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發怒,慕薇薇我不許你死

更新時間:2018-02-20 06:12:59字數:6051

“當然是以后在和我見面時,不要再準備這些破壞氣氛的東西。”

他是在告訴自己,和他合作就要彼此坦誠嗎?

喬心優重重的點頭,說道,“我會的。”

南宮昊嘴角揚起一抹璀璨的笑容,滿意的說道,“我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既然是合作,我也要拿出我的誠意才行,知道少辰為何非要找那幅設計稿的作者嗎?”

喬心優搖搖頭,這也正是困擾她許久的問題,現在得知馬上就要知道真相,喬心優心里滿是興奮。

這個答案會成為她能否接近葉少辰的關鍵!

南宮昊望著她的表情,嘴角一勾,說道,“少辰和那個設計稿的作者有過一、夜、情,過后并對她念念不忘,你懂了嗎?”

說道一、夜、情時,喬心優內心閃過一絲嫉妒,很快也便釋然了,因為她注意到了后半句,也就是說葉少辰迄今為止,都不知那個女人其實就是慕薇薇?

如果是這樣,她想她知道怎么做了。

慕薇薇,你注定只能得到葉少辰的現在,而我卻要利用你的過去,得到葉少辰的未來!

……

慕薇薇早上來到公司,目光無意落到喬心優的位置,卻見她在專注的打字,內心仿佛被一個拳頭狠狠錘擊,痛的她五臟六腑仿佛都移了位。

她平日都會笑容明媚的對著她說,“薇薇,早安。”

現在卻連個眼神都吝嗇給她了嗎?

慕薇薇深呼了一口氣,繼而強迫自己靜下心來,神色專注的放在手中的工作上。

喬心優神色專注的盯著電腦,纖細的手指迅速的移動,只見電腦屏幕上第一行赫然出現‘辭職信’三個大字。

等到全部完成,喬心優打開葉少辰的e-mail,隨后不假思索的發送過去。

干完這一切,喬心優呼了口氣,嘴角揚起一抹深意的笑容,她現在只要等葉少辰的傳喚,然后接下來的事情她早就有了妥善的安排。

果然,不出半分鐘,葉少辰的私人號碼,就出現在了喬心優的手機屏幕上。

喬心優快速的按了接聽鍵,不等她說話,對方便首先開口,“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

掛斷電話,喬心優整理了下妝容,隨后便離開座位走進電梯。

慕薇薇望著她離去的身影,神色變得暗淡無光。

心優,我們的友誼真的枯萎了嗎?

……

喬心優敲敲門,在得到葉少辰的回應后,邁步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葉少辰抬起頭,上下打量了喬心優一眼,不知是否是錯覺,他在她的眼神中看到很深的……絕望。

輕輕放下筆,葉少辰的神色炙熱而直接,口氣淡然的問道,“為何忽然要辭職?”

喬心優垂下眼瞼,掩藏住里面的流轉的心虛,臉色繃得很緊,雙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角,半晌才壓著嗓子說道,“我快要結婚了。”

葉少辰一愣,說不出心里的情緒,只是有些許的失落,神色隱晦不明,“恭喜。”

喬心優神色一愣,臉上隨后揚起一抹絕望的笑容,輕輕說道,“知道嗎?這句話我最不想從你口中聽到。”

葉少辰神色染上意味不明的陰影,冷清說道,“為什么?”

喬心優深呼了一口氣,像是終于做出了什么決定,口氣沉重的說道,“我本不想這么說,因為你已經娶了薇薇,我現在再提起那天酒店的事情,還有什么意義呢?”

葉少辰神色一挑,高大的身影緩緩的站起身,因為背著光,令人看不清表情,說話的音調上揚,“酒店?”

喬心優咬著唇,口氣夾雜著一絲痛苦,“就是我落下設計稿的那個晚上,我失去了很寶貴的東西,我本來想當成一個美好的回憶,直到后來南宮找到我,說你在找我。”

葉少辰望著她的眼睛,緩緩來到她的面前,聲音令人聽不出情緒,“還記得在哪個房間嗎?”

喬心優想了下,繼而說道,“好像是在CK國際大酒店1026號房間。”

她的話剛說完,就感覺一道陰影襲來,隨后才意識到她被他摟在了懷里!

感受著他炙熱狂亂的心跳,以及散發著煙草氣息的男人氣息,喬心優感覺自己的心,在一點點的沉淪。

鼻子里是她身上刺鼻的香水味,將葉少辰的思緒拉了回來,他眉頭微皺,卻沒有放手。

微微放開她,這才想起她之前的話,口氣陰沉的問道,“你剛才說要嫁人了?”

喬心優心一跳,神色里滿是化不開的憂愁,悶悶說道,“我繼母非要我嫁給一個有錢的老頭子,我不敢拒絕,她說我要敢不從,就要把我趕出家門……”

聽完她的話,葉少辰內心忽然一軟,他想起她為自己帶午餐的情景,每當他工作太久,都會溫柔的提醒要注意休息。

不可否認,她是個極其善良溫柔的女孩。

葉少辰伸出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口氣溫和的說道,“我去和你繼母見一面,阻止她這樣做。”

聽到他這樣說,喬心優的神色閃過一絲閃躲,心里想著對策,她說的多半是編的,當然沒辦法讓他見面。

喬心優面上揚起一抹感激的笑容,語氣卻滿是失落,“算了,我其實已經拒絕她了,我想好了,以后大不了住在旅館,或者是在大街湊合幾晚,我都習慣了。”

望著她眼角的淚光,葉少辰感覺心頭一痛,大手覆上她的小手,淡淡說道,“旅館不安全,大街上太危險,我家房間很多,你暫時住在那里吧。”

喬心優神色一愣,內心卻滿是興奮,低下頭說道,“這不太好吧,我的身份……薇薇萬一誤會怎么辦?”

葉少辰聽她提到慕薇薇,神色染上些許冷意,口氣淡漠的說道,“你是請來的客人,她不能也不敢說什么。”

聽到這里,喬心優神色透出一抹明媚的笑容,溫柔的說道,“少辰,謝謝你。”

看到她變化太快的神色,葉少辰心里有些怪異,不過很快便釋然了。

或許是他多想了吧。

下班回家后,慕薇薇吃晚飯的時候,無意得知葉少辰并沒有回家,她便回房間休息了,她不知道葉少辰正載著喬心優來葉家的路上,而她的生活會因為喬心優的介入,而變得苦不堪言。

……

第二天早上。

鬧鐘準時的響起,慕薇薇迷糊的睜開眼睛,爬下床去洗手間洗漱,就在這時,聽到房門開啟的聲音,慕薇薇猜想是秦媽來提醒她用餐,當下說道,“秦媽,我馬上下去。”

就在這時,盥洗池的鏡子上,忽然出現一張熟悉的臉龐,令她猛然一怔,以為出現幻覺,不自覺的喚了聲,“心優。”

轉過身后,喬心優的身影真實的出現在她面前。

喬心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緩緩靠近她,在距離她極近的地方,輕聲說道,“很詫異是嗎?想問我為何一大早便出現在這里?”

慕薇薇點點頭,等待她的解釋。

喬心優隨意把玩著胸前的一溜兒發絲,口氣漫不經心,“從今天開始,我也會住在這棟房子里,至于原因就是,昨晚少辰和我在一起。”

這話當然是假的,不過她對自己有信心,她早晚會成葉少辰的女人!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聽完她的話,慕薇薇的神色瞬間變得煞白,全身的血液都冷的麻木,眼神滿是不敢置信,“心優,你真的要把事情做著這么絕嗎?你就當真一點都不在乎我們的友誼!”

喬心優冷哼一聲,口氣冷傲的說道,“到底還要我說幾次?我從來沒把你當過朋友!至于你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我會如何把你從這里趕出去!”

慕薇薇虛弱的靠在盥洗池邊,大口的喘著氣,雙手死死攥著池子的邊緣,神色從絕望,一點點變得心灰意冷。

就在昨晚她還在想,如何和她重修歸好,可是僅僅一夜之間,一切都回不去了……

望著她絕望的痛苦神色,喬心優心里升起一抹快感,繼續說道,“我勸你最好現在自動退出,那樣你還不會感覺到難堪,否則執意和我作對,休要想我手下留情!”

喬心優撕開她虛偽的面孔,慕薇薇才發覺她到底有多丑陋,身體仿佛掉入了一個冰冷刺骨的冰窖,立刻又像進入炙熱狂暴的火山,令她痛苦的要死。

偏偏喬心優根本不放過她,依然在刺激著她脆弱的神經,一股巨大的漩渦將她的理智吞噬,令她猛烈的大吼道,“別說了!”

‘嘩啦——’

與此同時,面前的鏡子因為受到撞擊瞬間破碎,嚇得喬心優一跳。

慕薇薇粗重的呼吸,大股殷紅的鮮血,順著手臂瞬間流淌到潔白的盥洗池中。

喬心優心下一跳,剛想說些什么,門外便傳來一道腳步聲,回頭一看,竟然是葉少辰。

“怎么了?”葉少辰在隔壁聽到聲音,想來看看怎么回事。

當他看到慕薇薇滿血的右手時,眉頭深深地皺起,立即低沉的喊道,“王叔!趕快拿醫藥箱過來!”

王叔應聲趕來,看到慕薇薇的淌血的手臂,頓時驚了一下,趕忙打開醫藥箱,拿出紗布和剪刀,來到慕薇薇面前,動作熟練的包扎。

包扎完畢,慕薇薇的手臂暫時止住了血,王叔被葉少辰支了出去,神色冷漠的問道,“剛才怎么回事?”

不等慕薇薇說話,喬心優眼角升起一抹白霧,口氣小心翼翼的說道,“我來找薇薇說話,薇薇問我怎么在這里,我就說……暫時居住在這里。”

葉少辰目光不由落到慕薇薇臉色,見她一言不發,冷冷問道,“只是這樣?”

喬心優作勢擦掉眼淚,口氣悲切的說道,“我理解她,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會不舒服的,發生這種事我很抱歉,我馬上就離開!”

喬心優轉身就走,手腕被人拉住,回過頭就看到葉少辰的臉龐,只聽他神色冷漠的說道,“你就住在這里,哪里都不需要去。”

慕薇薇神色已經麻木,聽著她專注的編著謊話,才知道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她就像個美麗的眼鏡蛇,之前一直乖巧的潛伏著,現在突然露出獠牙,毫不留情就把毒液灌進她的體內。

這又能怪誰呢?就像她說的,她這么蠢活該被欺負。

葉少辰回過頭,望著神色呆滯的慕薇薇,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冷漠的說道,“慕薇薇,我才看出你的真正面目!現在好朋友落難了,你倒很會落井下石了!”

慕薇薇神色一動,安靜的望著他的眼睛,定定說道,“她在撒謊。”

漆黑的眼眸滿是純粹,夾雜著一絲期盼。

她在要他相信她。

葉少辰心頭一動,剛想說什么,就聽一旁的喬心優捂臉哭泣起來,聲音顫抖的說道,“薇薇,我馬上就搬回去,你不要這樣,我很害怕!”

慕薇薇的神情特別平靜,見到喬心優虛假的哭泣,眸子仿佛一潭死水波瀾不動。

葉少辰神色一沉,理智全部回歸,暗罵差點被她的神情影響,看她沒有絲毫動容,才知道她多么的冷酷無常!

葉少辰一把上前,拉起她沒受傷的胳膊,猛地一扯直接走出房間,順著樓梯直接來到大廳,這才猛然收回手,對著客廳里的所有人宣布,“從今天起,喬小姐就住在這里。”

此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有些理不清頭緒。

慕薇薇神色一片死灰,仿佛只剩一副皮囊,里面鮮活的血早在剛才流干。

葉少辰見她無動于衷,心頭燃起一股無名火,繼續說道,“喬小姐是我帶來的貴賓,你們要向對待我般對待她,如果讓我知道,誰敢褻慢侮辱她,誰就給我滾出這里,知道了嗎?”

“知道了!”

“知道了!”

喬心優站在葉少辰的身后,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心里說道:慕薇薇,你斗不過我的!你以為少辰會相信你嗎?太幼稚了!

她很快便是這里的女主人!

直到所有人離開,慕薇薇始終站在原地,神色冷淡的望著愉快用餐的兩人,心下一片冷然。

他剛才故意當面宣布,不要下人怠慢喬心優,看似是警告他們,不如說在警告她!

不知為何,她竟然覺得兩人十分般配,同樣虛偽冷酷,同樣不近人情,簡直就是絕配!

要是這個位置,真能被喬心優取代,那她求之不得,至少她便不用在繼續,忍受葉少辰的折磨。

喬心優體貼的為葉少辰夾菜,神色不經意飄向她,里面夾雜著深深的嘲諷。

葉少辰抬起頭,望著快要變成雕塑的慕薇薇,冷冷的說道,“還站在那做什么?!難道在等著別人喂嗎?!”

慕薇薇神色冷淡的望著他們一眼,隨后轉過身順著樓梯直接上樓。

這個死女人!竟然敢無視他!

葉少辰死死的盯著她的背影,氣的把筷子一扔,心底深處染上一絲不知名的情緒。

他感覺她變了,雖然以前也不敢違抗她,但他知道她在隱忍,她的眸子或嗔或怒,但決對不會像現在這般,無喜無怒,仿佛看破了紅塵的紛擾,只剩下心如止水的淡漠。

“薇薇生氣了?要不我去叫她下來。”喬心優察覺到葉少辰的失神,她知道是因為誰,心下頓時升起一抹嫉妒。

葉少辰回過神,神色恢復了清明,漠然說道,“不用管她!秦媽!”

聽到呼喚,秦媽趕緊走上前,恭敬的說道,“少爺,您有什么吩咐?”

葉少辰煩躁的扯下領帶,心里堵的難受,語氣低沉的說道,“這幾天不要給少奶奶準備任何飯食,我倒要看看她多大的能耐!”

秦媽神色一驚,忍不住說道,“少爺,這不太好吧?少奶奶剛流了那么多血?”

葉少辰冷哼一聲,冷酷說道,“那是她自作自受!如果被我發現,你不用再呆在葉家了!”

秦媽渾身一震,不敢在多說,心里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知道了,少爺。”

等到秦媽離開,葉少辰煩躁的站起身,對著喬心優說道,“我要去書房處理公務,你閑的話就讓王叔領你到處逛逛。”

喬心優點點頭,口氣滿是溫柔的關切,“知道了,你不要太累哦!”

葉少辰神色一愣,繼而點點頭,頭也不回的上了樓。

望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喬心優的嘴角揚起一抹勝利的笑容,低低呢喃道,“慕薇薇,你現在應該躲在房間里哭泣吧?”

……

慕薇薇躺在床上,神色平靜的望著窗外的情景,因為失血過多,再加上一整天沒有進食,稍動一下都覺得頭暈眼花。

昨天上樓之時,她在門口聽到葉少辰的命令,之后就在房間呆著,她需要時間理清最近這些事情,她還沒能完全消化,身邊所有的變故。

就在這時,房門忽然被開啟,刺眼的陽光射到慕薇薇的臉上,令她忍不住伸手去擋。

一道尖銳的高跟鞋聲傳來,接著就看到喬心優得意的神情。

只見她打量了她兩眼,口氣滿是憐憫,“薇薇,你何必呢?你看看你現在狼狽的樣子,想想在學校獲獎時的心情,不覺得很不值得嗎?”

慕薇薇神色平淡,心頭沒由的一陣刺痛,沙啞的聲音帶著一絲滄桑,“心優,為什么我無法像你那么狠?我只想問一句,你真的對我沒有一絲感情嗎?”

說這話時,慕薇薇的漆黑的神色發亮,里面夾雜著一絲虛弱的期待。

喬心優嘴唇勾起一抹冷笑,語氣滿是不屑,“一點都沒有。”

她的話一出,那抹微弱的期待驟然破滅,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幽深。

“你來找我做什么?”慕薇薇輕咳了幾聲,心灰意冷的說道。

喬心優神色滿是嫌棄,仿佛她是可怕的細菌,惹得慕薇薇呵呵笑了兩聲,聲音蒼涼而絕望。

“我來找你是問一下,你打算什么時候和少辰離婚!”喬心優盯著她消瘦的臉龐,冷冷問道。

慕薇薇望著她,說道,“如果是這件事,我現在不想聽,請你出去。”

一聽她如此說,喬心優眉頭緊緊皺起,聲嚴厲色的說道,“這件事你早晚要面對!長痛不如短痛,你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呢?”

“你是站在什么立場說這種話呢?葉少辰的女人,或是情婦?”慕薇薇胸腔痛的要死,說出的話不由刻薄幾分。

她都說絲毫不在意她了,她又何必繼續傷心流淚呢?

喬心優神色一僵,似是沒想到,慕薇薇能如此對她說話,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你出去吧,我現在不想多說。”慕薇薇感覺自己身心疲憊,就連口氣有些虛弱。

喬心優冷冷瞥了她一眼,恨恨的說道,“慕薇薇,葉家少奶奶的位置,早晚是我的,咱們走著瞧!”

高跟鞋的聲音越來越遠,慕薇薇感覺頭越來越沉,最終緩緩的閉上眼睛。

慕薇薇感覺渾身輕飄飄的,仿佛處在云端上,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這里是哪里?

正當她疑惑時,不遠處忽然出現兩道身影,她定睛一看,竟然是爸爸媽媽!

慕薇薇心里滿是興奮,沖著他們開心的搖手,大喊,“爸爸,媽媽,我在這!”

可是他們卻沒有絲毫回應,一陣風吹過,爸爸媽媽的身影開始消失。

慕薇薇大驚,趕忙跑過去,想要拉住他們的手,就聽到他們說道,“薇薇,我的好孩子,你不該來這,快回去吧,你和天野要好好生活……”

“不要走!爸爸媽媽!不要丟下我!”慕薇薇急得大聲呼喊,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消失。

慕薇薇蹲在原地,內心滿是絕望,就在這是,她感覺手臂上,泛起一股劇烈的疼痛,痛的眉頭都皺起來,接著她感覺周圍的白霧消失,只剩下漆黑的一片。

“慕薇薇!你他媽趕快給我睜開眼睛!否則我不會放過你!我會摧毀慕氏!殺了你哥哥!”

好吵啊……

耳邊不斷傳來熟悉的聲音,但慕薇薇不想睜開眼睛。

這時,手臂傳來一道尖銳的疼痛,令她實在難以忍受。

“痛……”慕薇薇緩緩的睜開眼,就看到葉少辰那張令人討厭的臉,他的神色極其難堪,又在發什么神經?

| |

精品小說推薦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