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慕薇薇情況危急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03

“葉總,您現在方便打開電腦嗎?有關于與新銳集團的合作策劃書,我已經發到了您的郵件里。”

葉少辰神色平淡,開口說道,“我現在有事情在外面,明天再看吧。”

“好,那我不打擾您了。”

“嗯。”

掛掉了電話,葉少辰走進了病床,發現喬心優已經睜開了眼睛,輕輕走到床邊,口氣溫和的問道,“心優,現在還覺得難受嗎?”

喬心優輕輕的搖了搖頭,口氣虛弱的說道,“少辰,我這是怎么了?醫生怎么說?”

葉少辰沒直接回答,反而神色凝重的問道,“心優,你怎么會覺得肚子痛?”

喬心優睜大了眼睛,像是在努力的回想,輕輕說道,“我記得在吃完晚飯后,就感覺肚子很痛。”

晚飯?

葉少辰敏銳的捕捉到這個詞匯,心中的猜想頓時清晰了許多。

葉少辰輕輕撫摸了下她的臉頰,輕聲安慰道,“醫生說你不小心吃壞了肚子,你要多注意休息,知道嗎?”

喬心優點了點頭,乖巧的說道,“我知道了。”

葉少辰神色溢滿了溫柔,輕聲說道,“你先睡會兒,我先出去一下。”

喬心優神色染上一抹暗淡,口氣滿是期待,“少辰,你會在這陪著我嗎?我自己一個人害怕……”

葉少辰神色一閃,嘴角揚起一抹安慰的笑容,開口說道,“我去給你辦理住院手續,你先躺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聽到他這么說,喬心優心里松了口氣,揚起一抹乖巧的笑容,輕聲說道,“好。”

望著她閉上了眼睛,葉少辰的神情染上一抹復雜的情緒,隨后閃過一抹冷絕的意味,確定她已經睡熟,他這才起身離開。

走出了病房,葉少辰藍色的冰眸染上憤怒的火焰,他死死的攥住雙手,隨后從口袋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過去。

“章賀,事情調查的怎么樣了?”

電話另一端,章賀的神色滿是凝重,他緩緩放下手中的容器,開口說道,“少爺,經過調查發現,這件事果然與少奶奶脫不了關系。”

說到這里,章賀心里有些沉重。

他沒想到看起來知書達理的慕薇薇,心里竟然這么毒,心里想到這次少爺肯定不會輕饒。

“說的具體些。”

“是。”章賀繼續說道,“造成喬小姐食物中毒的元兇,就是她喝的那一碗粥,我們檢測出大量安眠藥成分,另外我從秦媽那得知,今晚熬粥的就是少奶奶。”

聽到章賀的報道,葉少辰沒有多少意外,她確實是做出這種事的人。

那個惡毒的女人,之前不是還殘忍的推心優滾下樓梯嗎?!

平日總是和心優作對也就罷了,沒想到連下毒這么殘忍的事情,竟然也能做的出來!

很好,慕薇薇,你再次刷新了我的認知,我果然是小看了你!

“章賀,你說我應該怎么處置她?心優剛剛撿回一條命,她現在在干嘛?!”

他想她應該在找機會逃走,畢竟做了如此惡毒的事,她絕對能猜到他會如何懲罰她!

令他吃驚是的,他再次猜錯了。

只聽章賀開口說道,“少奶奶現在正在房間休息。”

“休息!”葉少辰神色一愣,隨后揚起一抹殘酷的笑容,森然說道,“呵呵……慕薇薇,你真行!章賀!”

“在,少爺!”

“現在立刻把慕薇薇給我帶過來!”

章賀神色一愣,隨后說道,“是。”

在慕薇薇被帶到葉少辰面前,望著他恨不得吃掉自己的眼神,慕薇薇隱約猜到了幾分,那就是,這次肯定又要給喬心優背黑鍋了。

果不其然,葉少辰上來就甩了她兩個巴掌,力道之狠令她的后背狠狠的撞到陽臺的玻璃窗上!

猛烈的撞擊令玻璃應聲而碎,尖銳的缺口猛然扎進她的肉里,惹得她一道悶哼。

后背傳來黏糊糊的溫熱觸感,令她渾身僵硬,她的神色幽深,緩緩抬起手臂擦掉嘴角的血跡,面無表情的望著他。

葉少辰見她表情冷靜,神色染上一抹殘暴的凌厲,藍色的冰眸仿佛刀子般,凌遲著她的心臟,口氣近乎不近人情,“為什么下毒?你知不知道心優差點死掉?”

慕薇薇渾身一怔,不是因為震驚,而是因為難以置信。

她實在沒想到,喬心優這次為了對付她,甚至不惜拿命來拼!

她對自己果真狠!

葉少辰難以置信,作為作始傭者再被發現一起罪行后,她不是極力懺悔,也不是慌亂隱瞞,竟然還有心思走神!

‘啪啪——!’

又是兩道凌厲的巴掌,慕薇薇依然面無表情,惹得葉少辰恨不得掐死她。

“慕薇薇,我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惡毒!你不說話是什么意思?!是無話可說,還是沒臉開口!”

葉少辰氣急,憤怒的吼道。

臉上火辣辣的疼,她感覺鼻子也傳來溫熱的觸感,手背一抹,原來又流血了……

慕薇薇嘴角揚起一抹幽暗的笑容,神色滿是破碎的暗灰,胸口傳來一道刺痛感,弄的她胃里仿佛被攪拌般作嘔。

她仿佛失去知覺一般,口氣卻滿是怨恨,“哈哈,葉少辰,你腦子真是被門擠了!你的腦子里裝的是水嗎?如果真是我,我沒腦子嗎?做的這么明顯?”

葉少辰眉頭一挑,臉上的憤怒不減,“像你這么惡毒的女人,什么事做不出來?!”

“所以呢?”慕薇薇冷冷一笑,神色滿是幽暗的冷意,開口說道,“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面給喬心優下毒?下毒以后像個白癡一樣,竟然把粥忘記倒掉,等著你來甩我巴掌?”

慕薇薇神色滿是絕望,令葉少辰心頭一震,不過他很快調整過來,漠然說道,“難道你想說是心優自己下毒想毒死自己?你不覺得這個想法很可笑嗎?”

真是挺可笑的!

喬心優對自己夠狠,簡直就是一出苦肉計嘛!置于死地而后生,她絕對下了一場好棋!

如她所愿,她確實被她逼入死角,現在可謂她可謂四面楚歌,毫無生還的希望。

“既然不不相信,也沒必要亂費口舌,畢竟和瞎子說啞語是聽不懂的……”慕薇薇神色一片冷寂,再無絲毫波瀾,仿佛一波死水,失去了生命的活力。

“這么說,你是承認了,是吧?”葉少辰冷冷的瞪著她,聲音仿佛從地獄傳出來一般,仿佛只要她說是,她就會立刻送往斷頭臺。

“既然你覺得是我所為,那就報警吧,讓警察把我抓起來。”慕薇薇神色無波,冷冷說道。

葉少辰神色一怔,對于她的回答顯然很是意外,頓時不由嗤笑一聲,漠然說道,“報警就不用了,既然是我葉少辰的家務事,我從來都是自己解決!”

慕薇薇神色一縮,望著他愈來愈靠近的身體,心里頓時升起一抹強烈的不安。

“葉少辰,你要——啊啊啊————!!!”

胳膊上傳來極致的痛楚,令她差點暈厥過去,她望著麻木的沒有絲毫直覺的胳膊,淚水混合的汗水迅速低落。

葉少辰望著她渾身冒出冷汗,嘴角揚起一抹殘酷的笑容,漠然說道,“你現在知道心優該有多難受了吧?我不過卸掉你一只胳膊,你就痛的大叫,那心優呢?”

慕薇薇渾身一陣抽搐,胸口氣血猛烈翻涌,仿佛隨時都要爆炸一般,終于忍受不住,嘴巴流出一股鮮血,隨后徹底失去了意識……

望著她失去意識的身體,葉少辰內心猛然一震,他迅速走上前,拍了慕薇薇的臉蛋兩下,可是她依然沒有知覺,當下抱起她走進了病房。

將她放在病床上,葉少辰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而后轉身去找醫生。

李主任匆匆趕來,在檢查完慕薇薇的情況下,頓時無奈的搖了搖頭,令一旁的葉少辰心下一緊,口氣有些僵硬的問道,“她情況怎么樣?”

“她由于失血過多引起的休克,現在必須立刻做手術。”

李主任神色帶著一絲凝重,望著葉少辰,開口說道,“她的背部有玻璃碎片,需要立即取出。”

葉少辰神色復雜的望著她一眼,內心有些猶豫不決,她做了這種事情,說實話他想讓她多吃些苦頭……

可是就在李主任說完下一句話時,他立即改變了心意,口氣艱難的說道,“一定要救活她!不管付出什么代價!”

李主任神色凝重,他立刻叫來其他醫生,幾人合力將慕薇薇送進了手術室。

葉少辰從口袋掏出一顆煙,手指緩緩的點上,放到嘴邊猛然吸了一口,腦海中不斷涌現著李主任的那句話。

葉少,如果在耽擱下去,那她會死……

他不知怎么的,當從從別人口中聽到那么敏感的字眼,葉少辰渾身一顫,內心某個角落升起一抹恐慌,令他不受控制的感到心顫。

他不知怎么了?

就算在他用手槍對準無數人的頭顱,毫無猶豫的扣動扳機的時候,他都不會有這種陌生的感覺!

明明慕薇薇做了如此該死的事情,明明她心里如此惡毒,為何在得知她要死的瞬間,存在他心中的念頭竟然是她不能死!

葉少辰想不通,他緩緩的走進喬心優所在的病床,望著正在削蘋果的喬心優,心里頓時一軟。

“少辰,你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喬心優看到他,嘴角揚起一抹甜美的笑容,語氣滿是興奮。

葉少辰來到病床,伸出手撫摸了下她的額頭,確定她真的無大礙,開口說道,“我說了很快就會回來,你想吃點什么,我去給你買。”

喬心優仰起頭,裝作在認真思考的樣子,然后這才說道,“我想吃可樂雞翅!”

葉少辰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去給你買。”

喬心優聽到他又要離開,頓時不開心的撅起嘴巴,口氣帶著一絲祈求,“這點小事讓別人去就好了,你就在這兒陪我好不好?”

聽到她帶著撒嬌的模樣,葉少辰心里頓時一暖,說道,“好,我一會兒讓章賀去買。”

“恩。”

喬心優開心的點了點頭,目光不經意間落到他的胸前,暗灰色的衣服上多了些暗沉,伸手上去摸去,不想竟然是血!

喬心優嚇了一跳,憂心忡忡的問道,“少辰,你怎么流了這么多血?你到底哪里受傷了?怎么受傷的?”

葉少辰按住了她,制止她過于激動的行為,開口說道,“不要害怕,受傷的不是我。”

不過在注意到胸口處的大片血漬,他的內心再次染上擔憂,她現在脫離危險了嗎?

“那受傷的是誰?”

聽到不是葉少辰,喬心優的心徹底平靜下來,只要不是葉少辰,其他人她都不會在乎,不過她這么問,不是出自關心,只是純屬的好奇而已。

葉少辰沒有回答,替她蓋了蓋被子,淡然的說道,“你先在這休息,我有事情去處理一下,等會兒我會讓章賀給你帶來。”

聽說他又要走,喬心優心里有些不舍,但知道不能太過分,于是點了點頭,說道,“你趕快去忙吧,不過要盡快回來。”

葉少辰點了點頭,隨后轉身走出房間。

當走到門口之時,忽然匆匆趕來一個男醫生,口氣略顯焦急,“葉少,慕小姐情況很危急,現在急需要輸血,但是醫院已經沒有與之相匹配的血型……”

葉少辰神色染上一抹凝重,口氣帶著一絲焦慮,“那現在怎么辦?”

男醫生抹了把汗,開口說道,“現在急需要找到一位,與慕小姐血型相符的人來輸血,否則慕小姐的情況非常危急,可能——”

“可能什么?!”

“她會永遠都清醒不了!”

葉少辰驀地抽了口冷氣,神色滿是沉重,口氣森然的說道,“我,人我會去找,你們還能堅持多少時間?!”

男醫生擦了下腦門的汗,努力抗制著面前的冷氣壓,開口說道,“一個小時……”

葉少辰神色一震,也就是如果一個小時過去,依然找不到匹配的血型,那慕薇薇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