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嬌羞,主動引誘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4052

葉少辰看到她睜開眼,心下頓時松了口氣,繼而放下她的手臂,露出上面多處青青紫紫的痕跡。

慕薇薇皺起眉頭,口氣帶著幾分虛弱,“你這是干嘛?”

她終于知道夢中為何會覺得痛,原來都是他干的!這個可惡的男人!

“我看你不順眼,可以吧!”葉少辰眼角一挑,口氣惡劣的說道。

慕薇薇不想理他,想要再次閉眼,手臂上再次傳來劇烈的疼痛。

“你有病啊?”慕薇薇睜著眼盯著他,說道。

葉少辰神色滿是凝重,冷冷說道,“你不許閉眼!”

慕薇薇胸腔一陣氣結,她覺得自己早晚不死在他手里,也會被他折磨瘋掉!

就在兩人大眼對小眼之際,就聽到有人清了清喉嚨,慕薇薇一愣,這才注意到房間還站著一個人,原來是韓醫生。

“薇薇啊,你別怪少辰,他就是嘴欠點!”韓醫生說道,忽然感覺一道凌厲的視線傳來,令他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韓醫生撇撇嘴,心里嘀咕著:是誰在我說情況很危急時,掏出槍對著別人的腦袋,威脅說如果她醒不來,就崩了自己?現在人家姑娘醒過來了,又裝回大尾巴狼了!

這話就是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當眾說出來,只能放在心里發發牢騷。

韓醫生干咳兩聲,繼續說道,“你剛才的情況非常危險,破傷風導致的傷口感染,引發了高燒,加上營養不良,導致你身體虛弱,不這么做,你可能就——”

韓醫生的話沒說完,慕薇薇卻猜到了,她剛才昏迷時見到了爸爸媽媽,看來不是幻覺,或許她差點就醒不來了。

那樣不是更好?與其這么痛苦的活著,還不如就此死掉呢?

死掉應該就不用,再忍受被背叛被羞辱的痛苦了吧?

慕薇薇神色滿是平靜,似乎夾雜著一絲失落,口氣淡淡說道,“韓醫生,麻煩你了。”

韓醫生擺擺手,意有所指的說道,“姑娘,你是我遇到過的受傷最頻繁的病人,雖然見到你很高興,但我真心希望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

此話剛說完,葉少辰神色立刻轉到他的身上,紅果果的警告。

韓醫生渾身一顫,但出于醫生的職業道德,他神色嚴肅的說道,“葉少爺,我可不是危言聳聽,我不是華佗再世,不可能每次都能把人救回來!其他的我不多說了,我就先回去了。”

“我累了,你先出去吧。”房間里只剩下他們兩個,慕薇薇實在沒力氣,再承受他無休止的折磨,那樣她寧愿去死。

葉少辰望著她蒼白的臉蛋,神色浮現出一抹復雜,最終什么也沒說,安靜的走開了。

慕薇薇閉上眼睛,眼角緩緩流下一串晶瑩的淚珠。

哥哥,我感覺好痛苦,我現在身邊真的是,連一個可以信任的人都沒有了,你告訴我,我到底應該怎么辦?!

……

自從那天以后,不知是否因為葉少辰良心發現,再也沒出現在過她的面前,就連喬心優也安分許多。

慕薇薇耳邊清凈了許多,連待遇都好了,就連吃飯的時候,都是秦媽親自送到她的房間,看到她吃完才離開。

這天等秦媽端上午餐,還是站在一旁,看著她吃飯,偶爾給她盛湯夾菜。

慕薇薇緩緩的放下筷子,輕輕的嘆了口氣,淡淡說道,“秦媽,你不用這么麻煩的,我自己吃就行了。”

被人盯著吃完,她心里很不自在。

秦媽臉上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如實說道,“少奶奶,這是少爺的命令,我也不敢不從啊。”

一聽到葉少辰,慕薇薇頓時胃口全無,她繼而躺在床上,淡淡說道,“我不吃了,你全部撤下去吧。”

秦媽一聽,神色滿是緊張,連忙勸道,“現在您的身子很虛弱,你就多吃點吧。”

慕薇薇神色驟然緊繃,猛然坐起身,漠然問道,“這也是他的命令?”

秦媽不敢撒謊,只能點點頭。

慕薇薇神色滿是氣急敗壞,她感覺現在就像一只失去自由的鳥兒,被葉少辰關在牢籠里,每天派人輪流監視著,這令她快要崩潰了!

慕薇薇極力克制情緒,深呼了口氣,冷清的說道,“你把他叫來,我和他親自談談。”

秦媽眉頭微皺,小心地說道,“少爺現在在公司呢。”

“那他什么時候回來?”

“晚上下班就回來了,您耐心等會兒吧。”

“那他晚上下班,你告訴他我有事找他。”

“好。”

打發走了秦媽,慕薇薇百無聊賴的拿起手機,因為右手受傷的原因,她暫時無法設計圖稿,登錄qq軟件,進入空間首先看到喬心優的一條最新信息。

只見她寫道: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每天和最心愛的男人共進午餐。

下面是兩張有關食物的照片,一張潔白的盤子上放著幾塊牛排,刀叉整齊排列,還有一張放著一瓶紅葡萄酒,旁邊則放著兩只高腳杯。

此消息一發,下面出現許多的回復,慕薇薇注意到,有些是他們的大學同學,大多表達對她的羨慕,還有問她男朋友是不是很有錢等等。

慕薇薇想起,喬心優曾說過,每天和她共度午餐的是葉少辰,心里不由一陣冷笑,原來這兩個人早就搞在一起了。

只有她這個傻瓜,之前還一直擔心,他們相處不好啊!

或許是看著心煩,慕薇薇回到對話框,找到喬心優的圖像,猶豫了一下,最終按了刪除鍵。

喬心優,我死心了,從今以后,我不會當你是朋友。

下了軟件后,慕薇薇疲憊的揉揉眼睛,立即閉上了眼睛,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下了班,葉少辰回到別墅,跟著他一同回來還有喬心優,兩人走到飯桌前坐下,秦媽開始吩咐人上菜。

葉少辰拿起筷子,神色平淡的問道,“今天她有好好吃飯嗎?”

一旁的喬心優聽到,神色里染上一絲嫉妒,內心如火在焚燒,她實在猜不透葉少辰的心思,這幾天一直都沒去看她,她認為他根本不在乎慕薇薇。

可是每天都會詢問秦媽,慕薇薇有沒有好好吃飯,最后吃了多少,這難道也能說,不是因為在乎嗎?

少辰,你對薇薇到底什么心思?

秦媽不敢隱瞞,輕輕嘆了口氣,如實說道,“少奶奶不愿我守著她,她說她會不自在。”

“她事情可真多!”葉少辰冷哼一聲,淡漠的說道。

秦媽不敢插嘴,忽然想起一件事,繼而說道,“少奶奶說,她想要找您。”

喬心優神色一僵,慕薇薇找少辰做什么?

葉少辰停止動作,拿起一旁的手帕擦擦手,神色不明的說道,“她真這么說?”

“嗯。”

略微思索一下,葉少辰站起身離開餐廳,順著樓梯直接上了二樓。

喬心優雙手死死的攥在一起,心里氣憤的要死,這個慕薇薇就是學不會安分,看來是得到的教訓還不夠!

迅速的放下筷子,喬心優也步伐輕快的上了樓,等到了慕薇薇的房門前,身體輕輕的趴在門板上,小心的偷聽著里面的動靜。

“你有事找我?”葉少辰淡淡的問道。

慕薇薇抬起上身,將枕頭壓在腰下面,口氣帶著一絲迷離的沙啞,“你以后不要讓秦媽監視我吃飯,我心里會很不舒服。”

葉少辰聽她說完,緩緩的來到她的床邊,居高臨下的望著她,漠然說道,“和我有什么關系?”

慕薇薇神色滿是難以置信,這男人為何總是這么強勢!

難道他就沒學過要尊重別人嗎?

慕薇薇深吸了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沉重的說道,“葉先生,這是我的權利和自由。”

“你叫我什么?”

慕薇薇神色一愣,隨后想起她叫他……葉先生,她忽然覺得這個稱呼很恰當,至少很符合他們現在的關系。

他從沒把她當做過妻子不是嗎?而她,也從不把他當作自己的丈夫。

葉先生,慕女士,這樣互相稱呼,不是顯得更為恰當嗎?

“我稱您為葉先生,難道不對嗎?”慕薇薇神色平靜的問道。

葉少辰聽著感覺非常刺耳,神色冷淡的說道,“你自己的身份不知道嗎?”

“我一直很清楚,您從沒把我當妻子,我也不會把你當丈夫,這個稱呼形容我們很貼切。”慕薇薇回答的心安理得。

望著她平淡如水的神色,葉少辰眉頭皺起,緩緩靠近她的身體,手勾起她的下巴,清冷說道,“你說的沒錯,你確實不配我的妻子這個稱呼,你充其量是我的床伴!”

嘴巴還是這么毒。

慕薇薇想到,不過神色沒有絲毫波瀾,他以后想怎么羞辱她,隨便他高興,她不會反駁了,因為她已經不在乎了。

她突然明白了,真正想維護自己尊嚴,不是以牙還牙的報復,而是充耳不聞的漠視。

她就把他當作一只兇狠的狗,他咬了她一口,難道要她生氣的再咬狗一口?

他是混蛋,她難道要和混蛋計較嗎?

只是當她的唇被他覆上,帶著懲罰性般的奪走她的呼吸,令她胸腔因為缺氧而感到鈍痛時,慕薇薇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就是一個不懂得尊敬別人的混蛋。

慕薇薇伸出手臂,用力的推著他,卻被他完全壓倒在床上,動作粗魯的撕扯掉她的衣服,感受到她的蠻力,慕薇薇氣的半死。

就在她要感覺自己要窒息死亡時,他的嘴唇終于離開她的唇瓣,慕薇薇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就在這之際,他已經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葉少辰,你想干嘛?”慕薇薇緊緊的護住胸,音調不由調高。

“你說男女在床上還能做什么?!”葉少辰冷笑的說道。

“我不要!”慕薇薇渾身一僵,大聲說道。

他怎么能這么無恥?!

在他和喬心優上床后,回過頭還能如此若無其事的和她親熱?!

“你有拒絕的權力嗎?!慕薇薇,不要把自己太當回事!”葉少辰一邊上下其手,一邊冷酷的說道。

‘砰砰——’

就在這時,房門忽然傳來一道急促的敲門聲,接著喬心優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來,“薇薇,你睡了嗎?我有點睡不著,你能不能陪我聊聊天?”

床上的兩人渾身一僵,聽到敲門聲還在繼續,葉少辰緩緩從床上爬起來,系好扣子便走到門前,一把拉開了門。

喬心優嘴角揚起一抹害羞的笑容,口氣慌亂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也在里面。”

葉少辰神色平靜,淡淡說道,“我回我的房間,你們聊。”

望著他挺拔的身影,喬心優神色閃爍,隨之關上了門,隨著他的腳步走去。

慕薇薇聽到房門被關上,心里頓時了然,隨機嘴角揚起一抹冷然的笑容,喬心優來得時間真是巧,不過倒替她擋掉了葉少辰,不能算是壞事。

葉少辰回到房間剛要關門,門口就出現了喬心優的身影,眉頭微皺,說道,“你不是找慕薇薇聊天去了?”

喬心優伸出手推開門,上前一把摟住他的腰,聲音柔軟魅惑,“少辰,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留在這里?”

葉少辰神色一僵,口氣沉重的說道,“心優,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喬心優將他抱得更緊了,肩膀微微有些顫抖,聲音帶著一絲委屈,“少辰,你是不是嫌棄我了?覺得我不是好女孩,覺得我不要——”

還不等他說完,嘴唇瞬間被葉少辰堵住,霸道熱烈的吻落下,令她身不由已的陶醉其中。

渾渾噩噩的被他抱起來,然后被他放到柔軟的大床上,空氣中散發出一抹曖昧氣氛,令她的臉色越來越紅,沉默的承受著他的愛撫。

葉少辰緩緩離開她,望著她嬌羞明麗的臉蛋,鼻子是她濃郁芬芳的玫瑰香氣。

唇瓣再次落下,耳邊傳來她忍不住的嬌、吟聲,卻忽然令他渾身一僵,熱烈而炙熱的欲、望瞬間消失。

他到底怎么了?!

為何在聽到她的呻、吟聲,第一反應卻是她不是慕薇薇?!

看到他忽然停下的動作,喬心優內心升起一抹慌亂,心一橫伸出雙手圈住他的脖子,口氣曖昧嬌、羞的說道,“少辰,給我……”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