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我們離婚吧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271

“你去哪?”

慕薇薇想了下,淡淡說道,“我回葉宅。”

“你做出這種齷齪的時期,還想回到葉家?!”葉少辰神色滿是諷刺,語氣冷漠的說道,“你想去那里就去哪里!不過以后葉家你休想在搬進去住了!”

慕薇薇神色一怔,緩緩的垂下眼,極力忽略舌尖上的苦澀,說道,“好,我明白。”

“少辰,你不讓薇薇回葉宅,她能去哪里呢?”喬心優神色滿是焦急,話語有些埋怨。

“她讓你受了這么嚴重的傷,我這么對她,已經是我最大的仁慈了!”葉少辰狠狠瞪了她一眼,聲音漠然。

慕薇薇神色非常冷靜,淡淡說道,“心優,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慕薇薇轉過身離開房間,輕輕的關上病房的門,她沒有注意,喬心優望著她,嘴角揚起一抹勝利的笑容。

慕薇薇,你輸定了,我早說過,我會把你親手趕出葉家!

而這場戲,不過從頭到尾都是她導演的罷了!

……

走在大街上,望著車手馬龍的街道,到處都是一派熱鬧祥和的景象,慕薇薇感覺頭暈腦脹,渾身麻木冰涼,來到街邊的長椅上坐下,神色滿是冷寂。

發生了這種事,她覺得是自己活該,她讓心優受了重傷,就算葉少辰把她趕出葉家,她內心的愧疚也不能舒緩多少。

既然這是欠她的,她就要還。

心優不是想讓她離開葉少辰嗎?她明天就去和她說清楚,她會和葉少辰離婚。

時光緩緩流逝,很快夕陽西下,喧鬧的大街變得寂靜許多,空氣帶來一絲冷意,她身上只穿了件單薄的連衣裙,加上一天什么也沒吃,凍的慕薇薇手腳僵硬。

身體蜷縮成一團,臉龐貼在大腿上,眼角流出一滴冰冷的淚水。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她的意識越來越弱的時候,眼前忽然傳來一道刺眼的光芒,接著便是汽車熄火的聲音。

伸出手遮擋住車燈,余光看到車門被迅速打開,一道傾長的身影迅速來到她面前,感受到她身上的涼意,脫掉外套圍住他,聲音滿是焦急,“薇薇,你怎么樣?”

慕薇薇抬起頭,望著面前這張俊朗的面孔上滿是擔憂,頓時鼻子一酸,眼淚唰唰的落下來,口氣夾雜著破碎的沙啞,“南宮……”

南宮昊摸了摸她滾燙的額頭,一把將她抱起來放到副駕駛的位置,口氣滿是動人的暖意,“薇薇,你堅持下,我馬上帶你回家。”

慕薇薇點點頭,只是臉上的淚水卻如何都止不住。

謝謝你,南宮。

望著他完美的側臉,慕薇薇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最終抵擋不住陷入了昏迷,在昏迷前好似聽到南宮焦急的呼喚。

好累。

南宮昊望著陷入昏迷的薇薇,腳下狠踩油門,車子仿佛利箭瞬間消失在原地。

到了家,南宮昊動作輕柔的將她放到床上,看著她蒼白的臉蛋滿是不正常的暗紅,連忙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迅速撥了個號碼。

“喂?”

“劉浩然,現在立刻來我這里一趟,記住動作要快!”

“你受傷了?”

“不是我,是——”

“哦,我知道,是你的女人,OK,等我10分鐘!”

“好。”

匆匆掛掉電話,南宮昊神色焦急的望著她,喊道,“杜衡,趕快拿熱水和毛巾來!”

片刻之后,從門口進來一位身穿休閑服的清秀男人,手中提著一個白色醫用箱,他是南宮昊的私人醫生。

“浩然,趕快看看薇薇,她好像發高燒了!”南宮昊神色滿是焦慮。

劉浩然內心有些訝異,以前女人那么多,也沒見過他如此焦急啊?心里雖然震驚,面上的動作沒有遲疑,望著床上面容清麗的慕薇薇,迅速為她作著檢查。

“昊,你怎么虐待的人家小美女?下手夠狠的啊……”劉浩然撇撇嘴,望向慕薇薇的神色滿是同情。

“不是我!你快說她怎么了?”南宮昊神色染上一抹濃重,語氣里滿是焦急。

“她右手,頭部都有不輕的傷口,現在才剛剛結痂,有輕微貧血癥狀,全身嚴重脫水,現在還發著高燒……”劉浩然說這話時,口氣越來越凝重。

“shit!!!”南宮昊狠狠低罵了聲,全身瞬間點燃起一股烈火,焚燒的他渾身難受。

葉少辰,你就是這么照顧薇薇的嗎!你不珍惜她,既不要怪我把她搶回來!

“你也別急。”劉浩然看出他的不對勁,連忙說道,“我馬上給她輸點消炎液和營養液,她的身體很糟糕,需要好好休息。”

南宮昊沉重的點點頭,說道,“好。”

忙完了一切,南宮昊讓杜衡送劉浩然回家,他則守在慕薇薇的身邊,寸步不離。

“薇薇,你要趕快醒來,你一定要趕快醒來……”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慕薇薇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艱難的四處望了一下,發現這里有些熟悉,這時腦海中想起見過南宮昊,這里是南宮昊的別墅。

艱難的走下床,這時房門被打開,南宮昊俊雅溫潤的臉龐出現面前,見到她醒來,緊繃的神經平緩許多,溫和說道,“怎么起來了?有什么事我替你做,醫生說你現在不能亂動,趕快躺下。”

慕薇薇神色露出一抹感激的笑容,輕聲說道,“我沒事。”

“那也不行,你現在不能亂動。”南宮昊神色溫柔,卻也夾雜著一絲理性的堅持。

慕薇薇只能點點頭,重新躺在床上,這才發現他手中端著一碗熱粥,心里柔和許多。

“你現在身子很虛弱,只能吃點流食,這八寶粥我讓劉媽熬了一個多小時,口味特別軟,你趕緊趁熱嘗嘗。”

說完拿勺子攪拌了一下,搖了一勺送到她的嘴邊。

慕薇薇臉有些紅,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自己來吧。”

“你的手受傷了不方便,聽話。”

慕薇薇聽到他最后的兩個字,鼻子驀地一酸,極力忍住要掉淚的沖動,任由他將粥送進她的嘴邊。

“南宮,謝謝你。”望著眼前這張俊美的臉龐,慕薇薇心懷感激的說道。

南宮昊一邊喂給她粥,桃花眼泛著奪目的璀璨,忍不住調侃道,“你要是真想感謝我,就以身相許吧……”

慕薇薇渾身一怔,臉色有些紅,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南宮昊呵呵一笑,輕柔的揉了揉她的頭發,口氣溫和的說道,“不要怕,我不會強迫你的,我會一直等,等你真正的接受我。”

滾燙的淚水瞬間掉落,流入嘴里咸濕的感覺,她連忙低下頭,說道,“南宮,不要對我這么好,不值得。”

“值得。”南宮昊一把拉住她沒受傷的左手,眉目滿是柔情,“或許你不記得,但我全部都記得。”

“記得什么?”

“沒什么,趕快喝粥吧,不然一會兒就涼了。”

“嗯。”

吃完飯,慕薇薇表示要去醫院一趟,南宮昊擔心她的身體不同意,慕薇薇只好略微說了事情的經過,越說心里越自責。

南宮昊聽完她的話,他相信她不是有意的,加上他知道喬心優心機很重,總感覺事情沒那么簡單。

最終拗不過她的軟硬浸泡,南宮昊只好妥協的說道,“我親自送你去那里。”

慕薇薇搖搖頭,她想起上次他與葉少辰大打出手的事情,擔心兩人再次發生沖突,繼而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

“可是你的身體——”

慕薇薇嘴角勾起一抹從容的笑容,輕聲說道,“沒有多大的問題。”

南宮昊最終輕輕的點點頭,說道,“這里不好打車,我派人送你過去。”

慕薇薇心想有道理,繼而說道,“好。”

坐上南宮昊的車子,直接來到了市中心醫院,她先在樓下買了點水果,然后坐電梯來到喬心優的病房門口,透過門上的玻璃窗,喬心優正悠閑的看書,葉少辰沒在房間。

輕輕的推開門,來到她的病床邊,將水果放在床頭柜上,口氣溫和的說道,“心優,今天感覺好些了嗎?”

喬心優抬起頭,神色晦暗不明,說道,“還好。昨晚……你在哪里睡的?”

慕薇薇神色一怔,想了一下,繼而說道,“我在附近找了個賓館。”

喬心優若有所思的望著她,嘴角揚起一抹冷淡的笑容,語氣清淺,“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還打算賴在葉家?”

慕薇薇神色微變,她能感受到她口中的怒氣,畢竟這件事自己有錯在先,輕聲說道,“我會想辦法。”

“你還想住在葉宅?!”喬心優眉頭皺起,語調不由得升高,夾雜著一絲尖銳的刻薄。

慕薇薇渾身一愣,張開口剛要解釋,卻被喬心優打斷。

喬心優惡狠狠的瞪著她,神色布滿了陰霾,嘴角帶著一絲殘酷的涼薄,“看來這次的教訓還不夠啊,慕薇薇,你感覺你能斗過我嗎?你不能!”

慕薇薇臉色慘白,語氣有些發顫,“心優,你不要這樣,我這次來其實是要——”

“你永遠都不可能斗過我!”喬心優神色陰沉,伸手將她買來的水果,全部掃到地上,口氣充滿不屑,“慕薇薇,我怎么掉下樓梯你應該很清楚吧?”

“我清楚……”慕薇薇咬緊唇,一臉愧疚的說道。

我知道是我的錯。

“別再裝了!”喬心優冰冷的說道,“少辰不在這,你沒必要在裝可憐博同情!”

慕薇薇咬緊嘴唇,眼角流淌出一抹冰涼的淚水,輕聲說道,“我沒裝,我真的知道錯了。”

“呵呵,你以為裝可憐,少辰就會再讓你回葉宅嗎?!你做夢!反正我的目的達到了,我不如實話告訴你,推我下樓的不是你。”喬心優眼角滿是嘲諷,口氣十分惡毒。

慕薇薇神色一愣,淡淡問道,“什么意思?”

喬心優雙手抱胸,神情洋洋得意,口氣緩慢而幽深的說道,“其實是我自己故意摔下去的。”

慕薇薇渾身的血液全部凝固,從腳底升起一抹刺骨的寒冷直達全身,她僵硬的望著她,語氣夾雜著一絲無力,“為什么要這么做?”

喬心優嘴角清揚,說道,“當然是為了讓少辰遷怒你,從而把你趕出葉家!”

慕薇薇瞬身顫抖不已,耳邊嗡嗡作響,口氣夾雜難以置信的震驚,“你為了要把我趕走,竟然不惜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喬心優,你現在就是個瘋子!”

喬心優冷笑兩聲,神情不以為然,“我當然不會這么傻,我事先當然有準備!”

“這件事是你早就計劃好的?”

“沒錯!”

慕薇薇雙手死死的攥住,像是要想抓住最后一抹虛幻的泡影,胃里攪得生疼,全身的力氣被瞬間抽光。

像是不解氣,喬心優繼續惡狠狠的說道,“你說我是瘋子?那我也是被你逼瘋的!好言相勸你不聽,我只能做點非常手段。”

“你怎么可以這么做?!喬心優,讓我像傻子般自責心痛,你很得意是不是?!就算沒把我當作朋友,但我從沒傷害過你吧?你算計我時有沒有想過我會多難過?!”

慕薇薇感覺內心完全崩潰,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劈開她的心臟,鮮血噴射而出,只留下絕望冷寂的軀殼。

喬心優剛想作答,病房的門口忽然出現葉少辰的身影。

她立即變成一幅楚楚可憐的神色,口氣滿是委屈和無奈,“薇薇,我不要生氣,都是我的錯,你要打我罵我都可以,但千萬別讓少辰聽到,他會生氣的!”

望著她突變的嘴臉,慕薇薇感覺十分惡心,口氣冷凝的說道,“不要再露出這種令人作嘔的表情,我——”

‘啪——!’一個耳光。

慕薇薇神色一怔,面前出現葉少辰神色陰冷的面孔,只聽他神色陰郁的吼道,“慕薇薇,真正令人作嘔的人是你!”

撫摸著痛到極致的左臉,內心注入一股荒涼慘白的冷絕,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喬心優,后兩次來自葉少辰,她感覺被打掉的不是尊嚴,而是她鮮活的靈魂。

這樣很好,這幾巴掌徹底把她痛醒,讓她下定決心撕掉以前的狼狽。

“打上癮來了是吧?”慕薇薇嘴角揚起一抹無畏的笑容,輕輕伸出手抹掉嘴角的血絲。

“我惡毒,陰險,冷漠,蛇蝎心腸,還有其他更貼切的形容詞嗎?葉先生。”慕薇薇盯著他隱晦不明的俊臉,口氣依然平和,“對,我還是賤人,蕩婦,不要臉的女人。”

葉少辰神色滿是暗沉,內心隱隱有些不安,他感覺有種很重要的東西,隨著她的話瞬間蕩然無存,他卻不明白那是什么。

“相比喬小姐的天使心腸,我簡直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惡魔!”慕薇薇嘴角揚起一抹冷然的自嘲,淡淡說道,“既然這樣,葉先生還是盡早和惡魔離婚吧。”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