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質問,那晚的男人到底是誰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12

葉少辰按照著韓醫生的步驟,一步步完成,在經過反復幾遍之后,就看到原本毫無反應的慕薇薇,猛然嗆了兩口水,卻依然處于昏迷之中。

聽到葉少辰的匯報,韓醫生稍微松了口氣,口氣充滿十足火藥味,“慕小姐嫁給你,早晚被你折騰死,你怎么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多水靈的——”

韓醫生本想表達一下不滿,還不等他說完,只聽到電話傳來的‘嘟嘟嘟——’的聲音。

韓醫生郁悶至極,因為電話已經被對方無情的掛斷了……

葉少辰隨手扔掉了手機,剛才從電話證實,慕薇薇現在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他的心里不但沒有松口氣,反而愈發覺得憋屈。

他葉少辰活了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令他如此頭痛的女人,不但品行惡毒,心機倒是很重,三番兩次觸碰他的底線!

要是換做別人,他現在早就消失在這個世上了,偏偏她還不知好歹,現在竟然給他懷了野種!

慕薇薇,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不敢殺了你!就憑你這次做出令我如此蒙羞的事情,就算我不殺了你,你也別想給我好過!

葉少辰轉過身,邁著步子回到了辦公室,再次掏出手機,給章賀打了個電話,“章賀,你現在馬上給我去辦一件事。”

……

“喬小姐,您來找葉總嗎?”

身后傳來一道沉穩的女聲,令站在葉少辰辦公室門口的喬心優心頭一震,她轉過身,嘴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用來掩飾尷尬,繼而開口說道,“劉秘書,葉總在辦公室嗎?”

劉秘書神色微閃,神色平淡如水,開口說道,“對,我正要把剛簽約好的企劃案,給葉總送去。”

喬心優瞥了眼她手中的藍色文件,嘴角微勾,口氣輕柔的說道,“那你趕快給葉總送去吧,我想到還有時間要做,我就先回去了。”

劉秘書點了點頭,直接敲了下總裁辦公室的門,等到聽到了回應聲,直接推門進入。

喬心優拍了拍胸脯,迅速掩蓋住剛才的心虛,轉過身來到電梯旁邊,趕上電梯門剛好打開,就看到一個身穿白大褂的帥氣男子,步伐匆忙的走了出來。

喬心優邁進電梯,就在電梯門合上的一瞬間,她看到那位醫生剛好走進總裁辦公室。

望著電梯不斷變化的數字,喬心優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從房外感受到的室內的激烈戰況看出,現在竟然連醫生都請來了,慕薇薇這次估計整慘了!

少辰竟然說,慕薇薇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個野種?

呵呵,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

韓醫生直接來到休息室,望著慕薇薇慘白的小臉,神色滿是憐憫之情,迅速走上前為她進行治療。

輸了氧后,慕薇薇的臉色明顯紅潤許多,韓醫生確定暫時并無大礙,于是收拾好醫用箱,直接走了出去。

回到辦公室,發現葉少辰正在專心的批改文件,韓醫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轉身離開。

畢竟是人家兩口的事情,他沒有資格參與其中,只能祈禱慕小姐能自求多福了。

等到韓醫生離開,葉少辰神情緩慢的抬起頭,盯著休息室的方向兩眼,再次將視線轉移。

不知過了多久,慕薇薇暈乎乎的轉醒,迷糊的睜開了眼睛,意識逐漸回籠。

她記得她來找葉少辰,令人發生了爭執,然后她被他摁倒了水中失去意識……

慕薇薇撐起上半身,一把摘掉臉上的呼吸器,拔掉了手上的吊瓶,絲毫不理會手臂上濺出的血花。

慕薇薇起身下床,忽然感覺腳底有些輕浮,她連忙伏在墻邊休息片刻,而后緩緩走出了房間。

辦公室沒有人,想必葉少辰去開會了,慕薇薇心里稍微松了口氣,她拿起沙發上的包包,直接乘坐電梯下了樓。

她現在需要去證明那件事,就是關于她是否懷孕的事情。

市中心醫院。

慕薇薇直接來到婦產科門診室,這次正在會診的不是杜曉燕,而是一位中年女人,慕薇薇猜測他就是,杜醫生提到過的孫醫生。

“您好,請問您是孫醫生嗎?”慕薇薇走到他身邊,態度溫和的問道。

中年女人抬起頭來,上下打量了慕薇薇一眼,開口說道,“沒錯,您是來檢查身體的?先和我說一下具體癥狀吧。”

慕薇薇搖了搖頭,說道,“孫醫生,我前兩天曾來做過片子,當時杜醫生接待的,我就是來確認一下結果。”

孫醫生神色鎮定的望著她,不由問道,“結果全部通過聯系方式告知你們了,你還有什么疑惑嗎?”

慕薇薇神情一愣,內心迅速升起一抹猜忌,卻被她迅速的掩飾掉,隨口說道,“當時是我朋友接聽的,她以為是垃圾電話就沒仔細聽,您還能幫我查找一下檔案嗎?”

聽完她的解釋,孫醫生說道,“原來是這樣,那好吧,告訴我你來檢查的具體時間,還有掛的號,我給你查詢一下。”

慕薇薇點了點頭,如實報上一遍,口氣溫和的說道,“麻煩了。”

孫醫生很快調出檔案信息,開口說道,“32號慕薇薇,確定嗎?”

“對。”

孫醫生看了眼檔案信息,嘴角揚起一抹溫和的笑,開口說道,“恭喜你,通過片子顯示結果,你已經懷孕2個多月了!”

相比較孫醫生的祝賀,慕薇薇被驚出一身冷汗,原來葉少辰說的是真的,她果然懷了別人的孩子!

慕薇薇忽然間有些難以接受,并不是因為這個孩子,不是葉少辰,而是她竟然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如果說果真兩個多月,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孩子的父親是那天晚上那個男人的,可是他到底是誰,現在在何處,她卻是一無所知。

孫醫生看到慕薇薇的反應,只當她太過意外,于是出于職業素養開口說道,“看您這么年輕就懷寶寶,肯定特別辛苦,我在說給你幾點注意事項,不要吃生冷……”

聽著孫醫生的意見,慕薇薇本想說出口的話,只能咽了下去,她實在不好辜負這位孫醫生的好意,同時無法說出如此殘忍的話。

她本想問她,她如果想要打掉這個孩子,大約需要多長時間……

慕薇薇渾渾噩噩的走出了醫院,她獨自走在街上,面對頭頂上和熙的陽光,她感到的只有冰冷和麻木。

這個孩子的到來,再次令她回憶起,那個充滿恥辱的夜晚。

就是在那個夜晚,她被陌生男人奪走了第一次,同時慘遭了前男友陸子航的背叛!

那個用花言巧語編制謊言的男人,那個說愛她,疼惜她,會保護她一輩子的男人,卻被她親眼撞見和堂妹慕一瑤的奸情!

想起陸子航所說的一切,慕薇薇覺得胃口再次翻攪的厲害,她蹲在了路邊狂吐了起來,吐著吐著竟然連眼淚都留下來了。

不知是否連老天都感應到,她此刻散發的悲傷,原本天高氣爽的天氣,忽然下起了雷陣雨,冰涼的雨水迅速打濕了她的頭發,混合著淚水流入口腔中,帶著無窮無盡的絕望。

多么可笑,她那晚竟然還打算將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他,卻不想被他設計導致失了身!

想到了陸子航,慕薇薇很快便想起他設計她的事情,他對慕一瑤說,他是將他送給南宮家的人,那個人會不會是南宮昊的熟識?

想到這里,慕薇薇迅速攔截了路邊的一輛出租,目的地直接是陸子航家,她要去問個明白,那晚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出租車很快到達了陸子航所在的小區,慕薇薇付了錢直接上樓,找到陸子航的住所,毫無遲疑的敲了敲門。

以前她經常來這,每到節假日時期,她會來給陸子航做飯洗衣,竭盡全力當好這個女友。

現在再想想,陸子航當時沒有拒絕,不是因為處于愛,他肯定把她當成一個保姆了吧?任勞任怨又不需要報酬的保姆!

“誰啊?是我的一瑤寶貝兒嗎?”房間里傳來陸子航的聲音,接著面前的房門被開啟。

陸子航神色有些難以置信,口氣中帶著一絲遲疑,“薇薇,你怎么來了?”

慕薇薇神色冰冷,渾身上下透露著一絲疏離,口氣清淡寡欲,“我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

陸子航聽完,沒有立即接話,他注意到慕薇薇渾身被雨淋濕,不知是冷還是怎樣,肩膀不停的顫抖。

陸子航伸出手,想要把她拉近房間,卻被慕薇薇一手拍掉,神色滿是憤怒,口氣帶著不加掩飾的厭惡,“別碰我!”

太臟!

這句話慕薇薇沒說出口,她想到今天需要向他打聽那件事,所以暫時不能激怒了他。

面對她過激的反應,陸子航心下一痛,神色驀地變冷,開口說道,“薇薇,你這又是何必?現如今你當上了葉家少奶奶,脾氣倒也見長!”

面對他的諷刺,慕薇薇心里涌出一股悶氣,卻被她生生壓制住,口氣刻意緩和不少,“我不是有意打擾你,我只想問一下,那天晚上——”

不等慕薇薇說完,陸子航伸手一把將她拉進屋里,扔給她一條潔白的毛巾,開口說道,“先把頭發擦干吧,不然一會兒就感冒了。”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關心,慕薇薇內心沒有絲毫波瀾,她將毛巾放在旁邊,看了不看一眼。

現在整個房間,都充滿慕一瑤的氣息,無論是粉紅色的壁紙,還是橘紅色的沙發,無一不按照慕一瑤的喜好布置。

她倒是沒想到,當初她特意將房間按照他的喜好布置,如今他的房間卻按照慕一瑤的喜好布置,這是不是說明,他愛慕一瑤不比,當初她愛他少。

來到這里難免有些觸景生情,但是慕薇薇心里卻多了一種陌生,那不光是時間帶來的,還有她可以確定,她確實對他,沒有絲毫感情了。

注意到她的打量,陸子航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他以為慕薇薇心里多少會不舒服,于是開口說道,“薇薇,葉少辰對你好嗎?”

聽到他的話,慕薇薇從心里嗤笑一聲,他對她好不好,關他屁事!他又有什么資格過問?

慕薇薇神色淡漠,口氣清淡的說道,“還好。”

看到她一副完全不受影響的樣子,陸子航雙拳緊緊的攥起,他確定心里不是完全不在乎她的,每當一瑤不在時,他總會想起她的樣子。

當初他之所以會選擇一瑤,不僅僅是迷戀一瑤的身體的熱情,還有慕一瑤的身份。

現在慕氏集團被慕一瑤父親掌控,她比慕薇薇能給她的更多,不單單是一個妻子的職責,只要攀上她,那對他的未來發展將會取得重要的作用!

要是慕一瑤不如她的地方,那就是她的溫柔善良,慕一瑤到現在從沒給他做過一頓飯,也不會給他洗衣服,這些只有慕薇薇能做到了。

但是如果讓他重新選擇,他依然會這樣選,因為慕一瑤能給他的誘惑太多,慕薇薇能給他的實在太少。

慕薇薇實在不想呆在這,她直接了當的問道,“我想知道,那天晚上買我的人究竟是誰?”

陸子航神色一愣,繼而開口說道,“你問買你的人?”

慕薇薇點了點頭。

陸子航眉頭輕佻,望著慕薇薇淋雨后,全身的布料緊貼著身上,隱約勾勒出她完美的體型,惹得陸子航神色加深。

他以前竟然沒注意,慕薇薇的身材竟然如此有料,前凸后翹,比起慕一瑤過于清瘦的身材,竟然令他熱血沸騰。

他向前走了兩步,來到慕薇薇的面前,開口說道,“薇薇,當時你不必太在意,就算過了那晚,我也沒說不要你,你又何必——”

聽到他如此無恥的話,慕薇薇頓時氣的肝疼,她神色冰冷的瞪著他,口氣漠然的說道,“陸子航!以前的事情我不想理會,我只想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到底叫什么?我要知道他的名字!”

聽她反復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陸子航的臉色有些難堪。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