巖湊過來看了看說,“比剛才那款好看多了。”

“行,我明天買了送你。”

葉少巖連忙摁住他的手,把雜志抽過來說,“你送我啊,那早說呀,等會兒我要另挑一款貴的。”

葉少辰笑著搖頭,“你呀,忘了嗎?過段時間就是你生日了。”

“我生日?”葉少巖皺眉想了片刻,“對呀,我差點都忘了。大哥,你以前可是從來不記得我生日的。”

“以前是我太忽略你了,以后每年大哥都陪你過生日。”

葉少巖心里涌起一股溫暖,大哥,好像真的變了……

喬心優望著兄弟二人說說笑笑,自己在這兒完全就是多余的,心里不由的更加擁堵。

“少爺,吃飯了。”秦媽過來說。

幾個人走到餐廳,桌子是長方形,葉少辰坐在主位,葉少巖坐在右手邊,喬心優很自然的坐在左起第一個位子,葉少辰以前覺得這樣坐沒什么,但現在卻有些不順眼,扭頭問秦媽,“慕薇薇呢?怎么不下來吃飯?”

“這幾天少奶奶的飯都是送到她房間的。”秦媽解釋。

葉少辰擰眉,“我看她腳好的差不多了,去叫她下來吃飯。”

“是——”

慕薇薇一拐一拐的來到餐廳,看了三人一眼,坐在了葉少辰對面。

“你坐那么遠,夠得著嗎?”葉少辰陡然出口問,面色不善。

慕薇薇就知道下來沒有好事,“我手長,夠得著。”

葉少巖笑了,起身說,“大嫂,你來坐我這,我的手比你長。”

慕薇薇見對面的人沒有什么意見,和葉少巖換了位置。站在旁邊的秦媽很有眼色的把菜盡量給葉少巖的方向擺了擺。

喬心優坐如針氈,如果不是定力強,估計把筷子都折斷了。

一桌子的沉默,除了筷子和餐盤碰撞的聲音再無其他。

葉少巖不經意的掃了眼葉少辰和喬心優,假裝無意的問,“大哥,現在你和喬小姐的事情在網上都傳遍了,你準備怎么處理啊?”

葉少辰的筷子頓了頓,平靜的說,“冷處理,這種事情你越回應,那些記者越起勁,我為什么要給他們這個機會。”

“哦……”葉少巖從喬心優面前的碟子中加了一顆蓮藕,繼續說,“我怎么覺得這件事是有人沖著你和大嫂來的,你有沒有查一下,是誰在背后策劃的。”

喬心優的手指一縮,盯著眼前的蓮藕,強裝淡定。

“我讓人去查了,”葉少辰說完,冷哼一聲,“如果讓我查出來是誰,絕對不會放過他!”

“就是!”葉少巖附和道,“當我們葉家好欺負呢……大嫂,你不吃飯,老看著喬小姐干什么?”

慕薇薇癡癡一笑,“我在想,你大哥這么做,豈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畢竟喬小姐做情婦這么久,什么都沒有撈到,太虧了。你看,她臉都白了。”

好想告訴大家,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幕后推手,可是為了離開葉少辰,她只能忍著。

“慕薇薇!”葉少辰怒聲叱喝,“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巴嗎?”

慕薇薇聳聳肩,低頭吃飯。

哼!懟不死你!

喬心優不知是被慕薇薇氣的,還是對葉少辰冷漠的態度寒了心,眼淚涌了出來,“吧嗒”掉在餐桌上。

葉少辰看著她的委屈樣,抽了張紙遞給她,“別哭了,她說話向來是這樣,你不用和她計較。”

聽了這話,喬心優哭得更加兇了。

不知不覺中,葉少辰說出的話已經偏向慕薇薇了,只是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我飽了,出去散步了。”葉少巖扔下筷子,真是不想看見喬心優這副假惺惺的樣子。

慕薇薇也想去散步,但腳不允許,說了句“我上樓了”也離開了餐桌。

……

深夜,慕薇薇剛洗完澡出來,就看到葉少辰穿著睡衣坐在床邊。

“你怎么來了?”慕薇薇下意識抓緊睡衣領口。

葉少辰橫了她一眼,“我進你的房間需要申請嗎?”

“不……當然不需要……”這個時間出現在這里,慕薇薇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他要干什么。

“過來!”葉少辰命令。

慕薇薇無奈的走過去,卻還不忘了諷刺他,“葉少辰,你今天對記者說,我們關系非常好,違不違心?”

葉少辰一把將她抓過來壓在床上,望著她漆黑的眼眸,勾唇道,“我說的是真話,只是說了一半。”

“另一半呢?”慕薇薇不怕死的問。

“另一半就是,我和葉太太在床、上的關系非常好……”

“你……你放屁……”

慕薇薇的唇被咬住,望著天花板冷漠的承受著他的瘋狂,心里一片荒漠。

或是多天未做,葉少辰今晚格外的有激、情,不對,他每次都很有激、情。

“葉少辰……你能讓我喘口氣嗎?我腰快被你折斷了……”

“休想!”

“葉少辰,你他媽碰到我的腳了!”

“再說話,我弄死你信不信?”

慕薇薇不敢不信,他在床事上一向兇狠,她沒有絲毫抵抗的余地。

……

一夜醒來,葉少辰還在沉睡,慕薇薇緩了會兒神,拿起手機看時間,七點半。

放下手機準備起床,等等,手機上的那條推送是什么東西?

重新拿起手機,慕薇薇點開新聞客戶端的自動推送。

不小心讀出了口,“驚爆:葉少辰緋聞女友已住進葉家。記者昨天晚上在葉家別墅外蹲守,意外發現喬姓美女走進葉家,門衛并沒有阻攔,反而很恭敬的開門,直到凌晨,記者也沒有發現喬姓美女出來,據爆料,喬姓美女早已住進葉家,這是否意味著……”

手機突然被人奪走,葉少辰不知道什么時候醒的,果身靠在床頭,皺著眉看著手機里的新聞。

“意味著什么,讓我看完。”慕薇薇對后面的話很興趣,伸手要去搶自己的手機。

葉少辰長手一伸,慕薇薇的上身不自覺就靠在了他的身上。

葉少辰低頭,她的……壓在他的肋骨上……

早晨正是氣血翻騰的時候,葉少辰二話不說,扔了手機側身將她壓住,借著昨晚的……闖了進去。

“葉少辰……你……你起開……”

“誰讓你勾引我?”葉少辰起起伏伏,哪里還顧得上新聞上說的什么。

“我……嗯——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看看新聞說什么嗎?”

“有什么好看的?”

“你……你不上班嗎?”

“做完上!”

結果等他做完,已經八點多。

葉少辰神清氣爽的下樓,喬心優不在,葉少巖在花園里鍛煉身體。

新送來的報紙放在茶幾顯眼的地方,葉少辰撿起來看了眼,扔進垃圾桶,隱約還能看見“緋聞女友”幾個字。

王管家看他下來,連忙走上去說,“少爺,別墅門口堵了好多記者,怎么趕都趕不走。”

“喬心優呢?”

“一大早就出去了。”王管家說,瞄了眼葉少辰冷漠的臉,說,“少爺,要不,今天您別去上班了。”

葉少辰冷哼道,“不過幾個記者而已,他們喜歡待就待著吧。如果有不長眼的闖進來,就不要客氣,直接放狗咬。”

“這……萬一咬傷了人……”

“我不告他們私闖民宅就不錯了,當我葉少辰好欺負嗎?”

“是,我知道了。”

上車前又叮囑王管家,“告訴慕薇薇,沒事別往外面跑。”

“是,少爺。”

葉少辰的車緩緩開到門口,十幾個記者眼尖認出了他的車,一擁而上想要來攔車,司機有些猶豫,“少爺,怎么辦?”

“這還讓我教嗎?該怎么開就怎么開。”葉少辰冷冷的說,他就不信這些記者要錢不要命。

司機得了命令,油門一踩“轟”的向前開,有幾個記者見形勢不對連忙讓開,還有幾個膽大的非站在路中間不走,眼看車就到眼前了也不見減速,也慫了,立馬讓開了道兒。

緋聞越炒越熱,不斷的有新消息被刷出來——

“喬姓美女已住進葉家別墅”

“葉皇集團總裁葉少辰與太太慕薇薇婚姻告急”

“慕薇薇與情敵私交甚密,看看兩人誰更美”

除了以上新聞,好事者還從兩人的面向上分析,喬心優更加適合葉太太的位子。

看到這些慕薇薇簡直哭笑不得,暗道,喬心優為了這個名分真的是不擇手段啊。

……

葉皇集團總裁室。

一整天,葉少辰的手機快被熟人打爆了,有的人是來打探八卦,有的人則是赤果果的嘲諷。就算他想靜下來工作,不理這件事,但已經由不得他了。

“章賀,查到是誰了嗎?”葉少辰憤憤的問。

“老板,對方藏得太深,還在查。”

葉少辰氣的差點摔了手中的手機,就在此時,劉秘書敲門而入,將一個請帖放在他桌上。

“葉總,光宇商場明天開業,希望您能參加,這是請帖。”

“不去!你替我送份禮過去。”葉少辰頗有些煩躁的說。

“好,我知道了。”

總裁室空了下來,葉少辰坐在沙發椅子上冷靜了片刻,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按下電話說,“劉秘書,告訴光宇,開業慶典我會準時到。”

“好的,葉總。”

他不但要去,還要帶慕薇薇去。

晚上回到別墅,葉少辰將一套高級禮服扔到慕薇薇跟前,說,“明天穿著這個,跟我去參加個活動。”

慕薇薇呆了,指著自己說,“我?”

“就是你。”

“可是……為什么你要帶我去?”慕薇薇腦子還沒有轉過來。

葉少辰生氣的捏住她的下巴,“我也不想帶你去,誰讓你是我的妻子呢。”

“哦……可是我腳還沒有好,你不怕我給你丟人嗎?”

葉少辰將禮服的盒子打開,“這是件長裙,能蓋住你的腳,到時候我扶著你,走慢點,外人看不出來。”

“看來我非去不可了?”慕薇薇還想推辭,她在家里宅了好幾天,都快適應這種生活了。

“你可以選擇不去,但是,”葉少辰威脅道,“我怕你承受不起我的懲罰。”

慕薇薇連忙舉手投降,“去,我去。”

好漢不吃眼前虧,沒必要總是跟自己過不去。

葉少辰放開她,卻沒有離開反而坐在了沙發上,用下巴點了點禮服,淡漠的說,“試試看。”

“不用不用,你挑的一定合適。”慕薇薇討好道。

葉少辰挑眉,直接拆臺,“是秘書挑的,所以才讓你試試,萬一不合適現在就去換。”

慕薇薇有些為難,當著他的面換衣服這種事,太羞恥了。

“你……你能不能先出去。”

“你身上哪一處我沒有見過?不止我看過,不知多少男人看過,所以不要在我面前這里裝什么貞潔烈婦!”葉少辰的嘴巴突然就毒起來。

慕薇薇渾身僵硬,原以為他這幾天的脾氣好了點,原來是自己多想了,葉少辰永遠是那個葉少辰,對她不會有尊重和寬容。

緩緩起身,慕薇薇背對著他,冷漠從容的脫下T恤,褪掉裙子,把禮服提起來穿上去,可是因為拉鏈在背后,她費了半天的勁還是只拉了一半,正要放棄,一只手捏住了拉鏈,“吱——”穿好了。

冰藍色的斜肩禮服,腰間盈盈一束,凸顯出女人火辣的身材,露出的肌膚如牛奶般光滑,一直垂到腳尖剛剛掩蓋住刺眼的紗布。

慕薇薇對這件衣服沒有多滿意,因為這個顏色和他的眼眸太相配。

她轉過來剛想說“挺合適”,就被男人給……

“嗞啦——”裙子被……

“葉少辰,衣服……”

男人不說話,他早就想動手了,能忍到現在已是極限。

“不,脖子,明天要見人……”

葉少辰聞言,力道更深了,很快就在她……

事后,葉少辰靠在床邊撥通了劉秘書的電話,“下午讓你訂的那件衣服再送一套到別墅來……尺碼不換……限量款?那就送一套和這個差不多的。”

……

翌日上午,慕薇薇穿著新送來的禮服,站在鏡子前生悶氣。

昨晚試的那件事斜肩,還遮了一部分,可是這件禮服卻是抹胸,鎖骨和脖子一覽無余。

混蛋葉少辰,說了不讓咬脖子非咬,這下好了,再厚的粉也蓋不住,這不是存心讓人取笑我嗎?

“你到底好了沒有,時間快到了。”葉少辰跨進更衣室,見她怒氣沖沖的站著,不解的問,“發什么愣呢?”

慕薇薇轉過身指著脖子和鎖骨上的痕跡,沖他發火,“你讓我這樣怎么出去見人?葉少辰,你昨晚是故意的吧。”

葉少辰的眼眸深了幾分,雪白的柔軟前梅花點點,是……太暴、露了。

轉身在衣櫥里找了找,拎出一件粉色長款風衣給她,“穿在外面。”

“這……太熱了吧。”

葉少辰瞪她,“怕熱還是怕露,選一個。”

慕薇薇立刻穿上風衣,用行動證明選擇,接著又在草莓上撲了好幾次粉,雖然還能看到,但是只能自我安慰了。

“好了,走吧。”

葉少辰一把將她抱起來,大步向樓下走去。

“我自己會走。”

“如果一個小時前出發,我絕對不會碰你。”

……

光宇商場是A市新蓋的地標性建筑,集娛樂美食購物于一體。

“葉總,你終于來了,還以為你不賞面子呢。”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上來握住葉少辰的手,熱情的打招呼。

“蕭總的好日子我怎么會不來?祝你生意興隆。”葉少辰說完,跟在后面的助理將一份禮單送到蕭總的助理手中。

蕭總哈哈笑了幾聲,肚子上的肉顫了顫,目光落在慕薇薇身上,好奇的問,“這位是?”

“我太太,慕薇薇。”葉少辰介紹,“薇薇,這是蕭總,光宇的總裁。”

慕薇薇伸出小手,握了握蕭總的手說,“蕭總您好。”

“你好你好。”蕭總放開她的手,恭維道,“葉總,這就是你的那位嬌妻?難怪藏得這么深,大美女啊。”

“蕭總客氣了,薇薇哪里比得上蕭太太?”

“呵呵呵……彼此彼此……”

兩個人客氣了一會兒,蕭總被人請到了舞臺上,慕薇薇好奇的看著富麗堂皇的高級商場,胳膊突然被身邊的人握住,低頭一看,葉少辰目視前方,表情淡漠。

場面撐完,葉少辰拒絕了蕭總去吃飯的盛情邀請,表示公司還有重要事務要處理,對方也未強留,葉少辰能來就已經很給面子了。

借著葉少辰胳膊上的力道,二人慢慢向外面走去,哪知剛出了旋轉門,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記者就沖了過來,話筒、攝像機、照相機將兩個包的嚴嚴實實。

葉少辰下意識的將慕薇薇圈在懷中。

“葉總,您今天和葉太太出席商業應酬是在表明態度嗎?”

“葉總,您準備和喬小姐分手了嗎?”

被葉少辰牢牢保護的慕薇薇終于醒悟過來,原來他帶自己來出席儀式,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他們夫妻二人的關系“非常好”!

不過,事情都發展到這一步了,她何不順水推舟呢?

幾個保安很快過來驅散記者,可是哪有這么容易。

記者們見葉少辰不說話,馬上把矛頭對準了慕薇薇……

“葉太太,您老公和喬小姐的戀情您知道嗎?”

“葉太太,葉總和喬小姐進行到哪一步了?”

“葉太太,聽說喬小姐認識您老公在先,您是不是第三者插足?您會和葉總離婚嗎?”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