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設計,推她下樓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90

聽到她令人酥軟的聲音,要是一般男人早忍不住撲上去了,但葉少辰的神情卻越來越理智,他甚至再次懷疑她不是那晚的女人!

那晚的女人生澀單純,即使被她要了身子,也不可能短短時間,就性格大變主動要求他的索、愛!

他還記得他那天詢問她的名字,她大膽個性的回答,便說明她不想在和他有任何瓜葛。

可是現在,喬心優主動讓他要她,他總覺得很不對勁。

“少辰,你怎么了?”喬心優咬著嘴唇,臉上滿是委屈。

葉少辰移開視線,緩緩爬起身,聲音清淡的說道,“我想起還有文件要處理,你先睡,我要去書房一趟。”

喬心優渾身一僵,勉強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最終輕輕的點點頭。

葉少辰松了口氣,拿起床邊的外套,步伐穩健的走出房間。

等到他完全消失,喬心優雙手死死的攥緊,隨后泄憤似的狠狠的砸在床單上,內心崩潰的捂著自己的臉,拼命的安慰自己,“沒關系,現在他不接受你很正常,他遲早都是你的!”

情緒逐漸平復,喬心腦海中滿是葉少辰對慕薇薇說的那句‘你只是我的床、伴’,神色頓時緩和許多,冷冷說道,“慕薇薇,我不會放過你,我一定不會任由你如此得意下去的!”

……

清晨的陽光和熙柔和,令悶了好幾天的慕薇薇,不由想到去花園坐坐,走出房間剛要下樓梯,隔壁的房間門開啟,喬心優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

“吆,好巧。”喬心優嘴角揚起一抹絢爛的笑容,眼角無意瞥到她受傷的右手,諷刺意味明顯,口氣帶著一絲慵懶,“這是要下樓?”

慕薇薇不想理會她,翻過身便要踏上樓梯,手腕瞬間被鉗制住,尖銳的刺痛透過紗布傳來。

“看到我從少辰房間出來,心情如何?”喬心優惡劣的說道。

喬心優能確定他昨晚明明動情了,可卻在最后一步停了下來,她拋下女人的尊嚴,開口讓他要她,他卻留下她獨自去了書房,一晚上都沒回來!

為什么?他明明討厭慕薇薇不是嗎?

她清楚如果不是她及時阻止,他們會發生什么事情!

慕薇薇可以,她為什么不可以!

喬心優神色閃過一絲陰冷,抓住紗布的手不由用力,聲音邪魅而尖銳,“慕薇薇,到底要怎樣,你才同意和少辰離婚?!”

慕薇薇眉頭一皺,潔白的紗布渲染出殷紅的鮮血,劇烈的疼痛令她渾身僵硬,她猛然抽回手,平淡的望著地板上那塊殷紅的血漬,口氣漠然,“這話你可以和他說。”

喬心優神色一冷,揚起手就甩了她一巴掌,眼眸染上一絲瘋狂,“你明知道我不可以!慕薇薇,你確定要惹怒我嗎?!”

臉上是火辣辣的疼痛,卻不及她心里的絕望。

她不知道,她這巴掌打在她的臉上,她為何覺得自己的心,被她狠狠的撕扯出一道猙獰的傷口?

慕薇薇捂著胸口,神色布滿死寂的冷凝,口氣夾雜著暗沉,“我不想和你爭,希望你不要逼我!”

沒想到喬心優嘴角,揚起一抹諷刺的笑容,緩緩走到她身邊,面頰貼著她的耳邊,口氣帶著一絲殘忍的冷酷,“慕薇薇,你爭不過我的,現在我們做個實驗吧?”

慕薇薇神色一愣,不明白她的意思。

喬心優卻溫柔的拉起她的左手,貼上自己胸口的位置,剛想要做什么,卻沒想到……

“你放開我!”看到她的動作,慕薇薇有些煩悶,反手推了她一把。

然而,就在這時——

“啊——!!救命啊!”

喬心優的身子倒退了好幾步,雙腳瞬間踩空,整個身子失去平衡,順著樓梯一路滾落,最終昏迷在一樓的臺階下面。

“心優!”

頭頂傳來一道暗沉的低吼,接著葉少辰的身影出現在慕薇薇的身旁,藍色的冰眸里凝聚著嗜血的怒意,仿佛從地獄傳來般殘酷冷漠的說道,“你這個惡毒的女人!要是心優有絲毫偏差,我要你償命!”

慕薇薇渾身僵硬,望著葉少辰跑下樓,抱起昏迷的喬心優喊道,“王叔!趕快備車去醫院!”

望著混亂的場面,慕薇薇忽然想起了什么,匆匆跑下樓,拉住剛要關上的車門,口氣帶著顫音,“我也要去!”

葉少辰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聲音有著不近人情的陰狠,“給我滾!”

“我也要去!”慕薇薇神色不停的發顫,漆黑的神色滿是執拗,“你不是說,如果心優出事,就讓我償命嗎?你難道不怕我跑了嗎?!”

聽到她這么說,葉少辰神色染上攝人的嘲諷,惡狠狠的說道,“還不快上來!故意在拖延時間嗎?!”

慕薇薇神色一愣,動作迅速的爬上車,受傷的右手上的血跡沾到車座上,她卻絲毫沒有在意。

車子飛快的疾馳,撇到葉少辰懷里昏迷的喬心優,慕薇薇神色酸澀不已,心里滿是悔恨。

她剛才做了什么?!

她把喬心優推下了樓?!她怎么可以這么做?!

腦海中反復閃現她滾落地板的片刻,慕薇薇心尖銳的痛,里面灌滿了悔恨和自責。

如果心優出事,她自已都不會放過自己!

慕薇薇死死的咬著唇,默默的祈禱著:心優對不起,只要你能醒過來,哪怕是我的命,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只要你醒來,我會立刻和葉少辰離婚,從此躲得遠遠的。

心優,你可一定要醒過來……

……

市中心人民醫院。

慕薇薇焦急無助的站在手術室門口,內心被焦急自責填滿,心口七上八下,受傷的手因出血過多,眼前開始出現幻覺,她死死的咬著唇保持清醒。

慕薇薇,心優還在做手術,你這時怎么能夠睡過去!

“啪——!”

臉上傳來一道尖銳火辣的痛感,狂冷的力道將她的身體打偏,后背狠狠的撞擊到墻壁上,后腦勺碰到墻壁上的電源鐵盒上,只感覺一股熱意順著頭發流淌下來。

葉少辰死死瞪著慕薇薇,兩只手緊緊的鉗制著她的肩膀,陰冷的怒吼道,“慕薇薇,你怎么這么惡毒!你把心優推下樓,有沒有想過她會死!你這個賤女人!”

慕薇薇眼眶聚集起層層霧氣,口氣沙啞自責,“我沒想過這么做!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葉少辰緊緊的扣著她的下巴,用恨不得將她捏碎的力道,冷漠無情的問道,“你自己怎么不從樓梯滾下來!你有意無意有區別嗎?!受傷的都不是你!”

葉少辰每個字都像一把刀,捅在她本就傷痕累累的心臟,她不停的搖著頭,口氣滿是絕望,“我知道我錯了……只要心優能醒,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呵……”葉少辰笑得深沉,冰冷的說道,“別忘了你的話,如果心優出了任何事,你也別想獨活!”

“我知道……我知道……”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大門被打開,從里面走出一位身穿白色大褂的女醫生,清冷的問道,“請問誰是病人家屬?”

葉少辰迅速的放開她,來到女醫生的身邊,神色滿是焦慮,沉聲說道,“我是,醫生,病人情況如何?”

女醫生神色肅然,上下打量了葉少辰一眼,淡淡問道,“你和病人什么關系?”

葉少辰神色一愣,隨后說道,“我是她男友。”

一旁的慕薇薇沒有任何感覺,她現在只擔心喬心優的身體,只要她能醒來,她什么都答應她!

“你是AB型血嗎?”

葉少辰搖搖頭,說道,“我是A型血。”

“情況是這樣的,我們血庫暫時缺少AB型的血,病人需要輸血,所以我想問一下,病人的家屬來了嗎?如果來了趕快進來給病人輸血!”

慕薇薇聽到一愣,急忙來到女醫生的面前,神色激動的說道,“我是,我是AB型血,請輸我的吧!”

女醫生打量了她一下,問道,“你和病人什么關系?”

“我是她最好的朋友,我們倆的血型是一樣的!請相信我!”慕薇薇神色焦慮的解釋道,就怕他們不相信,指了指葉少辰,說道,“他是病人的男朋友,他可以為我證明!”

聽到她這樣說,女醫生不再說什么,直接將她帶到手術室。

葉少辰神色陰暗不明,望著她單薄的身影,獨自發呆。

當親眼看到她推喬心優下樓那刻,他很不得掐死她,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狠心將最好的朋友推下樓!

腦海中又想起那句話,她也說他是她的男友,心里不由有些怪異,她到底是情急下說的,還是真的這么想?!

腦子特別亂,葉少辰煩躁的抓了抓頭發,心里懊悔的想道:葉少辰,心優還在里面躺著,你怎么還在意慕薇薇那個賤人的話!

心優,你一定要醒過來……

慕薇薇緩緩的睜開眼,渾身虛軟無力,她怎么會躺在病床上,她不是正給心優輸血嗎?

對了,心優現在怎么樣了?

慕薇薇拄著胳膊艱難的要起身,忽然被身旁的人阻止,這個是穿著職業套裝的女護士,她扶著她的右手,嚴肅的說道,“你現在不能下床!”

“可是——”慕薇薇想說話,立即被她打斷。

“你右手之前流了很多的血,剛才又輸了很多血,對了,后腦勺還磕破了,你現在需要休息,不然身體會垮掉!”女護士強勢的扶她躺下,一臉的憐憫,“你怎么一點也不珍惜自己的身體?怎么會弄的自己傷痕累累?”

慕薇薇神色有些動容,苦澀的說道,“或許是老天對我的懲罰吧。”

她把心優推下了樓梯,所以老天看不慣要她吃點苦頭。

女護士皺了皺眉,不解的問道,“什么意思?”

慕薇薇搖了搖頭,隨即想起了什么,緊張的問道,“早上那個做手術的女病人現在情況如何?”

女護士略微想了一下,說道,“就是那位喬小姐吧?她現在已經清醒過來了,他的男朋友在守著她,那男的好帥哦!”

慕薇薇點點頭,不再說什么。

女護士給她輸上營養液,隨后端著醫用盤出去了。

等到她離開,慕薇薇拔掉了手上的液體,手背上瞬間飆出一股鮮血,她絲毫沒有理會,她現在只想去找喬心優,正式向她道歉。

做完手術,喬心優被轉移到了VIP病房,推開病房的門口,里面的情景令她停住腳步。

喬心優躺在病床上,頭上纏了曾白紗,正在一臉幸福的偎依在葉少辰的身上,被他一口口的喂飯。

她是不是來得時機不對?

慕薇薇低下頭,掩蓋住眼神里的失落,后退了幾步想要關上房門。

喬心優敏銳的注意到她的動作,神色閃過一絲冷鋒,臉上揚起興奮的表情,溫柔的說道,“薇薇,來了怎么不進來?”

慕薇薇神色有些拘束的尷尬,口氣平穩的說道,“我等會兒再來,你們先吃飯。”

“你吃了嗎?少辰買了好多,我自己又吃不完,你也過來吃點!”說這話的時候,還拍了拍身邊的空位,一臉溫和。

慕薇薇心里有些酸,她以為心優會罵她,會羞辱她,沒想到她竟然還關心她。

“還磨蹭什么?!難道還要讓人去親自請你!”葉少辰神色滿是冷漠,口氣帶有深深的不耐。

慕薇薇趕緊走進病房,望著一臉平和的喬心優,內心的愧疚更甚,說道,“心優,對不起,你要打我罵我都行,請你原諒我。”

喬心優神色滿是震驚,嘴角揚起一抹悠揚的笑容,溫和的說道,“薇薇,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你不要在意啦!”

葉少辰冷哼一聲,口氣帶著隱忍的怒氣,“心優,你就是這么善良,才會總是受傷!”

喬心優撒嬌的捂住他的唇,清淺的說道,“好啦,我以后會注意的,這次讓你擔心啦!”

葉少辰神色緩和許多,輕輕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無奈的嘆了口氣的說道,“怎么這么傻?”

慕薇薇神色平靜,望著眼前美好和諧的畫面,內心滿是苦澀,繼而平靜的開口,“我先回去了,你們慢慢聊。”

“等等——”

慕薇薇緩緩轉過身,望著葉少辰幽暗凌厲的眼神,問道,“有什么事嗎?”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