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夫妻之間的不信任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12

慕薇薇死死的咬住唇,她感覺手臂要被他扯下來,望著他暴怒瘋狂的眸子,慕薇薇心如死灰。

她不由想起一句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既然他已經表現出,明顯不相信她而質問她的樣子,那她的回答還有意義嗎?

既然已經在心里給她定了罪,她還需要解釋什么呢?

反正無論說什么,在他心中都會是狡辯,不是嗎!

真是可笑啊!

“說!難道那群記者說的都是真的?!你就真是這么耐不住寂寞的賤人!”

再難聽的話都被他安上了,一個賤人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你都這么問我了,擺明內心就不相信我,我解釋與否,又有什么區別呢?!”慕薇薇神色極為冷淡。

“我相不相信是一回事,你要不要解釋是另一回事兒!慕薇薇,你這個該死的賤人,在我的耐心徹底透支之前,你最好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

慕薇薇神色一片坦然,望著他神色里的陰狠之色,內心卻再也起不了一絲波瀾。

哀莫大于心死,就是她此刻心境的寫照。

“我和南宮昊沒任何關系,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個解釋可以嗎?”慕薇薇嘴角一勾,輕聲問道。

“那些記者怎么拍上你們的?!還有當時你們到底在做什么?!”葉少辰神色極其難堪,藍色的冰眸夾雜著冷漠的光澤,怒然的質問道。

慕薇薇感覺極其可笑,他在質問自己的同時,是否想過他和喬心優,就算她和南宮昊做過什么,他又有什么質問的資格?

“該解釋的我都已經解釋了,你要是實在不相信,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慕薇薇嘴角揚起一抹無謂的笑容。

“這就算你的回答?!”葉少辰眼神一瞇,口氣微沉。

“不然呢?”

葉少辰氣極反笑,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笑容,冷冷說道,“慕薇薇,我發現你膽子越來越肥了,好像越來越不把我當回事了!”

你算個毛線?你天天虐我,我反過來還得把你當大爺,你也未必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慕薇薇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轉過身望向窗外,沉默不語。

……

宴會結束后,南宮昊送走了前來道賀的貴賓,剛剛轉過身,就看到一位雍容得體的中年婦女,因為保養得當,渾身散發出優雅成熟的貴族范兒。

南宮昊嘴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謙和的叫道,“媽。”

眼前這位就是南宮昊的母親陳淑樺。

陳淑樺嘴角微勾,向來慈愛的眼眸卻被,另一種情愫所覆蓋,聲音端莊大方,“昊兒,剛才那些記者是怎么回事?”

南宮昊神色微愣,隨后染上一抹悠然的笑容,平和的說道,“媽,記者的事情,我已經派杜衡去調查了,等到出了結果,一定第一時間給您匯報。”

陳淑樺聽到,臉上沒有絲毫緩和,反而愈加嚴肅了幾分,“昊兒,南宮家族從沒出現過安保系統的疏忽,除非是人為。”

面對母親的點破,南宮昊臉上的笑意變淡了許多,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真是什么都瞞不過您,沒錯,那些記者是我安排的。”

“你在自己的生日宴會,擺這么一出,到底是怎么想的?”陳淑樺神色帶著嚴厲,與剛才的慈愛全然不同,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想氣死你爸爸嗎?”

南宮昊上前摟住母親的肩膀,滿是親昵撒嬌道,“我相信您不會忍心您兒子責怪的,媽,這件事你就別管了。”

陳淑樺冷哼一聲,倒是臉色平緩少許,問道,“為了那個叫慕薇薇的女孩?你真是越來越糊涂了,她現在是葉少辰的老婆!”

南宮昊聽到她的話,一點都不吃驚,以她母親對自己的關注度,恐怕知道的不只是這些。

南宮昊神情染上一抹痛楚,口氣似乎有些無力,“媽,我知道。”

“知道你還做?”

“因為我愛她。”

陳淑樺神色一震,臉上難得露出一股煩悶,說道,“好女人有的是,你怎么偏偏愛上她?!”

“你問過我,幾年前救了我的女孩是誰?我當時沒有回答,現在我告訴您,就是她。”

陳淑樺神色一怔,隨機問道,“當時怎么不說?”

“我擔心您對她下手,您打發女孩子一向都有一套啊。”

陳淑樺聽完沉默了一下,心里頓時做出了一個決定。

……

慕薇薇被葉少辰帶到了公司,因為他要召開一個重要的會議,少了他在身邊轉悠,慕薇薇反倒是,暫時松了口氣。

想起剛才在車上,他說的懲罰,慕薇薇面上平靜,心里卻有些揪心,想到會被他變態的折磨,慕薇薇的心就提了起來。

在對待她的態度上,他絕對是個變、態!

慕薇薇打開電腦,聽何經理提起,她設計的成衣樣品已經出爐,作品圖片已經發到了她的電腦上面,并表示她可以提出適當建議。

望著原本一張張圖稿,變成真正的展品,慕薇薇內心涌起一抹感動,這說明她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也是她向專業服裝設計師,邁進了重要一步。

確認無誤后,慕薇薇給何經理回了條短信,很快收到了回復:OK。

慕薇薇重新拿出稿紙,她腦海中重新出現了靈感,趁著靈感還在,她趕緊開始設計圖稿。

就在這時,身旁轉來一道聲響,慕薇薇瞥了一眼,就看到喬心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收回視線,慕薇薇專心作圖,顯然喬心優并不想她如意,雖然看不到她表情,但刺耳的譏諷卻如影隨形。

“慕薇薇,剛才在南宮昊的生日宴會上,你可是大出風頭啊!知道現在外面人,對你的評論是什么?”喬心優幸災樂禍的瞥了她一眼,口氣滿是不屑。

慕薇薇眉頭微皺,耳朵自動過濾她的話,依然專注的畫著圖。

喬心優對她的態度很惱火,神色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繼而說道,“他們都說你就是個蕩婦!明明嫁給少辰,還要勾、引南宮昊!”

慕薇薇神色染上一抹涼意,因為喬心優的‘打擾’,她的靈感逐漸消失,最終筆尖停留在紙板上,卻無從下手。

緩緩的放下筆,口氣清冷的問道,“喬心優,你不覺得自己很無聊嗎?通過侮辱別人獲得存在感,我只能說你可真卑鄙!”

卑鄙的程度,簡直刷新了慕薇薇的認知!

喬心優神色透著一股陰狠,嘴角卻揚起一抹極致的笑,漠然說道,“卑鄙總比不要臉好!吃著碗里望著鍋里的狐媚子!”

“呵呵……”慕薇薇冷笑一聲,漠然問道,“喬心優,要比賤你可是鼻祖,就以你勾引有婦之夫的種種作為來看,狐媚子這三個字,與你不是更為貼切嗎!”

“你!”

喬心優氣的死死瞪了她一眼,隨后嘴角揚起一抹悠然的笑容,一臉得意的問道,“不過我倒很佩服你的忍耐力,明知我和少辰……你還能忍著不發作,你可真賢惠啊!”

聽到她諷刺的話,慕薇薇內心沒有一絲難堪,反倒是揚起一抹無謂的小臉,燦然說道,“你也夠有本事的,身子被人家用了,到現在卻還沒得到個名分,我和你一比,不是顯得幸運多了!”

慕薇薇現在明白了,當別人給你一巴掌時,你不能只還給對方一巴掌,你要想辦法撕掉對方的臉皮!

她羞辱了你的臉面,你就毀掉她的臉!

喬心優惡狠狠的瞪著她,內心氣的吐血,這個慕薇薇嘴皮子越來越厲害了,就連她都吃了不少暗虧。

名分這兩個詞,現在都成了喬心優的心結,她迫切的想要抓住的東西,卻被慕薇薇輕而易舉的得到,這樣她如何能咽下這口氣?!

“你也別得意,你以為得到了名分,處境會比我好嗎?!別做夢了,少辰根本不會看你一眼,你連得寵的機會都沒有!”喬心優咬牙切齒的諷刺道。

慕薇薇神色染上一抹冷意,不以為然的說道,“爭寵?你古裝劇看多了吧!喬心優,你眼巴巴求著葉少辰的眷顧,真給我們女同胞長臉!”

“別給我裝清高,你這是吃不到葡萄,硬要說葡萄酸!”喬心優冷哼一聲,口氣滿是不屑。

“這種爛葡萄,你愿意要你就接著,我不屑和你搶!”

像是不愿在和她爭執,剛好到了午餐時間,她決定今天去外面吃,省的被其他人打擾,相信對剛才發生的事情,不少人都感到好奇。

她實在沒心情,一個個的解釋清楚。

慕薇薇走在街道上,偶遇一家蘭州拉面店鋪,最終停下腳步往里走去。

店鋪的老板是一對夫妻,皆信奉伊斯蘭教,看到慕薇薇,友好的詢問她需要點什么。

慕薇薇要了份牛肉拉面,就在等待的時候,她忽然接到了葉少辰的電話,想到他找自己的理由,最終果斷的掛掉電話。

熱騰騰的面上桌,慕薇薇吃了幾口,忽然感覺心口有些酸澀,或許被熱面感染,亦或許因為此刻的處境。

透過廚房的門,她看到夫妻倆默契的配合,妻子正在熬湯,丈夫則在熟練的抻面,頭上頂著一臺小電扇,呼啦啦的吹著風。

偶爾妻子會幫丈夫拿著毛巾擦擦汗,丈夫也會幫妻子試試湯。

慕薇薇心頭一陣動容,雖然條件比較艱苦,他們卻完美的詮釋了,何為同甘共苦。

慕薇薇不由想起和葉少辰的婚姻,每天錦衣玉食,卻恰恰少了那樣的情分。

到底誰更值得羨慕呢?

慕薇薇甩甩頭,收回了視線,沉默的吃著面,就在這時,電話鈴聲再次想起,慕薇薇不想理會,卻不想它想個不停。

最終無奈之下,慕薇薇接起了電話,“喂?”

“是慕薇薇小姐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端莊的女人聲音,頓時令她一愣。

“你是?”

“我是南宮昊的母親。”

慕薇薇神色一震,隨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問道,“伯母您好,請問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陳淑樺倒也不賣關子,直接了當的說道,“因為我兒子的事情,我想和你見一面,你現在有空嗎?”

慕薇薇想了一下,說道,“有空,請問在哪見面?”

“金都豆撈怎么樣?”

慕薇薇看了眼桌上,吃了一半的拉面,溫和的說道,“沒問題。”

掛斷了電話,慕薇薇立即付了錢,她出門打了個車,直接報上了地址,就在這期間,她給葉少辰回了個電話。

“你找我有事情嗎?”慕薇薇一邊望著窗外,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

葉少辰神色看不出情緒,食指敲著桌面的速度加快,口氣顯得沉重而磁性,“你現在在哪?”

“我現在不在公司,我待會有事情,提前向你請半天假。”

葉少辰神色一證,問道,“你現在到底在哪?”

慕薇薇想了一下,隨口說道,“我在香格里拉咖啡館。”

葉少辰眉頭皺起,神色有些陰沉,“你去哪里干什么?你現在和誰在一起?”

慕薇薇沒有回答,她也不想回答。

她的沉默徹底惹怒了葉少辰,隔著電話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氣,“慕薇薇,你啞巴了?!我問你的話為什么不回答!”

慕薇薇嘆了口氣,清淡的說道,“我剛才遇到一位同學,許久不見了,打算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葉少辰沒有回復,她也沒有開口,兩人就這樣對峙著,就在這時,司機師傅轉過身,對著她說道,“這位小姐,您要去的地方已經到了。”

慕薇薇抬起頭,透過窗子看到大廈門口,鍍金的牌子上寫著‘金都豆撈’四個字,伸手交了錢,在下車之時,順手掛掉了電話。

望著被瞬間掛掉的電話,葉少辰神色染上一抹銳光,他最近是否太過縱容她了?!

竟然敢掛掉他的電話,很好!

慕薇薇進入大廳,就被一位迎賓小姐擋住了路,嘴角揚起客套的笑容,溫和的問道,“您是慕薇薇小姐吧?”

慕薇薇神色一怔,淡然說道,“沒錯。”

“請您跟我來,南宮夫人正在二樓的雅間等您。”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